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3-13 01:29 /
以下有剧透。








山口贵由的《剑豪生死斗》连载了七年,不知是否有意为之,和这个剧情跨度足有七年的故事保持了完美的一致。
第一卷的开头和第十五卷的结尾描述的是同一场战斗,但是七年过去,山口贵由的画风发生了变化,他的分镜也发生了变化,读者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

打开第一卷时我迫不及待想要看到这场终极对决的结果——一个又盲又瘸的武士和一个独臂的武士,究竟谁输谁赢。
但是当看到第十五卷,我只觉得惊心动魄,甚至不敢直视结果。不进是因为我已经看见他们突破了自身肉体缺陷、近乎精神折磨的方式将剑术磨炼到近乎极致,同时我也意识到,伊良子清玄只是渴望证明人的实力与阶层无关,藤木源之助也终于意识到自己渴望活下去、守护妻子三重过普通的生活。无论谁死去,我都会觉得痛心。

但无论是生是死,都是一种荣耀。毕竟实力至此。但是这个故事的残酷要远凌驾于剖肠开肚的肉体毁灭之上。
武士因为武士道而成就自我。
武士也因为武士道而毁灭了自我。

《剑豪生死斗》有一句宣传语令人印象深刻,乃原作者南条义范所作。
“武士道,即醉心于死。”

清玄和源之助二人具有非常鲜明的武士特点。
清玄从下层一步步攀升至上层的野心,源之助听从恩师教导一心守护家业的愚忠,是二者矛盾的根源——注定他二人成为宿敌,也是武士这一身份最大的矛盾。前者代表着人性与欲望,而后者代表着他所一心践行的武士道精神——这种精神更是在末卷与之人性发生巨大冲突,直至毁灭。

当整部作品开篇那场引人瞩目的终极对决终于在这个故事即将结束时迎来高潮,这过程竟然并不精彩。

清玄和源之助一共对决了三次。
第一次,道场初相遇,清玄去踢馆,二人都是意气风发的少年。清玄折断源之助两根手指,但他自己也因为输给牛股师范而拜入虎眼流师门。清玄胜,源之助败。
第二次,源之助为清玄斩杀恩师虎眼之事复仇。复仇场上,当年被虎眼砍瞎双眼的盲剑客清玄用独创的“无明逆流”斩断了源之助的左手,并斩杀了牛股师范。清玄胜,源之助败。
第三次,骏河城御前真剑试合,源之助直接弃了长刀,在突然乱了阵脚的清玄面前,以短刀压刀锷将其斩杀。

前两次随着二人实力的增长对决也是愈来愈激烈,但是当他们达到巅峰状态时,这场对决却很快就结束了。和原作的结尾保持了一致。

高手修炼至此,唯一决定成败的,或许就是心态了。源之助何以取胜?我认为原因很简单——在无明逆流面前,源之助抛弃了武士的身份。
刀是武士的武器,也是武士身份的象征。抛弃了刀,尤其是在御前合试的场合,等于是抛弃了这重身份。其实源之助从决意踏上复仇之路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崩坏了。
对于源之助而言,恩师是给了他第二次性命的人,如同自己的父亲一般。大义上讲公开复仇意味着很可能泄露虎眼流的奥秘,对于家业来说不应当如此,但从个人角度讲,为父报仇是人性的释放。
源之助输了复仇之战还失去师兄而一蹶不振,在三重的支持下重新振作,他也决意无论怎样都要守护好三重。这时源之助成了一个为自己而活的人,他重生成了一个真正的、有利己欲望的人。
他甚至能体会到清玄当年为奉命杀人这件事感到痛苦,还有点感动。
抛开长刀的那一刻,源之助不再是一个武士,他不受任何事情拘束,只是渴望消灭对手。
源之助迎来了人性从武士道中的解放。

然而,这是御前合试。
主上残酷的命令——以玷污这场对决,以玷污他所欣赏的对手的行为——强行将源之助唤回残酷的武士道。一度无坚不摧、精神如魔鬼一般强韧的源之助崩溃了,人性仿佛在痛苦地呐喊渴求一条生路。
也一如原作,三重(虎眼之女,帮助源之助)之死和阿郁(虎眼之妾,帮助清玄)之死为故事画下句点。
只是山口贵由又用一个源之助牵手三重的幻象将这个故事往残酷的深渊又推了一把。

武和权力一样,乃恃强凌弱的手段。
然而在权力面前,武士是和平年间的无用之物,最多是用其性命来取悦当权者。

武士道是醉心于他人的死亡——残忍虐杀;武士道是醉心于自身的死亡——毁灭肉体毁灭精神在死亡边缘寻觅武的真谛;武士道是他人醉心于自身的死亡——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是可怕的愚忠。
醉心于死亡的武士道,是对自由人性的剥夺。

武士的死法——即灭绝人性,死于武士道——即心和武士道一同死去。
Tags: 书籍
#1 - 2018-3-20 14:42
如果算上虎眼为教训与阿郁私通的伊良子而设局让负伤的伊良子与藤木源之助交手的那一次,两人应该有四次对决。
#1-1 - 2018-3-20 19:09
Asuku·一只生蚝
最近补动画的时候,才发现我漏算了一次(:з っ )っ
总之感谢提醒!
#2 - 2018-4-23 09:48
(愿意给我5分钟的编辑时间吗?)
明明记不得具体细节了,不过感觉好像把12子简化的过度了,这是为什么呢(bgm38)

关于武士道,我觉得是一种美学吧,以非封建、阶级扁平化的视角来看的话自然是不能全身心的理解,就和大和魂什么的一样只能存在于那个语境下......

持有那份武本来就是抗下了更多的责任呢,那也是种高洁吧,不是醉心于死,而是醉心于生死都能在那条道上,而向死的准入门槛很低。就像中世纪贵族在战争时必须要出征、领地被打时要去讨伐,领下的农民问题不大时可以随便看戏一样。
#2-1 - 2018-4-23 10:40
Asuku·一只生蚝
用现今的眼光的确难以理解武士道这东西,或者说能够理解但无法接受。(:з っ )っ我读这本漫画的时候,是觉得作者揭露它的残酷,既可以看做是一种美学风格,又有点批评其残忍无度的意味…否则也不会有那个藤木和三重牵手的幻象了…
#2-2 - 2018-4-23 10:40
Asuku·一只生蚝
话说12子是啥…我有点懵…
#2-3 - 2018-4-23 10:50
小T
Asuku·bangumi戒断综合征 说: 话说12子是啥…我有点懵…
伊(一)良(两)子
#2-4 - 2018-4-23 10:55
Asuku·一只生蚝
小T 说: 伊(一)良(两)子
原来是这样!!(:з っ )っ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