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9-12 05:01 /
很多人认为这作品的重点在于“原谅欺凌者”与否的讨论,但我个人认为这作品的关键在于西宫硝子很可爱。

事情是这样的:

大概一年前,有一天我坐在教室外面楼道的长椅上复习笔记,长椅上坐了一排人。这时候走过来了一位听力障碍的老先生,沿着楼道给大家发小卡片,正面是类似于"I'm deaf. I'm selling this card for living, pay what you wish"之类的话,然后背面是十几个简单词汇对应的手语(大概就是“你”/“我”/“是”/“不”/“男孩”/“女孩”这样的基础单词)。有些人买了这卡片,留下卡片给了钱,有些人没买,把卡片还给了老先生。但我记得那时候我正好刚看完《声之形》的漫画不久,所以我就花了两块钱买了这个小卡片,即使那上面的词汇表是ASL的,而我真正感兴趣的西宫她们那套手语是JSL的。

我的意思是:我本身也确实会同情处于不幸境遇的人,然而就是因为这部作品的女主角,西宫硝子,我在短时间内会显得对这种特定的不幸抱有额外的同理心——即使我年纪太大了,肯定不可能去欺负有身体障碍的人,这部作品依然可以让我对以后工作中或生活中碰到的有身体障碍的人更有耐心,更愿意在无碍于自身利益的前提下帮助他们,因为至少我现在可以套用西宫那个视角去设身处地的想象一个被欺负的身体障碍者过的有多痛苦。更别提这部作品还有那么一丝一毫的可能会让一个上中小学的观众开始考虑要不要继续欺负自己那个有听力障碍或者其他身体障碍的同班同学了。

类似于我对于“在动画中插入政治体制的对比/战争的残酷等概念”的观点:并不是说描写政治・战争就是好,而是在看动画的同时可以引入一些概念,这样即使这些概念是杂乱拼凑起来的,也依然会敦促一部分观众去进行更进一步的思考或反思,而思考与反思就是好的。

另,我真诚地认为国内《聲の形》电影的宣发很傻逼。
这年头的投机资本怕不是以为全世界都在围着自己转吧?
dalao们的世界太奇妙,大概找宣发人员是靠掷骰子选人的吧。
Tags: 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