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7-8 08:59 /
简要翻译自妄想代理人の考察 方程式の解と、謎の老人
——ネタバレ注意——

一、片头出现的老人
【方程式】
老人在停车位下面书写的等式结尾的「ア=」并不是「アニメ」,第一话片中等式的结果510,是月子的病房号。第二话中等式的结果1,指的是優一。第三话老人画在地板上的画,包含鸟(指鷺月子)、蛙(かえる・かわず>川津)、鱼(鯛良優一)、蝶(蝶野晴美),指的都是被球棒少年袭击的被害者。没有牛(牛山尚吾)的原因是他是被模仿犯狐塚誠干的。

二、无尽的妄想代理人
【与痛苦对峙的月子】
最终回中,因恐惧父亲而萌生出了球棒少年的月子,向最初的マロミ道了歉,接受了曾经没接受的痛苦。
猪狩(组长)从マロミ制作的街道中逃出时,所说的台词“失去归宿的现实才是我真正的归宿”所代表的“向痛苦或现实坦然面对”才是《妄想代理人》这部作品想要表达的主题。

【循环的世界】
最后即使东京复兴了,人们还是说着第一集类似的话,宠物角色猫咪也像マロミ一样地流行。
这时候,谢罪时球棒少年说的“永别了”就显得耐人寻味了。


‘永别了’暗藏着‘我又来了’的意思,这暗示了球棒少年大流行的始作俑者——‘为自己的过错辩解一通的人’——无法销声匿迹的原因。
——引用自 第十三个妄想「没有结尾的最终回。」


第一话中球棒少年“我回来了”贯穿全片,表现出了无法接受并逃避掩饰现实的人们。
东京再度流行着带来虚伪救济的吉祥物,依旧说着各种借口的人们。然后还有就像马庭和老人说的那样,视线里满是像当初的月子一样满嘴借口的人,就差“球棒少年参上”这几个字了。


最终回的最后,由和第一话的老人一副模样的马庭来结尾,给人一种‘就好像循环一样’的观感。
——引用自 第八妄想「妄想文化祭」


三、第八话「光明的家族计划」的解释
「光明的家族计划」,是避孕套的宣传语。进一步来说,就是「不生育」的意思。
这是《妄想代理人》为数不多的支线剧情之一,关于本话的意思令人捉摸不透,引用监督的话来说

本来,‘小鸥’是初潮都没来的小女孩,‘冬蜂’是完全失去生殖能力的智慧的老人,‘赛伯拉’是生殖能力健全的同性恋。以上三者组合起来给人以不能造人的印象,也就是‘不能生育’的关系。乍一看,其乐融融的样子。这就使‘什么都不生’的标题给人以深刻的印象。
——引用自 第八妄想「妄想文化祭」


个人认为,“生”还是“不生”是这部作品重要的主题之一。
月子因为初潮的疼痛导致了マロミ的死。初潮和マロミ的死都象征了“小月子的死”。但是,月子没能接受这件事并成为正常的大人,因此诞生了棒球少年和マロミ,将虚伪的治愈带给月子及他人。月子的内心还是像小时候的月子一样,所以表现得令人捉摸不透。
虽然猪狩之妻(美佐江)无法生育,但他们二人都面向现实生活着。
欢乐的、空虚的、无法生育的关系,成为能生育的身体但是内心还是小孩的大人,无法生育但面向痛苦的现实的夫妇,由于分不清是不是一贯的主题,于是就放在了第8话的位置。

第一次翻译,如有错漏,敬请指出,不胜感激。
#1 - 2016-7-8 18:49
分析的很到位啊 和我大致看法如出一辙
#2 - 2016-10-8 02:25
(柔和好天气、轻轻抛起一颗苹果...)
“最终回中,因恐惧父亲而萌生出了球棒少年的月子,向最初的マロミ道了歉,接受了曾经没接受的痛苦。”
↑这个不是没接受痛苦吧,就算制造出“棒球少年”的谎言、痛失爱犬怎么都是要悲伤的...

是面对自己,不再欺骗自我,老实承认接受自己犯下的错;
说到底人类不自以为是地养动物不就好,明明自己也是种动物(高了个级)... = ^ =
※人性之恶、难以根绝,或许就是这样才像人类吧!... :)
#3 - 2019-8-22 19:57
(补番至死)
莫比乌斯之环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