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4-22 19:14 /
《乐园追放》的编剧是老虚,在印象中老虚的作品都有角色死得很多,悲剧收场但很爽快,蕃茄酱果冻很爽很刺激,只要一次是好结局,就会说老虚从良.........实际上老虚之所以出名绝对不只是果冻有话题性,而是故事写作实力本身就高。回想一下,你小学和中学的老师教你作文时,强调作文要主次分明,段落之间过度流畅,内容贴紧主题又不下俗套,最老掉牙的要求,用活的人从来都是少数,不过《乐园追放》就是这样。

以科幻片的角度评论《乐团追放》,结论只能是单薄,在一部只100多分钟的电影,没用太多时间去描述各种设定,更多描述的是日常生活,所以我认为它的片种更像是未来生活片。不过未来就等于欣赏科幻设定的习惯性思维惯性之大(怪一系列个人英雄救世界的美国大片,和中二青年灭世界的日本萝卜片), 《乐园追放》要卖的出去,还是要有最小限定的科幻世界观。一切就像从以下三个配角说起。

它们存在感从何来?
他们戏份真的很少,比起其他动画的反派,他们不够邪恶, 不搞笑,没有深刻思想,又不变态,三只平庸货,存在感从何来?靠的就是外观霸气,如果你在网上见,有人用神像作头像(毫无原创性),然后角色扮演神。错了,正确来说是自我感觉神好.........你一定忘不了,他终于有自信让你忘不了,这正正是对自己人格魅力不够自信的证据,神格就像衣服一样保护着脆弱的真实。
笔者第一次看到他们的头像(神像),就知道他们是反派,因为日漫有多少原本设定不是神,又装出一副神样的家伙正派过吗................答案是没有。请看下图:

成功的秘诀是公务员
不过,想成为新世界的神,各位反派都失败了,因为他们都有一颗中二魂,用的是非主流手法,非共赢手法,自己想怎么就怎么。反相《乐园追放》的三神像从未有过中二病,他们代表政府主导的稳健计划, 声称把人格电脑化后,到「迪瓦」的话,精神的可能性无限大,相对地要为迪瓦的发展作出贡献,来换取演算空间,毫无戏剧性的规则,却不知不觉地让三神像,无形中成为了新世界的神............「神级公务员」,故事都还没发生的前,一切已成定局,「迪瓦」诞生出永远治不好的「元老病」。

元老病本来不可怕
「元老病」历史之悠久是中二病不能比的,不像中二病一样需要无奈的富足(吃饱没事做)这个前题。只要有某朝、某政府、某企业中,,,某前辈以资历优势得到权力优势同时,又满足于现状,然而发现有后辈威胁到自己,感到不安,时代更变不适应,就开始盲目保护自己偏好的现状,手段是打压后辈,因而阻碍整个组织的发展,这就是元老病。剧中女主角就是新时代的后辈,而剧中的现状就是「神级公务员」持有的绝对权力,及完全安定的「迪瓦」,阻外发展的不是只有组织发展,还引伸到人类发展,因为「迪瓦」垄断了非物质科技遗产。从古至今就没有出现过永远治不好的元老病,因为A组织有元老病,B组织就兴起(本剧中就是AI),此消彼长。更重要的因素是,没有一个元老是长生不死,秦始皇,成吉思汗等强者都难逃一死,如果他们不死,难保现在的主流还是奴隶制..............。从此处可引伸到一个推论,只要人类一直追求不老不死,始终带一天会开始面临「终极元老病」这个社会问题。

高科技实现的反科学
治不好的「元老病」悲剧产生于永生技术的发明,但永生也不必然会产生以上的「神级公务员」,元老可以是开明的,制度也不一定把元老数量定于3个那么少(其实是不是3个人格也很难确定..),职位也不一定永远有效, 甚至生存本身可能就不用依赖一个组织,以致强大的权力难以成形,更不要说被垄断,无奈是《乐园追放》中主要的人类团体「迪瓦」就是这样,而其他团体又没有描述...........。而悲剧的核心就是「神级公务员」把为维持乐园稳定的思路,定为终极价值,1%的不稳定都不能容忍..............与发展出高度科技的前提,各种实验与尝试的精神刚好朝相反方向。现实中只要你接触过任何一个要技术的领域,你都知道好的成果都是改出来,改正前一定经历过尝试,从而发现出的问题大数是无法预测的细节,或者预测本身比尝试的较率更低,所以不预测才合理。以女主角生病为例,女主角的专业是保安官,而她的任务是追捕地上黑客,正常预测的都是要打电子战、相关的军事武器,技术资料和地上生存需要的各种工具,却万万想不到会因为本地特工破坏连网天线的战略,害到自己生了病也不知情,同时又得不到连网才可以合成的药品。女主的专业及任务,跟生病但得不到药品,之间找不出任何直接的关系,却是完成任务必不可少的细节,克服才能完成任务,剧中的时间半天都没过,实际尝试就发现两个意外细节, 其实研究高科技也是需要克服无法预测的细节,进步的前提永远包含尝试,因此「迪瓦」的主导价值观100%的稳定,根本就不适合用来攀登科技树,比起社会系统, 「迪瓦」更像是一个稳定而强大的公务员系统。

完美癖与公务员
一说起系统,就会想起老虚的另一部动画《心理测量者 》, 两部动画都有明显封闭的社会系统,但《心理测量者 》中的免罪体质(特殊到系统不能评价的人),是「迪瓦」系统中不包含的部分 ,只要想想公元2400年,占总人类人口98%的迪瓦人,人口总量至少有1亿吧,但连一个愿意去外宇宙探险的人都没有,从古至今的人类社会都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从来奇人异士占人口的比例没有出现过0%,自爆的、裸奔的、去非洲森林玩大猩猩的,每日用3小时「只」练二头肌的...............,但「迪瓦」竟然做到了0%,这都是努力过度的后果。努力按系统要求工作,才能得到高职位,这点放在现实世界也是常识。因此如果那三位「神级公务员」是用正当手段登上最高管理者的职位,那一定是一群努力按系统要求,24小时全心全意地正确管理(比如:Delete奇人异士),如果一天有第25小时保证他们都会正确地用尽每一秒,「全美竞争」然后「全美淘汰」。


看完上面那么多段就知道, 「迪瓦」在「神级公务员」的带领下,对于想过上多姿多彩人生的人来说(这想法是站在现代人的角度),「迪瓦」简直就是恶梦。不过关于「迪瓦」的叙述,在100分钟的片段中,其实只占十分之一左右,作用就是一幕背景,另外那十分之九在做什么?

还有十分之二在平铺直叙捉黑客的策略,及黑客自述犯罪动机。

那作为重心的十分之七内容是什么,
就是一个不良大叔,泡「迪瓦」良家女的XX故事。
具体的内容有:



失败史
上述可以说是女主角失败史,不过失败的地方都让观众很有亲切感,被人坑了、不注意休息然后病了、体力不足、不懂音乐而被人冷落、不懂政治所以得罪上司,现代的生活中也常常出现。女主之所以全败,是因为「迪瓦」把上述事情评定为不需要,所以女主角出生至今都没有接触过它们。

失败与必然性
女主角失败多多的原因不单单是没有经验,更大的原因是做什么事都歇尽全力,永不轻言放弃的生活态度。至以到了现实世界后,「迪瓦」的一套工作习惯,在对方科技能力高于自己时,就变得完全无效的情况下,只能按男主角那一套较原始的方式行动,却对它一无所知,正是永不放弃的性格主导下,她才没有选择逃避至内心,要不然此片就会变成葬花心理片,也因为要尽快完成任务,她开始试吃(享受)各种食物,也因为要坚持自己的战术主导权,才会感受到自己体力不足,感受到自己思考得不够全面。AI不受肉体束缚,却比自己更会音乐,与男主角聊得多姿多彩,心感要证明自己在精神上不会不及一个AI,所以表面上就去问男主的为什么不虚似化,同时再次声明「迪瓦」不用被肉体束缚是高上的生活形式,不料反遭男主点明了该理念的盲点。就因为歇画全力、永不轻言放弃、心高气傲等性格特征,故事才道然成女主角离开「迪瓦」,这个给不到她需要体验(如:仁义,未知挑战,平等相伴,迷之食品)的地方,而是选择留在现实世界,这个更具挑战性,同时又更多收获的地方。

单一中包含精致
《乐园追放》中明显的故事起因就是AI到「迪瓦」宜传,明显的结束就是AI宜传完结离开地球。不过主要内容却是男女主角的生活, 变幻莫测的也只有生活,大局势没有任何转节,「神级公务员」继续管理他们理想中的永恒乐团,AI也按原定计划飞出宇宙。以故事结果的角度分析本片没有太多话题可说,整篇故事没有任何超展开,也无法推出深刻的矛盾和道理。以故事进程的角度分析,这故事的内容有针对性, 情节与这件事、这些人物的关联性高,任何一段落拿出来,你都难以想出更合适的情节来代替它,任何一段都是必需的。《乐园追放》中不只男女主角选择了反璞归真的生活,就连故事演绎方式也偏向反璞归真的风格。
具体看下图:

《乐园追放》就像上图那幅人像画,眼耳口鼻大家天天都在看,却只因一片黑暗的背景就变得亮丽,五官整体连接自然, 自然到比任何一部相机照出的五官都要「真实」。






本人博客地址:http://shenshuiri.lofter.com/


#1 - 2016-6-5 01:26
(Rebuild!)
好文!
#2 - 2016-7-7 23:11
(黒は女性を美しく見せる。)
最后看到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喷了
#3 - 2017-3-5 21:15
好文!
#4 - 2017-12-13 22:14
(动漫达利特)
写得好!高手啊。
#5 - 2018-6-29 01:05
(无论道路通向何方,光明将邀我前往。 ...)
有趣
#6 - 2018-8-13 07:17
好文!
#7 - 2019-3-17 23:15
(补全中)
好文!
#8 - 2019-7-11 00:17
(大概)
#9 - 2019-7-19 14:27
(现实这种垃圾就应该丢到垃圾桶里)
sdl,ws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