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2 20:53 /
管子上陡然施加的力道和温度让补天士抗拒地僵了一下,表情活像自己被捆在随时都有可能炸掉的质子湮灭弹上,他想要推开警车,可握着他小小Roody的那只手却向管身微微施力撸动了一下,补天士倒抽一口凉气,被捕抚摸的动作和管子上的钳制让他浑身的线路都绷紧了,他厌恶地试图跟对方拉开距离,

“你是想买通我么?不可以,因为我还只是个小——”

有个什么东西精准地钻进了他的接口,而且是湿湿的……

一定不可能是他自己的润滑液。

补天士愣愣地看着警车的食指滋溜溜的没入自己下身的接口,脑子里就只剩下一片空白,叶片被推开的触感和体内温度有那么点区别的灵活动作让他忍不住打了个颤,这个来自机体特别本能强烈的反应,让他的接口收紧了里面活动的手指,他在脸上发烫之前抬头看向警车,看着他那张表情仍然跟刚进屋那会没什么区别的棺材脸——老救从他的油盒里抽油尺的时候也是这副表情。

警车要把接下来的一切,变成补天士领袖的黑历史。他没有任何犹豫,抓紧时间的干活,把最后一根指节也推进了补天士的接口,

“嗯……?”补天士柔软的哼声带着些不明状况的疑问升调,警车感受着指尖传递过来的滑腻触感,

很好,很美味,而且现在是一个机会,

“如果不采取行动,事情是不会有进展的,”他抽送着手指,警车明显感觉到补天士的抗拒变得游移不定,撑着他的手臂力道正在逐渐减退,他眯起光镜看着补天士,圈起来的手指从输出管底部推向前端,跑车的喘息逐渐变得浅而急促,他低头避开警车的目光,却又不知道该看哪里,

“加载一个挂仓。”

“我没法答应你的,请求,我的船员……”

“小诸葛会提供安保措置。”警车轻声却不容置疑打断了他的话,他放开了管子上的钳制,伸手抚上补天士肩膀上的散热叶片,这让跑车解脱般地松了口气,警车藏起嘴角不易觉察的一抹弧度,缓缓抽出了接口内的手指,在黑暗中泛着微光的粘稠液体从跑车的接口和他的指尖中扯出一道银亮的丝线,散发着香气的粘液顺着桌沿滴落在地上。

“至于危险排查——利用好你的船员,我相信你已经有一套方案了。”他凑近补天士的接收器,保持着几乎相碰的若即若离,放缓语速低声提醒,沾满了液体的手指,握着“把柄”缓缓套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没有,也没有所谓的什么方案。”很难想象这种不近人情的家伙到底是怎么用这种近乎“温柔”的方式在你身上处处点火,因为警车似乎看上去跟“机欲”这个词完全没什么关系,可这一切现在正发生在自己身上——补天士没法对“同伴”的爱抚恶言相向,他的脑子已经几乎要陷入混沌了,思考迟缓,导致警车那些“暗示”也变得不那么骇人听闻了。

“我给你过具体的行动方案,显然你这几天都没有看数据板。”警车低头啃着补天士深灰色的颈部管线,他不耐烦地推开补天士撑在他车灯上的手,保持着紧贴的姿势伸手掏出自己的输出管抵在跑车下身湿的一塌糊涂的接口上,

“你在唆使我利用我的船员啊啊……”跑车的呻吟简直是普神挺了都会捂着鼻血疯狂打尻的美味,警车只是浅尝辄止地插入了一个顶端,紧致的接口内壁抗拒着他的输出管,这倒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他曾以为像补天士这种招摇的类型应该在这方面比较放得开,当然这根本不会影响到他接下来的动作,

“只是让他们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专长,这并非利用。”他稍微施力,将补天士上半身放倒在桌面上,补天士躺在桌面上挣扎的动作活像一只四脚朝天的多脚战车,动作放慢两三倍的那种,

“警车你这么干擎天柱知道吗?”警车面甲逐渐在他的视线里变得模糊,过了几秒补天士才意识到那是自己的清洗液,

“如果你叫的没那么浪,这句话还是很有威慑力的。”警车伸手按住补天士扭动的胯,将整根输出管都捅了进去,滋滋作响的润滑液让管线可以畅通无阻的整根滑入深处。一步到胃,补天士想到了他跟漂移看AV的时候这句夸张的形容词,这滋味可真的说不上好受。

“啊啊啊……”跑车的腰从桌面上弹了起来,弓出一个漂亮的弧度,两片整流翼贴在桌面上微微颤抖,粗硬的输出管一冲到底的快感远比带来的疼痛更有冲击力,他感觉下半截机体仿佛瞬间被灭顶的快感和痛觉麻痹了,甬道内的每一寸柔软都被突然侵入的管线不留余地的撑满,他绷紧了浑身的每一寸线路轻喘着,

“什么话从你嘴里说出来都有一种机械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既视感,警车。”他伸出手臂遮住渗出清洗液的光镜和警车冰冷注视,在桌子上寻找支撑点,再次想要撑起机体起码能跟警车平视——好用眼刀剜死这个不要面甲的混蛋,可是下渗湿滑一片的润滑液让他半天没能如愿,

“不觉得在自己的润滑液里扑腾很狼狈吗?”警车压住身侧胡乱摆动的腿,将补天士的腰拖过桌沿,有些恼火地抓着他的肩甲用力抽送起来,

“不如我们先聊聊你这个该死的性格为什么嗯啊——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讨厌你。”警车一次比一次顶入更深处,输出管的冠沟和螺纹不断地把甬道内渗出的液体带出来,淫靡的水声和机体的撞击几乎要逼出他几乎到嘴边的呻吟,

“优先级别,低于…为什么你的嘴这么欠干的讨论。”警车已经不像刚开始这场“拷问”的时候那么游刃有余了,他的喘息变得粗重而低沉——越来越多滑腻的液体从深处那个已经被操得开口的垫片里不断涌出,跑车的甬道如同紧致天堂,蠕动着向他的输出管施压——定力受到考验是他预料之中的情况,他深深置气,继续用力操弄着补天士的的接口,直到顶到某个柔软的零件,

汹涌的快感随着警车的起伏从腰部窜入火种舱,补天士抓紧了桌沿,自家小兄弟可怜兮兮的随着摆动在彼此的装甲间晃动着,他感觉自己不能再忍了。

“你他渣——啊哈…”某一点被撞击的瞬间,他的光镜猛然闪过一阵白光,补天士抬起下颌张着嘴激射而出,温热的液体不断溅射在警车的腰部,甚至有一些洒在了自己的胸甲上。

“我他渣‘居然一下子就把你干到过载?”警车的字句透着明显的愉悦,他享受着过载下接口裹紧的快感,没有停下进犯的动作,过载后的机体更容易控制,输出管轻易顶入了繁育舱的垫片,

“现在,给你的宝贝飞船加载一个额外的货仓,补天士。”他俯身轻舔过湿润颤抖的双唇,再次吻上对方放缓了抽插的速度,“告诉我你同意我的要求。”

“你他渣,别废话,给我,快点。”跑车的光镜带着朦胧的湿气警车的每一个动作都会让他浑身颤抖,因为摩擦和欲望而变得肿胀的内壁一刻不停地含着警车的输出管抽动不已,

“不许出意外!”过载后的机体敏感至极,也空虚至极,垫片被硬物来回剐蹭的快感排山倒海,让他在缓慢而沉重的抽插中再次攀上过载边缘。

“是否出意外取决于你。”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警车托着跑车的臀部逐渐加快抽送,“那么我们就达成协议了。”他猛然将补天士按在桌面上,将被入口卡的生痛的输出管用力了推进去,

“啊啊啊……”弹动的输出管将积攒已久的滚烫的液体喷洒在深处,补天士蔚蓝的光镜不断闪烁着,涎水顺着他的嘴角流出,跟清洗液混在一起,警车微弓起脊背,在整个接口不规律的收缩中僵着机体,直到过载的余韵消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