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 20:56 /
一副药方好不好,不看广告看疗效,看过电视广告的人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本作的那些个假大空的宣传语理应先放在一边,如果它真的是什么圣经,那也得加上“京都动画粉丝团”这个前缀。


第一集,一上来就插入一段感情戏,此时无声胜有声的片段愣是加入好几个刻意道破玄机的台词,你要抒情,那你就自然些,这么抒情就没有意境了。

一封还没有写完的复职申请信游走田野山川,穿过大街小巷,最后迷失在豪华轮船的庆贺仪式当中,如果这是一部抒情类的动画,那么这封信走过的全部路程理应有所暗示,而不是单纯的看风景,比如说暗示主人公在这部作品中所要经历的所有事情。

布娃娃手背的上血痕,最终武器彼女?突然想起了这个作品。

女主角的目的性很强,但红发兵哥的欺骗行为只怕会让问题埋下深根,而且这磨磨蹭蹭的谈吐也不是部队该有的作风。

话锋一转,本以为要扔进贵妇家,结果进了兵哥的公司当职员,立马从抒情诗转到剧场故事,这风格转变太突然。

又是一转,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个路人甲居然叫出了主人公的实际身份。
于是后面介绍代写的服务类型的时候又把这个问题给平淡化了,自动手记人偶?敢情这公司里的员工很多都是人造人?

结尾的画面已经预示了主人公的直属长官的最终命运,但也未必,以京画一贯的魔改做派,指不定什么时候又把便当给吐出来了。

当打字员就是为了理解“爱”这个字眼……好吧,爱为何物,还是老生常谈的桥段,是理解为亲情,还是爱情,还是在两者之间有个过渡,就看接下来怎么编了,反正肯定不是友情。


如果按照这第一集表现的路数来走,紫罗兰的作品题材大抵上属于“寻找自我救赎,解放心灵,挣脱灵魂的束缚”这一类,说圣经,那肯定是扯淡,说抒情片,目前还只能算沾边,但观感不差,看看往后怎么演吧。

-----------------------------------
画质难说,至少我是看不出来这乱糟糟的人物线条有什么画质可言,顶多算清晰。

————2018年1月11日晚


第二集,刚开始还好说,到了“ 最多只能当成武器使用 ” 这句台词开始就不对劲了,送亲兄弟一个小姑娘作为礼物,这种情况下最多是说当成奴婢或那方面的玩伴,在没有特定的文化习俗与人文背景下,没有“最多当成武器用”这么讲话的,你当这孩子随时都能把胳膊腿变成激光枪呀(bgm38)
就算按照原作设定,剧中人就是这么说话,多少交代一些背景信息来铺垫观影感受呀!

而且既然是亲兄弟送礼,好歹把“礼物”梳洗梳洗,干干净净的送出去,既体面,又不让兄弟没面子,就这么脏兮兮的一件男士衬衫加一麻袋布罩着,你当是打发叫花子呢?还是和兄弟有仇暗使坏?难不成觉得你的兄弟好这口?(大雾)
如果是小姑娘刚送来不久,大可下次再说。

终于点明了“自动手记人偶”这个生造词的含义,就是打字员。代写是一项技术活,不单单是机械性的工作,为何要用“人偶”称之?仅仅是为了和主人公的特质相呼应才这么取名?

主人公的打字速度很快,胸器主管叫她停下,这是怕打字机坏了,还是怕主人公的钢铁神臂受到磨损?

土黄色头发的男职员不受女职员待见,嗯。

主人公不惧场,作为和人交谈的工作来说这很好,但是这谈吐真够生硬的,在寻找爱的含义之前,得先学会怎么与人打交道。

既然是出去接应人的,有话就屋里谈,淋着雨谈哲学,再有什么诗意也显得很不自然,更神奇的事情是对面的眼镜妹妹居然还有了点感触!?(报之前制服暴躁大叔的恩情,应景感触一下?)

借剧中人之口,透露了点“自动手记人偶”这个词的来历,我觉得这个发明者奥兰多/奥兰度博士祖上应该是个有着中二情节的霓虹移民。

双涡轮发团红丝带,破洞领巾毛衣条纹,胸口一个皮质绶带,你确定这不是打造一位蒸汽朋克时代的美青年战士?
不过最后物归原主这事,社长够意思(也是看到现在唯一的亮点),要是能把社长怎么把东西搞到手的过程稍微描写一些,以此留置一些悬念会更好,光是一句“没工钱了”实在是没什么味道。

社长喝闷酒前的侧脸嘴唇几次变化,也可以看作是一个亮点,起码开始有点意味深长的意思了。

————————
老实说看不下去,即便有亮点也是这零星的几处,整体观感依旧让人直打呵欠。

—————2018年1月19日晚
#1 - 2018-1-11 21:35
(评分不傲娇,下笔如有神)
画质难说,至少我觉得这乱糟糟的人物线条太乱了,fa的人物画的比它简单多了,那才叫画质。
#2 - 2018-1-11 22:14
典型吹的高,掉的厉害的类型。把人们的期待值弄很高,然而实际却和期待很大悬殊,不暴死才怪。
#2-1 - 2018-1-11 22:38
宴夜曲
如果有人能对那些华而不实的广告词充满期待,那这哥们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趁早拿块豆腐撞死
#3 - 2018-1-11 22:26
(哟,好大的关东煮)
石立太一的锅,抒情,节奏和武本康弘和石原立也有很大差距
#3-1 - 2018-1-11 22:40
宴夜曲
不太了解这哥们,能简单介绍下吗?
#3-2 - 2018-1-11 23:23
大号关东煮
宴夜曲 说: 不太了解这哥们,能简单介绍下吗?
石立太一可以说是京都的老员工,从京都第一部tv动画全金属狂潮校园篇开始负责了京都基本上每一部动画的演出,分镜或原画,擅长打戏和,原画质量很高,但是做监督不行,唯一担任主监督的境界的彼方,bgm评分只有6.9分,节奏和叙事都与其他监督有不少差距。简要阐述我对紫罗兰永恒花园的看法,第一集给我的感觉是主角出场过于平淡,强大的演出能力全用在对主线无关紧要的背景和特写上。另一个问题是剧情主次不分,女主从冷漠机械的性格向对爱的渴求转变过于突兀,而日常则依赖人物对话交代剧情和设定,篇幅很长却没有传达多少信息,基本上围绕女主的身份,性情和行为模式,而对架空世界的历史,经济社会文化的基本背景语焉不详,给人以专门为女主生活设计架空世界舞台的感觉。总而言之,第一集有失我的期待,该快的地方太慢,该慢下来的地方又一笔带过。
#3-3 - 2018-1-11 23:30
宴夜曲
大号关东煮 说: 石立太一可以说是京都的老员工,从京都第一部tv动画全金属狂潮校园篇开始负责了京都基本上每一部动画的演出,分镜或原画,擅长打戏和,原画质量很高,但是做监督不行,唯一担任主监督的境界的彼方,bgm评分只有...
话说得很对
#3-4 - 2018-1-11 23:42
川水
大号关东煮 说: 石立太一可以说是京都的老员工,从京都第一部tv动画全金属狂潮校园篇开始负责了京都基本上每一部动画的演出,分镜或原画,擅长打戏和,原画质量很高,但是做监督不行,唯一担任主监督的境界的彼方,bgm评分只有...
有关——女主从冷漠机械的性格向对爱的渴求过于突兀。

我感觉这个地方并不突兀,因为女主从头到尾都是三句话不离少佐,所谓的寻求爱只是因为这是通向少佐的一条路而已。这种突兀可以说贯穿了整个第一集,探病的时候不停的打听少佐,乘车的时候为了少佐的胸针感情剧烈波动,选礼物的时候选了作为自己代表的少佐的狗,被留在伊芙加登家的时候直接问是不是少佐不要我了,去公司谈到书写能力的时候直接说是少佐教会我写字的,或许还有别的。女主从头到尾都在突兀的把自己和少佐关联起来,所以听到爱这个词的时候,反应大很正常,她寻找的不是爱,而是少佐,这这种突兀是已经铺垫了整整20分钟的。

你说这个地方是主次不分,我其实更像知道什么是主什么是次。这部片子究竟是以女主的感情和救赎为主,还是以爱这个主题为主?如果是前者,整个第一集都在紧紧围绕着主线,如果是后者,那确实是主次不分。又或许有可能是这两者之外的?你所认为的主和次是什么?
#3-5 - 2018-1-12 00:48
宴夜曲
川水 说: 有关——女主从冷漠机械的性格向对爱的渴求过于突兀。

我感觉这个地方并不突兀,因为女主从头到尾都是三句话不离少佐,所谓的寻求爱只是因为这是通向少佐的一条路而已。这种突兀可以说贯穿了整个第一集,探病的时...
他的疑惑其实可以归结为一句话:为什么不让主人公跟着一起关注“自由”这个字眼?自由的活下去,自由是什么?我爱你,爱是什麽?两个字眼对于一个只会服从命令,而且不像是会给自己保留私人空间的大孩子来说都是意味深长。
#3-6 - 2018-1-12 01:31
大号关东煮
川水 说: 有关——女主从冷漠机械的性格向对爱的渴求过于突兀。

我感觉这个地方并不突兀,因为女主从头到尾都是三句话不离少佐,所谓的寻求爱只是因为这是通向少佐的一条路而已。这种突兀可以说贯穿了整个第一集,探病的时...
其实我的疑惑是女主的人格怎么会一下子跨越这么大,女主对于服从基尔伯特的命令简直只能用病态来形容,她的行为特征有点阿斯伯格综合征的潜质,然而就仅仅是听了自动手记人偶打出的一段煽情的话,就笃定从事这份工作,而且是人生中第一次不依赖命令主动做出决定,人物的心理动机和人格发生如此巨大的飞跃,这一突如其来的转变实在缺乏说服力。正常情况下,这种转变需要很多时间,以及他人的引导和环境持续不断的影响才能勉强实现,相比之下key社三部曲和凉宫里的人物性格转变比较有说服力。如果硬要在一集内交代女主的巨大转变,这就是我所说的处理好主次部分,次要部分是女主的日常生活和职业生涯,而主要部分是女主的内心和人性的转变,这种铺垫我认为是叙事上必要的。
我重新表述我的困惑,我无法理解的是女主是怎么从对少佐唯命是从,对外界机械服从,一瞬间转变为拥有自由意志,有勇气去开口提条件,主动地去追寻某种崇高的事物。
#3-7 - 2018-1-12 01:33
大号关东煮
川水 说: 有关——女主从冷漠机械的性格向对爱的渴求过于突兀。

我感觉这个地方并不突兀,因为女主从头到尾都是三句话不离少佐,所谓的寻求爱只是因为这是通向少佐的一条路而已。这种突兀可以说贯穿了整个第一集,探病的时...
我认为你的理解也很有道理,第一集很多地方也能够自圆其说
#3-8 - 2018-1-12 08:44
川水
大号关东煮 说: 其实我的疑惑是女主的人格怎么会一下子跨越这么大,女主对于服从基尔伯特的命令简直只能用病态来形容,她的行为特征有点阿斯伯格综合征的潜质,然而就仅仅是听了自动手记人偶打出的一段煽情的话,就笃定从事这份工作...
其实也可以换一个角度想,这种突兀是故意想让观众感觉到的,让观众更好的感受到听到这句话的老板的心理。正式因为出乎意料,正是因为转变的如此剧烈,老板才会答应让她去做明显超过她能力范围的人偶工作。
这种戏剧性的表现很多时候确实是缺乏铺垫和润滑,但很多神展开也是以此为基础的,我还是挺喜欢的。
#3-9 - 2018-1-12 08:51
川水
宴夜曲 说: 他的疑惑其实可以归结为一句话:为什么不让主人公跟着一起关注“自由”这个字眼?自由的活下去,自由是什么?我爱你,爱是什麽?两个字眼对于一个只会服从命令,而且不像是会给自己保留私人空间的大孩子来说都是意味...
因为女主知道什么是自由?军队这种要做俘虏对策和严格遵遵循纪律的地方知道自由可能很正常吧。
#3-10 - 2018-1-12 12:03
宴夜曲
川水 说: 因为女主知道什么是自由?军队这种要做俘虏对策和严格遵遵循纪律的地方知道自由可能很正常吧。
如果她明白自由的意思,就不应该一味执行红发兵哥的指令,也没有必要执着于“爱”这个字是啥意思,当面问少佐不就可以了?这种时候的做法理应是收集与少佐有关的一切信息,想法设法回到少佐身边,至于能不能找得到人那另当别论。
#3-11 - 2018-1-12 12:36
川水
宴夜曲 说: 如果她明白自由的意思,就不应该一味执行红发兵哥的指令,也没有必要执着于“爱”这个字是啥意思,当面问少佐不就可以了?这种时候的做法理应是收集与少佐有关的一切信息,想法设法回到少佐身边,至于能不能找得到人...
女主各种对安排不服,我觉得她已经够自由的了,执行命令也是一种自由,又没人逼她。
她不是见不到少佐吗?也不是没努力,折腾了半集都没人理她,她只能去送快递了,然后一个人半夜坐在屋顶上思考人生。
你要是把一些我们的常识和我们认为的合理逻辑套用在女主身上,这是属于对角色设定挑错了。角色的设定就是为了剧情的发展,剧情的发展就是为了进一步反衬角色的设定,这方面我觉得没有太大的硬伤就接受吧,又不是纪实作品。
#3-12 - 2018-1-12 13:02
宴夜曲
川水 说: 女主各种对安排不服,我觉得她已经够自由的了,执行命令也是一种自由,又没人逼她。
她不是见不到少佐吗?也不是没努力,折腾了半集都没人理她,她只能去送快递了,然后一个人半夜坐在屋顶上思考人生。
你要是把一...
保留意见,我们看问题的方式完全不同
#3-13 - 2018-1-12 13:38
川水
宴夜曲 说: 保留意见,我们看问题的方式完全不同
你能认识到这一点其实我认为你跟我已经在另一个层面达成共识了。
这涉及到语言学里面公共语言和私人语言的概念。(我不想班门弄斧扯上语言学体系的东西,毕竟我不是该专业科班毕业,但我确实不知道怎么能更好的用其他方法表达我想说的观点。)京紫现在的展现方法在我看来更像是一类抒情诗,作者在自嗨,读者在读的时候也只能对自己说话,这些过程中使用的都是私人语言。所以看问题的方法完全不同才是正确的,说明你我都确实“阅读”了维尔利特这部作品。
#3-14 - 2018-1-12 13:44
宴夜曲
川水 说: 你能认识到这一点其实我认为你跟我已经在另一个层面达成共识了。
这涉及到语言学里面公共语言和私人语言的概念。(我不想班门弄斧扯上语言学体系的东西,毕竟我不是该专业科班毕业,但我确实不知道怎么能更好的用其...
不,我只是觉得没有必要争论某些事情,如果制作方如你所说,只是在自作多情,这部动画只会越看越无聊,不过我不担心这些问题。
#3-15 - 2018-1-12 13:53
川水
宴夜曲 说: 不,我只是觉得没有必要争论某些事情,如果制作方如你所说,只是在自作多情,这部动画只会越看越无聊,不过我不担心这些问题。
很多秀美的诗都是在“自作多情”。这里所谓的自作多情指的是作者在使用语言时首先是对自己对话的,自己赋予自己遣词造句的一种新的意义。这种文本也是开放的,虽然晦涩难懂,但读者也可以带入其中,而读者在其中也是对自己自说自话的。
当然,这只是我的感觉,或者叫错觉更好。京紫这种东西做出来肯定是为了给人看懂的,毕竟是商业产品。
#3-16 - 2018-1-12 14:01
宴夜曲
川水 说: 很多秀美的诗都是在“自作多情”。这里所谓的自作多情指的是作者在使用语言时首先是对自己对话的,自己赋予自己遣词造句的一种新的意义。这种文本也是开放的,虽然晦涩难懂,但读者也可以带入其中,而读者在其中也是...
兄弟,有专有名词解释这种概念,叫生造词,生造词组的不好的例子很多。
#3-17 - 2018-1-12 14:32
川水
宴夜曲 说: 兄弟,有专有名词解释这种概念,叫生造词,生造词组的不好的例子很多。
不,你所指的生造词是临时创造的词语,比如说京紫,就可以说是一个生造词。
我说的私人用语是作者赋予了词语全新的意义,这个意义是并非大众所统一和通用的。就好像诗人在诗中写红未必是红,写朱未必要说赤。
有些诗是诗人写出来给自己看的,所以本身出发点上就不需要读者能读懂。但是这并不阻碍读者读这些私人化的诗的时候感觉到美,哪怕根本读不懂作者想说什么,只能自己yy。
当然,像我说过的,这更多的是我的一种错觉,京紫做出来肯定不是为了让你看不懂的。我的错觉是里面或者有可能有一些只是staff私人化的表现,对自己的创作。而这种本身可能就没可能被观众看懂的私人化表现,在观众来说可能就会产生千奇百怪的开放性解读。
#4 - 2018-1-11 23:29
(Anime is a gag, and so are its dilettantes.)
先说一个应该是你没留神看错的。
又是一转,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个路人甲居然叫出了主人公的实际身份。
于是后面介绍代写的服务类型的时候又把这个问题给平淡化了,自动手记人偶?敢情这公司里的员工很多都是人造人?
这个世界观下“自动手记人偶”=打字机,女主并不是人造人,兵器也只不过是一种军队里的调侃罢了。我看见女主需要卧床休息,需要吃饭的时候就有点怀疑这事了,片尾应该说是点明了这点。

其他几点,感觉不看后续剧情实在是没有基础说好与不好。比如第一点,你说插入“刻意道破玄机的台词”,但是同理如果像你说的来个无声胜有声,一样会有人说什么都不说故弄玄虚。实际上我有印象现在就有人表达过这个观点,说小细节小动作太多,但是通篇在自嗨不向观众解释在说什么。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来说,到底是应该无声胜有声还是应该可以道破玄机,在不看后面的剧情的情况下,就认为通晓整部剧情的STAFF在这里的选择有问题,这种论断肯定是缺乏基础的。其余的点也一样。在这方面要区分不合我意和作品本身有问题的区别。否则就会出现类似在无厘头里面找逻辑,在架空里面找真实的本末倒置的思考方法。

然后像你说的,不看广告看疗效。现在京紫的画面就是让更多得人高潮,让少部分人看见别人高潮得自己都不舒服。我觉得这种强大的疗效已经很说明问题了,没必要再去质疑这个画面到底如何,哪怕它的患者主要是京都粉丝团。
#4-1 - 2018-1-12 00:34
宴夜曲
在没有看过原作的情况下,作者是如何设计世界观与技能树的,这点无从得知,谁说人造人不可以吃饭休息?如果这个作品里有呢?所以,我最多是根据动画里表现的内容,结合自己查阅获得的原作信息做一些评价。

打字机被更名为“自动手记人偶”?这名字起的误导性太强,而且不像是给打字机这种外形的机器起的名字。

在没有通读全文之前就对某一片段下结论,这的确是阅读文章的大忌,但我写的是即时评论,看到哪里写到哪里,就像读书笔记一样,而且,一本书通读一遍的耗时可比紫罗兰永恒花园的14集×7天的时间跨度短多了。

然后就事论事,制作人没有把剧情基础先摆出来,这确实不应该,他们是给别人讲一个没听过的故事,而不是讲一个只有自己人明白其中缘由的故事,这种需要一定相关剧作知识基础才能切实感同身受的片段不应该放在基础之前(除非制作人本就打算做一个顺序乱套的动画,但很明显它不是,至少现在不是)。

而且吧,开头那个片段谁都看得出来是睹物思人,但主人公反复强调她在“思”谁,就像是担心观众看不懂她在做什么,所以我才觉得有刻意强调的成分,按照常理分析,你在片头安排几个女主角和她的直属长官的生死离别的静止帧剪辑做铺垫,弄暗点渲染一下,不就可以省去这些罗嗦的台词了?
当然,如果女主角性格如此,我们也不能这样设计内容,但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呀?精明的招数如果没有,来个最笨的招数,把这段内容改成回忆,以后找个合适的时间点插进去,还能顺带寄托一下主人公对直属长官的思念,或者干脆删掉这段内容,总比现在这样缺乏铺垫来的强。

我不是很明白你所说的“高潮”是何意,不过人物线条确实乱糟糟的(这是基于画质来说,这部动画的画工大家有目共睹,我觉得没有必要强调)

PS:你不会以为我不会往下更新观后感了吧?如果后面有解惑作用的剧情,我会写上去的。
#4-2 - 2018-1-12 06:36
Grigor
宴夜曲 说: 在没有看过原作的情况下,作者是如何设计世界观与技能树的,这点无从得知,谁说人造人不可以吃饭休息?如果这个作品里有呢?所以,我最多是根据动画里表现的内容,结合自己查阅获得的原作信息做一些评价。

打字机...
目前看来,女主这样的“人偶”的设定,在现实或者在观众的观看经验中找不到参考点。我更希望解释清楚之后再给她更多的与其他角色的直接互动,她不寻常的举动背后是怎样的机理。

她是个人类,是个军人,会敬礼,会打招呼,会给别人倒茶。现在给我的感觉只是一个不擅长与人互动的少女而已。她有多“人偶”?以后会加以表现吗?

如果一切说明白了,给人的感觉大概是一个再寻思爱的少女。玄机一下子就被道破了,大概是导演故意给的雾里看云的感觉把,嗯。
#4-3 - 2018-1-12 08:53
川水
Grigor 说: 目前看来,女主这样的“人偶”的设定,在现实或者在观众的观看经验中找不到参考点。我更希望解释清楚之后再给她更多的与其他角色的直接互动,她不寻常的举动背后是怎样的机理。

她是个人类,是个军人,会敬礼,会...
我觉得其实是一部表达战争的作品。女主并不是跟常人在情感或者本性上有什么不同,只是战争和军旅生活磨灭了她的认知。她跟别人一样都在战争的火焰中燃烧,受到了伤害,并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只是别人经历过正常的生活,而她从未理解自己身上的火焰,自己心中的感情到底是什么,这就侧面反映出了战争的残酷。
当然我没看过原作,不知道主旨之中是不是有这个思想,如果有的话这个作品立意还是不错的。
#4-4 - 2018-1-12 09:01
川水
宴夜曲 说: 在没有看过原作的情况下,作者是如何设计世界观与技能树的,这点无从得知,谁说人造人不可以吃饭休息?如果这个作品里有呢?所以,我最多是根据动画里表现的内容,结合自己查阅获得的原作信息做一些评价。

打字机...
人偶很明显是故意误导的吧?正是通过这种误导的借贷的手法,更好地向观众表达战争对人的摧残。
你提到的一些不满的地方,还是那句话,不知道后续发展的时候没法说清楚现在这么设计到底是好是坏,是否有所深意。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只能做质疑,不能做提异,这是我觉得你操之过急的地方。
至于高潮嘛……b站底下的评论任君观摩。
#4-5 - 2018-1-12 09:45
Grigor
川水 说: 我觉得其实是一部表达战争的作品。女主并不是跟常人在情感或者本性上有什么不同,只是战争和军旅生活磨灭了她的认知。她跟别人一样都在战争的火焰中燃烧,受到了伤害,并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只是别人经历过正常的生...
说到战争的话,女主不是“战斗机器”这样的设定的吗。如果要衬托她在战争中受到创伤的不同,我倒是想看到她在病床上醒来后,周围的普通军人的PTSD和她的对比。。。这样观众马上就能知道她的“火焰”和别的军人不同

目前给我的感觉是,她的执念方向是那个爱人的,和一般军人受到的战争创伤,更像是失去亲人的平民。战争的残酷在这里太容易被其他的毁灭性的外力替换了。

“战斗机器”的设定在配上那对应对战斗柔韧有余,那个画面加上背后的台词,“战争的残酷”显得不是重点了。可能只是她的军旅生活,和受到的教育塑造的个性吧。

所以还是回到,由于叙述的方向、篇幅和节奏原因,观众(我)暂时感觉不到这个角色的血肉所在。还没和观众建立共鸣的话,这么快给出线索不清晰的主角的内心目标,“可信度”也大打折扣。

原作的话我也没看过,但是根据别人的评价来看,是比动画更有条理,节奏更合适。
#4-6 - 2018-1-12 10:23
川水
Grigor 说: 说到战争的话,女主不是“战斗机器”这样的设定的吗。如果要衬托她在战争中受到创伤的不同,我倒是想看到她在病床上醒来后,周围的普通军人的PTSD和她的对比。。。这样观众马上就能知道她的“火焰”和别的军人不...
我觉得不是这么设定和展开的,女主和其他人并无不同。看后面展开吧,现在没法说。
#4-7 - 2018-1-12 11:32
Grigor
川水 说: 我觉得不是这么设定和展开的,女主和其他人并无不同。看后面展开吧,现在没法说。
也对。。。完全无视第一集的的地位也是可以的。。。
#4-8 - 2018-1-12 12:09
宴夜曲
川水 说: 人偶很明显是故意误导的吧?正是通过这种误导的借贷的手法,更好地向观众表达战争对人的摧残。
你提到的一些不满的地方,还是那句话,不知道后续发展的时候没法说清楚现在这么设计到底是好是坏,是否有所深意。这种...
好吧,各抒己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