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4-18 10:26 /
上个周末在电影院看完了《攻壳机动队》的真人电影,看完之后我在豆瓣上打上了三颗星的评分,其中一颗星还是因为情怀加上的。直接说结论吧,在我看来《攻壳机动队》的真人电影是一个肤浅的、没有get到ghost in the shell精髓的同人剧本,押井守看了会哭泣、士郎正宗看了会流泪,一个很细腻的日式讨论肉体与灵魂关系的剧本被肤浅的改编成美式的个人英雄主义,素子寻找自己记忆的CULT篇,实在是让原作粉丝看了心碎。

我诟病《攻壳机动队》真人电影的第一点在于,《攻壳机动队》尽管选取了两部动画剧场版的故事以及拿了不少TV的剧情融合进来,而真人电影选取的时间线是在素子成为少佐之前的故事。可以说比起最经典的前两部TV版的剧情,这次的真人电影版选取了《攻壳机动队》前传动画ARISE的时间线,看过ARISE的已经都诟病冲方丁的剧本差了士郎正宗的剧本差了不是一点半点了,而《攻壳》真人的电影又在冲方丁的基础上进一步拉低了《攻壳》的水准。

士郎正宗>>>冲方丁>>>>>>>真人电影

差不多是这么个感觉吧,这里这个比较并没有要黑冲方丁的意思,本人也是冲方丁的粉丝只是只有士郎正宗才能还原GHOST IN THE SHELL的世界。

说起《攻壳机动队》,原作粉丝们印象最深的是哪些元素?相信一大半人都会提到笑脸男和塔奇克马吧,可惜在真人电影中没有笑脸男这个向《麦田里的守望者》致敬的这个元素,在我刚想发微博吐槽没塔奇克马的时候结果就变成最终BOSS了,求我现在的心理阴影面积。留下的唯有草雉素子从楼顶跳下的经典桥段以及寥寥数个从镜头上对原作的致敬。我差点忘了,从楼顶上跳下的那个是美国人叫米拉……那时她仍未想起自己拥有草雉素子这个记忆和人格。

我在6年前的一篇分析文中曾写过,GHOST IN THE SHELL讨论的是“人离开了躯体后还有灵魂吗”这个话题:

Ghost In The Shell在此基础上进行了讨论的延伸,人离开了躯壳之后还有灵魂吗?全身义体的改造人也有灵魂吗?Android也有灵魂吗?这些问题从《攻壳》SF的世界观传达到我们灵魂之初就让我们不停的思考。个人很喜欢TV版第一季中和主线无关的小故事,其中很深刻的探讨了这个问题。比如第2话《暴走の証明》讲述了一个程序员肉体死亡后将脑装在战车上回去看父母的故事;第12话《タチコマの家出 映画監督の夢》中电影监督独立存活下来的脑中的电影剧场的故事,在攻壳SF的世界观众肉体只是一种躯壳和束缚,“脑”才是真正Ghost的载体,无论是物理的大脑还是电脑化后的大脑。

当然,讨论灵魂这个这么东方化的剧本直接改电影黑叔叔们肯定都看了一脸黑人问号,我记得上一部讨论灵魂的动画电影叫作《最终幻想 灵魂深处》……于是,《攻壳机动队》的真人电影从讨论灵魂与躯体的心智二分变成了讨论个体存在与记忆的关系。

牧濑红莉栖的偶像海德格尔曾说过“人类是时间性”的存在,人类的情感行为都是基于过去的记忆的基础上的,写到这里突然有想到了之前很火的美剧《西部世界》了,在《西部世界》里这些都有很深刻的讨论。可惜,在《攻壳机动队》的真人电影里这些讨论也是浅尝辄止,尽管素子被移入的虚假的记忆,整个剧本却并没有对虚假的记忆对素子产生的影响进行进一步的展开讨论。结果最后的剧情变成了个人抵抗国家机器,素子通过记忆找回自我的美式个人英雄主义的桥段。

好吧,素子要个人英雄主义就英雄主义到底吧,故事最后断了个手被9课的同伴救了这算什么鬼。等下,在这个时间线里九科还有别人?不是之前只有巴特的戏份吗请问这狙击手哪来的啊?整个剧本逻辑杂乱无章,更不要说素子与之前那个试做品之间那强行却又说不上的感情。

或许让西方人去改这样这个很有东方韵味的赛博朋克,本来就是一种错误吧。而且说起赛博朋克,除了通过一些特效让整个世界感觉很赛博朋克之外,并没有get到真正赛博朋克的点,至少看完我觉得这一点也不COOL。

剩下的也就看3D版看看特效了,作为好莱坞大片特效是可以的,只带眼睛不带脑子入场的话还是个不错的爽片,只要你忘记你是在看《攻壳机动队》。
Tags: 三次元
#1 - 2017-4-28 14:12
(求而既得)
没有时间去看说不定是个好事(?
#2 - 2017-5-13 08:23
押井守没有哭泣,他盛赞了这部电影

作为ig的大股东之一,士郎正宗大概也只会数钱数到抽筋吧。。。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