2015-4-10 12:50 /
    2000年,小学,10岁。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放学后坐在电视前守候每天准时播放的动画片,《奥特曼》,或是《数码宝贝》,和《恐龙战队》,第二天兴冲冲地和小伙伴们讨论昨天的剧情,然后在放学后的操场上手舞足蹈的比划着奥特激光,蒙在被窝里把自己想象成战斗暴龙兽和死党拳打脚踢,最惨烈的一次是在中二的扭打中把小伙伴的头给磕出了血,代价是赔掉了本来打算买遥控赛车的100软妹币。
  
   2004年,初中,14岁。中午回来的时候发现藏在书桌里的几本《今古传奇武侠版》都被班主任给搜走了,气得狠狠的摔了桌子然后在教室里埋头痛哭;晚上猫在被窝里打手电筒傻呵呵地看着《故事会》,结果被班主任伸过来的一只大手人赃俱获;周末回家的路上都会在某一站下车,跑到一个弄堂的书店里买新一期的《漫画Party》或者《电脑乐园游戏攻略》;初中三年班里40多号人成绩一直在30多名徘徊,中考前几天觉得横竖都是死索性直接埋头看《诛仙》,结果考了个比本地最好的高中还高10分的分数,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2007年,高中,17岁。开始思维觉醒并对中国的教育体制深恶痛绝,每天除了好好学习之外经常想以后怎么去参照自己的理想蓝图去改造制度,高考前经常遐想考完写一篇长篇大论论述教育制度的弊端及改革措施,考试前几天的紧张时期还花了一下午用圆规和直尺在党校教室的桌子上画了个标准的文王后天八卦图,最后被班主任勒令擦掉。
  
   2010年,大学,20岁。除了上课之外就宅在寝室玩魔兽世界,和网上的一群死党每天8点在语音上大喊大叫打副本。白天满脑子都想着BOSS的走位和打法,大学四年课余时间一半在玩游戏,四分之一在看书,四分之一不知道在干什么,四年的综合测评基本倒数,英语六级考了一次差了90分再也没念头,司法考试360通过300都没到。
  
   2013年,工作,23岁。姗姗来迟的迷上了动漫,下了大一堆之后每天补番,开始订阅《动感新时代》,每天上下班无脑循环动漫原声,规划着第一个月的工资买哪几个手办,天天对着家里排成一排的粘土傻呵呵,突然发现以前每天都要玩N个小时网游或电竞的日子居然不复存在了。
  
   虽然不像富樫勇太那般自诩为“黑炎的主人”并把“消失在黑暗之火的拥抱中吧”作为口头禅,或者如小鸟游六花扯开眼罩露出邪王真眼并大喝“爆裂吧现实,粉碎吧精神,放逐这个世界”一样那么中二,但每个人回忆起过去一定都会想起一段令自己哑然失笑的历史。这部12集的短剧一开头就是主人公勇太翻阅着自己当年的“杰作”痛恨的在地上乱滚,决定了这是部以成长为主题的动画。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勇太一样对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深恶痛绝而划清界限,也许大多数人翻出当年的涂鸦和玩具,只会轻轻的讪笑并对自己说道:“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这些东西了”,但每个大人的内心深处何尝又不是住着一个蠢蠢欲动的小鸟游呢?
  
   11集里勇太目送着六花搭着电车踏上回家的不归之路,一直喊六花为“Master”的凸守愤怒的摇晃着勇太的手臂责问“为什么不拦住她”,勇太大声地回应道“什么邪王真眼和不可视境界,都是不存在的啊!”,凸守无力地流着泪喃喃道:这我知道的啊。勇太的话并不全对,纵然我们满脑子的浮想联翩并不能映照进现实,但长大了的我们与当年那个手舞足蹈的影子仍会重叠,只是孩提只是单纯的幻想,而现在则会会心一笑。
  
   与其说中二病是一种分不清幻想与现实的病态自我意识,我更愿意将其作为一种与现实共存的生活态度。我从这部番剧里理解出了两层意思,一是现实与成长,勇太和丹谷生意识到了自己的中二并极力撇开过去不堪回首的记忆,这是一种成长,而六花的病史复杂的多,不愿接受爸爸死去的事实而与家人闹翻和姐姐一起住在了勇太的楼上,某日看到中二病发作的勇太后开始了自己的病史,最后在朋友和家人的努力下慢慢回归现实就是一部成长史。六花的中二是挣扎于幻想与现实边缘的抗争,而随着年龄的增长终归要返回现实,就像每个人小时候都有胡闹的历史,但如果仅仅表达了这一层并不足以让《中二病也要谈恋爱》成为一部佳作,我更看重的是所谓中二病的普遍价值。
    
   结尾的时候六花是在勇太创造出的“幻境”中抱头痛哭的,这本身就是对中二的一种肯定。其实中二并不是病态,可以理解为我们在生活中为自己创造出的一隅迎合自己内心的空间,人既要认清现实但又不能过分屈服于现实,在无限重复的单调的生活与工作中,每个人都需要有一些或高傲或中二、或庞杂或简单的念想,也许是回家之后能看两集新番或拿着cosplay的道具YY一番,正是这些奇形怪状的小佐料润滑着现实的齿轮,让生活不再那么骨感。如果你有一些或大或小的碎碎念值得去乐呵呵的遐想,那么恭喜你生活在中二傻帽而又幸福满足的世界里,会比用高贵冷艳的神情说“我是成人”的人充实的多。
    
   最后一幕中,醒悟了的六花仍戴上了自己中二的吉祥物——眼罩,和第一集一样地从吊着的绳子上爬进勇太家门口的过道,而勇太则微笑地接住了六花的双脚,六花嫣然一笑:要看看我的眼睛吗?这是中二与现实融合的一幕,都说人不中二枉少年,何止是少年,我愿意将其作为一种充盈生活的人生态度。六花眼罩后的眼睛里有什么?不仅是对成长道路的洞察,还有那永远存在于心中的不可视境界。
Tags: 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