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1 22:11 /
(挖了坑,还是要填的)

(一般来说,起这种题目的日志不会太正经)

弗朗西斯·福山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写了一系列关于“历史终结论”的文章,用来解释他的老师塞缪尔·亨廷顿所提出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

福山是新保守主义——或者说施特劳斯学派——的学者。施派学者身上向来有一些儒家气质,颇似孔子的“礼失求诸野”、“法先王圣道”,主张从本族群的历史文化传统中发掘可用于现代的思想资源。例如有中国施派之称的刘小枫、甘阳国师,就曾搞出过“儒家宪政主义”、“儒家社会主义”一类的东西

福山也不例外,抛开大量的社会学心理学分析不提,他对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的解释最终还是要回到古典政治哲学的传统之中。正如《历史终结与末人社会》的题目所言,这个解释的前一半是黑格尔,至少是科耶夫的黑格尔,后一半则是尼采

简单来说,原初之人在经历过黑格尔口中殊死的主奴斗争后获得了自由,成为了平等的自由人。这些人被尼采视作“末人”,称之为“畜群”,对面是“超人”。在科耶夫的弥合之下,黑格尔的“历史”终结于尼采的“末人”社会。福山说,这便是自由民主制度的伟大胜利,历史尽头生活的人是“没有胸膛”的人

福山的这个思路可以追溯到一个比黑格尔古老得多的人,柏拉图。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曾有过一个人与城邦的类比,他说,政治制度不是从木头、而是从人的习惯中产生的,世界上有多少种政治制度就有多少种人的天性。政治制度来源于人性。因此,柏拉图根据灵魂的“理智、意志、欲望”三要素和“智慧、勇气、节制”三美德构筑起了一个等级制社会,并称之为“美的城邦”,因为这一切是合人性的,符合他对原初人性的假设

福山从柏拉图体系中拿出了“意志”这个要素,把它当作自己的理论核心。在福山看来,这个“意志”贯穿了古典政治哲学的始终,在中古和近代被马基雅维利、霍布斯、洛克称为“荣耀”。这个“意志”有时会臣服于暴死的恐惧、自我保护的渴望而偃旗息鼓,但也常常掀起一阵阵血雨腥风,推动着人类历史前进

当古典政治哲学演进到了《精神现象学》,黑格尔说,自由的人具有双重属性,既具有自我意识和自我独立性,又具有对他人的依存性和依赖性。因此,两个原初之人相遇后,他们会本能地互相否定以伸张自己,这种斗争的本质是要对方承认自己、自己却不愿意承认对方,斗争的结果则是一人成为主人、一人成为奴隶。成为奴隶的一方出于对死亡的恐惧,被取消了自我,同时失去了自由。这种要求“承认”的意志便是霍布斯的“荣耀”、柏拉图的“勇气”以及尼采的“强力意志”

奴隶失去了自由,从而开始思考自由,主人获得了自由,就挥霍自由。因此,奴隶相比主人更容易成为哲学家,哲学是奴隶的哲学。奴隶思考互相承认又不互相否定的方法,进而诞生了平等。黑格尔说,基督教是世界上最后一个伟大的奴隶哲学,正是因为虽然身处其中的奴隶在外面还有主人,但教会中他们却已亲密如兄弟。

于是,历史踏出了最后一步。昔日失去力量的奴隶在日复一日的劳动之中,重拾了自己的创造性,养尊处优的主人则由于得不到对等意识的承认,日渐衰落下去。终于有一天,奴隶推翻了主人,用理性束缚住了互相否定的欲望,历史尽头,人们树立起了普遍平等的社会。这是主奴辩证法的终点。福山说,这便是自由民主、自由主义的民主

回到日志的开头,福山到底要如何解释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撕开一切社会现象,在威权国家的意识底层,一直涌动着被“承认”的渴望。历史已然终结,人们战胜了心底“残酷的野兽”,未来的人没有激情、没有胸膛,不再会有无论如何都要否定对方的“强力意志”。第三波民主化浪潮背后没有任何主义、信念,因为它本身就是要创造一个没有主义、信念的世界。意识形态的战争落幕了…

人们不再会为了真理信念而战斗,这是福山的结论

等到了96年,亨廷顿出版了《文明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说人们仍会为了真理信念而战斗。当然,这便是另一本书的内容了

---

说了这么多,福山这本书与JOJO到底有什么关系?因为JOJO自称是“人类勇气的赞歌”。

福山从黑格尔和尼采的体系中提炼出了“平等意识”和“优越意识”,其中“优越意识”即是不平等的意识,可以说就是JOJO、屌爷和卡兹身上展现出来的“勇气”

当二乔说只有我能阻止卡兹时,我们可以体会到,这并非是一种宿命性的宣言,或者说此时此地才有的应景说法,而是说无论何时何地、人类阻止卡兹的可能性不会比我站在他面前时更大,这句话一出口即是在否定全人类。从这个角度来说,二乔未必会比屌爷、卡兹对人类更友好。他同样用一种睥睨的眼光看待人类,只是更漠然,并不将后者视作生活的余兴。就如同面对蚂蚁,有些人会伸手捏死,有些人只是默默走过

不否定对方就无法生存,不否定全人类就无法满足,只有这样的殊死战斗,才能在作品当中营造一种濒死的紧张感。我们对暴死感到恐惧,又从对这种恐惧的超越当中感到兴奋、刺激、自我的伸张。假如我们屈服于这种恐惧,或许就如霍布斯所言,会将权力交给一个绝对的主人——利维坦,然后在它的庇护下苟活,重新变成“奴隶”。现实有时就是这样,青年们已经受够了

JOJO其实提供了一个超越日常体验的可能,这也是青年漫的特点。少年漫大多喜欢讲“末人”、“畜群”的生活,有时反派甚至比主角抱有更强烈的救世动机,玩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和稀泥故事,时不时会洗白一下。就如同福山所言,意识形态的战争已经结束了,人们选择了现实中最正义、却也是最平等最中庸的自由民主制度作为历史终点,未来的所有争论都只会在这个框架下针对如何理解“自由”、“民主”展开。少年漫的反派们也是一样,大多是目的善、手段恶,与主角同享一套对关于幸福、德性、好的统治的理解。他们与主角都是“末人”,胸膛里没有激情,不会完全否定对方的存在,反而互相承认、互相理解,可以说是相当德性匹下、费拉不堪了。这便是尼采所忧虑的情况——同质性增强、异质性削弱会让人们成为温室里的花朵,主动放弃自我超越的可能。这也是我向来把猎人归为青年漫的原因,毕竟老贼还是能画蚂蚁篇的
Tags: 书籍 动画
#1 - 2017-11-11 22:35
(美妙的数学)
历史已然终结,人们战胜了心底“残酷的野兽”,未来的人没有激情、没有胸膛,不再会有无论如何都要否定对方的“强力意志”。第三波民主化浪潮背后没有任何主义、信念,因为它本身就是要创造一个没有主义、信念的世界。
非常有意思的观点,感谢楼主&期待更新w
#1-1 - 2017-11-12 00:03
直死之喵眼
你不要误解,没有后续了b38
#2 - 2017-11-11 22:44
(请不要在未经许可时在本站外引用我在本站的留言 ... . ...)
有一个地方没看明白,关于猫哥说的“末人”到底是哪一种情况?感觉在这一点上好像前后不一致了?

在前面你提到了“原初之人”在经过主奴斗争后成为平等的自由人,这些人被尼采视为“末人”。
后面又提到当人们将权力交给绝对主人之后在其庇护下生活,就回到了末人社会。

那么你描述的末人社会说的是什么样的情况呢?是不存在单方面获得承认的“强力意志”的平等状态?是"末人"们不进行意识和主义的斗争的状态?那么拥有绝对权力的对象存在吗,如果它存在,那还算“平等”的状态吗?
#2-1 - 2017-11-11 23:44
直死之喵眼
哇擦,写顺手了,确实有问题,说“奴隶”才对b38

“末人”在福山口中就是行奴隶道德的人。行奴隶道德不是说他是奴隶,而是说他用理性驯服了激情,主动放弃了否定对方的欲望。末人社会也是没有“主人”的社会,人们通过普遍理性束缚住了斗争欲望,转而互相承认,类似于一种消极自由,其中没有褒贬

末人社会没有绝对权力存在,霍布斯这个例子我也用错了。霍布斯的利维坦的推理方式是,原初之人们在无休止的斗争当中感受到了暴死的恐惧,宁愿将自己的权利交给第三方请求它的庇护。这个第三方是高于所有人的,它的绝对权力是所有人的安全保障
卢梭的社会契约论的推理方式则是,原初之人们厌倦了无休止的斗争,联合起来形成了一个共同意志,这个共同意志授权给了政府。政府只有相对的权力,而不是利维坦了。一般来说,民主是说这种形式

末人不再进行意识形态战争其实说了两件事
1.人们都不再为真理信念战斗了,因为不现实。黑格尔主奴辩证法中展现了一种悖论是,每个意识都渴望被对等意识承认、又不愿意承认对方,就击败对方把它变成奴隶,取消了这种对等地位。但主人取消掉奴隶的地位后,又得不到对等意识的承认,相当于取消了自己。所以说,任何真理信念的斗争都是无意义的,只会两败俱伤
2.人们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就去寻找符合现实的最正义的政治制度,最后选择了互相承认的自由民主制度。自由民主的意识形态成为了胜者,不可能有更好的制度了,大家就不争了
#2-2 - 2017-11-12 00:12
Rくん
直死之喵眼 说: 哇擦,写顺手了,确实有问题,说“奴隶”才对b38

“末人”在福山口中就是行奴隶道德的人。行奴隶道德不是说他是奴隶,而是说他用理性驯服了激情,主动放弃了否定对方的欲望。末人社会也是没有“主人”的社会,...
不是也有“主人”相互掐架,“奴隶“被各路“主人”共同看不起的中间状态嘛?orz
#2-3 - 2017-11-12 00:23
直死之喵眼
Rくん 说: 不是也有“主人”相互掐架,“奴隶“被各路“主人”共同看不起的中间状态嘛?orz
这个是回应哪部分的?
主奴辩证法就是一个形式化的东西,不用纠结b38
#2-4 - 2017-11-12 02:12
Rくん
直死之喵眼 说: 这个是回应哪部分的?
主奴辩证法就是一个形式化的东西,不用纠结b38
回应你说的第一件事?
在到达你说的“主人”消灭了对等的存在而没有对等的对象来承认这种情况之前,也可能有“主人”相互掐架,“奴隶“被各路“主人”共同看不起的中间状态吧。

这条是特别随便的吐槽b38
#2-5 - 2017-11-12 14:40
介于
Rくん 说: 不是也有“主人”相互掐架,“奴隶“被各路“主人”共同看不起的中间状态嘛?orz
“主人”、“奴隶”一词很容易引发误会,其实换成“玻璃瓶”、“塑料瓶”也毫不影响学术讨论。
#3 - 2017-11-11 22:56
(淡然...)
题外话:本人阅历不足,无法参与讨论,但在这里说一句题外话

在我迷糊不清的记忆里,我记得弗朗西斯·福山还是谁曾经在一本书里预言民主政治是所有人类政治体制的最终形态。
然后过了几年,欧美民主政治状况不断,他也被疯狂打脸,自己上电视被采访时,又改口说什么我的这本书有他它的历史局限性。
所以说在科学里讲绝对,一般都没什么好结果。

BTW,这标题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一篇SF小说——刘宇昆的《终结历史之人》
#3-1 - 2017-11-12 00:00
直死之喵眼
自由民主,人民民主不算的b38

福山这些年都在修改他的“历史终结论”,大概就是历史已经终结了、但也有反复的意思。福山沿着黑格尔体系走下去,和马克思广义上属于同一阵营。这也是tg总是diss福山的原因b38
#3-2 - 2017-11-12 01:10
muon
直死之喵眼 说: 自由民主,人民民主不算的b38

福山这些年都在修改他的“历史终结论”,大概就是历史已经终结了、但也有反复的意思。福山沿着黑格尔体系走下去,和马克思广义上属于同一阵营。这也是tg总是diss福山的原因...
咦,真的是福山?看来我的记忆力还有救b38
对,他的理论主要指的是自由民主 人民民主不算民主(bgm38)
好奇的问一句"反复"指的是“循环往复,螺旋上升”的黑格尔历史观吗。

话说为什么我看的东西总能跟传播学(这不是国际关系学吗)搭上关系?是我的兴趣比较向这边靠拢,还是说传播学什么都要学?
#3-3 - 2017-11-12 05:37
直死之喵眼
muon 说: 咦,真的是福山?看来我的记忆力还有救b38
对,他的理论主要指的是自由民主 人民民主不算民主
好奇的问一句"反复"指的是“循环往复,螺旋上升”的黑格尔历史观吗。

话说为什么我看的东西总能跟传播学这不...
我也不知道北大法理学为什么会被政治哲学占领了,这是我几年前找基友时在章永乐课上听的,和传播学没有关系b38

任何一种乌托邦哲学最后都很难实现,因为它们的成立依赖于对原初人性的某种假设,但这种假设不一定是人性的实存状态。柏拉图的理想国、霍布斯的利维坦、卢梭的社会契约论、罗尔斯的无知之幕,包括福山的历史终结,都只能说是一种形式化的东西,不是、也不大会是我们社会的实存状态。福山如今还坚持“历史终结论”。现在所谓“历史终结论的破产”其实是指福山通过社会学心理学分析得出的这个最终时刻的到达点,上世纪90年代,是有问题的,也就是说搞错了日程表b38

人民民主也是民主,民主制度有很多种。福山只是认为,所有政治制度中最终胜出的是自由民主制度
#4 - 2017-11-11 23:56
(一个想学英语的动画爱好者)
我们知识分子其实是期待天降伟人的,争得再厉害,伟人一出,全跪了。
#4-1 - 2017-11-12 00:01
直死之喵眼
我是这样的,但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知识分子b38
#4-2 - 2017-11-12 11:23
Blackadder
1851年就有知识分子写文分析过这个观点了...
#5 - 2017-11-12 14:41
“人们不再会为了真理信念而战斗,这是福山的结论。”

嗯,事实上我也只了解到这一步,后面的是什么呢?求展开~

我的理解是,既然不为真理信念而战斗,那便是为了资源利益而缠斗。
#5-1 - 2017-11-12 22:33
直死之喵眼
这就不是黑格尔的“历史”要讨论的问题了
#5-2 - 2017-11-13 00:21
Rくん
直死之喵眼 说: 这就不是黑格尔的“历史”要讨论的问题了
那换句话,“历史”的尽头还有什么?
#5-3 - 2017-11-13 00:41
直死之喵眼
Rくん 说: 那换句话,“历史”的尽头还有什么?
“历史”的尽头一切合理的东西都将成为实存,人类到达了理性的顶点,历史事件仍会发生,但“历史”已经终结。所以说,福山和马克思是处在同一阵营的。tg总是diss福山和diss毛左的性质一样,“左”比“右”会更可怕b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