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6-9 09:27 /



        最近的时事话题里有关网络播放和圆盘销售的讨论多了不少,每年光盘销量的节节退败和网络播放的水涨船高,动画收看方式的改变似乎正显得势不可挡,而其中的原因,也多有些耐人寻味的意思。从成人游戏到动画,深夜动画,再到如今的手游,时代宠儿的更新换代紧跟着大多数人的时间和腰包里的纸票,走向新的方向,这篇文章的主题便是关于当下最有潜力的新星,VTuber。
        我们常说“天下大势之所趋,非人力之所能移也”,新的风向里包含着的新的推动力,经常是一种看似偶然的必然,关于她的话题,能聊的有很多。

        从2016年年底开始声名鹊起的“人工智能”绊爱开始,这位由Activ8会社精心打造的新一代动画制作者连带着VTuber这个全新的概念走进了我们的视野,在这之后,17年6月28日开始活动的電脳少女シロ,10月27日开始活动的ミライアカリ,11月8日开始活动的ねこます,12月9日开始活动的輝夜月,构成了一般认为的Vtuber四大天王(四大天王当然是五个人),短视频制作,油管live,杂谈或是游戏实况构成了她们主要的活动方式,包括在这之后陆陆续续赶上首班车的最后几位新人(现在也基本都是10w级别的频道登录数),由虚拟角色的3D模型演出,真人提供动作和声音的虚拟实况主的行列渐渐壮大,成熟,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
        制作精美的人设和模型,跨越次元之壁的新形式,VTuber,在绊爱1周年生日并且是100w频道登录达成的17年12月,已经被广泛地传播和接受,新人的接连涌现,形成了一般所认为的VTuber流行潮。不过在这个阶段,VR技术的遇冷,虚拟角色制作的高额门槛仍然让Vtuber这个概念停留在一个离大众颇为遥远的地方,面对这样企业级的入门成本,首先站出来的是应该被称呼为“创作势”的所谓“技术党”们。
        绘制角色人设所需要的SAI或是PS都是广为人知的产品,MMD作为一种二次创作形式本身也是十分成熟,FaceRig的面部追踪在早年就提供了与VTuber形式极为类似的技术,甚至声音上年岁已久的棒读酱和V家异军突起的結月ゆかり家族,都足以让许多实况主改进自身的风格,追赶一下时髦。比如四天王中的じゃロリ狐娘ねこます,就是由声音提供者本人独自完成制订企划,模型制作和动作捕捉等一系列过程而得以诞生的,据说声音的收录因为不愿在此之上花费更多的时间而录入了自己的声音,从而形成了如今萝莉狐娘配大叔音的这种特立独行的风格。当然还有诸如のらきゃっと,薬袋カルテ,微糖カイジ(?)几位同样在创作热忱的推动下,原本只打算以过去形式进行实况但正好赶上17年底的VTtuber潮流,进行了自我升级,我们称之为“创作势”的VTuber。
        二次创作能力打开的一道缺口让他们中的一些人做出10w级别以上频道登录的傲人成绩,尽管个人兴趣的产物与丰厚资金保证下的商业作品依旧有着很大的区别,正如ねこます经典的“世の中、世知辛い!・・・・のじゃ~!”,创作势获得了一定的成功,但不论创作的速度和质量,还是停留在不上不下的程度。
        就算到了17年的12月,新人发掘的潮流过后,整个圈子仍然处在一种小众的氛围中,抱团联动的新活动蔚然成风,推特互动,声音模仿,甚至直接的联动配信,VTuber特殊形式下的爱好者互相分流,一副“交叉感染”的形势,似乎这种新形式的发展逐渐框选好了他们的受众层,而开始渐渐平淡,不过转机却在一个月前悄然降临。
        17年11月3日,苹果的新一代智能手机IPONEX发售了,其独有的面部识别解锁技术引发了一轮话题,也暗中推动了一段意想不到的改变。2018年2月8日,由いちから会社开发的基于IPONEX的专用APP,“にじさんじ”,通过人脸识别实现动作捕捉,募集形式招募实况主新人,以live2D代替繁重的3D模型而产生的新型Vtuber小组,开始了他们的活动。にじさんじ一期生,月ノ美兎,静凛,樋口楓,渋谷ハジメ,鈴谷アキ,モイラ,勇気ちひろ,える,他们的名字几乎瞬间引爆了话题,大量的同人作品层出不穷,在频道登录排行上也以惊人的速度攀升,现在人气最高的JK组已经斩获10w以上的频道登录。初始就成套设计的人设,自然而然的联动,性格各异的新人,简单易上手的技术,结合了种种优点的新方式彻底改变了Vtuber不温不火的形势,雨后春笋般的新生代,再次把VTuber带回了大众的关注之中。


        Vtuber3000人,这个数字是在我落笔前一周听到的,从一年半前开始的新项目,到如今潮水般涌现的新人,就在我搜集资料的期间又有一轮陌生的面孔开始了他们的首秀LIVE,这期间的发展并没有简单到我上文的几段概述就能够覆盖,其中的有趣之处也远远不止如此。
        如果说VTuber的魅力是什么,可能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答案,其中有些可能很老套,其中却也有些可能很新鲜。能够实时接触的偶像,打破次元之壁的虚拟形象,毫无疑问VTuber作为一种建立在过去既有形式上的新模式,带来了超出想象的影响力。
        我跟很多人一样,在很长时间都只把VTuber视作用动画风格的模型包装一新的实况主或是视频制作者,本质上依旧是过去的那一套,只能算是新技术的新应用,然而量变引起质变,在VTuber发展过程中,他们碰上了太多时代潮流的转变,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站在了浪尖之处,如果说他们身上有特殊之处,那一定离不开他们所处的环境,个人简单地总结,尝试找出那些最有亮点也广泛共通的VTuber们身上的特殊点。


        第一个关键词是创作,单纯的实况或许永远只能停留在自我的展示,但VTuber拥用自由去做的更好。在他们之中,有些人会以纯粹扮演的形式出现,例如来自电脑世界的人工智能,或是失忆的来自未来的少女,有些人则不加掩饰自己现实中的身份,实况里谈谈自己最近的爱好,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抱怨自己喜欢的零食不受家人欢迎。有些人需要剧本担当,有些人则纯粹在自我演绎,尤其是LIVE2D形式的VTuber普及之后,能够塑造出的角色更是多了一个指数级,男性VTuber,人外,伪娘,外星人,他们的人设补完了隐私保护之后的空白,匿名性和便利性带来了距离美和安全感。
        “虚拟”二字意味着的空间,完全是演技和想象力天马行空的舞台。或许没有太多实质内容的杂谈和实况,与真正的“创作”行为,似乎还有着次元间的距离,这种想法合乎现在的情况,但“虚拟”能够带来的扮演的自由真的太过巨大,网络能够隐藏的,绝非比动画或是游戏或是其他媒介所能做到的要差。
        隐藏在众人讨论的神秘面纱下的VTuber雉尾つぐ,如今依然在用她的短视频讲述着一个曲折而深不可测的故事,当一个企划制定,角色的外貌性格反复考虑得以确定,第一次登场的自我介绍短片,初次亮出自己的招牌开场白,VTuber为我们带来的是一场全新的邂逅,她们不仅是作为演绎的艺人,更是这场演出的创作者。
        从正面看过去,动画风格的立绘或是模型和她背后的那个人加在一起,我们才称呼为“VTuber”,不论是身世神秘的少女还是出道还债的赌徒,“创作势”们刺激着我们的思考,就如无数御宅族的所嗜好的那样,她们在让我们见证一幅备受期待的“作品”的完成。
        新人爆发般涌入的现在,有人靠着自身的风趣幽默博得喜爱,有人通过自己扎实的技术赢得喝彩,但也有人,用自己的绘笔,用自己的故事,甚至用自己的歌声取得了他们的成功,如何让观众记住自己的角色,如何发挥自己的个性,这是VTuber们需要为他们的职业而思考的问题,也是作为观众的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因为个人对声音有着重度的挑剔,在VTuber这种宽松的形式之下,如果声音不在一般水平之上我可能连5分钟的视频都看不下去,但实际上这并没有让我苦于找不到中意的VTuber。如今的业界目睹一个新人CV青涩的表演都有几分困难,寻找令人眼前一亮的声线就更是千载难逢, VTuber带来的一股清泉对我来说更显得难能可贵。
        动画CV竞争的残酷是不言而喻的,成人游戏方面的CV已经陷入了僵局,声优金字塔的说法也广为人知,随便列举2018年的人气声优排行,(“人気声優ランキング2018 TOP20!”,链接),没有一张面孔能够在打拼五年的时间内进入这张榜单,2017年冬季总共有番剧53部,(“2017年10月放送預定”,链接),除去偶像番这类难能一见的新人提速器,个人粗略盘点了一下,2015年后出道的并且获得主角的CV仅有石見舞菜香,影山灯,春野杏,本渡楓,和氣あず未,礒部花凜,武田羅梨沙多胡,古賀葵,大野柚布子,久保田梨沙这10人,真正在17年出道的,就只剩下了石見舞菜香,武田羅梨沙多胡 2人,声音如何尚且不提,相貌一个比一个出众,理由はお察し。
        假设53部番剧平均每部都能有2个女主角,106个女主角里这些新人能分到的名额,谁都能一眼看得明白,成人游戏就更是不足挂齿,凑足53部拿得出手的作品都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在这一盘死水之中,想找到一个令人惊喜的“好声音”,说实话是一件会耗光你耐心的事情,而对于初入职场跃跃欲试的新人来说,选择攀爬层层压迫的金字塔,还是加入重新洗牌的VTuber,就成了一个很简单的选择题。
        所以新人辈出的现象又多了一个继续欣欣向荣的理由,每天翻翻又是一张陌生的面孔,一个陌生的声音,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享受。尽管运用捏造音仍然是非常困难的技巧,很多新人稍微唱首歌就有几分接不上气,不过这和游戏实况或是个人杂谈里表现出的不熟练一样,完全是内容制作尚未成熟,仍需进步的地方,除去创作的部分,VTuber和过往的实况主所面临的情况仍有很多极为相似之处,值得观众去拿捏。
        这些目不暇接的VTuber们展现出的可能性,尤其是创作的活力,新的想法,新的尝试,新的融合,在萌系的模型或是立绘背后连接着的“二次元”世界里,他们才是最活跃的明日之星。


        第二个关键词是平台,当下“聚合”的概念正在被更为宽泛的引用和解释,因为一个词突然在一夜之间爆红,区块链,或者我们换言之,去中心化,似乎要为互联网带来一股寻找自我的改革旋风,所以在VTuber里,我们也看到“分享”这个想法的影子。
        绊爱所属的Activ8的“upd8”计划,JK组所属的にじさんじ的“にじさんじSEEDs”,ミライアカリ所属的ENTUM的“眠れる才能の発掘”,電脳少女シロ所属的.live的“アイドル部”,ときのそら所属的cover的“ホロライブ”,小到发行项目,大到成立事务所,有些提供全套的辅助甚至住宿,有些只为最基础的设备和技术提供帮助,与国内过往的直播平台或是直播艺人培养公司不大相同的是,如今几大vtuber事务所和他们所依附的youtuber live,OPENREC或是twitch平台,都没有给VTuber们非常直接的管理,他们既不用被分配任务,也不会被限制实况时间,甚至与一般的“艺人事务所”的工作模式都有一定偏离。
        一部手机,一个角色,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引用わぐ在他的にじさんじ和共享经济的文章中的描述,“現在において、大きな権利を保有しているのは「いちから」でしょうが、この先、「いちから」がスコップ売りに専念した場合、もしくは、キャラや技術を与えフォローはするが、大半のことは個人の裁量に委ねる”,( “『にじさんじ』の魅力とシェアリング・エコノミー”,链接),自由工作的实况主和画师美工,在他们之间作为枢纽连接的事务所所能表现出强大的连接作用,能够再现的就是当初TDA进行建模的绊爱,KEI绘制人设的ミライアカリ这般级别的水准,例如由凪白みと担当绘师的新人VTuber白上フブキ,一周前才开始活动,声音非常好听私心地推荐一下,藤ちょこ负责角色的新人VTuber根羽清ココロ也将在6月10进行首秀LIVE。
        当现在我们谈到平台的时候,不得不额外地去注意其工作的模式,利润的分配,或是内外的平衡,借以来归纳其合理和成功之处,“A platform is when the economic value of everybody that uses it, exceeds the value of the company that creates it. Then it’s a platform. ”,借用Ben Thompson的《比尔盖茨线》中使用的概念,这也是わぐ在他的文章里提到的“中央集権的組織や「ヒエラルキー」よりも大衆の「ネットワーク」が力を持つ”,搭建在平台的价值之上的使用者的价值,因为平台的价值而变的更具价值,自由工作形式的VTuber和分离独立自我管理的工作个体,组织资源协助新人加入的事务所和连接聚合信息的协助组织,平台把有价值的身份下放给了广泛的使用者,并由他们创作出更高的价值,同时,这些成功的使用者又吸引着新的使用者加入,平台所能维系和承载的巨大活力正是拥有无拘无束自由的VTuber们所需求的。
        Vtuber和事务所相互呼应的构建出的平台,不仅是质量上的保证,更是推广和流行的必要条件,在这之后创造出的IP,实现的就是一个新的业界。

        曾经有这样一个概念,由玩家来制作游戏,每个人出一点主意,再结合起来,看会把游戏做成什么样,这个想法大概源自接力小说或是其他类似的东西,但将这种概念付诸实践到今天仍旧难行,因为她的可贵之处同时也是困难之处,不是因为有人可以参与其中,而是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是有独立的思想的。想象一下,动画里的每个角色都能有自己的想法,都可以从自己的角度去经历这个故事,对于每个角色的粉丝也就是一个个观众来说,这样的动画,或是这样的游戏,会有怎么样的观赏体验。
        我想说到这可能已经有些明显了,由角色扮演的创作者们VTuber通过自己所属的会社搭建的平台构成的世界观来进行故事演绎的,一种新的体裁,将有可能诞生。


        从最初颇为高昂的绘制人设,制作模型的3D VTuber,到如今简单的脸部捕捉进行的2D VTuber,短视频制作者,实况主,甚至创作者的道路,VTuber在这一年又三个月的时间内走完了,前方的大道上依旧充满着可能性,他们正在迈步向前。
        在2018年6月的这个时间点,实况风格依然占着压倒性的优势,我们可以试图遥看未来,但这条路,因为他们极易融入二次元产业链的形象风格,是一路畅通,这为他们的发展铺平了台阶。
        简单的挂画挂饰,抱枕,甚至黏土周边,时髦些的PIXIVfanbox之类的创作者打赏平台,音声下载,聊天表情,都让这些VTuber们在财政上更加的宽松。简单的算一笔账,前几天个人兴趣购买的系统音,总计240s的时长,标价是1000日元,如果同样一笔钱在DLsite上购买同人音声的话,一小时左右的长度个人觉得还是很保守的预算;同样,实况打赏也是一种非常夸张的收入方式,ミライアカリ在17年12月31日到次年1月1日的两小时实况里Super Chat总额记录上到达了180万日元,他们的价值正在因为IP自身和流行本身得到加码,一如过去的手游或是动画。
        从电视到网络,从PC到移动端,属于动画和成人游戏的时间现在仍然在被剥夺,Vtuber的加入更是一道新的压迫,时代在变化,势不可挡的趋势正在所有人的面前发生,我想起来去年,在一年的总结里摘录到关于VR工口游戏的一段话,
        “昨年のアダルトVRのイベントも取材しましたけど、勢いを感じました。久しぶりに自作マシンのショップに行きましたよ。Windows初期に、あの美少女ゲームが遊びたいからとパソコンを新調した頃を思い出しましたね。今は3Dゲームを制作するメーカーが少なくなってしまってもったいないなと思うのですが、KISSさんやイリュージョンさんのゲームに反応しているユーザーを見ると、美少女ゲームユーザー以外からも注目されていて、新規層獲得の期待もあるなと感じています”,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销售方式已经苟延残喘,内购,微交易成为现在的主流,共同开发的游戏仍旧难行,mod收费又因为爱好者和公司间的利益争夺处处碰壁,Vtuber的特殊形式,若即若离的距离感,新的注意力和受众的加入,新的期待感也在我的心中腾腾升起。说实话值得研究的计划和项目实在让我手忙脚乱,VTuber如今还无法涉足的海外发行的若干动画游戏的项目和实绩也同样惹人注意,至少现在来看,至少有一点可以确认,很多事情未必需要我们再继续等待,这正是不可阻挡的趋势所带给我们的。

Tags: 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