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10 22:03 /
  作为ACG届三角恋题材的GOAT,白2拥有着极为大而广泛的名气,在整个宅圈里都赫赫有名,甚至能够号称所谓“白学”。这是绝大多数黄油都不可能做到的一点。究其原因,除了作品本身水准过硬之外,我个人认为,其本身主题可供理解的多元化也是重要原因之一。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也好,你的屁股决定你的立场也罢,对于白2里的三位主要角色,不同的人有很大概率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观点之间往往会产生极大的矛盾和冲突,甚至各种站队立党都出现了,之前在某站看白2的动画时弹幕区往往有着极为尖锐的针锋相对,互怼情况可以说是相当普遍,光是这一点,丸户老贼的水平就已然尽显无疑,ACG届的剧本家能做到这一点的并不多,到白2这种程度的更为罕见。
   就我个人而言,对白2感受最深的,其实不尽是三人之间的感情纠纷,更多的是春希在与雪莱结婚后,男主在雪莱和冬马之间的摇摆和抉择。所以各位请原谅我无视白2后篇出场的除雪莱和冬马之外的女性角色(虽然觉得也没什么人会看我这篇玩意儿),因为到现在我基本对其他人物无甚印象,感觉都挺尴尬的,毕竟当时我一股脑儿就只想着雪莱和冬马的戏份,基本无视了其他角色(除了千晶),但又没有动力去再补一遍就是了······
    言归正传,在零零碎碎的地方我看过不少评论“力挺”冬马的,其中不少人的理由是“明明冬马什么都是最先的,怎么就被抢走了呢?”。额,这个,最先又如何,各位也不见得是在降生时那场赛跑中最先起跑的吧····所以我并不纠结于这一点,当时我的想法是都走到这一步了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但颇令我掉眼镜的是,男主很认同他们,相当纠结于这一点·····程度或大或小,这个小细节也为他摇摆不定的心又加了一阵息吹暴风。
     但这点也好,其他细节也罢,我个人觉得,男主对冬马的骚动,其实具有相当大的必然性。
     毕竟,春希对冬马 从来就没释怀过
     哎呀,粗体真有趣。
     张晓风在某篇随笔中说,“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漠然”,这一点也可以从《呼啸山庄》希斯克利夫那里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春希既做不到恨,也做不到漠然,反而在我眼里他一直在努力去做的倒是极力克制住自己不去爱,这也真是有够神奇的。按张爱玲的话说,冬马妥妥的就是春希心里的白月光啊,那雪莱是啥?蚊子血?到后面春希与雪莱再见的时候我情不自禁的点开了Eason的《红玫瑰》辅佐食用,简直绝配。可惜白2没有一开始就与冬马在一起的线不然我还可以点开《白玫瑰》精分一把呢,真是够了······
      没错,这就是我打开白2的方式。前面也许不知所云,这里我稍加概括一下。在我眼里,雪莱这个角色,代表着一种世上普遍存在的在刺激性上也许有着瑕疵,但大致上平稳幸福的生活。它也许来路无序,也许温吞少味,但却一定秩序井然。而冬马,则代表着某种对人生中理想和刺激的境界的追求,而若追求此道,绝大多数人都难以忍受普世价值观对其自我的摧残和折磨,而少部分超脱其中的人,也依然要舍弃某些在其他意义上比他所追求的远为宝贵的事物。而白2在本人心中最大的魅力,就在于对雪莱和冬马这两位角色的塑造,给人以浓浓的无休无止的déjà vu,让人不由自主的代入其中。我见过有人提出冬马这个角色“太过缺乏现实性”,但私人认为这就是丸户想要达到的效果。与冬马再度相遇时,不管怎么说春希也在社会的大酱缸里浸染了好几年,其个性多少与年轻时有着差别。但冬马呢?其极为特殊的客观环境,造就了她这个极为特殊的存在。你敢信,一个巡游世界名满全球的音乐家依然对高中时某段中途夭折的感情几乎念念不忘,并且多年后再见几乎抑制不住的就要对那个如今面貌依稀的男人投怀送抱?你敢信,一个在社会里滚爬多年的人那年轻时别扭无比的性格竟然能够完好无损的保留到现在?你敢信,在一个许多人都当了妈的年纪,一个女人能够始终纯真如一,并且某种意义上就等于为某位17,8岁时错过的旧爱守身如玉?(好吧你非要说开苞那次的话我也没辙··)
      所以说我从不鄙视春希,他渣,毫无疑问,但首先,春希对自己的渣多少心知肚明,同样的也多少有些个自我克制。而最重要的是,各位原谅我,遇上这么一位世纪罕见的人物,我的心思也得抖上三抖再说,不至于背叛,但绝不可能如柳下惠般无动于衷。因为冬马实在是太梦幻了,粗俗点说,像是假的或是动漫里的角色(事实上不就是么)。但丸户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其他所有的角色他都写出了ACG作品中极为罕见的现实性(典型代表就是雪莱),所以冬马的动漫属性反而耀眼到我无法直视,仿佛看多两眼连魂都会被勾走似的。
       正因为如此,白2对我来说是十分虐的。是那种纠结的虐。我觉得白2的主题多少有点作家毛姆《月亮与六便士》中的那点意思。毕竟上纲上线的说,爱情观也是人生观的重要组成部分嘛。白2多少对我的爱情观有着一定的触动吧,不过实话实说,不算很大。白2总体水准是高,但由于它踏入了绝大多数ACG都不会且不敢踏入的社会领域,其描写的深刻程度转瞬间就会被其他大师创作的同类型题材压制,别的不说,就说白2前传,我多多少少看出有村上《挪威的森林》的影子在里边儿,不是说日常像,而是指象征意义上冬马和直子有着较多的相似点,并且最后结局都是类似的,直子的自杀强迫渡边回归了现实,冬马的离开强迫春希离开了冬马的世界,传达出了相似的观点和意味,毕竟这两位身上都带有某种超脱现实的性质,而春希和渡边都是被其吸引的普通人,踏不进去的,因为压根儿就没法理解,所以渡边选择了绿子,而春希选择了雪莱。也许你会说,这也并没有雷同的太多吧?诚哉斯言,但关键在于,不用一模一样,只要表达出的主题接近,就会产生比较。而白2前篇,说真的,不管是跟挪森亦或是红白玫瑰亦或是围城前半篇比水准都是有明显差距的,我知道很多人其实在白2前篇就已经难受的悲伤逆流成河,但我说真话不怕被打前篇我看的其实真的有点尴尬症啊!尽管我知道现实里很多人也是这么傻傻谈恋爱的(笑)。至于后篇,只能这么说,真的不够深刻,世界不是真的爱情大过天的,不然你就别让主角活动的范围走出学校,后篇大学那里就已经有一定违和感了,最精彩的部分更是让我屡屡有出戏的感觉。社会上爱情与婚姻完全就是两码事,既然老贼想要深刻用了这招,就得写好,当然我觉得还是差了那么回事儿,毕竟你已经不能与宅圈里的其它作品比较了,譬如说你见过有几部ACG届作品对女方泰山(敢)有过比较现实一点的描写的?白2就有对雪莱家庭的描写,并且没有太多的违和感,已然是宅圈里极为难得的情况了,但和《傲慢与偏见》里的本内特一家的描写相比相差的程度完全就是麦蒂和阿里扎的差距啊,更别提冬马家那位故事俗套到我愣了四分之三秒的便宜老妈了·····我这到处瞎比较的坏习惯真的也该改改·····
       倘若拿枪指我头上非要我站队的话,想来各位也猜到我会站冬马,毕竟这货的稀有属性太浓了,而雪莱的魅力与其相比实在太过平凡。不过我不背出轨的锅,不管怎么说冬马TE都是不符合社会基本道德的,并且程度极大的相悖于普世三观,我也不是斯特里克兰或者李叔同大师,只是个正常人,心没这么绝。不过装帅的说,打从一开始我就不会喜欢雪莱,相反,哪怕失败的可能性极大,我也会追求冬马(这好像不是标准意义上的站队喔)。喜欢就追嘛,干嘛要将就?该甩就甩嘛,干嘛要犹豫?春希渣就渣在这点上,当初优柔寡断错失真爱,将就后却又难舍旧情,说到底就是既缺乏魄力,又缺乏责任心。当然换我来也是会哭天抢地就是了,但决定是终究要做出的,这点就连神田空太都做的比春希要男人,对春希的渣我表示理解但绝不认同。
        当然,即使按我的意思去理解,也许还会有人质疑站冬马,认为放着俯身可拾的毛爷爷不捡却去追求朦胧的月光是很不切实际的(毕竟很难判断月光是否真的有情)。那我也不会去争辩,毕竟开头都说了观点多元嘛。不过我仍会装逼似的引《月亮与六便士》中的一句话来十分欠揍的作答:
         “for who am I to argue with a knight?”
         (总感觉我的游戏打开方式有误,算了)
Tags: 游戏
#1 - 2018-2-12 09:40
(Anime is a gag, and so are its dilettantes.)
东马并不梦幻。
错的就是北原。
#1-1 - 2018-2-12 18:07
段云誉
“梦幻”这个词也许不太恰当,不过仁者见仁,个人看法罢了。
反正我个人就感觉冬马这个角色跟其他人画风都不太一样的样子,现实里这种性格经历家世的女孩,怕是不可能有的,所以跟雪莱这种其实还蛮常见的中上家庭普通漂亮的女孩比,还是比较“梦幻”的,我是这个意思
至于锅当然是春希来背(笑)
#1-2 - 2018-2-12 22:07
川水
段云誉 说: “梦幻”这个词也许不太恰当,不过仁者见仁,个人看法罢了。
反正我个人就感觉冬马这个角色跟其他人画风都不太一样的样子,现实里这种性格经历家世的女孩,怕是不可能有的,所以跟雪莱这种其实还蛮常见的中上家庭普...
东马=二次元老婆
雪菜=三次元女神
检验男人宅症,百试百灵。
#1-3 - 2018-2-12 22:52
段云誉
川水 说: 东马=二次元老婆
雪菜=三次元女神
检验男人宅症,百试百灵。
蛮有道理的(笑),不过如果单论角色性格其实两人我都没什么特别的好感,如果非要代入成现实人物的话。我的意思是,我理解白2时私人赋予了雪莱冬马两人物以某种象征意义,到后来貌似都拔高到人生观的程度上了,蛮扯的,不过这样理解的话,相比雪莱我更倾向于冬马,如是而已。
事实上这两人的性格我都觉得不算很讨喜,冬马就是典型的动漫性别扭,而雪莱……这么说来似乎蛮契合现实所谓“女神”标配的,不过性格太不突出了,除唱歌外感觉没什么明显或特别的个人喜好(如果是对流行乐或古典乐痴迷的话另当别论但雪莱只是单纯喜欢唱并且结婚后基本忘了这个设定,这甚至不成其为一种性格),偏偏心理描写又很写实导致不看脸的话人本身稍显无趣的境地,而我这宅症病入膏肓的人难免更喜欢起码要有一个部分性格特点鲜明的人,不管男女都是,这点怕是得宅上半辈子喽~~
#1-4 - 2018-2-12 23:08
川水
段云誉 说: 蛮有道理的(笑),不过如果单论角色性格其实两人我都没什么特别的好感,如果非要代入成现实人物的话。我的意思是,我理解白2时私人赋予了雪莱冬马两人物以某种象征意义,到后来貌似都拔高到人生观的程度上了,蛮扯...
这5年下来,雪菜在旁白描述中被描绘的越来越妖艳,但实际上人物主动散发出的存在感却越来越单薄,这在我看来其实是故意为之。其目的更多的是为了配合北原,就好像千晶扮演一个需要的角色接近北原身边一样。拴住北原的一半是雪菜的肉体,一半是留下的负罪感。这份负罪感是两者之间最强的羁绊,难以被任何人斩断,所以维持这份负罪感同样很重要。雪菜在不高兴的时候通过不见面这种看似愚蠢给别的女人机会的手法来发泄,其实是直击北原的软肋,因为这会进一步加强他的负罪感。从行动来说雪菜吊胃口是多过于正面攻陷,毕竟没那个必要而且第一次主动比拼魅力的下场并不太好。这个角色仔细去考虑的话,其实跟东马一样的鲜明,只不过她不会像东马那样全都孩子般的表现在最表面,而是像个正常的三次元人一样悲伤的时候也会微笑。
#1-5 - 2018-2-12 23:33
段云誉
川水 说: 这5年下来,雪菜在旁白描述中被描绘的越来越妖艳,但实际上人物主动散发出的存在感却越来越单薄,这在我看来其实是故意为之。其目的更多的是为了配合北原,就好像千晶扮演一个需要的角色接近北原身边一样。拴住北原...
雪莱在心理上一方面利用冬马的性格弱点提前下手获得恋爱先机,以及利用春希负罪感及其优柔寡断的性格来稳固婚姻不是什么难以发觉的事。但我个人觉得,正如冬马动漫性质的孩子脾气别扭的相当鲜明,雪莱的现实性也是体现的淋漓尽致的,我并没有说这个角色性格不鲜明,我的意思是,无趣,心理战像TVB六点半剧场似得,但谁这么干都不出奇,这种行为的性格覆盖面太广了。白2对雪莱性格的塑造个人感觉没有包括太多的独特性,换做许多性格类似的人都有可能会这么做出类似的事,而雪莱又不出意料的选择了不出意料的一种方式,其实是蛮无聊的。而相对来说没有这么干却干脆选择哑巴吞黄连退出但又心怀小怨气对此念念不忘的冬马反倒是在现实中鲜少会有人做出的类型,独吃亏嘛,所以冬马相对特殊,这种别扭的性格虽然不讨喜却让人印象深刻。而雪莱若抛却了跟春希冬马之间的事她会剩下什么特别的印象?爱唱歌多小心思?常见了点,她跟春希个人感觉性格上鲜少有交汇之处,倘若没有往事栓着这段婚姻反而倒是潜藏着危机,这才是真正生活缺少刺激,所以不若说冬马对雪莱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只要她不再出现的话。而这一切,自然变动不了她本身性格虽鲜明,但没什么特点的属性。所以这个角色本身我是没什么特别感觉的,不过其实我已经说了,不过是就我个人赋予她的象征意义上我倾向于选择冬马的象征意义,并没有说这个角色魅力不比冬马的意思。
#1-6 - 2018-2-12 23:44
川水
段云誉 说: 雪莱在心理上一方面利用冬马的性格弱点提前下手获得恋爱先机,以及利用春希负罪感及其优柔寡断的性格来稳固婚姻不是什么难以发觉的事。但我个人觉得,正如冬马动漫性质的孩子脾气别扭的相当鲜明,雪莱的现实性是体现...
有趣还是很有趣的吧,至少我就没见过别的女性角色能做到男朋友在外面偷吃回来以后道个歉就当没事了,而且不是一次,是一而再再而三。并且这份原谅不仅仅是单纯的善良,而是在善良的背后同样包含着深深的算计和理解。如果东马是超脱于现实的角色,那么雪菜就是在溶于现实却又不可能真正存在于现实之中的角色。所以我觉得这个角色的设定其实是非常值得一提的。
#1-7 - 2018-2-13 00:00
段云誉
川水 说: 有趣还是很有趣的吧,至少我就没见过别的女性角色能做到男朋友在外面偷吃回来以后道个歉就当没事了,而且不是一次,是一而再再而三。并且这份原谅不仅仅是单纯的善良,而是在善良的背后同样包含着深深的算计和理解。...
倒也是,不过我倒从来没觉得雪莱原谅春希是因为善良,完全是因为她斟酌损益之后作出判断这样反而于己不利所以才姑且退避一步再作对策,谁料得真翻车了呢·····这么说来雪莱耗尽心血但真正敌过冬马的线却是最少的,也颇值得玩味。
不过嘛,额,这种桥段我其实见过不少,因为ACG里本来就很少有正儿八经的用现实点的笔法描写男女感情的所以雪莱行为之罕见倒是事实,但说真的哪怕在现实中我都见过类似的桥段,这种原谅是为了栓的更紧的手法,举个NBA的例子基里连科妻子允许他一年出轨一次,完事后可以当没发生过,但要吱一声。这其实应该是基里连科一次出轨后定的法章,但他自称定了这玩意儿后“从来就没使用过”,看得出来还是蛮有效的····至于中学那会儿时那些体育生们的爱恨情仇各种心理手段耍的是颇为刷新了我的知识界面,至于虚拟作品中,别的不说我觉得《白夜行》里的唐泽雪穗就是利用此间手段的高手,所以雪莱用这些手段我真的是各种联想都冒出来了,搞得对这个人物形象莫名的熟悉,但除此之外又没别的特点,结果我对雪莱的看法就固化了。现在想想,其实客观来说,雪莱的设定还是蛮特别的吧,起码在主旨上(鄙人理解的那个)塑造的是相当成功的。不过感觉依然难有就是了·····
但说真的,和冬马比,雪莱就是太过现实了,相衬之下冬马的特性才显得尤为罕见。在现实我觉得真心没有像冬马这样的人,17,8岁时也就罢了,后篇那个时候还这性格,在冬马的位置上社会是不可能容许的,老贼应该也想到了这点,但补救方式实在是太水了,冬马那便宜老妈的破事儿真的太假·····
#1-8 - 2018-2-13 00:27
川水
段云誉 说: 倒也是,不过我倒从来没觉得雪莱原谅春希是因为善良,完全是因为她斟酌损益之后作出判断这样反而于己不利所以才姑且退避一步再作对策,谁料得真翻车了呢·····这么说来雪莱耗尽心血但真正敌过冬马的线却是最少的...
雪菜肯定是善良的,这是设定而且不善良的话故事就变得很奇怪了,所以还是善良好。当然,肯定不仅仅是善良。不纯粹的善良是还算善良吗,这种真善和伪善的问题就不提了。现实到了极致反而不真实,跟不现实也就变成一回事了。
至于东马,人长得漂亮又有才华大概就是可以这么任性吧。
#1-9 - 2018-2-13 00:56
段云誉
川水 说: 雪菜肯定是善良的,这是设定而且不善良的话故事就变得很奇怪了,所以还是善良好。当然,肯定不仅仅是善良。不纯粹的善良是还算善良吗,这种真善和伪善的问题就不提了。现实到了极致反而不真实,跟不现实也就变成一回...
说雪莱善良大抵不错,因为终究算计不过是种用的不多的手段,程度也浅,目的也不算坏,本人似乎也挺为此纠结,更像是下意识做出的行为吧,深究这种是否为善就太钻牛角尖了,毕竟善良的概念相当模糊。
至于雪莱现实到极致反不真实也就等同于不现实,其实她本来就是个虚拟角色,不管多真终究都是个虚拟角色,是虚假的肯定没跑儿,关键不在于其本身,关键在于对比,所以我才说跟冬马这种奇葩同为主角雪莱肯定就是现实的那一个,反差还特大。
至于冬马,才华是保护不了她的,容貌更不成。白2里冬马并不是天赋压倒一切的类型,她天赋异禀,但那是跟普通人比,在艺术世界里冬马的水准不足以让她这样的性格保留生存,瞧她那样儿,这性子一个人能在社会里活的这么轻松滋润还有闲情挂念春希我是真不信的,但由于她老妈罩着,还真就成了,虽然情节俗套,但由于白2描写趋于写实所以这种俗套给人的感觉反而更加激烈,简言之,充分让人意识到冬马这人物有多特么罕见,她的魅力和意义就是来源于此,个人感觉,冬马是非得要罕见难得刺激不可的,这更像是主题需要。
#1-10 - 2018-2-13 08:16
川水
段云誉 说: 说雪莱善良大抵不错,因为终究算计不过是种用的不多的手段,程度也浅,目的也不算坏,本人似乎也挺为此纠结,更像是下意识做出的行为吧,深究这种是否为善就太钻牛角尖了,毕竟善良的概念相当模糊。
至于雪莱现实到...
我倒是觉得,现实生活中你有东马那张脸,或者她那份才能,活下去就问题不大,要嘛有男人养,要嘛有经纪人养。这类人也有,和雪菜一样,但不会被极限到剧中的程度。东马在cc真正崩盘的原因是北原春希以及突如其来的母亲病重,是先崩溃了社交和性子的问题才暴露,而不是性子问题让她的生活崩溃了。东马的性格没什么问题,她不需要很多常人认为的必须的社会依靠,自己一直过得挺好的。离开日本之前挺好,回日本之前挺好,再次离开日本之后也挺好。
#1-11 - 2018-2-13 11:15
段云誉
川水 说: 我倒是觉得,现实生活中你有东马那张脸,或者她那份才能,活下去就问题不大,要嘛有男人养,要嘛有经纪人养。这类人也有,和雪菜一样,但不会被极限到剧中的程度。东马在cc真正崩盘的原因是北原春希以及突如其来的...
冬马想要活着当然不成问题,她可以活的比绝大多数人轻松,当问题在于如何以她在白2这种性子活着,抑或说,一直保持着春希昔日对她的印象的样子活着。诚哉斯言,冬马一直活的挺好,但这是在有她老妈替她几乎打点了一切的前提下的,她只需要偶尔参与表演(还心不甘情不愿的)及保持练习即可完成自己的任务,然后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但打个比方,演出你不用提前跟人安排?收入你不用交税?出国你不用安排行程?杂志访谈你不用安排时间?而这些全都是需要跟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沟通的,哪怕是全部甩给经纪人(通用手法)你就不怕被骗的内裤都不剩?就没有人跟你说三道四?这些情况都需要去处理,而人通常就是在处理这些社会事务的过程中变的成熟的,有钱是可以很轻松,但正是因为有钱你必须懂得社会上的规则,你可以事务全甩给经纪人,但就冬马那样子妥妥的被骗的比王宝强还惨,而如果冬马长聪明了她也就世俗化了,而但凡现实点的人肯定会放下跟春希的事跟他人另启恋情。但白2不存在这问题,因为冬马有个比她牛逼的老妈,社会名流,全球闻名的大音乐家,亲人不会骗,老妈干一切,所以冬马老妈一要挂冬马生活就崩了,然后又托给春希,我估摸着冬马老妈的意思是如果你不照料她这孩子绝对会死的很惨的你能帮帮我吗这个刘备托孤式的模式。换言之不依靠别人为她处理社会事务,冬马不会活下去,没错,她不会活不下去,她会活的相当不错,但到时候她就不是那个冬马,说白了,到时候她就不会那么不成熟,她这个位置的人,本来就应该比春希雪莱他们要成熟,但由于她那稀有老妈的原因,她那别扭的性子才能奇迹般保留到二十五六的年纪,注意,是二十五六的年纪,在当代,一个著名音乐家,这种性格特点,这种才华长相,这种单纯心思,这种家庭背景,这种奇葩经历,我个人感觉罕见到不可能有,尤其是性格,太不成熟了,怎么能够这么不成熟呢?但正因为冬马不成熟才显得时间的痕迹不明显,但时间的流逝是客观的,所以个人感觉一直没怎么变成熟的冬马反倒是对春希最大的刺激,如果春希与冬马重逢时冬马一身正装并且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亲密而不失距离的跟春希寒暄,就绝对不会有出轨这档子事,而这反而才应该是像冬马这样的人正常的成长轨迹,而冬马明显就科技树点歪了,这种情况对男人而言我私人感觉是有着特殊意义的,尤其对春希这种男人来说(笑)。冬马这种性格不是有问题,问题在于,这些性格对她这种社会地位的人来说几乎不可能长期保留,所以做到这点的冬马相当不现实,我是这样觉得的。
#1-12 - 2018-2-13 12:06
川水
段云誉 说: 冬马想要活着当然不成问题,她可以活的比绝大多数人轻松,当问题在于如何以她在白2这种性子活着,抑或说,一直保持着春希昔日对她的印象的样子活着。诚哉斯言,冬马一直活的挺好,但这是在有她老妈替她几乎打点了一...
但是从这点来说,北原和雪菜的时间一样是非常停滞的。人在成长过程中变得圆滑和成熟的本质在于妥协,这是一种无可奈何下去对环境的适应。而北原、雪菜、东马这三个人,除了互相的感情问题之外,剩下的事情基本上都能靠她们出场时就已经形成的生活惯性和生理特质正面解决一切问题。就算在浮气线的最后,东马独自一人在欧洲闯荡也还是只在心里想着春希的傲气东马,她解决问题的方法也不可能是开始察言观色温和待人。这就是天才与常人的不同。东马显得最特殊只是因为她的表面的表现跟一般常识比较远罢了,但是作为上帝视角的玩家来说,就像我前面说雪菜一样,这三个人其实都早就超出普通的范畴了。
#1-13 - 2018-2-13 13:59
段云誉
川水 说: 但是从这点来说,北原和雪菜的时间一样是非常停滞的。人在成长过程中变得圆滑和成熟的本质在于妥协,这是一种无可奈何下去对环境的适应。而北原、雪菜、东马这三个人,除了互相的感情问题之外,剩下的事情基本上都能...
嗯~难说。雪莱与春希处理问题的方法可以依靠固有性格是因为本来他俩就是普通人,思考回路正常的很,所以后来性格两人似乎都没有大改是因为他俩就没什么好改的,他们性格本身就能够适应社会,单说雪莱就是典型的不缺朋友的性格,但这不成其为超脱普通的理由,事实上他俩在现实中肯定有妥协,只是没什么必要一一写出来罢了(别的不说他俩不定了个多少天要见一次面的约定然后后篇一开头就为工作被打破了?有一必有二),这其实普通的很吧?
冬马,唉,这样话题又偏向“天才”这个定义上了,到底有才华和天才是不是一码事,到底天才是不是可以在现实所向披靡,到底天才是不是就可以特立独行,到底天才性子古怪是不是更容易被人接受,都很难说。我觉得麦蒂卡特在篮球上是够天才的,但最后成就反不如身体素质和篮球天赋相对一般的纳什。我觉得莫扎特音乐天赋完爆冬马不为过,但人家练的有多勤苦过的又有多痛苦跟冬马比简直天与地,冬马还有空玩萨克斯,参加高中演出,练琴随心所欲,但参加演出灵感一来照样技惊四座,我是没话说的。ACG界对艺术“天才”的定义基本都是一个套路,像椎名真白这种绘画天才跑去画漫画但拿起画笔来依然秒杀同行的套路层出不穷。反正我也不懂艺术,既然是这样设定的话,我也照样看就是了。只不过这样反而更好解释,冬马对雪莱而言就特殊在冬马是天才,而雪莱不是,这样设定上的差别反而更加无法逾越,更加坚实,只不过我不想这样理解罢了,我更愿意理解为春希对冬马的偏向更多是因为其性格的特殊,不然雪莱就单单输在天才这个设定上未免太那个了。
#2 - 2018-3-11 21:27
(人类永远都在互相鄙视)
那个,槽点有点多(我虽然是雪菜党但绝无恶意也不是来吵架的)吐槽一点,实事求是的说,冬马的设定比雪菜要平常许多,冬马除去包装的部分,只是性格夸张了点(5年毫无进步,我不认为心理的低龄化可以用家世或者才华之类的东西为之开脱),而雪菜这种表面寻常却复杂到让人难以直视的姑娘,才是现实中永远不可能存在的。
#2-1 - 2018-3-12 18:02
段云誉
我不是从人设方面来认识这两位的,单纯只是我本人对这两个角色代入了两种不同的价值观然后对剧情进行解读之后得出的感想,事实上我也觉得好像跟原来剧情扯得有些远,但我才疏浅薄,对日本文学中的物哀啊和歌啊价值取向啊我不甚知晓,也就只能这样偏西方式的理解了。兄台觉得槽点多是自然的,因为本来就古怪处多多····
     不过嘛·····我对雪莱和冬马都没什么特别的兴趣倾向,在我不觉得雪莱心里有多复杂的情况下,我觉得冬马要奇葩的多(我说的就是心理毫无长进这点相当奇迹,也为了这个跟上面那个兄台讨论了较多),这个个人观点当然是有失偏颇的,事实上我这样乱写才更像是来吵架的吧,我先提前把锅背好才行,个人观点胡乱说的别较真啊各位大神······
#3 - 2018-4-17 23:56
“直子从没爱过我”
#3-1 - 2018-4-18 18:17
段云誉
原话应该是直子连爱都没爱过我吧
  她的问题,我个人觉得是她所谓的时间已然停止在了木月死时18岁,生与死的界限变得模糊,从而一步步被拉到死那边去,简言之,直子一直爱着木月,但身体却接受了渡边,导致了她的精神而肉体的关系越来越若即若离,最后自杀是无可避免之事,用村上的话说,犹如伏尔加河流入大海般的宿命。也因此,渡边才在38,9岁时发出了直子从没爱过我的感慨(其实他有没爱过直子也是个问题)而渡边跟绿子的关系只是一个导火索(我觉得连这都算不上,毕竟小说里并没明说直子到底知不知晓)当然,小说的主题不尽是这点就是了
   兄台引这话是何用意呢?我只是觉得挪里的双人组的情况跟白里的颇有仿佛罢了,并不是一致,只是有那么点意思而已,其中意蕴是有点相似的,也有拿来做比较的意思啦
#3-2 - 2018-4-18 18:29
Yukino
段云誉 说: 原话应该是直子连爱都没爱过我吧
  她的问题,我个人觉得是她所谓的时间已然停止在了木月死时18岁,生与死的界限变得模糊,从而一步步被拉到死那边去,简言之,直子一直爱着木月,但身体却...
我觉得毫无相似之处啊。绿子和渡边是精神上完全合拍的,而春哥和雪菜只是世俗的情侣罢了,雪菜倒是像日本传统那样的一个好妻子。冬马也并不是如梦幻般遥不可及,也并不是春哥必须要摆脱的。
说到底,丸户和村上的气质完全不同,村上的美式风格并不太在意传统规范,而丸户处处拘泥于所谓“社会人”,视离婚和辞职如洪水猛兽。
要说有什么相似,仅限于一男两女的角色配置罢了。
#3-3 - 2018-4-22 16:34
段云誉
Yukino 说: 我觉得毫无相似之处啊。绿子和渡边是精神上完全合拍的,而春哥和雪菜只是世俗的情侣罢了,雪菜倒是像日本传统那样的一个好妻子。冬马也并不是如梦幻般遥不可及,也并不是春哥必须要摆脱的。
说到底,丸户和村上的气...
我觉得是有的,倒不是在风格上,风格上二者自然毫无相似之处,不然我也就不会比较了
   相似之处在于渡边与直子的关系和春希与冬马的关系,我说的是,相较于春希和渡边,直子和冬马都带有一定超脱现实的性质,且两人的时间都有相对停滞的现象出现。差别在于冬马的差距源头从来就只在才华上(二次元中的普通人与天才的常规差距描写),而直子的不正常要远为复杂的多,且男主都有因为这点而被吸引的成分,但两者又都是因为这个不同而被迫选择了相对现实那一边,并且都有对方的反推在里边(直子自杀,冬马出国)
   我提到挪,可没有认为这两者可以相提并论的意思,我想表达的是,丸户想要采取这种写法,但跟其他同题材的文学作品比起来感觉差了那么一点。同是三角恋君望就是着重于戏剧性这一点上,但丸户却用了倾向于现实的写法,效果就正如你所说的,相对显得世俗了,就我个人而言,故事按我那个方式理解才能够让我觉得读着有意思,不然这个半宅半不宅的故事我看着并不怎么有感觉,简言之,缺乏刺激,矫情的很,有着些许让我如同看韩剧般的胃疼和尴尬感。总的说来,我体会不到白2感情方面的虐点,只能感觉到价值观和理想观方面的纠结与挣扎,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顺带一提,绿子和渡边的精神完全合拍····我看过村上朝日堂的附录,总觉得绿子就是他夫人阳子的影子啊····而根据村上的游记,还挺难说这两人完全合拍来着····
#4 - 2018-7-5 23:09
(深空是我的居所,群星是我的归宿。)
看了楼主这一大堆和名著的横向比较我才猛然发觉,我不太喜欢IC和CODA的原因好像也是在不知不觉中把它们拿来和别的小说做比较了。本来心里只是把它当作黄油的但却自然提升评价标准了233。后期所谓进入社会的矛盾冲突确实让人感觉这社会环境太友好了,只能说老妈nb。
#4-1 - 2018-7-6 00:26
段云誉
这……也没办法吧,gal本身就是剧本文字方面占绝对主导的特殊游戏品种,说是文学作品其实也并无不可,很多时候gal我都是当配了音乐和图画的戏剧剧本来看的,因此,下意识跟看过的小说比较根本忍不住啊
而个中差别,就是网络小说言情小说推理小说优秀小说世界名著这种区别吧……白2给我的感觉,额,像是《告白》?
不过冬马她老妈的违和度……顶的上《告白》所有站不住角色行为的违和度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