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9 05:39 /
我个人心中,H2写出了Touch和Cross game所没有说出的,错过的永远是错过,遗憾的永远是遗憾,无可奈何的事永远是无可奈何的

比吕和光是相互喜欢的,但比吕不会说,因为他喜欢上光的时候光是他最好朋友的恋人,而对于永远不能主动说出喜欢的比吕,光选择了尊重他的决定,而光确实也是喜欢英雄的,就像比吕确实也喜欢春华一样

喜欢上谁的感情绝对不是错误,却在无意之中让人受伤,

有情人并不会终成眷属,世界上有太多的无奈,犹豫,踌躇,心结,放不下的,不得不放下的

这份不完美,或许就是青春吧
---------------------------------------------
(我认为这四人之间的感情,比吕与光毫无疑问是互相喜欢的,就算是要让他们在心中排名,内心深处也会把对方排在真正的第一,从故事开始,哪怕到故事最后,我都敢这么说,比吕最喜欢的人是光,光最喜欢的人是比吕)

(比吕和光太熟悉对方了,从小就是,互相了解的程度不会输给其他任何人,过近的距离使得他们几乎没有把对方当做异性来看待,这也使得他们在情窦初开的时候,互相错过了对方)

(比吕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也许温柔过头了,英雄和比吕是挚友,英雄是一个耿直到不会转弯的人,面对这样直率地喜欢着光又相信着自己的英雄,他始终没能做到横刀夺爱)

(春华同样是喜欢比吕的,即使接受了比吕最喜欢的人不是自己,她也默默地陪伴在比吕身旁,支持着他,春华守望着比吕与光的样子,很像是比吕守望着英雄与光的样子)

(归根结底,光也是喜欢英雄的,比吕也是喜欢春华的,虽然比不上比吕与光在互相心中的那种地位,但不可否认,英雄在光的心中,春华在比吕心中,同样有了不可撼动的位置)
---------------------------------------------
为什么光说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的权利?
(我认为光一直在等,等比吕亲口说出喜欢,希望比吕能够和英雄争自己)
(对光来说,喜欢上英雄的是她,错过了比吕的也是她,面对比吕和英雄挚友的关系,她的懊悔和内疚,犹豫和迷茫使自己无法做出抉择)
(她只能把这份抉择交给比吕,如果比吕你还是无法放弃这样的我,我也一定不会放弃比吕)
(因为英雄,因为春华,比吕还是选择了退出,最后的直球,我认为这是全作唯一一次,比吕对光真正的告白,也是两人的告别,明白比吕心意的光选择尊重他的决定)

(她做不到抛弃英雄)
(她做不到将自己错过一次的比吕,从春华这样喜欢着他的好女孩身边夺走)

比吕为什么还是没有选择光?
(比吕是一个温柔的人,也许温柔过头了)
(面对那个一直相信自己,等待自己直球胜负的英雄,他燃烧了整场的斗志,终于鼓起勇气想要夺回光的决意终究还是退却了,他不能从这样一个挚友的手中夺走他最心爱的女人,他做不到)

(面对一直默默喜欢着自己,为自己付出却不求回报的春华,比吕也同样不忍心伤害她)
(去甲子园比赛后,春华四处奔波,为比吕寻找附近根本没有的关东产洗发露,最后遇见了光,光把自己的交给了春华。春华坦诚说千川和明和一的旅馆没有定在一起是希望能够分开比吕和光,但其实自己明白,就像用着同样的洗发露这样的小事,比吕和光之间的关系根本没有人能够斩断)
(比吕说:如果你没有坚持为我找下去的话,就不会遇见光了。如果不是因为你,千川根本不会有棒球部,我很感谢你,正是因为有你,我才没有后悔选择千川。)
(正是因为有古贺春华,我才能够一直坚持下去)
(最终比赛前段,比吕对春华说“这场比赛,让我赢吧”,他对春华表明了自己对光的心意,而下一次休息,春华微笑着鼓励比吕“一定要赢啊,这场比赛”,让比吕呆滞地注视着她)
(这份温柔,默默守望着比吕与光的温柔,就像是比吕守望着英雄与光的温柔一样)
(下一次休息,比吕对春华说“要成为空中小姐啊,绝对要”,这是他们两人曾经谈笑间的约定,如果比吕要去大联盟的话,春华就要做飞机上的空中小姐,这和比赛刚开始全心争胜的比吕不同了。听到这句话的野田马上问比吕“你是真的喜欢光的,对吧”,质问他是否放弃了,比吕回答“是啊”,
(这时的比吕已经明白了,这场比赛的胜负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根本无关紧要了,因为结局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

(他做不到从英雄手中夺走光)
(他做不到真正地放弃春华)
---------------------------------------------
全作前段,春华问过比吕,是否后悔把光介绍给英雄,比吕说如果介绍给英雄以外的人一定会后悔,春华却说“恰恰相反吧”

这就是最无奈的地方,
如果光的恋人不是英雄而是其他任何一个男人,总有一天她一定会重新回到比吕身边
如果出现在比吕身边的不是春华而是其他任何一个女人,他也一定不会放弃光

而恰恰和光恋爱的人是英雄,与比吕邂逅的是春华

这不是喜剧,也不是悲剧,
有美好,也有遗憾
只是人生,只是青春
---------------------------------------------
33卷P18、19
比吕--我收到了很多鼓励的电话和信件,但唯独少了一份,我不会要求你明天为我加油,只要现在就够了,青梅竹马的一句鼓励
光--只要现在?
--哪怕只是嘴上说说也行
--那样也没有什么意义吧
--我知道
--只是嘴上说说就行吗
--我是这样要求的啊
--加油,不要输
--OK
--加油,不要输
--……
--加油,不要输
--已经够了
--加油……不要输
--……对不起

(光最后连续的,甚至声泪俱下的“加油,不要输”,相当于是在“比吕和英雄赌上自己的对决”这个前提下,希望比吕能赢,希望比吕能向自己“告白”)
(比吕喜欢光,但是从来没有明确向光表达过心意,因为英雄是他的挚友,野田也说过“如果他事先知道,英雄输了比赛就打算退出的话,他可能真的会故意输给英雄”,比吕最后的对不起,已经隐约表明了结局,一边是自己最喜欢的人,一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自己心里清楚,又不想承认的是,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33卷P38
比吕--你知道吗,我最喜欢雨宫光了
英雄不语,两人对视
(宣战,比吕是真的想赢的)

33卷P49
明和一教练--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国见比吕
(绝佳的状态,必胜的决心)

33卷P50~54
第一次对决,
第一球正中央直球,英雄第一球会选择观察,比吕抢下好球数
第二球坏球,捕手脱手
第三球,外角直球,英雄挥棒差了些许
第四球,比吕拿出为了对付英雄而学会的高速滑球,野田失误,英雄不死三振

33卷P59
比吕完封英雄,回头看了观众席上的光

33卷P68
比吕--这场比赛,让我赢吧
(对喜欢自己春华说这句话,表明了此时的比吕,在这场比赛中确实展现了想要夺取光的强烈意愿)

33卷P76、77
英雄--体力要好好珍惜地用啊
比吕--好好防守吧,如果不想输掉比赛的话
--你觉得一分的优势就可以守住整场比赛吗
--或许可以吧
--你还不知道呢,明和一打线的真正实力
--不知道的是,你啊
(你不知道吗,今天的我是抱着什么心情和觉悟站在投手丘上的)

33卷P84~86
第二次对决,
三慢球三振,
雨宫叔叔--对于橘的心意,他的回应就是这球吗
(英雄的眼里只有直球,他只等比吕投出全力的直球)

33卷P87
英雄--你发出投球指示了吗
野田--全权交给他了,只有在和你对决的时候
--果然,他知道了吧,我对光说的话
--是啊
(后文明和一教练有提到过,这场比赛比吕一点都不享受,因为他心里有了顾虑,这场比赛绝对不能输,投出的球绝对不能被英雄击出)
(英雄非常老实地等比吕和自己用全力直球对决,而比吕利用这一点,用慢球拿下来三振)
(英雄知道,毫无顾虑的比吕不会用这种方式来和自己对决,他一定知道了本来瞒着他的,这场胜负的意义)

33卷P93
春华--他喜欢击球吧,就像国见喜欢投球,野田喜欢吃
比吕--个人喜欢的东西是不同的
野田--就是这样……还有,喜欢的时期也……各有不同
(初一,光喜欢英雄,英雄喜欢光,比吕和光关系太过亲密,从来没有将彼此当做异性来认识)
初二,比吕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喜欢光的,可是已经太晚了,太晚的不是时间,而是他将光介绍给了橘英雄,他绝对不会再抢回来
(光意识到了比吕,意识到了自己其实一直喜欢比吕,但她知道比吕的为难,比吕不会说,她也不会强迫他说)

33卷P94、95
明和一教练--这不是平时的国见比吕,他并不享受,那么喜欢棒球的他

34卷P10
春华对比吕说“不要输”
比吕回想起昨晚光哭着对自己说“不要输”
他呆呆地看着春华,光的“不要输”是希望比吕能争自己,而春华的“不要输”是想把自己喜欢的比吕推向光,就像比吕把自己喜欢的光推向了英雄

34卷P12
雨宫叔叔--光,你喜欢英雄的什么地方
(雨宫叔叔一直知道光其实是喜欢比吕的,而即使比吕一直不开口,光也没有结束和英雄的关系,是因为英雄仍然在光的心中占有很大的分量,就像春华在比吕心中的那样)

34卷P19
野田--你再考虑多余的事情之前,希望你能快点投出好一点的球
比吕--你觉得会选谁呢……光啊
野田--我没兴趣
比吕--骗人
(比吕的心结,野田嘴上说没兴趣,转身为比吕打出全垒打)

34卷P25
第三次对决
英雄--投球交给比吕决定是吧。滑球,指叉球,慢速曲球
(英雄把比吕的投球判断的很准,但他只是按照直球的球路挥棒)

34卷P32
英雄--除直球外,投球被击中的话还可以有借口
明和一教练--……又或者,想投也不能投……吗
(和英雄争光,想争却不能争)
(如果投出真正的全力直球,才算是对这份感情,对光,对英雄的正面回应)
(但现在的比吕既不想输,却没有投出直球的觉悟,因为直球就是告白,对光,对英雄,对自己,对三人关系的了断)

34卷P37
野田--让她再选……一次吗
比吕--他自己说出口的。所以输了的话,那家伙……会退出啊
野田--你能明白就好
(比吕的顾虑)

34卷P38
比吕--最后就交给你了,和英雄决胜时的配球,野田,不要太相信我
(比吕心里想赢,但又知道其实自己已经决定放弃)

34卷P41
比吕对队友说,可能会有一球会打的远的,决定用直球决胜负的预告

34卷P46
明和一教练--我本来以为国见比吕如果有不足的话,就是对胜利的渴望,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渴求胜利的国见……而且,不是想赢明和一,而是想赢橘英雄

34卷P56
光--你以为他是为什么在之前的三个打席忍耐过来的,那不是比吕平时的投球,胜负只有一个打席,最初也是最后的正面对决,用尽剩下的所有力气,投出最快的一球,这,是英雄所相信的
雨宫叔叔--雨宫光呢
光--英雄会输……还是……不能想象呢
(个人臆断)
前半句是光的希望,她希望比吕能赢,但她心里也明白比吕不会那么做,不是这场比赛,而是三人之间的关系

34卷P58
比吕对春华说“做空中小姐吧,绝对要……”
(之前两人说过,比吕说自己可能会去大联盟,春华说那么飞机上的空中小姐一定是自己)
比吕已经决定“输了”,对希望他去争雨宫光的春华,他暗示了自己不会

34卷P59
野田(听到了刚才的对话)--真的喜欢吗,光?
比吕--是啊(看着看台)
野田--加油吧

34卷P64~66
比吕回忆着从小到大,脑海中光的记忆,全力投球,喊着“しゃ”
野田心想,这种投球方式只能维持到第二棒而已

34卷P67~70
比吕用尽全力,一个打者比一个打者投得更快,就像光所预言的一样,最后一个打席,最初以及最后的对决

34卷P72~82
比吕--正面对决这种话……不过是合乎打者意愿的……漂亮话!

直球被完美打中,但被风吹成了界外

比吕--畜生……无论如何……都想让我赢吗

野田--交给他投是对的,看着英雄的背影,我也不会把手套摆在好球区里了

比吕--一厢情愿的表情啊,就这么肯定我会投直球吗?就是这样啊,英雄……不要忘记啊……你那不知变通的老实性格……就是雨宫光所喜欢的

正中央直球,空挥三振,比赛结束

比吕流泪
(在直球几乎被轰出全垒打的下一球,几乎没有人相信今天争胜欲望如此强烈的比吕还会投直球,就连英雄都闪过了会有滑球的可能)
(面对英雄所表现的这份率直和决意,比吕终于还是觉得放弃了,和这样的英雄争雨宫光,他做不到)
(即使知道对决会输,但比吕还是投了直球,这场比赛的胜负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对比吕来说比赛已经结束了,他从一开始就“不能”赢)
在我心里,这一球意味着三人关系中,比吕的“认输”和“退出”
只能用这全心全力的一球,来回应这份感情
在我心里,只有这一个直球,是比吕对光唯一的,最初也是最后的一次告白

34卷P83
野田--我给你的指示是外角滑球
比吕--只是球没有拐弯啊,你又为什么没移动手套呢
野田--或许……我也觉得球不会拐弯吧
比吕--我再也不会投出这种球了
野田--你是被迫投出这种球的,被某个人……
再也不会,像这样喜欢一个人了,无可替代的青梅竹马,不会重来的初恋,不愿放手,但不得不放手

34卷P84、85
光流泪
(对于比吕的直球告白而感动,但也明白了比吕的退出和放手)

春华:国见在哭呢,他的眼泪……绝不是胜利的眼泪,我是知道的,或许……同时,另一个人的也是

34卷P88
英雄--……完全输了,输给了自己……也输给了比吕,那一瞬间,高速滑球的念头一闪而过,我怀疑过比吕。
(英雄怀疑过比吕,为了赢下这场比赛而“不择手段”,回避对决)
光--你一直紧锁心扉呢,你的那一部分也有着我的归宿,所以,更加敞开心扉吧
英雄--比吕是这么说的吗
光--比吕只是把英雄三振了而已
英雄(回响比吕比赛的经过,赛前的宣战,最后的直球胜负,获胜的遗憾泪水)--我其实什么都没能明白啊……
光--没能明白的是我,我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的权力
英雄--我也从和比吕的对决中明白了,比任何人都更需要雨宫光的人,是我
(光希望英雄看开,不要再纠结于自己和比吕的关系,比赛仅仅是一场比赛,因为比吕注定不会争,自己也会尊重比吕的决定,所以一开始就没有选择)
Tags: 书籍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