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5 17:38 /
    不知名的季节不知冷暖,不知名的日子只有不知终末的清晨。霙在前往吹奏乐部的路上,前方的女人犹如醺人白昼之中肆意盛开的一抹浅蓝。安静的雾,描绘出梦中的世界,隔绝人心与意志,唯有安定的自己活在看不出形状的孤独之中。霙是一个人,霙在呼唤着什么人。于是希美回眸一笑,浅蓝色溢出在冷艳的空气中,吹出能够抑制朦胧与幻觉的风。霙心中那令人心神恍惚的梦境瞬时崩塌,看见她的眼眸,便直达梦境的尽头,直达深夜不断颤抖的自己,在世外桃源的魔山化为白骨,再也回不到满是尘埃的现世。那是一颗白昼中的星,在天堂的光中散发着光,逐渐靠近霙,说道:
    “永远都要看着我!”
    霙不认为希美会说出这样的话,希美不认为霙会如此想象。她沉浸在自己思索而出的扰人心绪的话语中,将心中的乱流化为美丽的梦与幻想;她翻出那本《莉兹与青鸟》,将这第一部分的故事就此结束。霙紧闭着嘴唇。她想说话,但话语一旦产生,便会冻结在唇边;但想让话语就此融化消失之时,又会变成温柔的流水,在喉咙中积蓄,随时都可能喷薄而出。虽然嘴唇紧闭之时,代表着这个人已经成为对方的俘虏,丧失了平等交流的权力,但最能够代表内心的声音,必定不是从嘴这样庸俗而又显而易见的地方来加以表达。霙拥有比希美更深的蓝色瞳孔。她的眼睛看着希美,像是在念着《莉兹与青鸟》的故事,不断的重复:
    “为何要放我离去!”
    这是第二部分的故事。往后还有第三部分的故事,但也许没有第四部分故事,因为第三部分的故事便是结局。蓝色的青鸟抛开蓝色的情,蓝色的翅膀在蓝色的天空中哀伤。悲伤洒在在悲伤之中,悲伤被悲伤倒映出复数的悲伤。蓝与蓝重合,到深处是趋向于悲哀的黑。我是你的莉兹,你却不是我的青鸟;你是我的青鸟,我却不是你的莉兹。霙之罪在于明知彼此的平行线没有交点,却硬生生的制造了一个南柯一梦的交点;她张开双臂试图拥抱着希美,希美却说:
    “我喜欢霙的双簧管!”
    她的长笛是浅蓝色,她的双簧管是深蓝色。这是第三部分,也许是最后的故事。不言一物,只沉默拒绝,隔绝人于千里之外,用不表态来表态,是下策;雷厉风行,用能把人坠入无尽深渊的话语,将人至于凛冽的寒风之中,尖叫之声贯于耳,是中策;用甜言蜜语,许下不可完成的诺言,期待着对方不会不解风情的索求,哭泣便逃跑,等待便沉默,是邪策。而最顶尖的策略,是轻松写意,用看似平常的一言,划出银河两端的距离,将自己变为那水中之月,镜中之花,可望而不可及。真狡猾啊!毕竟霙和希美的谈话都是隐喻,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那些话语便是她们射向彼此的箭。如果箭没有射中靶心,那是射箭人的射术不够精湛;如果箭射中靶心却没有反应,那是射箭人的魅力不够。对霙来说,后者更令人在意,但希美在意的是前者。她最后说道:
    “我会完美的配合霙的演奏的!”
    呜呼哀哉!不是恋不是爱,只是依靠而存在。可她把这当恋当爱,究竟从何时开始,她们之间的依靠成为了束缚,她们之间的束缚又成为了救命稻草。待到最后褪去的假象让一切清晰,便是幻之第四部分。霙与希美的不合拍是光荣的战争,霙与希美的合拍是虚伪的和平。合奏之时,两人的路便走到终点。既然合必分,那不如自己分。青鸟与莉兹分别,因为这既不是她们的开始,也不是她们的结尾;这只是故事中间的一小段,是被人所不屑的海市蜃楼,是繁华最后会追随时间走向虚无的幻影。
    梦中的清晨,春雨沥沥的安静日子,霙与希美吹着长笛和双簧管,相互细细地和着对方的诗意。但如果如此梦幻般的景象,只是为了被大众赞赏一句“美好的百合啊!”而存在,那我不如干脆一开始就不去想春雨,音乐,诗意之类的事。因为不懂诗词的人没有资格介入雅趣,她们也不会因此心满意足。最后的结局不是happy end,只是貌似happy end的no end。
Tags: 动画
#1 - 2018-12-5 17:46
(动漫最重要的是摸鱼)
呜呼哀哉
#2 - 2018-12-5 20:29
某种意义上山田很狡猾,把这个结局处理的很类似GE,但我喜欢霙的双簧管!也好,结尾的脚步仍然不合拍也好,应合了访谈了山田所说“这只是一个中途的故事”,观众只是目睹了两个关系的一点转变,之后的第四乐章会如何谁也不知道(甚至连访谈中负责创作音乐的人都提到第四乐章并没有具体的指示),两个人都不继续变化的话也没有GE的可能,虽然山田明白这一点,但她还是选择了这样的处理,各种意义上都挺让人在意的。虽然本片势必会被很多人视为百合片,但是百合只是一种可能性。康哥用不是恋不是爱,只是依靠而存在概括两人关系,用山田自己在访谈的话说就是:“与其是爱不如说是‘依恋’”
#2-1 - 2018-12-13 11:17
eden
哪儿像he了,我觉得最后至少行为表现得就是一个正常的挚友关系,看完觉得是he的前面全白看了吧。。。
#2-2 - 2018-12-13 19:12
alexzyf
eden 说: 哪儿像he了,我觉得最后至少行为表现得就是一个正常的挚友关系,看完觉得是he的前面全白看了吧。。。
话是这么说,贴吧里人均当HE看。
#3 - 2018-12-6 04:06
(怀旧意味着玩完)
动机不复存在,仿佛身处于有No的世界中才能呼吸的病态无法维持,迎接Mi的是一直以来探视着No所见的世界。狡猾的从来不是一个人。joint仅仅存在于摄像机的观测。
#4 - 2018-12-13 11:15
(新的风暴已经出现)
我靠,看社了,康哥牛逼儿
#5 - 2018-12-13 11:18
(自从看了佐贺感觉整个人都被净化了,找到了看动画的初心 ...)
我靠,看社了,康哥牛逼儿
#6 - 2018-12-13 11:54
(神圣少女贴身衣物之雷光)
我靠,看社了,康哥牛逼儿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