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24 15:51 /
2018年1月开始放送的TV动画《刻刻》,改编自堀尾省太的同名漫画,故事以时间静止的世界——“止界”为舞台,从一起家庭诱拐事件展开。本篇是刊载于日媒animetimes上原作堀尾省太、监督大桥誉志光和角色原案梅津泰臣的制作阵鼎谈,讲述动画《刻刻》的幕后制作故事。下面是访谈摘要。

------------



《刻刻》的原作漫画早在2014年连载结束,单行本全8卷,对于此次动画化,让堀尾感到很吃惊。然后大桥监督问,对漫画家来说现在有“惨遭动画化”的说法,而堀尾对本作动画是怎么看的。堀尾表示,感觉上来说,那就是作品暂时从自己手中脱离出来,给到别人重新构筑。原作者只需作为观众,如果动画的风评不错,只管接受好评就是了。虽然最初堀尾希望加入一些和原作一模一样的场景,转念一想“可能会因此导向不好的结果”,自己还是“少说为宜”。

大桥对此很感激,对于制作方提出的改动,堀尾都比较配合。不像一些作品,“从台词到人物面部的朝向都必须和原作保持一致”。堀尾补充到,他明白原作看上去并不起眼,也不是大众向作品,所以演出全权交给制作方为妥。这里大桥提到,从堀尾那儿收到的唯一要求可能是,“把树里的胸部画大一些”。堀尾解释大概由于自己画力不足没有表现出来,实际上树里的尺寸比普通水平要稍微大一些;而间岛就平一点。然后梅津接话说,间岛在ED里倒不是平胸了。大桥打趣到,“那是梅津你的欲望吧”。

言归正传,问及大桥对原作抱以怎样的印象。大桥表示,老实说一开始很怀疑作品是否适合改编成动画。被任命为监督的当时,他随即提出了一些难点。具体有哪些困难呢?大桥提到,影子的方向、人物姿势和表情、物体的位置等等,每一个细节都必须在前后静止的画面里保持一致。毕竟动画中每一个镜头都是由多人制作完成,而这次为了保持统一感,需要生产链上的制作人员保证高度协调。然而制片人却开玩笑说,“时间反正是静止的,制作起来会很轻松。”



为此,大桥提出的解决办法是,先用3D画好辅助线,由前一位制作者做好标识,提示“此处应是这样的姿势”,如此每一个环节就变得繁复许多。而说到底,最后还是需要大桥把握全局、检查每一处,用他的话来说,就像“BUG Check”一样。要知道一般的监督工作,只要交给对应的人去做,对结果作出好坏的评判即可。

至于故事方面,大桥觉得本作中的主要角色都是普通人,并不会有“龙傲天”出场,这点很独特。虽然佑河家中每人都有特殊能力,但只有组合起来才能发挥出一股巨大力量,因此画面作成也好、动作方面也好,都不适合一些专家级别的表现。比如一些互相伤害的情节,一般动画里可能会帅气地描画出来:Pose、动作干净利落;“但那样一来就不是普通人了”。所以我们在动画里可以看到,爷爷每次“瞬移”都会摔个屁股蹲;树里在力量觉醒之前,也会做一些笨拙无用的抵抗,旨在表现出“一群普通人全力斗争的样子”。


而梅津认为原作漫画的难得之处,在于能吸引读者不断读下去。他自己也在看一些漫画,然而多半会在4~5卷的时候弃掉。一旦猜到后续的展开,就变得兴味索然。而《刻刻》的展开总能让梅津始料未及,并且好奇作者是以怎样的心情创作出这部作品。这次梅津参入本作,很大部分原因也是出于原作漫画令他满意。

虽然堀尾认为不起眼,梅津倒觉得朴素的人物形象在作品中确实发挥了相当的作用,他并不希望破坏原作的设计。唯一作出改动的就是树里,梅津按制片人的要求,将她设计成了女大学生的形象。除她以外,都是忠实地基于原作设计。在梅津心中,不改变人物核心是最大前提。比如树里那种精力充沛、勇往直前的气质,是绝不会改变的。



另外梅津还提到,近年的动画还是和以前一样,以青少年角色居多。“要么只有女孩子,或者只有高中生,再或者是清一色的男角色。”像《刻刻》这种集合各个年龄层角色的作品实属少见,从小朋友到老爷爷,角色之多以至于让描画的人感到焦头烂额,但于梅津来说是乐在其中。堀尾表示,原来的设计里爷爷的年龄要更大一些,而且脑子不太好使,动不动就使用能力。不过后来看到大友克洋的《童梦》(1980年开始在《Action Deluxe》上连载,围绕一个拥有超能力的老人展开),就成了现在的设定。

这里大桥想起,取外景的时候,偶遇一个和爷爷打扮很像的路人——满头银发穿着牛仔裤,加上严肃的方脸…大家看到他的瞬间,都惊觉“是爷爷!”,然后一直盯着看。结果对方摆出一副“为什么看我”的感觉走掉了。当时大家一度怀疑这人就是原型。

除了人物角色,本作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设定,就是“神之离忍”。堀尾对此表示,神之离忍的设计灵感最初来自《机动战士高达》中登场的兵器——BYG-ZAM(大扎姆),质感则是宫崎骏漫画《风之谷的娜乌西卡》中登场的人工生命体巨神兵,树木的部分则是来自《天空之城拉普达》中拉普达的印象。话虽如此,堀尾其实对动画并不了解,比较喜欢的是高达系列中的《机动战士高达》和剧场版《机动战士高达 逆袭的夏亚》,然后就是宫崎骏的作品了。



而设计出这样一个未知生物,堀尾的目的很简单。他提到,既然能在止界肆意妄为,极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恶人角色。但堀尾个人并不希望描画这样的场景,因此让神之离忍来制止这种恶行。大桥也表示,人类在不受约束的情况下绝对会作出不好的行为,很有必要通过这样的角色进行秩序的保护和维持。

然后梅津问堀尾为什么用静止的世界作为舞台。堀尾说他曾在漫画家能条纯一(代表作《麻将飞翔传:哭泣的龙》)手下当助手。当时能条的漫画中有个情景是,“时间静止,杀手举枪瞄准”,堀尾认为非常有趣,希望今后有机会多画这样的场景。这就是想法的源头。

看了动画的人应该知道,如果把时间比作胶卷,止界就是从中分割出来的一块封闭空间。为了表现这种封闭感,大桥也有意在背景上下了功夫。比如尽量多画一些遮蔽物,没有视野开阔的风景;望向天空不是一望无际的蓝色而是有黑色的电线入眼,作画整体都体现出一种被包裹和压迫的感觉。

包括音响方面,和一般动画不同,本作多半采用环境音(ambient music),而不是生活气息浓厚的背景音。大桥表示,动画作品一般都会给表现带来放大效果。比如有一条河,画出来是哗哗流淌的样子,同时还会加上声音,甚至鸟鸣,充实细节的过程中以增加其真实感。毕竟真人剧是音乐跟着镜头走,动画则需要音乐丰富信息量。但这些到了《刻刻》里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接着采访者问到,如果三位有机会进入止界会做些什么。梅津想到他2014年监督的作品《Wizard Barristers ~弁魔士塞西尔~》中,有个叫天刀茂世的角色也会使用时间停止的魔术,并且帮助所爱之人避开危机而施展此术。但同样是时间静止,《刻刻》却有种令人伤感的氛围。大桥也表示,大家都近在咫尺却不能发生交流,仿佛是不同次元的人。尤其在人多的地方,更容易产生一种落寞感。而要论优点,由于整体背景静止而单一,可以在质量上多花时间打磨。最后梅津和大桥都希望能到止界里去做动画,毕竟再也不用担心被时间追着跑。而堀尾则希望每月能进去补补觉。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原文地址:http://www.anitama.cn/article/f436c1336f1f8be5

官方网站:http://www.anitama.cn

官方微博:@AnimeTamashii

微信公众号:Anitama0815

合作邮箱:bd@anitama.cn
#1 - 2018-2-24 22:53
(小小的勇气才是真正的魔法)
【“要么只有女孩子,或者只有高中生,再或者是清一色的男角色。”像《刻刻》这种集合各个年龄层角色的作品实属少见,从小朋友到老爷爷,角色之多以至于让描画的人感到焦头烂额,但于梅津来说是乐在其中。】这倒确实很难的,片中除了树里色气比较重(仅限于片尾...正篇中也就一般般)以外,其他各种类型的角色都有。还确实是很 '真实' 的设定。
#2 - 2018-2-25 07:36
。。。阿尼他妈进军bangumi了?
#3 - 2018-3-26 01:00
(唔)
咦,居然在bgm也能看到。
-或许第一次就是在这看到,然后才会觉得A和微似曾相识。
#4 - 2018-4-11 00:46
anitama入驻BGM了。?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