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6-18 13:55 /
纵观剧情主干,就是一趟自我寻找旅程,那么如果单单这样一趟自我寻找旅程,能够吸引很多观众去观看,去审视,去思考吗?答案是NO。

那么就要对剧本进行润色,首先单一人物所背负的迷惘是单一的,然而人是复杂的,随着时代进步,社会的复杂化也会反作用于人的负面情绪,所做的就是扩大人口数:30个角色,各个背负的负面情绪来自于社会压力、心理负担、梦魇、伤痛、阴影。还有什么没有涉及到的,大概很少。

其次,怎么寻找?寻找自我,就是清洗过去,那么你的过去是什么?想要清洗它,就要找到让它宣泄而出的突破口,对于经常压抑自己的社会人,该如何让他毫无顾忌地宣泄出来?所做的就是纳鸣村的设定:来到这个村子的人有着宣泄自己不满的冲动,冲动的爆发就是揭露自己的过去,将不满宣泄出来,这就是催情剂。

再次,如何清洗过去?那就是接受过去的自己,正如12话所说,否定过去的自己,那么怎么可能会在一个新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呢?所做的就是纳鸣的设定,你心里的纳鸣是什么样子?你害怕的纳鸣是什么?你所希望的纳鸣是什么?通过这几个自我反省的过程,也就是所说的接受过去的自己,从而继续往前。

那么最后,经过了一趟自我寻找旅程,那么大家都真正有了自觉,自知,克服了过去吗?答案是NO!一,有些人希望回去,有些人希望留下,各有各异,每个人对于自己过去的接受都是需要时间的,而且,对于人来说,的确有始终无法接受的过去,心理创伤不可能全部都能有效地得到治愈。
二,选择回去的人,真的都真正差不多克服了自己的心理创伤了吗?答案是不肯定,比如说眼镜,lovepon,二次元夫妇,以及一些大家说啥他们附和的人,从平时的言行和思考回路来看:多疑,被害妄想,混日子的思想差不多已经在他们的个性中根深蒂固,而对于他们是否克服了心理创伤,并没有用过多的笔墨去写他们,关于他们,至少他们不再逃避,决定重新正视人生,关于他们回归社会以后真正能重新开始,或者重蹈覆辙,没有理想的答案。因此,剧后并没有像套路那样放一下他们各自回归社会后是怎么生活的,而是以远去的大巴和集体歌结束:他们只是回去了自己的生活当中,我们对于跟我们不同的人们之后的生活不从得知,也没有想着去知道,只是继续自己应接不暇的人生。

但是,综观这部作品,依然是以几个主要的人物的比较话题梗的心理创伤的解开而得以完满,剧本和分镜也决定了这终究只是一部小品作而已。或者监督认为这样就可以了吧。
Tags: 动画
#1 - 2016-6-20 20:19
(套路没有关系,带来诗意的从来细节和超细节 ... ... ... ...)
从脑洞来说,还蛮有教育意思?
但是过程实在。。。。
#1-1 - 2016-6-22 11:02
Demented Dragun Dragon
还好吧,我个人观片时也有无法忍受的下限,但这部片我是一路强追下来的,因为剧情发展很流畅,别人无法忍受的角色的歇斯底里是此片必须的一个表现力,我觉得这没什么不能忍受的。监督想表现的就是这样一个一盘散沙的团体,如果这个团体凝聚力很强的话,反而作品的impact反而会弱化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