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4 14:31 /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且富有主观性,剧透敏感者谨慎阅读

Comment of Blade Runner 2049

人与物,虚与实,意识与应激——这是赛博朋克永远的论题。
时隔三十年,《Blade Runner 2049》再次带我们回到了那个沉闷压抑但又如梦似幻的世界当中。

你是一名银翼杀手,出生便赋予了猎杀同类的使命。
你无名无姓,唯一的称呼只有“K”。

命运的偶然,使你卷入了一场残酷无情的事件当中。
一位30年前的复制人生居然下了孩子,慌恐的人类令你将其抹杀。
你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因为这是你第一次猎杀“灵魂”。
你不曾向他人叙述童年,因为你知道那只是虚伪之物。
但一次记忆的指引,却让你寻回童年记忆中的心爱之物。
你变得呼吸急促,双手紧握,浑身上下颤抖不止。
你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当立场转换,当猎人变为猎物时。
你第一次感受到被猎杀的恐惧,被奴役的恐惧。
你想方设法地证明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巧合,为的只是抓住那一线生机。

来到记忆师面前的你,内心渴望着否定。
但她却无情地告诉你,这一切都是真的。
弯坐在椅子的你,面无表情,内心却已翻江倒海。
悲伤、恐惧、无助、愤怒。
感情无处宣泄,内心也变得支离破碎。
破坏着,嘶吼着,谩骂着。
你第一次感受到身名为“人”的重负。

回到警局得你被蔑称为“人皮货”,就连街道上的娼妓也对你避而远之。
唯有Joi对你不离不弃,然而你知道她只是程式,是0和1的产物。
你不断告诫自己不要深陷其中,因为这种关系是飘渺的,虚伪的。
你对她说:“你不必这样做。”,“你不必吻我。”,一次又一次。
为的只是让自己保持清醒。
但你很清楚只有在她身边才能感到一丝温暖。
你用自己那贫薄的薪水为Joi升了级,为的只是能与她时刻相伴。
因为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关心你的人,也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叫你名字的人。

你的名字叫——Joe

由于情绪不稳定,你的身份开始遭受怀疑。
被逼无奈之下,你只能开始逃亡。
Joi的备份被删除,唯一的数据只保存在那小小的投影棒中。
顺着线索,你找到了自己的“父亲”——Deckard
一名年迈的银翼杀手。
你们之间发生了一些摩擦,但矛盾很快就解决了。
你问他关于母亲的事,他显得有些犹豫,支支吾吾默不作声。
面对抛弃了自己几十年的“父亲”,你遏制着自己的怒火向他不停追问。
你显得忍无可忍,咄咄逼人。
但他只是很轻描淡写的说道:“为了保护心爱之人,我不得不变成陌生人。”
你突然想说什么,但看着他渐渐离去的背影,你还是选择了放弃。

万般疲惫的你在躺椅上闭着眼,享受那一刻安宁。
忽然间,敌人袭来。
在保护“父亲”时,你不幸被敌人重伤击倒。
衣袋中的投影棒掉在地上,你看见Joi大声喝止敌人并保护了你。
但你却躺在地上无能无力,眼看着敌人踩碎了投影棒。
昏倒前的最后一幕,如同雨中眼泪一般短暂、美丽。
Joi永远离你而去了,留下的却只有一句“我爱你。”

就在濒死之间,命运又向你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
反抗组织把你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但却又无情地告诉你,你并不是那个孩子。
你并不特殊,你并不是天选之人。至始至终,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复制人。
至始至终,你就不曾有过“父母”;至始至终,你就不曾有过“灵魂”。
你所心系之物只是一片虚无,你的爱人只是数据,你的回忆只是编码,甚至连你本身也未曾存在。
你的头沉了下去,喉咙变得哽咽难言。
一股股苦涩难辨的感情在你心中激荡回旋。
绝望、迷茫、孤独、无助包围了你,但这次你连宣泄都做不到,因为你早已一无所有。

落寞中,你独自一人走在陌生的天桥上,晃眼的粉色霓虹光吸引了你的注意。
精致小巧的脸庞,婀娜多姿的身材,妩媚甜美的声音。
恍惚间,仿佛Joi就站在你面前。
你呆呆地看着她,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广告:“给你所希望的任何东西。”
你开始回想起Joi说的每一句话.
她说:“四个符号可以造就一个人:A、T、G、C;而我只有两个:0和1。 ”
她唱:“我们深陷其中,却无法逃离,因为我深爱着你。”
           “为什么你还是视而不见,我为你所付出的一切,什么时候你才会相信我说的一字一句?”
           “怀着猜疑的心,我们再也无法一起携手向前。”
           “再一次,你问我去哪了,但却无法看见我眼中真正的眼泪。”
           “我在哭泣。”
           “是的,我在哭泣。”

天桥的围栏如同一道屏障,将你与她分隔。
何为现实,何为虚拟,你再也无法分清。

你低下头,沉思了一会。默不作声地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
越过天空,沉入水底。
你挽救了Deckard的生命。
踏过雪地,驻足门外。
你为Deckard寻回了自己的孩子。
Deckard问道:“你为什么救我。”
你只是说:“我从未杀死任何一个自然出生的人。”
                  “出生就意味有灵魂。”   
                  “所有美好的回忆都是她的。”
Deckard看了看你,接着打开了大门。

也许,你已经找到了灵魂的真正含义;也许,你只是还在迷茫。
Deckard在里面与女儿团聚,外面却依旧白雪纷飞。
绝望、迷茫、孤独、悲伤、无助、恐惧、愤怒。
这一切都没有意义。
仰卧
闭眼
该好好休息了,Joe
因为你很清楚
        ——所有的瞬间都将消逝
                ——就像雨中的眼泪一般

#1 - 2017-11-4 14:32
(淡然...)
后记:
我是一开始是很想写Joi“灵肉结合”的一幕的,但难度太高了(bgm38)

本人受 罗兰·巴特 启发写下此文。罗兰·巴特那种同时理性且感性的文风让我甚是好奇,最神奇的是这种感觉(也就是理性感性同时存在的,而不是两者之间一方兼容另一方),罗兰·巴特是怎么通过书写记录下来的,观察一件事物时,是如何做到一边理性分析,一边感性感受?

我认为如果能弄清楚这件事,会对我个人的表述能力,以及洞察力会有巨大的帮助。

但结果,别说学习,连模仿都做不到。
嘛,这篇文章还是Beta版,以后会不会更新为Full Version还不一定,不过估计是不可能的了。主要是懒
#1-1 - 2017-11-4 14:54
muon
黑历史预定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