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3-25 12:31 /
一卷 - 三卷
燃烧青春
耿直耿直的英雄
即使如此,我仍然怀着……(棒球/雅玲(裙子太短))
“星期天没事做”“快滚吧”“誓往甲子园”
叫我雅玲 我知道,川村学姐
箭为心声,如恋爱…离弦的箭……比吕瞬间的变幻……身高“初二夏天才追过她”
比吕棒球的回忆,小时候练球时雅玲就在身边
在胡闹比赛摆好挥棒姿势的比吕,在雅玲眼中和小时候的身影比对起来;此时听到春华的加油声
比吕 右臂的恐惧挥之不去
雅玲 射箭已经没有犹豫(因为春华/棒球?)
“不要在别人家开作战会议啊!”(对比雅玲故意输吧的建议)
笑话:“给你们一页的时间考虑”(下一格)“不必了”
中三开始长高,情人节巧克力多过英雄。“果然…太迟了”

#1 - 2016-3-29 06:52
(宛在水中央)
格非:回到时间的河流
拥抱意义
生而为人的意义在于寻找意义
#2 - 2016-4-10 04:32
#3 - 2016-10-12 11:25
(宛在水中央)
是否那种对女性欲望的排斥抑止,那种勾起无数男人燥热幻想的贞洁感,如果被奔放的性表达所坍塌,也会一并毁掉禁制带来的性感?
这想法很直男癌()
#3-1 - 2016-10-12 11:30
途寄
▍孤儿

夜里来找我时,
你是野兽。
唯有夜晚
能让女人嫁给野兽。
你兴许是野山羊,
或者疯狗。
黑暗中我难以看清。

喃喃地,我说着甜蜜的废话。
你听不懂,因为你是野兽。
你永远都不会明白
我为何会叫喊。

可你那野兽身体
比你更懂我。
它也那么悲伤。
当你呼呼大睡时,
它那毛茸茸的温暖安慰着我。
我们相拥着睡在一起,
就像两个成了孤儿的幼犬。
如果让孤儿和荡妇两种意象并存,仿佛有种大地母亲的孤独感(微信评论)
——女人和大地
#4 - 2016-10-12 15:41
(宛在水中央)
有趣的画面
三辆清扫车打着左右标向灯,略微错开,标向灯依次闪烁
地铁上,一个人明显地瞟旁边人的手机屏幕,被冷冷看一眼,知趣又厚脸皮地把头扭回来
#4-1 - 2016-10-13 23:42
途寄
地铁上,一男一女两个熟人。男(靠近):你坐吧。女(略退):没事儿你坐吧。男:你坐吧~(手扶肩上)女(退,小动作缩肩):我很快就下了~女人不久下车,男人坐下,热切地向女人走的方向笑着。车开动,男人转回头,拿出手机。时间是九点多了,旁人自始至终在看手机/睡觉。男人看着手机的脸渐渐肃冷起来。
只有我一直看着。从玻璃反光看过去,男人靠着栏杆,前倾,只有一只手垂着,无所适从。
#4-2 - 2016-10-18 22:58
途寄
人流熙熙,一对情侣躲在柱后,拼得一点亲吻的空间。乱世取静。
#4-3 - 2016-10-18 23:00
途寄
生活折磨的失意人,从神态、低头、紧缩的肢体语言可以看出。
#4-4 - 2016-10-20 23:21
途寄
强势和柔弱的。拉手会害羞,会挣开。赌气似的冲进人群随扶梯上升,于是走楼梯,也成为一种对视。扶梯上,走上一级向下拥抱,强势和柔弱的。她们。
#4-5 - 2017-3-3 22:39
途寄
在magic hour时误入一群儿童中间。一切是橙色的。滑梯、滑梯的尖顶、滑梯上的小屁孩,小屁孩的碎发。传来宏大的汽笛声,持续不断,莫名其妙。广场上,有孩子在滑滑板,轮子碾过砖缝,“咔哒咔哒、咔哒咔哒”,汽笛声仍然洪亮。就好像在极近的地方火车通过隧道,而抬眼一看,人群毫无知觉(记得路边野餐吗?)。我继续向前走,让他们停留在幻景,停留在时间。
#4-6 - 2017-3-14 14:15
途寄
几件小事
可能是幽静,四季悦城总让人有置身幻境之感。
心中郁郁。远远似见到美女,骤然疾跑,原来是背影杀手,哑然而笑。到底是纾解还是色欲,这我也不知道。
为工作徘徊在小区里,被当成发小广告的羞辱一番(为何是羞辱?)。误将民车当做滴滴出行车,面对戒备的“你干嘛”,事后忍不住笑(又为何是笑?)。两相差异,还没多想。
总在地铁上碰到手机初阶者求助,是我长的太面善吗?
地铁上总有异人。尖声报站:the next station is... 临近天安门时,扯开汽油和自焚的笑话。疯疯癫癫的有趣。左边的女人在打电话,讨论着今次的脚本缺漏。严肃的紧。异人就在旁边,依旧是尖声细气:喂
#4-7 - 2017-4-25 17:17
途寄
一直忘不掉的一把声音。在机场二号楼路过停车场,的夜晚,后方有一个有点沙哑有点老成乃至衰老的声音:打车吗,滴滴专车。脚步太快没来得及回头,或许是不敢回头,但声音铭刻良久,驱散不走。
#4-8 - 2017-5-4 21:18
途寄
索菲特前台刷啦一下划过键盘的手(女),很帅气
#4-9 - 2017-6-4 11:49
途寄
凌晨四点,包子铺的门开着,远远看着店主在炉灶前忙碌,有长焦的压缩层次感。
#4-10 - 2017-6-6 17:45
途寄
路过写字楼,(推拉的)玻璃门正在关上,我的倒影在门上倏然而过
#4-11 - 2018-9-23 23:49
途寄
晚上,在楼道抽烟,脚步声吵醒廊灯。可抽烟是静静的,于是灯灭了。于是紧急灯显现出来,绿光照耀下烟雾妖冶地缭绕。
#4-12 - 2018-9-30 06:33
途寄
深夜 小区外商业街人不多了。离门最近的这里,白天就鲜有人影,到这时更是一派孤独。而扶梯被忘记关掉,仍在缓缓地上行。那就让我来陪陪你吧。
#4-13 - 2018-12-16 18:02
途寄
天津蜂巢酒店旁,起重车(?)基地
停靠其中,纷纷胡乱举向天空的机械臂

天津站候车,坐在旁边的大学生创业者
溜光滑顺的头发,时髦眼睛,白皙帅气的脸,新新的鞋;严肃话题(资金)
错乱感,过家家般,可笑、羡慕、鄙夷、哀怜
#5 - 2016-10-13 23:43
(宛在水中央)
夜雾,廉价忧郁
我总也忘不掉小时候吃过的那餐饭,整个客厅里只有一张桌子几条凳子,默默对着一碗烫白菜扒着饭的一对沉默母女,那画面里有无边的荒凉,无边的恐惧,窗外的世界灰蒙蒙的,没有一丝光照进来。
大家都在看着手机
公交末班,人几乎下光了。
红灯在雾中似瞪眼,未知,十字路口与绿灯虎视眈眈
灯光划出直线
路灯/球场灯,强光,闪烁
下车。当你一动不动时,车在背后开走了
车上。想点一根烟,师傅人性化地问:还有几站地?得知答案以后:这几分钟非得抽?我想抽还得下去呢。哦,公车烧的天然气。
点烟,车已经看不见了。灯光,黑暗。火星没有温暖,离得很近。烟雾。
北村薰?烟雾是一种陪伴,在夜晚,在夜晚的灯下,在有雾夜晚的灯下。才明白过来。经过你的呼吸,经过你身体,离去。做爱。
人们回家,离开你。地库的车出来,强光照耀树林,然后光下去,暗下去。火机咔嗒咔嗒。这次很暖和。
听觉在此刻放大。

猫趴窝在冷冷的空气里,想接近而不得。眼睛闪烁。进退维谷。
我引诱它以火星,以月球,它不为所动。说话,它拒绝听。它不断回到小窝(其实只是一片草地,它跑走后我检查了),又不断吓得后退。可距离在缩短,还有希望。
最后它厌倦了,彻底跑远。“希望下次你带一根火腿肠”

草地中央,圆形小广场中央。没有区别。
蝉鸣山更幽
手机将光映在脸上,不,这不是安全广播。说说笑笑走过,只是走过,她们很快活。如果不远处闪烁的一颗火星。我沉默着,保安巡逻过去。再一次相遇时,我唱着歌(silent night, lonely night, da~dada,da~dada~),他背转身子反走了。
愿灯光一直在。
(司机师傅人很好,他为我在小区门口停了车)

(真的有一个电影叫silent night lonely night,在豆瓣上我是第一个标记的人)
————————
开一个叫北岛的冰棍厂,这很浪漫
CFW转述的两句:we are abandoned by those who still live in fear
#6 - 2016-11-21 21:05
(宛在水中央)

隐隐感到一种有趣的视角盲区:体力劳动或许无意义无价值,可体力劳动者呢?在补助和收入吗?不存在体力劳动的意义吗?
#7 - 2018-5-8 21:23
(宛在水中央)
p2演出厨回复
#7-1 - 2018-5-8 21:26
途寄
简单讲讲,首先雪是作为对抗的中场休息出现的,雪在构图上强调了纵深,填充空间给空间一种缓慢流动的气氛,在桥下时又区隔了桥下没有雪的空间和桥四周充满雪的空间,雪也是纯洁的意象
桥下是一个带有遮蔽的半封闭空间,既有流通性又有隐秘性,视点只有在一开始才有一个桥上的镜头俯拍,之后都是从船的角度去仰拍来突出空间的半封闭性,也是与角色视点的同步。一开始没有给桥下空间表现出速度感,进入一个更小的桥洞一是用空间的挤压和释放来做一个伏和解的意象,同时也是情绪流动的空间化,桥下四周环境与船的相对运动通过更小的桥洞显得背景经过得更快
水起到几个作用,一是这段情节不是一种僵硬的对抗,而是若有若无(也或者是平静的表面下藏着激烈的情感)的,所以需要水而不是陆地来成为主体行动的地基
二是水与桥下通道的搭配形成一种半封闭的流动空间,这个通道既可以使两个人汇合也允许他们很自然地分道扬镳或者擦肩而过
三是在水上行动需要坐船,而南云不是自己开船的,这点在战争和平空镜头段落里也一样,不是自己开船所以才显得被动,而不是主动去把握方向驶往一个确定的目的地,也因此南云看着拓植离去的时候可以很自然地不去追,因为水不是一个正常的行动领域,水限制了行动,需要船才能行动自如,这也是对他们之间的关系的一种意象的充实
火车的黄色光按照p2的颜色符号来说可以简单理解为一种危险的信号,同时火车的经过也是思绪的流动,这个流动比雪和水都要快,是表现跟剧烈的情感波动,然后情绪在两人会面时提升到顶点,所以背后的火车闪着黄光来衬托这个富有张力的时刻
整个场景在现实细节上有意模糊,一开始下车看过去空间是模糊的,只有远处能看见灯光,灯光以外一片糊,然后是建筑物的剪影,桥下的群鸟,奇妙的灯下的狗,营造了一种非现实空间
#8 - 2018-5-26 21:22
(宛在水中央)
中国社会新闻、问题等
#8-1 - 2018-5-26 21:24
途寄
母职与教育的阶级分化(访谈):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 ... mp;isappinstalled=0
#8-2 - 2018-12-29 21:13
途寄
乌克兰一名54岁司机因车内挂有圣乔治丝带和苏联旗帜遭警察盘问,警察表示根据现行乌克兰法律,这两样物品是被禁止的,司机则表示自己生于苏联,这是自己的信仰。一名路过的中年女士也表示,俄罗斯是俄罗斯,但我们生在苏联。
#8-3 - 2018-12-29 21:15
途寄
一支乌克兰政府军侦查小队被东乌武装几乎全部歼灭。东乌士兵于是用战利品中的手机,给乌军打电话称“你的战友已经牺牲了”。没想到,阵亡士兵的妈妈突然打电话来了,东乌士兵不得不告诉她“很抱歉你的儿子已经死了”。电话里母亲的哽咽声,以及那6个未接来电
#8-4 - 2018-12-30 09:18
#8-5 - 2019-1-3 03:00
途寄
https://www.douban.com/people/40568434/status/2349504148/
存疑
一个叫程传六的男子,在北京房山区,他不知道从哪捡来一个精神病女子,就关在自己的垃圾站小屋子里,年复一年的给他下崽子…
#8-6 - 2019-1-5 20:21
途寄
权健帝国背后:直销从业者都是“被洗脑的疯子”吗?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811235
#8-7 - 2019-1-6 17:01
途寄
清河挥公实验中学12岁女生遭室友殴打,胳膊后腰等多处淤青,诊断显示肋骨骨折、肾积水。通报称,室友联合6名同学一周内多次对其进行殴打。
#8-8 - 2019-1-6 17:02
途寄
对各类网站、移动客户端、论坛贴吧、即时通信工具、直播平台等重点环节中的淫秽色情、低俗庸俗、暴力血腥、恐怖惊悚、赌博诈骗、网络谣言、封建迷信、谩骂恶搞、威胁恐吓、标题党、仇恨煽动、传播不良生活方式和不良流行文化等12类负面有害信息进行整治。
#8-9 - 2019-3-14 04:35
#9 - 2018-11-22 19:42
(宛在水中央)
随便记下听来的情境
#9-1 - 2018-11-22 22:08
途寄
等接上陈院的时候,已经知道这个情不用欠了。他一路别扭着,拧着爱答不理,想埋怨,又觉得我要求他,得端着。端着端着又露出长辈架子了,问工作,公司,孩子,还是刻薄不讲情面的评判。心里觉得好笑又稍微尴尬,面子上当然滴水不漏应付着。
吃饭的地方他选,贵,倒是只吃了碗面。这很Dr.陈。加肉,可能吃肉得很,看不出这个年龄的高血脂phobia。他是很自制的人,到现在身材还维持的很好。
就这么闲聊家常,他吃我看,假装没注意到他那点莫名其妙。真要是朋友,确实也不会几年不联系了,只好假作一时脑抽演到底。到底自命矜持如陈大人也不会问出心里疑问:真不是有事相求?难不成是偶然怀念起还有我这个朋友?
当然不会问出口,暗示也免谈。当然是纯洁的利益交换,难道堂堂陈主任会有什么情感需要不成。
就永远是这样的他。如今不是主任了,也不会变,也依旧如此。
#10 - 2018-11-30 19:56
(宛在水中央)
网段
#10-1 - 2018-11-30 19:56
途寄
上海图书馆一楼有个机器人,和那些只能发出单调声音介绍图书馆使用功能的机器人不一样,它要多一双手,十个指关节设计挺精美,但什么卵用都派不上,只能在说话的时候用双手奋力在空中比划,经常感觉它说着说着就犯尴尬了,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
我冒着被当智障的风险,去试图和它握过手,被它推开了,“愚蠢的人类,不要碰我,让我继续介绍。”
昨天,和在上图工作多年的朋友讲起这事,她告诉我,其实图书馆以前那些没有手的机器人也是有手的,后来被拆了。这是因为,“和它掰手腕,它会把读者背摔出去。”
#10-2 - 2018-11-30 19:57
途寄
假如我有超能力,我想在每个人头上看见一个计数器——在余下的人生里我还能和这个人见面多少次。
上班路上大概会和一大串两位数和一位数擦肩而过,见到老板头上的数字有多大,就知道自己还会在这里工作多久,同事头上的数字意外地小,暗地里戳一戳:嘿,你是要跳槽吗?
出门旅行的时候见到每个人头上都是一,去聚会上见到数字也所剩无几,在个位数的海洋里突然瞥见了一个四位数,惊得手里的杯子掉在地上:你好,初次见面,我们会很合得来喔。
和朋友的最后一次见面来得比想象中早,拖拖踏踏怎么也不愿意分别,在最后一刻红了眼睛,朋友不明就里地挥挥手:好啦好啦,下次再聚啊。
最后某一天发现全世界的人头上都顶着一,愣了一愣,明白过来。不想留下的东西都处理掉,该托付的东西托付出去,买张机票去想要长眠的地方,再没有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