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3-2 12:00 /
扯呼上的一个答案,理清反乌托邦、反极权和赛博朋克之间的关系,反正也没人赞,发到bgm上来。

本答案禁止一切无端联想,请在阅读时自行代入大韩文总统、土鸡埃苏丹。

1.何为乌托邦

哲学上的“乌托邦”是内在于人的生存结构中追求理想、完满、自由境界的精神冲动。它不是一种固定的“乌托邦模式(utopia model)”,而是不断冲击既有制度的“乌托邦冲动”。

而政治上的“乌托邦”——即乌托邦模式——则是19世纪初空想社会主义(utopia socialism)的产物。启蒙理性携自然科学的研究成果而来,揭示了一幅客观而完善的物质世界图景。受此影响,空想社会主义者倾向于将人类社会视作等同于自然界的客观存在,并认为可以使用实证的手法揭示类似于自然规律的社会必然律,进而设计出一种完善的社会制度。在这里,作为一种政治安排的“乌托邦”取代了作为一种美好愿景的“乌托邦”,因此任何在现实世界中存在的“乌托邦”都是“反乌托邦(dystopia)”的。这倒不是说它一定是被设计得很坏的“恶托邦”,而是说即使它被设计得很好,仍然会伤害人们的“乌托邦冲动”。

2.极权主义的起源

空想社会主义是一种前现代思潮。作为早期资本主义的对立面,彼时传统社会尚未完全瓦解,其支持者多来自于乡绅、手工业者等保守势力。因此,不同于马克思的基于工业社会提出的、具有激进色彩的科学社会主义,空想社会主义更向往的是往日的田园生活。比如欧文的“新和谐社会”就具有很强的英国乡绅文化色彩,而巴黎公社运动则是一场由手工业者主导的城市革命。

但是,伴随着现代性的进一步扩张,社会结构的剧烈变动割断了原有的群属纽带。传统的宗族、地域群体、宗教社区等渐渐衰落,从中分离出来的“个人”被整合进了工业化、城市化浪潮之中,形成了新的阶级、地位、政党群体。而当这些新认同也被摧毁之后,无根属的“个人”就聚集成为了“群众”。

极权主义(totalitarian)就是群众运动的产物。社会原子化使得个人脱离了原有的利益群体,成为了面目模糊的聚众,他们在领袖具有煽动性的乌托邦口号的召唤下被重新组织起来,进而形成了强有力的政治国家。整个20世纪的欧亚政治充斥了群众运动,在一种“社会工程学”思想的指导下,政治国家将社会视作管理的对象、一种庞大“乌托邦”规划的产物,而个人作为构筑乌托邦的质料,则期望通过教育、宣传等手段被“矫正”为适合这一“理性工程”的“零件”。政治国家成为了所有人生活中唯一的中心,而反对这个中心对人的自由的压迫便是“反极权”,即一种不断冲击这个横亘于社会之上的“大他者”的“乌托邦冲动”。

3.欢迎来到赛博社会

到了20世纪末,全球化的进一步扩张导致了国家权力的衰落,也就为赛博社会(cyber society)的产生提供了可能。

cyberspace,现在一般被翻译为“网络空间”,但是我更喜欢胡泳在《众声喧哗》中使用的“电控空间”,即被电子设备控制的虚拟空间。互联网带来了一种去中心化的假象,即每一台终端作为网络中独立的节点,仿佛获得了同样的“平等”地位。然而,互联网却不只是存在于3000元的神舟笔电、600元的红米手机之中,还存在于移动、联通、电信的通信塔之中,中兴、华为的基础设备之中,BAT的平台服务之中。一旦我们考虑到支持互联网运转的各种软硬件环境,后者就再次被“祛魅”为了一种中心化的结构:不仅国家权力不曾退场,还有新的资本玩家加入进来。而作为具有物理和虚拟双重属性的空间,cyberspace所提供的“自由”只能是一种虚假自由。

于是,以下表演就成为了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如何看待刘强东:"机器人把你所有的工作都做了,共产主义在我们这一代就可以实现"?

资本家告诉你如何实现“乌托邦”规划。

如何看待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称「未来 5-10 年就可以化学合成任何生命,进展可能比人工智能还快」?

这位的另一条言论就是,“人人可以活到100岁”。想活到100岁,靠自然手段大概很难达到。如果是依靠基因手段,那么又有多少人能支付其高昂的费用呢?于是,按照欧洲新左派们担心的样子,未来世界终究会被划分出一个生物学上的“底层阶级”。

国家权力仍然在场,在经历过最初的震撼后,它们迅速地掌握了新的信息权力。

如何看待刚果(金)宣布关闭互联网?

如何看待美国棱镜(PRISM)监听计划?

反抗则成为了一种“拟像”的反抗、一种只存在于电视上的表演。意识形态的建构成为一门生意,人人虚与委蛇。

如何评价黄秋生关于自己FB上的言论的这条微博?

周小平未来有没有希望成为马恩这种级别的学者啊?

长鱼侯新马恩说(迫真)。

而真正的反抗则沿着认同破碎的边界分裂成更加碎片化的力量。赵鼎新认为,缺乏全国性的反对力量为威权国家实现自上而下的渐进式民主改革提供了机会窗口。但是,已然无敌于天下的权贵阶层又会开始一场消灭自身的运动吗?

2002年,张国师拍摄了电影《英雄》,结尾处无名以不杀止杀,留下一句“请韩王善待天下”后,死于劲弩。金九死于暗杀,李承晚又何曾善待天下。

文在寅力推修宪 后半句不予显示

而韦伯指出现代国家其实建立在古代文书治理体制和胥吏制度的进一步发展上,福柯更意识到利维坦国家的权力来自于这个系统对公民的严密监控(surveillance)。

在这里,福柯重新举出了边沁的“圆形监狱(panopticon)”的例子,不同点在于监控力量对比的变化。边沁时代,少数监控者只能躲藏在监狱中心封闭的高塔内,向窗外的透明牢房投以“注视”。到了福柯时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则使得民众居于透明的高塔之上,遭到周遭监控机器的“围观”。特务之国人人都是“告密者”,每个公民都受到无孔不入的刺探,每一种爱好都受到不同程度的举报。

而最新的“监狱”则是基于数据库系统产生的数字牢笼。电屏背后不仅是具有父权威严的“big brother”,还有满足你的消费欲望的“big sister”。

如何看待「水滴直播」等平台直播教室、商店等的监控?

如何评价360的快视频?

对抗信息化下监控浪潮以及政治、商业逻辑同化的力量却潜藏于传统之中,比如青海化隆的兰州拉面馆、江西九江的“女德班”。更吊诡的是,这股传统力量隐隐有与政治国家相结合的趋势。于是,我们发现一些现代国家元首竟然开始获得具有本民族特色的“君父”称号,成为了某种形式的“双元君主”,比如土鸡总统埃苏丹。

埃尔多安后面站着的武士分别对应土耳其那些时期的士兵装束?

政治精英、商业精英、文化精英结成了新的利益同盟,极权主义的驱动核心也由原来强有力的政治国家转移至这个利益同盟上。世界再度被划分为“中心—边缘”的模式,而起于世界“边陲”的斯诺登们,即是反抗赛博社会的新朋克。

以上,便是对我们所处社会的一个“浅描”。赛博社会不是一种未来时空的社会制度,而是正在发生的历史事件。而我们之所以无法察觉到它的到来,则是因为科幻文学将这些社会特征分割开来,建构到了不同的虚构时空之中。赛博社会在科幻文学中的“在场”,反而导致它在现实世界中的“缺场”。我们倾向于将它视作另一个时空的荒诞故事,却丝毫不曾察觉到日常生活的荒谬性。

然而,这就是我们所处的社会,一种乌托邦模式、极权主义的延续。

最后,欢迎来到赛博社会。
Tags: 三次元
#1 - 2018-3-4 09:22
(没有名字的怪物)
(bgm38)对了,修改文革历史课本又是什么骚操作
2018年度中国初中历史教材发行之前被发现原版中的“‘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不复存在。本周,有网民将中国教育部编写的“历史教科书八年级上册”的电子版发到互联网上,可见删减了旧版本教材的“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一课,将其内容与“建设社会主义的十年探索”合并,统称为“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另外,在内容描述方面也有变化。到目前已沿用了18年的旧版历史教材,在描述文革原因部分时有“毛泽东错误地认为党中央出了修正主义,党和国家面临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的内容。中国教育部编的新版教材则改为:“毛泽东认为党和国家面临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将“错误认为”中的“错误”二字删去,只留“认为”二字。再例如,标题中的“动乱”与“灾难”两个词语被删除。而在论述文革影响时,新版教材添加了一新句子,即“人世间没有一帆风顺的事业,世界历史总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过程中前进的”
#1-1 - 2018-3-4 22:10
秘则为花
我没关注这件事情,但网上搜了下,人民教育出版社回应说相关内容没有删掉,只是放到八年级下册专题部分叙述了。
然后,我觉得关于前30年的口径不会大变,具体可以看维尼是怎么回忆当年的知青岁月的,包括他说自己坐在火车上,周围的人都在哭只有他在笑,因为留下来可能就活不下来了。
更何况,他爸当时还被打成反dang集团。
#2 - 2018-3-5 00:56
(请不要在未经许可时在本站外引用我在本站的任何留言 . ...)
感谢喵哥
很神秘(bgm38)
笼统地说,感觉身份认同的问题从古至今一直在制造烂账。
#3 - 2018-3-5 13:52
(xxsuneV)
社会的发展造就了更割裂的群体和更边缘的民众,形成了更集中的政权,稳定的经济与社会发展也开始逐步固化各阶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