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0 16:50 /
RT。有人统计过么?太多了,只看出有克里斯蒂的作品和福尔摩斯。
(评论显示有6页实际上却只有4页,最后两页去哪了。。。)
Tags: 动画
#1 - 2018-10-10 18:29
(一个纠结的面瘫伪宅)
ed2致敬的作品太多了 我也一直都想知道
最后两页应该是私密日志,也计数但是看不到

在谷歌上搜到了一篇考据 orz
https://bbs.hupu.com/3988012.html
搬运过来



一、千反田爱瑠版福尔摩斯——与柯南·道尔的约定

希腊语译员(The Greek Interpreter)

《希腊语译员》是柯南·道尔所著的福尔摩斯探案的56个短篇故事之一,收录于《福尔摩斯回忆录》。福尔摩斯的哥哥迈克罗夫特·福尔摩斯首次登场。

福尔摩斯介绍哥哥迈克罗夫特给华生认识,而迈克罗夫特又介绍一个朋友予他们认识。这个朋友懂得希腊语,突然一天被人请做翻译,但对方却要求他为一位被禁锢的人做翻译,他认为事态可疑,于是向福尔摩斯请教。福尔摩斯经过调查后,发现一宗谋财害命的凶手案将要发生,凶徒欲杀了该名人士然后侵吞他妹妹的财产。

五枚橘籽(The Five Orange Pips)

《五枚橘籽》是柯南·道尔所著的福尔摩斯探案的56个短篇故事之一,收录于《福尔摩斯办案记》。

约翰·奥本萧先生的伯父及父亲收到一封k的来函后,就不明所以死于意外,约翰继承了他们的遗产后,又收到向頪似的信件,于是向福尔摩斯求助。福尔摩斯听后叫约翰遵从信上的吩咐所做,但仍然阻不了约翰·奥本萧的死亡。福尔摩斯查出约翰的伯父手上持有3K党的机密档案,故招来杀机。而杀害约翰的凶手,最终都死于暴风雨下。

吸血鬼(The Adventures of the Sussex Vampire)

《吸血鬼》是柯南·道尔所著的福尔摩斯探案的56个短篇故事之一,收录于《福尔摩斯案件簿》。

一个恐怖的女人,一段离奇的故事。到底是不是那个亲生母亲吸食了自己亲生孩子的鲜血?到底是不是那个后母殴打了继子?大侦探福尔摩斯一路风尘仆仆赶来,绝不放过丝毫蛛丝马迹,观察及其入微思维活跃的福尔摩斯确只用了两三下就推理出了结果:由于那个女人的继子用有毒的东西刺进了她的亲生孩子,她只是用嘴把亲生孩子有毒的血吸出来,却被人误解为吸血,而作为惩罚,她打那个继子,却被人误解为虐待孩童。而那个女人为了自己的继子还隐瞒了真相。令人感动不已。福尔摩斯的才华的确不限于此,也许正是因为他的一点一滴也不放过,才会是他成为一代名侦探。

跳舞的人(The Adventures of the Dancing Men)

《跳舞的人》是柯南·道尔所著的福尔摩斯探案的56个短篇故事之一,收录于《福尔摩斯归来记》。

丘比特先生是英国一位大庄园主。他的妻子埃尔茜是一位美国人。结婚之前埃尔茜提出一个特别的要求:她以前交过一个坏朋友,希望丘比特不要过问她的过去。婚后两人生活得十分美满。不料有一天,埃尔茜接到一封美国来的信,读后大惊失色,马上把信投入火中烧掉了。后来,丘比特接二连三在庄园的窗台、工具房门等处发现了许多用粉笔画的各种姿态的跳舞小人。丘比特对魂不附体的妻子和一再出现的图形深感不安。他将这段时间内在庄园里发现的人形密信临摹下来,并交给了福尔摩斯。

银斑驹(The Silver Blaze)

《银斑驹》是柯南·道尔所著的福尔摩斯探案的56个短篇故事之一,收录于《福尔摩斯回忆录》。此故事分别于1923年、1937年、1977年及1988年被改篇成电影或电视。

国王马场发生了命案及赛马失窃案,马主罗斯上校要福尔摩斯协助调查。福尔摩斯去到现场,只是四处侦查,又或问下人一些不相关的问题,令罗斯上校非常失望。事实上,福尔摩斯已经知道上校的失马是被邻近马场的人带走,并已叮嘱对方需于赛马日前交还赛马,而上校马场下的练马师的命案,福尔摩斯亦知道是该练马师欲令马匹不能出赛,从而伤害马匹期间被马匹打死。只因为罗上校态度恶劣,致福尔摩斯不愿即时告知真相。

第二块血迹(The Adventures of the Second Stain)

《第二块血迹》是柯南·道尔所著的福尔摩斯探案的56个短篇故事之一,收录于《福尔摩斯归来记》。

一份有关国家的绝密文件不翼而飞,里面的内容一旦外泄,整个欧洲都会战火纷飞。首相亲自造访贝克街,力图挽回损失,紧张的国际局势一触即发。极有嫌疑的间谍在住处被杀,尸体所在的地毯上留下一摊血迹,而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另一头未曾沾上血液的地毯下,竟发现另一块来历不明的血迹……

六座拿破仑半身像(The Adventures of the Six Napoleons)

《六座拿破仑半身像》是柯南·道尔所著的福尔摩斯探案的56个短篇故事之一,收录于《福尔摩斯归来记》。

苏格兰场的雷斯垂德先生晚上到福尔摩斯那儿去坐坐,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了。福尔摩斯欢迎他的到来,因为这能使福尔摩斯了解到警察总部在做些什么。福尔摩斯总是用心地倾听这位先生讲述办案的细节,同时他根据自己渊博的知识和丰富的经验,也不时地向对方提出一些建议和意见。但没想到,一系列荒诞的事件正在上演: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家,一连四座拿破仑石膏像遭窃并被恶意地砸成碎片,而就在第四座石膏像被盗的地方,骇然出现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

修道院公学(The Adventures of the Priory School)

《修道院公学》是柯南·道尔所著的福尔摩斯探案的56个短篇故事之一,收录于《福尔摩斯归来记》。

在贝克街的这座小小的舞台上,我们已经看到不少人物的出场和退场都很不寻常,可是回忆起来,只有曾经荣获硕士、博士等学位的桑尔尼克夫特·贺克斯塔布尔的首次登场最为突然,最为惊人。那张几乎印不下他的全部学术头衔的小名片刚刚送来几秒钟,他自己就紧跟着进来了。他身材高大,气宇轩昂,神情十分庄严,似乎冷静和稳重全集于一身。但是当他走进屋来随手关上门后,竟立即靠着桌子摇晃起来,随后便四肢无力地跌倒在地板上,那魁梧的身躯匍匐在壁炉前的熊平地毯上,他失去了知觉。

诺伍德的建筑师(The Adventures of the Norwood Builder)

《诺伍德的建筑师》是柯南·道尔所著的福尔摩斯探案的56个短篇故事之一,收录于《福尔摩斯归来记》。

凌晨,诺伍德发生大火,富有的户主一位当地有名的建筑商尸骨无存。火灾现场的大致情况如下:卧室的床无人睡过。保险柜门敞开,有激烈格斗的迹象,有少量血迹及沾血的橡木手杖一根。之前曾上门拜访建筑商麦克法兰成为最大嫌疑人并被警察逮捕。当然,福尔摩斯有他独到的见解,他坚定地认为凶手另有其人,而且他已经找到“不然雷斯垂德警官会绞死我们的委托人!”

空屋(The Adventures of the Empty House)

《空屋》是柯南·道尔所著的福尔摩斯探案的56个短篇故事之一,收录于《福尔摩斯归来记》。

华生医生叙述自己在和福尔摩斯的长期往来中养成了试图用福尔摩斯的方法分析罪案的习惯,并慨叹福尔摩斯已然去世,无法侦办罗纳德·阿德尔被杀的案件。罗纳德·阿德尔是某位伯爵的次子,无仇家、无恶习,圈子很小,好玩纸牌。1894年3月30日下午和晚饭后,他在俱乐部玩了惠斯特,跟他一起打牌的莫兰上校证明几周前他还和阿德尔一起赢了四百二十英镑。
出事那天晚上,阿德尔十点钟回家,十一点二十分他的母亲和妹妹回来后,发现他在反锁住的房间里被击中头部,房间的窗户是开着的,现场没有凶器,附近也没有听到枪响。在现场只发现了一些钱和记录数字和朋友名字的一张纸条,推测是在计算打牌的输赢。

最后致意(The Last Bow)

《最后致意》是柯南·道尔所著的同名小说中记录的一个故事,亦是神探福尔摩斯真正的最后一案。此案以第三人称讲述福尔摩斯与华生在一次大战前一星期,成功捉拿德国间碟集团首领冯˙波克,并且由福尔摩斯讲述他为何在退休后又再牵涉进案中,以及之后两年的调查经过,福尔摩斯在结案时已60岁并且留了小山羊胡子。

魔鬼之足(The Adventures of the Devil's Foot)

《魔鬼之足》是柯南·道尔所著的小说《最后致意》中记录的一个故事。一向平静的村庄内,发生了灭门凶案。究竟是什么样的恶魔,令一家四兄妹或疯或死,并且脸上都流露出恐怖的神情?离奇的怪案使得福尔摩斯不惜抱病上场,拼命侦查。

墨氏家族的成人礼(The Musgrave Ritual)

《墨氏家族的成人礼》是柯南·道尔所著的福尔摩斯探案的56个短篇故事之一,收录于《福尔摩斯回忆录》,此故事是福尔摩斯向华生讲述自己早期的探案经过。

福尔摩斯初成为侦探时,他的一位大学同学向他求助,指家中的管家偷看家族文件,原本想将他即时革辞,后念到他多年贡献,给他一星期的时间。但只过了三日,该管家却离奇失踪了。福尔摩斯问同学管家偷看什么文件,同学将该文件交予福尔摩斯,福尔摩斯认为文件有可能是一副藏宝图,于是到同学家中根据文件的指引寻找,最终在文件指示的藏宝地点找到英国国王的王冠及管家的尸首。

显贵的主顾(The Adventures of the Illustrious Client)

《显贵的主顾》是柯南·道尔所著的福尔摩斯探案的56个短篇故事之一,收录于《福尔摩斯案件簿》。

福尔摩斯办过很多疑难怪案,但拆散他人婚姻的勾当,这还是第一次。因为拆散他人婚姻而被人狂殴到头破血流,也是第一次。因为拆散别人婚姻而被指控盗窃,更是第一次。也许正因为这一次的主顾地位过于显赫,以致给福尔摩斯招惹的麻烦也就特别的多……




二、伊原摩耶花版波洛——与阿加莎·克里斯蒂的舞蹈

啤酒谋杀案(Five Little Pigs)

《啤酒谋杀案》又名《五只小猪》,是被誉为举世公认的侦探推理小说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一部侦探小说,于1941年刊载于美国报刊。

一位年轻姑娘卡拉,怀着对真相的迫切渴求,找到了波洛。原来,在十六年前,她的父亲艾米亚斯被毒死,她的母亲卡罗琳则因谋杀其夫的罪名被判刑。一年之后,卡罗琳死在狱中。临死前,她留给女儿一封信,信中说:她没有杀人——她是无辜的……徘徊在正义,欺骗,情感的边缘,卡拉坚定地选择——她要得到真相!于是,这桩封尘了十六年的旧案,重见天日。波洛翻阅了卷宗后,又走访了经历那场官司的律师,了解了大致情况,并找到了五位当事人。

阳光下的罪恶(Evil Under the Sun)

《阳光下的罪恶》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一部侦探小说,于1940年刊载于美国报刊。

在皮梳湾外的小岛上,乐园旅馆——是度假休闲者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了。从六月到九月,乐园旅馆一直都住客常满。波洛难得享受午后的阳光……有一种女人,走到哪儿都是焦点,阿伦娜·马歇尔就是这样的人。她年轻,充满了活力,漂亮的古铜色皮肤,周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或者说——甚至有点邪气。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毫无例外地投注在她身上了。可怜的女人,似乎还没有意识到,死神已经盯上她了……

幕(Curtain)

《幕》(又译《帷幕》、《落幕》)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一部侦探小说,也是比利时大侦探赫丘勒·白罗和他的老友黑斯廷斯的最后一案。

黑斯廷斯受到老友白罗的来信,白罗在信中说自己深受关节炎之苦,去埃及疗养后更加恶化,已不能自己行动,希望黑斯廷斯前来斯泰尔斯庄园与自己相会。斯泰尔斯庄园是几十年前白罗和黑斯廷斯重逢,并破获了“斯泰尔斯神秘案件”的地方。黑斯廷斯来到庄园后,发现自己的女儿茱蒂丝和她的雇主,科学家富兰克林也在庄园。之后黑斯廷斯看望了白罗,发现他已垂垂老矣,生活完全要靠一个叫卡狄斯的仆人照顾,只有对他自己脑力的赞扬不亚当年。白罗认真地告诉上尉他是在追寻一个和五个案件有关系的手法高超的谋杀犯“X”才来到此地,希望能够阻止“X”继续犯罪。但由于他身体的每况愈下和还无法知道“X”这次的犯罪对象时谁,他要求黑斯廷斯帮助自己调查,但是拒绝透露他倒底怀疑谁是凶手“X”。

人性记录(Lord Edgware Dies)

《人性记录》又名《埃奇威尔爵士之死》,阿加莎·克里斯蒂于1933年创作的一部侦探小说。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团谜——由矛盾复杂的激情、欲望和态势构成的迷宫……我们自己做出的判断,十有八九是错的。”我们的女主角:电影明星简·威尔金森,是一个绝对以自己为中心的人物,她想做的事情,就没有办不到的。这不,她又委托大侦探波洛为她办一件事,居然是让他去说服她的丈夫——埃奇威尔男爵,和她离婚!呵呵,他要是不肯离婚,她说,我恐怕会立刻坐上出租车,去把他干掉!连波洛自己都尴尬地说,帮别人摆脱丈夫,可不擅长啊。不过没办法,他还是勉强答应了。波洛把意思传达给男爵,埃奇威尔男爵立刻答应了离婚,丝毫没有令波洛碰壁。当天晚上,男爵被杀,有人看到简·威尔金森曾在晚上来到男爵府上。但是,简·威尔金森有不在场的证明,当晚,她在别处出席宴会,有数人作证。难道有人杀掉埃奇韦尔男爵,并且想嫁祸到简·威尔金森身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二起谋杀案发生了……

死亡约会(Appointment with Death)

《死亡约会》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一部侦探小说,于1937年刊载于美国报刊。

伟大的比利时侦探波洛再次来到了神圣的耶路撒冷,这次他遇到了到此旅游的古怪的博因顿一家:母亲、已婚的儿子和他的太太、小儿子、两个女儿。博因顿老太太掌握着家庭的经济大权,她让孩子从小就与世人完全隔绝,完全不和外界来往。通过这种*河蟹*粗暴的教育方式,博因顿太太掌握了孩子们的婚姻、爱情、甚至是思想。懦弱的大儿子伦诺克斯和妻子纳丁终于要面对是否要结束在这个扭曲的家庭中的这段婚姻进行选择。小儿子雷蒙德和女儿卡罗尔正在担心着他们的始终神志不清的小妹妹吉尼弗拉,在所罗门饭店,他们偶遇美丽热情的医护士萨拉·金小姐,在莎拉的鼓励下,两位年轻人决定要做点什么来摆脱压制已久的束缚。

黄*河蟹*花(The Yellow Iris)

《黄*河蟹*花》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短篇小说集《神秘的第三者》中的一部分。

赫尔克里·波洛把脚伸向嵌在墙壁里的电炉。通红通红的电炉丝匀整地交织在一起,使得做事有条不紊的他感到非常满意。“煤火,”他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道,“却总是那么飘忽不定,它永远不会达到如此和睦的境地。”电话铃响了。波洛站起身,看了看表,将近十一点半了。他不知道这么晚了谁还会给他打电话。当然了,有可能是别人拨错了号码。“也可能,”他古怪地一笑,咕哝着对自己说,“是一个腰缠百万的报业老板,被发现死在自己乡下别墅的书房里,左手紧握一束血迹斑斑的兰花,胸前用别针别着从烹饪书里撕下来的一页食谱。” 他为自己不着边际的幻想得意地笑了。他拿起话筒。话筒里立刻传来一个声音,一个柔柔的沙哑的女人的声音,绝望而又急切……

ABC谋杀案(The A.B.C. Murders)

《ABC谋杀案》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一部侦探小说,这同是一部犯罪小说,于1935年11月起连续刊载于报刊。

一个逍遥法外的连环杀手通过字母表一步一步实施犯罪。作为死亡标记,杀手在每个被害人的尸体旁留下一本ABC铁路旅行指南,翻开的那页就是杀人之地。先是在安多弗,接着是贝克斯希尔海滩,然后是克拉克爵士被发现谋杀与彻斯顿的海边小径。看起来继续作恶的凶手毫无被擒的希望,直到凶手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向波洛挑战杀人计划……当第四封信到来,并宣布下一次作案地点是唐克斯特时,不仅媒体给予了铺天盖地的报道,苏格兰场也部署了大量警力来防范。

旧罪阴影(Elephants Can Remember)

《旧罪阴影》又名《大象的证词》,是阿加莎·克里斯蒂于1972年创作的一部侦探小说。这也是波洛健康时期的最后一案。

英国有句老话:大象从不忘事儿。奥利弗夫人应邀去参加一次盛大的文学午餐会。席间,她遇到一位让她讨厌的夫人,此人向她提出了一个让她难以置信的问题。原来奥利弗夫人有一位教女叫西莉亚,而这位夫人则是她的男友的母亲,她向作家提出的问题是:“是西莉亚的母亲杀了她父亲,还是她父亲杀了她母亲?” 这个问题让奥利弗夫人感到有些不快,更重要的是它引起了她的好奇心,她想知道事实的真相。原来十几年前,西莉亚的双亲——一对非常幸福的夫妇,他们外出散步时,随身带了一支*河蟹*。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是两人都死了,警察认为是自杀,但无法确认究竟是谁开的枪。但是让人不解的是,他们关系很融洽、健康状况良好,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自杀。

斯泰尔斯庄园奇案(The Mysterious Affair at Styles)

《斯泰尔斯庄园奇案》又名《斯泰尔斯的神秘案件》,这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处女作,也是大侦探赫尔克里·波洛(Hercule Poirot)的第一次出场。

斯泰尔斯庄园的女主人埃米莉·艾格尼丝·英格尔索普太太掌管着庄园的财政大权,在周二的凌晨时分在自己的房间里毒发身亡,而房间的三个门都是从里面锁上的。波洛在调查此案的过程中发现了壁炉里烧毁的遗嘱碎片,打碎的咖啡杯,门上的衣物碎片,一大片蜡烛油,等一系列疑点;而在调查的过程中最大的疑犯——英格尔索普太太的丈夫,比她小20几岁的阿尔弗雷德·英格尔索普先生却有不在场的证据,波洛开始在英格尔索普太太前夫的两个儿子约翰·卡文迪什和劳伦斯·卡文迪什,以及玛丽·卡文迪什太太、辛西娅小姐中寻找凶手,而每个人似乎都有许多疑点,到底英格里桑太太是谁杀死的呢,亦或是被某几个人合谋杀死的呢?

H庄园的一次午餐(Sad Cypress)

《H庄园的一次午餐》又名《丝柏的哀歌》,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一部侦探小说,于1939年刊载于美国报刊。

韦尔曼太太是H庄园的女主人,丈夫早已去世。她有一个侄女,叫埃莉诺,而其丈夫有一个侄子,叫罗迪。韦尔曼太太非常喜欢她们,她常常暗示死后遗产会留给她们两人。而埃莉诺和罗迪两人自小青梅竹马,并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谁知道,他们平静的生活被一封匿名信打乱了。埃莉诺收到了一封关于H庄园更夫的女儿玛丽(其母是韦尔曼太太的贴身女仆)的匿名信,信中暧昧地提到了那姑娘与韦尔曼太太的事,当然还有关钱。于是,他们决定回去看个究竟。谁知道这一去,罗迪竟对玛丽一见钟情。埃莉诺强忍心中的悲伤,与罗迪解除了婚约,表现了大家闺秀的风范。

捕鼠器(Three Blind Mice and Other Stories)

《捕鼠器》又名《三只瞎老鼠》,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于1950年创作的一部侦探小说。

快要下雪的日子,若隐若现的可怕歌声在清冷的大街上幽灵般游荡。“三只瞎老鼠,看啊,他们正跑着——”恐怖马上成了现实。波伊尔太太被人杀害了,特雷特侦探的雪橇不翼而飞,电话被切断了。所有和外界的联系在这突如其来的大雪中陷于困顿。猜疑,恐惧,争吵,嫉妒,愤怒……在“三只瞎老鼠”的诡异旋律中盘旋。
#1-1 - 2018-10-11 08:57
SlayerYJC
666,还真就是这俩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