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2-18 16:18 /
如果让我用一个词来形容龙女仆的OP,那就是轰炸,如果让我用一个成语形容,那就是心花怒放。

快乐和悲伤的不同在于,前者具有外延性,后者具有内敛性。
正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团聚”和“孤独”这两个词本身没有感情色彩,无非前者人多后者人少,但人们却常常将它们与心境联结在一起,由此可见一斑。
快乐具有外延性。当人们遇到开心事的时候,常常希望与人分享。
OP的这个镜头,是对【心花怒放】最好的诠释。


说到这里,有人感觉飞天的这个镜头不明所以,我倒是可以解释解释。

不妨换个角度去想,如果说这个镜头中的角色不是飞天,而是下落会怎么样?如果不是满面笑容,而是哭丧着脸会怎么样?如果不是一边旋转一边飞天,而是单纯地上升会怎么样?
人的心情,和角色的行为是联动的。人的情绪也是会传染的。看见形形色色的人面带笑容飞上天空,快乐的情绪会传染,观众也会觉得飘飘然。如果这些人不是在飞天,而是在下落,观众的情绪也会随之低沉。

《 天净沙 秋思》讲: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很多人不理解这词有什么了不起的。它了不起的地方就在于精准地堆砌具有共性的意象,通过这些意象,描绘出了一种破败、悲伤的氛围。换个角度想一想,如果这里不是古道西风瘦马,而是古道西风壮马,枯藤老树白鸽,那会怎么样?如果这么写,整个意境就都被破坏了。

龙女仆的OP就是这个原理,倒计时读秒、小孩子举手、Dragon突破显示器,这些都是积极的、欢乐的、向上的意象,这些意象组织在一起,营造了一种快乐的氛围。




而同一元素大量出现,产生了视觉轰炸的效果,同一元素大量出现有什么作用?感染力强。一个人在笑,不一定能感染你,两个人在笑,三个人在笑,一百个人在笑,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如果说OP中的哪个部分违和的话,那就是这个飞天的某个大叔,远处的人物不占镜头,看不出笑容也就罢了,这大叔表情呆滞,还霸占着屏幕,说是败笔也不为过。

还有值得一提的就是小林和トール,只有小林和トール有单独出现的镜头。





小林和トール相遇,不仅是トール的生活发生变化,实际上小林也因为トール的到来而变得更加开朗。

最后这个镜头没什么好说的,OP的最后放张全家福是规定嘛。

龙女仆的OP效果还是不错的,当然喜不喜欢是见仁见智的问题了。

最后,放个地图炮:写好本文,想要发表时,顺便扫了一眼bangumi对龙女仆的评价,嗯,一如既往的高水准。

附:
浅谈ACG鉴赏基本原理
https://zhuanlan.zhihu.com/p/24989696
大藏游星的近月计划
https://zhuanlan.zhihu.com/p/22166577
#1 - 2017-2-18 16:39
(这个世界,谁来承担?)
吃饭去了~
#2 - 2017-2-18 16:43
(急がば回れ)
可以自建图床日志,或使用新浪微博图片链接
#2-1 - 2017-2-18 17:31
郭英士kaku
好了。
#2-2 - 2017-2-19 18:10
koyomi
郭英士kaku 说: 好了。
依然炸了
#2-3 - 2017-2-20 10:37
郭英士kaku
koyomi 说: 依然炸了
好了。
#2-4 - 2017-2-20 10:48
koyomi
郭英士kaku 说: 好了。
ok
#3 - 2017-2-24 14:23
“OP的这个镜头,是对【心花怒放】最好的诠释。”
不不不,明明是分型的表现,致敬宽叔的《Fractale》(大雾
#4 - 2017-3-16 08:25
(我只知道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龙...龙学
#4-1 - 2017-4-6 15:56
月光指引
破、破乎那位?面熟的ID名……
#5 - 2017-4-6 16:01
补完动画做记录时来查一下小林的全名,发现熟悉&亲切的ID!捉住不更知乎的kaku君!可以说我galgame入门很受你和谭亭的影响~顺带一提bangumi动画评分还是严苛得一如既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