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9-25 14:31 /
(借题发挥,没看过这番,但最近剧透、讨论倒是看了不少。)

体育不是不政治的,它恰恰是最政治的,这里的“政治”意味着一种信念、一种价值判断、一套意识形态,表现为某种政治正确的幻象。从古希腊的天神祭典到近代的人种学试验场再到现代的商业体育,我们消费的从来不是体育,而是体育背后的种种幻象。

而体育番,作为已经充分类型化的作品,它一出场就自带了一种积极向上的意识形态承诺:体育是一件美好的事;体育能够带来热血、勇气、友情;努力会带来回报;虽然每个人的天赋有高下,但努力不分高下,等等。观众消费体育番,是为了让自己的这种信念得到确证。黑化是对这个意识形态的偶尔的逾越,而这种逾越被规训,越轨者受到惩罚,则又反过来让观众得到了观念上的奖赏——“黑化是赢不了的,体育的核心果然还是热血、勇气、友情啊”。偶尔的越轨刺激反而释放了观众的攻击能量,重申了作品中的意识形态要素,这就是默顿所说的越轨对社会秩序的正功能,也可以说是霍夫兰的两面提示下的免疫效应。用齐泽克的话说,便是恰到好处的否定,反而构成了观众享乐的闭环。

因此,观众无法接受一个黑化者,无法接受一种对他们意识形态的经常逾越,他们唯一能够接受的只有潜在的被规训者,并期待着从这种道德规训中获得奖赏——只有有人触犯了“无形之墙”,观众才能够享受到这面墙的保护,否则墙就是“不可视”的,是一只隐形的喷火龙。观众正是希望通过这个意识形态,卑劣地伸张自己的权力意志,以对作品中的角色进行强迫。但现在有人却要凿开这面墙。

一个迟迟等不到的规训意味着对意识形态本身的亵渎,如此得到的便是康德倒转后的萨德,是绝对律令被逾越的渎神行为,也就是一种背德感。渎神者的欢喜不是信者的欢喜,就像不是所有人都忍受得了ntr和绿帽文一样。但商业作品的问题恰恰在于,你不能把它包装成体育番卖给体育番的受众,这就是制假售假了。

就像这番下的某个帖子所说的一样,职业运动员中或许确实有许多黑化者,但这种连体育经纪人都不敢轻易暴露给观众的东西,同样不适合体育番。

而国家队、少歌中的争论则与此类似。区别在于体育番是一个受众极广、承诺相对明晰的作品,反类型作品很容易引发公愤,而国家队、少歌的承诺相对暧昧。而国家队在十四集、少歌在七八九集风评的陡升陡降,某种程度上也与这种承诺有关。
Tags: 动画
#1 - 2018-9-25 16:44
呃,我觉得你对体育番和体育番观众的描述都过度符号化了,当然我不否认明确承诺“友情努力胜利”的体育番和与之匹配的观众的存在,但把观众描述为本身会抱有“努力就会带来回报”那么蠢的信念,未免也太将观众物化于你建立的框架里了。。。观众消费体育番当然是为了看美少女蹦蹦跳跳露白腿啊(不是),再多不过体验一把热血勇气友情。就好比我看qj本不是为了确证自己“qj造福生活”的信念,而是体验一把qj的快感

观众不接受黑化的问题,也涉及到除了你描述的反向刺激机制之外更多的观影环节。具体到亲妈飞扬这片儿里,黑化不被接受是另一方面原因应当是黑化的逻辑与形式触怒了观众对作品合理性的述求,使观众投入的感情被随意玩弄。而更优秀的作品里,被接受的黑化太多了

不过我也没看你说的那个贴子,也不是很领会你发帖的意图,随便谈谈而已
#1-1 - 2018-9-27 08:35
山鲁佐德
“是为了”不是“只是为了”。
人活着要呼吸空气,不意味着人活着就只呼吸空气,但一旦空气稀薄,却也不是人人都能忍受这种窒息感。至于说呼吸空气好蠢啊,大概就是写这篇日志的意图。这不恰恰是一部不会读空气的番吗?
当然,对于高原反应带来的心悸、胸闷、头痛等等临床症状,我也不会一股脑地把它们还原成意识形态的背叛这一个原因。
#1-2 - 2018-9-27 09:18
eden
山鲁佐德 说: “是为了”不是“只是为了”。
人活着要呼吸空气,不意味着人活着就只呼吸空气,但一旦空气稀薄,却也不是人人都能忍受这种窒息感。至于说呼吸空气好蠢啊,大概就是写这篇日志的意图。
这个比喻有问题啊,友情努力胜利不是空气,而是空气清新剂。不是人人都能忍受恶臭,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人认为空气就该是香的b38
#1-3 - 2018-9-27 14:33
山鲁佐德
eden 说: 这个比喻有问题啊,友情努力胜利不是空气,而是空气清新剂。不是人人都能忍受恶臭,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人认为空气就该是香的b38
差不多的意思。空气是无色无味的,但这只是对人的鼻子来说。你要说有点儿甜就有点儿甜吧,但很多人还是觉得现实中的空气污浊,喜欢呼吸森林浴,负氧离子丰富。
#1-4 - 2018-9-30 19:56
eden
山鲁佐德 说: 差不多的意思。空气是无色无味的,但这只是对人的鼻子来说。你要说有点儿甜就有点儿甜吧,但很多人还是觉得现实中的空气污浊,喜欢呼吸森林浴,负氧离子丰富。
恭喜s1被搅出道(
#1-5 - 2018-10-1 12:22
山鲁佐德
eden 说: 恭喜s1被搅出道(
这东西写在最开头就是给大家自行判断的,如果觉得看了第一句话后面都不用看,自己右上角点X就行了。s1被这挑逗到高潮,也是痴女化严重。
#2 - 2018-9-26 00:23
(怀旧意味着玩完)
推荐一个关于前苏联地区足球新闻的网站futbolgrad,在那里一切非战报流水账的故事都是以“失去某个意识形态承诺”为前提开讲的(虽然我们仍然无法从中消费体育)。
#3 - 2018-9-26 05:37
(若想了解一个人,最好的方法是找他聊天而不是看他签名,想 ...)
你对看片的描述是有问题的。

没有说哪个观众,是以求证类型片的规则为目的来观影的,或者说来求证自身信念为目的来观影的,喜欢动漫的通常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娱乐。而你所描述的观众,是类型片的规则审查官,是被现实击溃信念而在动画里卑微地求得安慰的人,而他们只知道一个规则就是要励志。你不觉得你所描述的观众像一帮白痴吗。

就我所知道的,类型片的规则并不是一刻不变的,观众也不是那种绝望的囚徒。他们只是喜欢有趣的东西,人物和情节的变化接受不了,除了价值观的问题,占绝大部分的是合理性,是陈词滥调。

以这个片为例子不够经典,你拿《神雕侠侣》为例子更合适一点,小龙女被QJ,金老爷子怎么敢这么写,那可是比励志不励志更恐怖的东西。可是一场轩然大波之后,神雕依然成为经典,为啥呢?我不太清楚,但是你所说的东西,确实在很多年以前就被证实打破了。
#3-1 - 2018-9-27 08:42
山鲁佐德
人活着是要成就自我,那么日常的吃喝拉撒就不要管了?观众不一定以确证自身的信念为终极目的,不意味着观众能够忍受对自己信念的经常逾越。
金庸要是把小龙女被qj的部分写得极度淫秘享受,他也不会是通俗作家而是要被关进青山精神病院了。
#3-2 - 2018-9-27 11:19
A
山鲁佐德 说: 人活着是要成就自我,那么日常的吃喝拉撒就不要管了?观众不一定以确证自身的信念为终极目的,不意味着观众能够忍受对自己信念的经常逾越。
金庸要是把小龙女被qj的部分写得极度淫秘享受,他也不会是通俗作家而是...
的确是不一定能接受自己的信念受到逾越,但你也说了是“不一定”,那么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觉得多多少少还是有那么一点可能性能够容忍部分逾越呢?我觉得是可以容忍的好吧,一方面看程度,一方面信念是个什么屌东西?你能进行精确的定义吗?也许你能,但你能保证这些只是追求片刻欢愉的观众能够自己清楚自己的信念吗?我觉得不能好吧。那么你所说的能否接受信念被逾越,本就是一个十分模糊,十分看具体个人,外加很难界定的事情,在这其中有一些共性在,但是那些共性不足以无视有更多的个人情况在里面,比如所谓的价值观差异,像我就不信什么努力就有回报。

关于小龙女这个,我觉得你应该把概念弄得清楚一点再来进行讨论,从你的说法里面,是否可以理解为只有把女主角被QJ的情节描写得如同色情小说,才算得上违背武侠类型,而只是有这个情节还是不够的?我认为我无法同意,比如你拿现在的爽文举例,爽文规则里,主角是不能受到大挫折的,尤其是被绿这种事情,对于很多作者来说,那是沾都不能沾的,不要说写出来,即使是能被推理出来都不行,同理,我认为《神雕》是很明确地违背了当时的所谓原则的,不过《神雕》之后,也许这个原则有所改变,所以我依然坚持,你的观点站不住脚。
#3-3 - 2018-9-27 14:27
山鲁佐德
A 说: 的确是不一定能接受自己的信念受到逾越,但你也说了是“不一定”,那么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觉得多多少少还是有那么一点可能性能够容忍部分逾越呢?我觉得是可以容忍的好吧,一方面看程度,一方面信念是个什么屌东西...
你到底读我写的日志了吗。。。我明明说了,对意识形态的偶尔背离,反而有助于完成观众享乐的闭环,不可见的墙只有被逾越后才变得可见。
小龙女被qj恰恰是这种偶尔的逾越,这种逾越反而使得过儿和姑姑这对本身有悖伦常的男女关系让人能够接受。但你要写小龙女被qj后对龙骑士尹志平爱的死去活来,那就是沙朗通精神病院里萨德侯爵的作品了。
#3-4 - 2018-9-27 15:07
A
山鲁佐德 说: 你到底读我写的日志了吗。。。我明明说了,对意识形态的偶尔背离,反而有助于完成观众享乐的闭环,不可见的墙只有被逾越后才变得可见。
小龙女被qj恰恰是这种偶尔的逾越,这种逾越反而使得过儿和姑姑这对本身有悖...
那就啥都别说了,你说的都是对的,拜拜
#4 - 2018-9-26 10:57
(答えはいつも私の胸に~)
我觉得存在这样的框架所描述的现象,但这并不能成为一种决定性的因素。
#4-1 - 2018-9-26 10:57
Rくん
是否存在你提出的框架所描述的倾向?我认为存在。

是否观众完全按这个框架行动?我觉得不是
我虽然是享用资本主义的精神快餐,但那也是良心不安地享用。认为体育片就该按照“友努胜”的“真香”套路来演,不接受任何异议,我还没有那么自负。

这个“体育的政治正确”对作品的形象有没有影响?我觉得有
观众确实会在作品中寻求自己期望看到的东西,这种心理状态在追番的时候自己是能明显感受到的。当然,既期待自己希望看到的东西,也期望自己意料之外的东西,这才是一种常态。但不管怎么说,我总是期望作品是能够自圆其说,有一条清晰的思路的。

这个“体育的政治正确”是否不可打破?我觉得可以,但是要拿出能够说服观众的依据。
我可以接受一部《灌篮高手》,也可以接受一部《乒乓》噫我还没补乒乓。虽然上面说了我看番存在偏见,但其实最主要的因素还是在于创作者讲的故事本身。
如果作品在故事的层面让我觉得不合理,那不管它有没有迎合我的喜好,这种违和感都是难以消除的。或者说,烂的作品可能就单纯地是很烂而已,没有别的意思(bgm38)嗯,当然,我也感觉楼主也不是针对这部作品本身来谈的。
#4-2 - 2018-9-26 11:00
Rくん
关于观众能不能接受一个黑化者
我觉得可能游戏里大概能有给出更好的例子
但我并没玩过多少游戏ry
#4-3 - 2018-9-27 08:47
山鲁佐德
Rくん 说: 关于观众能不能接受一个黑化者
我觉得可能游戏里大概能有给出更好的例子
但我并没玩过多少游戏ry
我没有说观众无法接受一个黑化者,而是说大多数观众只能接受一个什么样的黑化者——与各种日常信念不构成根本性冲突的黑化者。我也没有说体育的政治正确不能打破,人是没有自由的客体,只是说大多数人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自由罢了。商业作品因为处理不好这些信念而崩盘只是活该,我更不会认为这是什么挑战风车的伟大失败。
#4-4 - 2018-9-27 11:32
Rくん
山鲁佐德 说: 我没有说观众无法接受一个黑化者,而是说大多数观众只能接受一个什么样的黑化者——与各种日常信念不构成根本性冲突的黑化者。我也没有说体育的政治正确不能打破,人是没有自由的客体,只是说大多数人没有他们想象的...
社会标准确实这样像分布式地存在于各位观众姥爷地价值判断里,抛开环境谈一个人也确实不现实。只是具体到这个作品,本作活该崩盘更根本的原因可能在于故事本身漏洞太多。

ps:因为背景不够陌生,观众(们)可能更加容易站在现实世界的价值标准下审视体育作品,这也是可以想象的。
#5 - 2018-9-26 14:15
等一个闪电侠?
#6 - 2018-9-26 19:21
不看番只看讨论就反思问题的危险在于没有切身体察作为反思对象的观众在整个追番过程中的所思所想与情感变化,从而可能在主观偏见的驱使下不去思考问题究竟是什么,而去思考自己所认为的问题。追番的观众只要是正常的甚至大概率是略带叛逆的网络社区参与者,并非毫无社会经历的单纯者或者不怎么上网、接触新闻的人,在举国体制的中国,对于体育是不是有黑暗面这件事大概再清楚不过。如果你说全国人民对于轻羽飞扬的不满是出于对体育这一符号所代表的意涵的态度我还会再反思一下,对本来就是绝少数的、与主流意识形态距离相对较远的动画爱好者还这样评价我认为是有所偏颇的。抑郁黑化虽然喜欢的人可能不多但是决不至于被破口大骂,轻羽飞扬被诟病是因为制作组从前两集之后就显得对角色缺乏尊重,不注重塑造角色自身的形象,而是按照自己对说教内容的设置随意修改角色形象,强迫角色按照自己的意愿行动。有想法、有制作水平,但是想法太过自我沉醉、制作水平也没有强到可以让人无视一切缺点,越走越偏。其实自闭又有什么呢,自闭飞扬本就是一个更多带有调侃的说法,轻羽飞扬真正的崩盘崩在亲妈飞扬、洗白飞扬上。
#6-1 - 2018-9-27 09:03
山鲁佐德
我来写这篇日志就意味着我对自己搜集的材料有信心,我不否认听监督讲故事和听观众们讲故事会有区别,但这毕竟是同一个故事,而且我就是在讨论观众看到的那个故事。
即使是你口中“略带叛逆”的二次元,也不意味着他们可以反叛所有的日常信念,这样的人大概率已经被关入精神病院了。举国体制在描述上本身就存在某种价值迂回,恰恰是在各类报道中的价值判断,构成了一种意识形态上的逾越和回归——集体主义的体育思想果然是不好,体育还是应当回到个人主义的热血友情努力上。
#6-2 - 2018-10-1 20:24
Reaving
山鲁佐德 说: 我来写这篇日志就意味着我对自己搜集的材料有信心,我不否认听监督讲故事和听观众们讲故事会有区别,但这毕竟是同一个故事,而且我就是在讨论观众看到的那个故事。
即使是你口中“略带叛逆”的二次元,也不意味着他...
第一,我对你的质疑不是监督讲的故事和观众讲的故事不是一个,而是你看到的、关注的故事不是观众看到的、关注的。各个评论区里因为对“意识形态的逾越”而产生愤怒的观众不是没有,但是是少数,大部分观众愤怒的理由是洗白母亲、对女一不公平、乱改人设、逻辑感人等。质疑的核心在于我认为你在分析一个完全不重要的问题,只是因为你自己格外关注相关话题所以会写这篇评论。如果你对这方面评论的占比有信心,请给出你看的评论区我们进行比对。
    第二,我没必要论证也没有说过二次元人群反叛所有日常信念,所以我不知道你后半段在聊什么、从何谈起。我说过的仅仅是我认为二次元人群对那种全然阳光、积极、健康的体育形象大都不持肯定态度,所以即便我上面的质疑不成立,也不代表就是因为“意识形态的逾越”观众差评,因为在我看来那根本就没有对绝大部分观众的信念形成逾越。这个质疑的核心是对中国在体育方面有一个你所说的那么强、那么有力的意识形态表示怀疑。如果你说ntr涉及的道德方面有这么一个意识形态我大概可以认同一下。
    总结一下,理论本身我无意质疑,我是觉得你太按照理论的思路走而没有注意其界限以至脱离了实际。
#7 - 2018-9-30 18:31
观众无法接受与各种日常信念构成根本性冲突的黑化者————错
观众无法接受明明在一本正经地讲黑化者,突然把BGM一开就开始友情努力胜利————这单纯就是监督脑子进水了而已。
#8 - 2018-9-30 23:49
(www)
xswl,
没看番也能发表评论
没看番发表的评论还有一大堆人正儿八经的讨论 -》new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