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9 09:41 /
关键词:对恶毒无耻世界的愤怒;不安、不信任,under-recognized;自信
一.        通过教育习得的女性主义视角-->河马行为背后的结构性压迫,这给了她一个正当化其(维权)行为的表面理由。女权也好,新闻道德也罢,都是Diane内心动机经由愤怒的具现。实则她对河马女秘书的关切,本不比对伍迪艾伦养女的关切多(当然也并不少)。
随时准备武装起来,对抗世界对自己(女性)的恶意。源自持久的创伤:伤害毫无顾忌,没有承认,没有歉意。
女权与个人书写的合辙。
二.        Insecure。青春期受到的欺骗,塑造了对世界的怀疑态度,与其隔离开来(zoe)。(愤世嫉俗者的经典反应模式:不信任一切)。吵架回:对关切持下意识的怀疑态度,对亲近有一种理性外的抗拒,因为认为这些是伪装的,假的,不存在的。
寻求承认,过度看重期待:豹男期待、丈夫的期待。为什么回不了家?a.不敢承认失败b.不敢坐实辜负
三.        自信。“感谢”父母兄弟,Diane的人格免于打击,能够拥抱自我不自厌。对组织家庭无障碍(家庭少争执,没有分裂)。对bojack贬低(书)、河马叔贬低(人“and who the hell are you”)的无动于衷。受益于职业自信。只有面对家人时可能有裂痕。
四.        其他。反抗态度(“smile”和苦瓜脸,等):cynical、愤怒、对意义追寻这三者的合力。
(经企鹅提醒补充一点)对理想和意义的追寻,这是她性格的前提条件和必然结果。
————————
周一看到千张@vincent1973的讨论时写了点,本来说复习一遍一季再写全了发,看来暂时是不会写了,整理了下,各位姑且一看。
Tags: 动画
#1 - 2016-1-29 10:36
我倒认为Diane的女权主义和新闻道德视角是人物设定背景所必须的。这两项都属于Diane类人共有的特点,至少我个人经历给我的感受是这样的。
#1-1 - 2016-1-29 10:51
途寄
唔 是的。我意思,她所接受的教育、视野的扩大让她把自身经历带进了一个更高的层面,带来了新的主张,但她根本动机或者说愤怒的来源是不变的,是来自她经历的。应该和你说的不矛盾?
其实也就是左翼知识分子的政治正确吧ww
#1-2 - 2016-1-29 11:05
欧克斯
途寄 说: 唔 是的。我意思,她所接受的教育、视野的扩大让她把自身经历带进了一个更高的层面,带来了新的主张,但她根本动机或者说愤怒的来源是不变的,是来自她经历的。应该和你说的不矛盾?
其实也就是左翼知识分子的政治...
其实算是这系通病啦,不过因为我个人立场而言我反倒不愿用病一词来形容这事儿。不过我感觉作者他们本身其实并未深究这几个标签,只是简单地因为它们和Diane相近就直接的attach上了。
#1-3 - 2016-1-29 11:11
途寄
owl.x 说: 其实算是这系通病啦,不过因为我个人立场而言我反倒不愿用病一词来形容这事儿。不过我感觉作者他们本身其实并未深究这几个标签,只是简单地因为它们和Diane相近就直接的attach上了。
啊我明白你意思了,确实可以顺手用上,不过我还是想论证这个顺手和人物结合得比较恰当,因为会有觉得这里女权得太出离和强行了
#2 - 2016-1-29 11:46
(嘤嘤嘤)
补充下表现,
S2E7,
书店里的波杰克的书迷交流会,
A书迷问她“你觉得在书里表现马男的不好的地方,这样好吗”——Diane认为“真相无论如何应该被探索,无论好坏。很多名人都做过不好的事,也没见伤害到他们的事业。“——A“比如?”——Diane做列举.——B书迷立刻抓住她列举里的河马哥——Diane陈述事件——媒体大力扩散且持否定Diane面
导火线:第二幕书友会上,Diane正面了世人的冲突(蟑螂代表粗暴(凭主观见解扭曲他人意思),大妈代表广大愚蠢的美国小白公民)并受到直接刺激。
高潮:全面论战,Diane vs全社会。
分析:Diane要求的是真相。她一开始提到河马并不认为算什么大事,但是媒体需要一个热点,于是把事情炒大,对于一个信息量非常少的新闻,男子主义人士把Diane当做女权主义攻讦对象,公民则认为Diane有哗众取宠、诋毁名人等嫌疑。Diane可以接受伤害女性的事情,但不能接受没人站在她这一边(甚至是身为受害者的人),甚至于,本来支持她的PC和杂志社海象还因为商业原因转了风向。同为Zoe,马男面对此事都是避让的态度为先,而Diane选择正面面对,这既是Diane本性的体现,也未尝没有身为矛盾焦点的催动作用,对此可以联系下第一季马男vs海豹事件时马男的应对。
此外,我还建议对此事件的解读可以扩展到对Diane黄狗关系和Diane马男关系的理解。相应的请复习S2E6里Diane黄狗的对话(非常短的一段)和S2E7最后马男Diane的对话,尤其后者,还另外可以看出Diane是勇于说sorry的人,而马男其实欠Diane一句sorry,书的事两个人都有错。而马男转为支持Diane也由此事而起。
还有,这个事在动画里已经为Diane的塑造作了妥协,放在现实是不可能有如此一边倒的反应的,反而不如说那只蟑螂可能会死的很惨,因为女人、小孩和African是政治正确。比如纸牌屋里那个报社主管,一句婊子就能让他身败名裂,谁管这事到底谁对谁错呢?
再然后,我们可以说Diane有女权思想,但把她归到女权主义者是太小看女权主义者了。她既没参加NGO,又没主动参与相关解放工作,与河马哥的论战6成原因是社会把她逼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