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12 03:15 /
中国人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开窗了。没有更激烈的主张,他们总连平和的改革也不肯行
《声之形》这部片,只有电影本身是不够完美的
需要配合上豆瓣这篇影评才行《声之形》观后感:来自健全者的傲慢之作

【政治正确】

「为什么日漫老是用亚洲人的面孔,这一点也不政确」

「英语什么的……不是已经在说了吗」
「难道全世界只讲英语吗」
「白人和黑人的通用语言……不就是英语吗」
「不行,总之只有英语是不够的」

「日语什么的……不是也在说了么」

小刚与小明在看声之形
1.听障
「声之形这部片就是来自健全人士的傲慢,现在且让我来逐一细数它的罪数」
「西宫都在健全人的学校受到欺负了,为何不去聋哑学校?身边都是一样的人不就不会受欺负了吗?原因在于妈妈。没错,妈妈希望女儿能像常人一样长大,这体现的是母爱。但是西宫的性格过于懦弱,妈妈这种对女儿的严格要求却是害了她」
「丢了8个助听器西宫妈妈才终于发觉这样下去不行,这才出动来学校,助听器很贵一个上千块钱,搞这种设定是硬伤,制作组不懂听障人士」
「西宫的助听器被男主拽,流了很多血,看上去很夸张,吓吓不知情的观众还行,但其实助听器是不管怎么拽都不至于流这么多血的。粗暴地拔掉助听器会发生啸叫导致耳鸣,但是片里也没有表现,搞这种设定是硬伤,制作组不懂听障人士」
「当西宫果断地跳进河里去捡笔记本,她的助听器应该已经因为进水而坏掉了,然而片里却没有体现,搞这种设定是细节上的毛病,制作组不懂听障人士」

「西宫和朋友一起去坐过山车,助听器是很轻的,不适宜玩过山车,搞这种设定是细节上的毛病,制作组不懂听障人士」
「声之形作为一部听障题材的电影,在日本上映的第一周,竟然没有配字幕。第二周配了字幕,但只有每天一场,固定同一时间。制作组的理由是无字幕版是给听力健全人看的,让他们体会到看不懂手语的难受,从而换位思考,理由很妙。但问题是,另一方面,听障人士看不到字幕的话,又怎么能理解电影在说什么呢。这是硬伤,制作组什么也不懂」
「此外,为什么明明以听障者为女主,走的却是健全者男主的视角?听障者才是要受到关注的啊,挂羊头卖狗肉,制作组什么也不懂」
「你不必这么严格要求吧,我看完以后倒是觉得很感动呢。现在我才幡然醒悟以前的行为对别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现在我只想联系他们赎罪」
「你喜欢就好,电影票只是卖给欺凌者的赎罪券罢了」

2.婊子们

「哇,这车,哇,这腿!我TM社保」
「请你不要在电影院里脱裤子。真是精虫上脑,难道你就看不出她就是一个婊子吗」
「别这样骂人家啦,而且她不也是你的同胞吗」
「我站在女性主义的立场却还要骂她,其实我自己的心里也有点小难受,但她确实令人讨厌」
「诶——我觉得植野只是耿直而已,是真性情啊」
「你根本就是在用下体思考,请马上停止你无脑护婊的行为,我骂你,我也是真性情」


「抱歉,其实我也是有脑子的,请听我的分析。西宫的设定只是听障而已,她可以戴助听器,那么理论上来说,她还是可以进行口头交流的,即使这个交流不那么顺利,但是她却硬是要用笔记本和手语交流。原因是西宫自卑,怕自己说话太难听吓到别人。但这个行为是多重价值的,要求别人用笔记本和手语,按照日本人那套理论,也同样是麻烦到别人了」

「说真的,自卑只要一下下就够了。一整部剧下来,西宫都是一种不断向他人道歉并责怪自己的态度,根本就是被制作组设定成了驱动剧情的大型道具人,这是在物化女性,我真的觉得西宫这种样子很可怜」

「不管是遇上什么事都拿对不起当借口,这和不愿意努力又有什么区别」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看,这是在西宫转到石田的学校之前,她的头上就有叶子了,说明她在不同的学校也是受到人欺负的。她更应该在自己的身上找原因」

「老师在讲课,你左右看什么呢,注意到你的人不正是植野吗」

「一次两次递本子就够了,但是请你记住,到头来容忍你的人不正是植野吗」

「到底是第几回了,要别人来提醒你读到哪了,你难道是聋子吗,植野的定位都快转型成圣母了」


「人贱自有天收,你做的一切石田自然是看在眼里的」

「你说的不错,但是如此一来,植野就是看出了「西宫性格的无可救药」的人,所以主动用激将法欺负西宫,逼她反抗,甚至在西宫跳楼连累石田后,植野连不作为的妈妈和女儿都要打」

「那就让我们来翻旧账,来看植野捉弄西宫这一段,捉弄人就是捉弄人,还有理了不成」
「话也不能这么说,其实植野同时也是在测试西宫的听力范围」


「这个混蛋四眼,别以为来到动画里就可以洗白了。骂石田的时候不是中气十足的吗,为何上课的时候又拉低嗓门还故意扭头。西宫根本就没法听见在说什么」

「明知道西宫的声音难听,但还是要点名让她起来念书,甚至让她参加合唱团,四眼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老师让西宫朗诵和参加合唱团,也是为了把她当常人一样看待吧。而且到最后处罚石田的人,不管怎么说也是老师啊」
「你说的不错,但是如此一来,就是老师的行为让植野误解西宫的。甚至抓住机会让石田背锅」


「远程的听力范围暂且不提。起码在近距离内,西宫根本就必要用笔记本。而植野是从来都不和西宫玩这一套的,并且也愿意倾听她那难听得要死的声音,所以植野才是真正把西宫当成正常人看待了」
「你在胡说什么?你根本就搞混了「把残疾人当正常人看待」和「把残疾人当正常人看待」的区别。残疾人就是残疾人,要特殊对待」
「哈?但我们平时不是常说残疾人和正常人没有很大区别,要平等对待吗。所以你到底想怎样啊」

「不好意思,我现在怀疑你根本就没有认真看电影,西宫的助听器在之前坐过山车的时候就已经坏掉了。所以西宫不是拿出笔记本来写字,而是把笔记本递给植野,因为西宫根本就听不清植野在讲什么。而植野这种所谓的「把残疾人当正常人看待」的行为,根本就是一种傲慢」
「因为是和朋友一起所以就要坐过山车,难道友谊能比助听器更贵吗,圈群文化真是害人」

「噢。那么西宫根本连植野说什么都没听懂就开始道歉了,这不就更加说明西宫性格的无可救药了吗」



「说过多少遍了没有认真看就不要说话。为何植野总是要贴着西宫的脸说话?又为何说“我会慢慢说话让你「看」懂的”,因为西宫其实是懂唇语的」

「西宫为什么总是与众不同,也正是因为她比常人多戴了一只助听器。骑车这里,植野之所以要拽下助听器,首先是因为她知道西宫懂唇语这个客观事实,并且也是要暗示石田,西宫与常人是一样的,不需要助听器这种异物。这是她们自小学以后的初次见面,那就说明植野是从小学开始就知道西宫懂唇语了」

「你又在胡扯什么说?西宫被拽下助听器后不是说了自己没听懂吗。你要是想说西宫懂唇语,那你倒是拿出证据来啊」

「看落水这里,石田在向西宫道歉,但是她的助听器已经因为进水而坏掉了,那么她根本就不可能听见石田在说什么,因此她是依据唇语来判断的」
「为了一个笔记本而跳水,难道爱情能比助听器更贵吗,圈群文化真是害人」

「那么就算是懂唇语又怎样了。如果没有助听器,不还是听不见远处的人大声叫喊吗」

「既然都懂唇语了,西宫居然还要逼人家学手语把她特殊对待,只是因为她怕自己说话难听影响自己的形象,所以说西宫就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植野骂她不愿意了解别人,骂的是着实不错」


「你根本就什么也不懂,女生被喜欢的男生说自己说话难听,你知道她有多难受吗。西宫就是长得太漂亮了,所以她一说话,形象上就会产生巨大的反差。因此西宫才希望能以手语交流,就可以保持自身的形象」
「不,真正的爱是像植野那样从来也不说。是在见到石田骑车接西宫时,像粗鲁又野蛮的小孩一样跑去拽掉了西宫的助听器,是在石田长大后想方法帮他重新恢复友谊,是在石田进了医*院以后,一直在照顾他」
「什么?植野欺负人就是欺负人,你还有理了不成!从方法上就错了,她根本就不懂得反思自己」


「植野知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其实是知道的」
「知道又怎样,她又没有道歉」


「结合植野小学时不屑于学手语的表现,到现在突然又学了,这就是那个缺场的道歉了」
「这不算道歉,谢谢。我需要的是正式的口头的道歉。况且道歉也是不够的,她应该像石田那样努力赎罪才行」

「但是请你不要忘记,石田才是最主要的行为暴力实施者,其他人只是语言暴力辅助。石田的赎罪只是伪善者的行为罢了,他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

「不好意思,我现在怀疑你根本就没有认真看电影,植野在小学时对西宫的态度其实是冷暴力处理。既然是冷暴力,那么植野就无需赎罪」
「我承认我也有过冷暴力的行为,但这不代表冷暴力就能洗地了」

「植野之所以要冷落西宫,不也是迫于圈群文化的压力吗。既然其他人不肯出面敷衍西宫,植野就当了替罪羊了。况且西宫个人明明懂唇语,也能听见别人在说什么,却还是要搞特殊传笔记本,这明显是有问题的。因此植野才坚持要求西宫开嘴说话」


「不要以为助听器加唇语就是万能公式了,川井这里撇过脸去说话,而且站得离西宫也比较远。西宫偷听不到,所以西宫才会用手语询问大家在说什么」
「这样看来,对于西宫同学而言,唇语的应用效果是不及助听器的,因为没人愿意面对面地和令人讨厌的西宫说话」

「另外,西宫之所以会怕自己说话难听影响到别人,不正是因为唱歌这里出丑了吗。所以说,圈群文化真是害人」
「川井,怎么又是你,你的戏比植野的还多。既然你和植野都知道西宫懂唇语,那么就不要欺负人家了好吗」

「如果确实要面对面的才能看懂别人的唇语,那么在发现西宫的耳朵坏到只剩下一只能戴助听器以后,一直都在正面和西宫说话的人,就是植野了。我的洗白表演到此为止」

「植野厨你好,植野厨再见。至于为什么西宫的一只耳朵会毁掉,那就来源于小学时这一回的耳朵流血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现在终于轮到你表演了」

「对石田的惩罚……吗。但说真的,看完剧末男主女主在桥上的场面,我觉得如果男主能反思自己,愿意负起责任照顾女主还是不错的」
「恕我直言,这表达的根本就是一种大男子主义,女主这种需要依赖男人才能活下去的心理才是最不靠谱的」




「川井同学,虽然我从来没有折过纸鹤,但是我还是想说一句,祝福您喜欢的人,连一千只都折不完吗」
「既然你没折过就给我闭嘴。况且这只是给相熟的朋友送祝福而已,并不是恋爱,也可以看出她的温柔所在」

「「不足」这个词,用得真是妙啊妙啊。所以说,真正的碧池永远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哭,两面三刀,前面一套,背后一套」
「不足难道不是不足吗」

「你为什么要换发型?」
「因为我心情好啊!」

「你不要过于自恋了,川井一旦出事了就把过错推给石田,她又怎么可能喜欢石田呢」
「她当然是喜欢石田的,只是迫于圈群压力而不得已推卸责任罢了。根据山田监督的说法,她确实是从来就没有说过西宫的坏话,反倒是石田撒谎,打算把责任推卸到植野和川井身上」

「噢,既然植野愿意忍气吞声,而川井却忍不住要哭,那就说明川井的爱仅此而已。我还是找我的植野好了」
「植野厨,不听人说话,也不说人话。说过多少遍了,植野就是个纯婊,你能不能老实承认你就是想看腿」
「我承认。但是也正如山田监督所说,植野确实就是那个最平等地对待西宫的人」

3.阴阳倒换







「呜……呜,不要轻视生命啊,要好好活下去啊」

「明明还在看烟花那么舒服,跳楼就略显突兀了,但说真的,西宫这种情况,不跳楼又能做什么,所以这其实又是合理的」
「不过最后还是没跳成嘛,这就又是强行happy end了」
「嗯?这怎么就happy end了呢」
「老套路了,要解决问题,首先就要自杀」
「为什么自杀能解决问题,是因为立场发生了颠倒,石田从原本的加害者变为受害者,西宫从原本的受害者变为加害者」
「原来如此,思路清奇,但是有可取之处。这就解决问题了」
「不过我觉得作者的设定还是有些问题的。例如,主角长大以后,为了表现主角们战胜自我的心理历程,作者为石田添加了“不再注视自己周围的世界”的心态,为西宫添加了“给予周围不幸的人是自己”的心态。但讽刺的是,这种心态都是欺凌所导致的」
「嗯……西宫受到的是被动性的欺凌,石田受到的是报复性的欺凌。这样看来,这种简单的立场颠倒,又是有问题的」

6.只要人人都能献出一点爱
「石田欺负西宫的行为,居然被监督称为“毫无城府的纯洁的小孩子的幼稚行为”」
「看见西宫被欺负的状况,周围的孩子居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我看不到剧中对欺凌行为的抨击,反而给我一种“大事化小”的奇妙理念」
「西宫明明被欺负了,居然主动找石田和解,不可理喻」
「剧终居然是大家重归原来小学的社交圈子,不是吧,为什么由头到尾都没有人站出来制止这一切啊」
「嘛嘛……我觉得确实都是自己的错啊,要自我否定才能成长嘛,要用爱来拯救世界。至于小孩子嘛,三观不成熟而已,大家不计前嫌重新开始就好啦。欺凌者为自己的过错感到愧疚了,那也应该给个赎罪的机会嘛」
「又是日本人那套灌肠的原谅理论,所以说日本社会是毫无改进的。怎么可能什么错都在自己的身上呢,这可是天生的残疾诶。不管出于什么借口,伤害就是伤害,欺负人还有理了?小孩子怎么就天真了,这不是和稀泥嘛,没有恶意的孩子却还是干这种事,说明整个社会的风气都有问题,所有人都是加害者,必须追究责任施加惩罚。女主原谅了大家,谁又来向女主道歉?欺凌者把自身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如果是我,我就永远也不会原谅那些欺负过我的人。所以说,接纳自我这样的题材是很难拍的,不懂玩就不要玩」
「哈……感觉中国人对这种东西很敏感诶。不过,日本人和欧美人可能就不像中国人一样这么喜欢这个了」
「文化差异罢了」

7.交流是不可能交流的
「为什么大家明明口头上没有相互理解,但到最后还是相处在一起了?像是植野的那句由头到尾的「我讨厌你」。我觉得作者的这种设计是不合理的」
「作者想表达的主题是「人与人之间想要相互了解,想要产生关系的珍贵心情」。因此,明明是互相讨厌的人还是尝试去交流,也就体现这种心情的宝贵之处了」
「不不不,在许多观众的眼中看来,只有挥之不去的校园欺凌的阴影。说到头来根本就没有为受欺凌者声张正义嘛」
「明明说好了是「交流理解」的题材,在观众的眼里却成了「加了校园爱情包装的反欺凌」的题材,甚至连「听障」都是多余的,这种主题的无法传达,正是对「交流困难」的最好佐证」
「真是讽刺。日本人是这样的,一天到晚都在自说自话,可能永远也没法听见别人在说什么。这点就不如我们中国人擅长挖掘主题的内涵了」
小明和小红达成了共识:「噶哈哈哈哈」

9.声音的形状

「我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刚开学的时候西宫要用笔记本来自我介绍,如果直接就开口说话,降低大家的期望值,这样不就不会发展到如今的地步了吗」
「首先,西宫是一个注重自我形象的人,其次,如果她不表演一下,又怎么吸引石田的关注呢。其次,文字这种东西的象征意味还是很浓的,看见它的时候,好像什么也没说,但其实听到了什么」
「微妙地点题了,这果然是一部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作品」

「我还是无法理解,如果西宫确实懂唇语也能听见别人说什么,那她为何还要求石田用手语交流。其实西宫可以单方面地用手语表达,而石田只要用嘴说话就可以了」
「首先,西宫此时已经喜欢上男主了,如果她不心机一下,让男主坚持用手语和她玩耍,又怎么继续吸引石田呢。其次,手语这种东西的象征意味还是很浓的,看见它的时候,好像什么也没说,但其实说了什么」
「微妙地点题了,这果然是一部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作品」
「好像什么也没说,但其实又说了什么,听到了什么」
「可以追溯到人类没有发明语言的时候」

「那时的人以手势来发出视觉信号,以叫唤来发出听觉信号,以兽性本能来理解别人的意思」
「在人类的原始本能之中,也许就有着「爱」这种东西也不一定」


「呐……为什么有人考据里面的花语,却好像没人考据里面的手语」
「被你一说我才发现,原来京阿尼在电影里布置了那么多花的细节,那也是非常用心了。话说手语不需要考据吧,靠猜也能懂啊。而且我们更关注的是手语的演出形式」
「噢……对了,你学会了多少个手语」
「哈?emmmmmm我哭得太投入,忘了……」
「我学会了这个」



【为人师长】

「自06年fate开播以后」
「到现在又以fate extra的姿态重现」
「伴随着这部动画的」
「还有那个阴魂不散的「何为正义」的话题」
「在声之形这部动画里面」
「这个话题终于获得了其终结」
「真是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
「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京阿尼」
「但我却看了她很多动画」


「如果孩子是没有恶意的,那就是社会的问题」
「如果大人是有恶意的,那么社会就没有问题」
「这其中的逻辑」
「大概就是这样的了」
「如果一个社会里的所有人都是加害者」
「那么同时所有人也都是受害者」
「既然你我皆是圈群文化的牺牲品」
「又何必分硬分个高低上下呢」

【意识流】

「总有过痛苦的时候」



「也总有过开心的时候」


「你听见了吗」


「你听见了吗」
「他们的……」
「声音」

「你看见了吗」
「他们的……」
「样子」
Tags: 动画
#1 - 2018-2-12 15:22
(梧桐)
坐等楼主被“京小将”喷。
#1-1 - 2018-2-12 15:25
良木
什么?原来楼主已经被火力洗过一轮了。幸会、幸会。
#1-2 - 2018-2-12 15:40
良木
我去年年中曾经很认真地写过一篇观后感,被一波毫无逻辑的人喷得被迫删帖跑路。后来又过了5个月,觉得可能没问题了,重新润润色,删改一些不当的主观用词,连同一系列别的观后感文章发出去。意外的是,没想到时隔电影上映十几个月后,又出现了另一波人觉得我有问题。陆陆续续解释了数个来回后,我才意识到他们只想让我闭嘴。于是只能再次删帖跑路,发誓从此不再撰文评论京都动画的作品。
那篇惹事的文章藏到了这里。
动机是解释清楚这里的争议。
#2 - 2018-2-12 16:11
(请不要在未经许可时在本站外引用我在本站的任何留言 . ...)
楼主你又来炸鱼了(bgm38)
mark再慢慢看(bgm24)
#2-1 - 2018-2-12 16:17
Rくん
图真多,我不该用流量点开的(bgm38)
#3 - 2018-2-12 20:23
(哟,好大的关东煮)
根据我多年经验,ACG三种群体惹不起:声之形厨,型月厨,白色相簿厨。
本来想说京蜜的,看clannad和紫罗兰的粉丝的癫狂程度,以及对待异议的不宽容,可以窥见这个群体的问题所在,但这个群体还算识货,也没干出什么辱骂全家性质的事情,孺子可教。还有东京食尸鬼和罪恶王冠,不过为这种动画无脑洗地的人已经不属于正常二次元爱好者范畴。
用言语或文字冒犯一部作品,不等同于冒犯喜欢作品的人,更不等同于否定了作品的合理价值,希望有些人能够成熟一点,别一被煽风点火就上蹿下跳跟个巨婴一样幼稚。
#3-1 - 2018-2-12 22:54
川水
真正的声之形厨:(无声)。
真正的型月厨:我跟你说的是设定和考据,不是意淫。谁比较强有啥意义,不记得一剑七杀了吗?
真正的白色相簿厨:去你妹的白色相簿,那叫白色相簿2。我来跟你说一下白色相簿2为什么是最好的gal……(此处省略1w字,根据听者反馈可以再添加2w字)

这三种群体中“真正”的厨,到不是惹不起,而是交流起来需要的基础和精力很麻烦。
#3-2 - 2018-2-13 02:49
默默默
其他还好,声之形就是fate的正义加白学的党争,终极炸鱼核弹
#4 - 2018-2-13 17:04
(为什么有超神作这一评价……)
恕我愚钝,没看懂究竟是在说好还是在说不好,虽然二元对立不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是总归还是会靠向一个方面。因为引用过多,两者都有,我无法判别你的观点,越来越混乱。
亦或许这就是你的本意。。。
#4-1 - 2018-2-13 17:24
Rくん
炸鱼知道吗?
湫~~~
Bang!Shakalaka~~~(bgm38)
#4-2 - 2018-2-13 20:57
llxl2
Rくん 说: 炸鱼知道吗?
湫~~~
Bang!Shakalaka~~~
我属于经常探寻一知半解的人。。。了解一点就走开了。。。
#4-3 - 2018-2-13 22:58
默默默
llxl2 说: 我属于经常探寻一知半解的人。。。了解一点就走开了。。。
是啊,标题叫罗生门嘛。而且也不是我设计的观点,这些都是制作组设计的
#4-4 - 2018-2-14 07:54
llxl2
默默默 说: 是啊,标题叫罗生门嘛。而且也不是我设计的观点,这些都是制作组设计的
因为这些观点都是来自于网上人群的思想观念 被收集整理对比出现 所以感觉是你想表达的什么。
当一个具有争议的问题被开发出来大概就不再受制作组的控制了…
#4-5 - 2018-2-14 08:57
默默默
llxl2 说: 因为这些观点都是来自于网上人群的思想观念 被收集整理对比出现 所以感觉是你想表达的什么。
当一个具有争议的问题被开发出来大概就不再受制作组的控制了…
我想表达什么,我也什么都不想表达
制作组控制不了,也可以控制
领会到个中玄妙没有
#4-6 - 2018-2-14 09:34
llxl2
默默默 说: 我想表达什么,我也什么都不想表达
制作组控制不了,也可以控制
领会到个中玄妙没有
。。。大概。。。吧。。。
没看过访谈。。。不太清楚制作组到底是什么心思b38
#4-7 - 2018-2-14 09:40
默默默
llxl2 说: 。。。大概。。。吧。。。
没看过访谈。。。不太清楚制作组到底是什么心思b38
haha,其实你说得也有道理
#4-8 - 2018-2-14 10:10
llxl2
默默默 说: haha,其实你说得也有道理
我也是先看的 “健全人的傲慢”之后才看的声之形,强行给自己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了作品,基本上方向也定了下来,也基本按照顺序捋了下来,将自己悄悄带入那边的视角;
可是啊,我上日语课的地方恰好就有一位说话发音和硝子一样的女士在学习日语,本能的我会抗拒会抵触,虽然不会去做些什么,但是心里难免会有些“厌恶”(还是怎样的心情),可以想象小时候遇见会发生什么。
如果女主不是这么好看,根本没可能发生爱情故事。而爱情却只是单方面,健全人对她的同情(傲慢)罢了吧。
仅为个人观点,有较强倾向b38
良木的话看了之后感觉还是感觉挺好的。。。
#5 - 2018-2-14 14:42
言论集锦还是支持一下~
我对网上关于《声之形》的评论文章大多是很失望的,但因为自己也写不出什么有理有据的东西所以选择了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