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3-26 02:03 /
     我超喜欢那一段,渡边拉住绿子的手,说:“我非常喜欢你,打心眼里喜欢。但问题是现在无办法,进退两难。”“因为她?”……“我一直觉得,那是一种责任,一种我本应承担的责任。”“但我是个有血有肉的女孩……”绿子说,“现在就站在你的面前,特价大甩卖,你居然还不买!”
      现实与梦境的对抗在那一瞬间显得激烈无比。渡边与直子的关系,总显得那么不真实。他们因为一个死去的朋友而相见,因为一个死去的朋友而相恋。渡边的爱,更多的是补偿。或许就连他自己也没搞清楚喜欢的究竟是什么。直子的出现极端似梦,但在梦的最后,渡边望着如诗如画的杂木林,叹道:“或许直子从未喜欢过我。”
      直子,这个神经极度敏感与衰弱的女人似乎已经无法再爱上另一个人。她与渡边同样选择远离故乡读书,因为他们一样,都是被孤独侵到骨子里的。在原先唯一的恋人死后,故乡早已陌生。他们失去了与外界联系的渠道,而外界却熟悉他们。与其这样,还不如到一个自己与外界都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
      于是,当他们在东京的地铁上相遇时,两人说不上话。最开始的对白为句号,后面的对白为省略号。欲言又止,相见情却。他们便只有走。走路对于孤独的人来说比坐着更为轻松,因为这样,他们才能将孤独隐藏。
      在直子20岁生日那晚,渡边下意识的以为自己喜欢直子,直子也下意识的以为自己喜欢渡边。两个下意识,却不是本心。就像很久以后渡边怀念永泽的女友初美一样,“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个叫初美的女性拥有如此耀眼的光芒,因为那像是青春。”每个人对于青春的喜欢,都是不留痕迹直达内心的。
      但在渡边与直子的心灵孤岛中,对方就像是海船遇难时视线中的灯塔。
      或许,他们都别无选择。
Tags: 书籍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