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6 18:02 /
这是我在看了三遍之后对于蓝小鸟的最终感想。请原谅我使用最简单的语言来描述,如果加上语言修饰与佐证,这个工程量太大了,思考出这些感想已经很累了……

霙对希美最初:不希望毕业,二人分离。以为自己是莉兹(但其实因毕业而带来的分离霙根本捆绑不住,此处霙是假莉兹),共同构成痛苦的根源;

希美对霙最初:以为自己是青鸟,去陪伴孤单的霙。但因为霙爱希美,以为自己是莉兹,却完全不理解莉兹,产生角色认知冲突,音乐人格陷于迷茫,此时希美无意中完成对霙的捆绑,所以希美其实是莉兹;

随着年级的升高,最致命的问题放在面前:进路。霙表示自己的志愿完全取决于希美,而希美深知霙出众的音乐才能,但对自己的音乐才能却始终否定。于是究竟是保全自己而牺牲霙的音乐才能,还是成全霙而牺牲自己的个人价值,希美陷入两难;而同时希美认为若不成全一方,则两人感情也会随之终结,这是爱着霙的自己最不愿看到的结局,故而唯一走出两难的通路(也就是二人各自选择各自的志愿)被自己封死。此时霙无意中完成对希美的捆绑,所以此处霙是真莉兹;

随着练习的进行、层次的提高,希美通过各种渠道更加清晰地意识到自己与霙在音乐方面的鸿沟(老师对于自己和霙的差别对待,引起一定嫉妒心,于是疏远霙,霙被疏远,更加痛苦),慢慢发觉鸿沟可能大到连牺牲自己来走上音乐道路陪伴霙都不太可能了,心里更加惊慌;但借由老师对霙的认同确信了霙的才能完全可以发挥更大的价值,并因此开始意识到之前对霙无意的捆绑,在二人共同走上音乐道路的可能性逐渐消失的背景下,心中就有了放飞青鸟的意图;

霙经过老师的点拨,意识到“音乐怎么样无所谓,和希美这样一直相处下去就好”的自己其实可能是青鸟,于是理解了希美在音乐道路上陪伴自己的苦心,和期待自己音乐才华得到释放的“无奈”愿望,以及更重要的,是自己一句“希美要去音大的话,我也去”而给希美带来的沉重负担。于是决定改换角色,改换爱的形式,成全希美充满爱意的愿望,同时也是表达对于希美一直以来挣扎着在音乐中陪伴自己的感激与心疼。最终霙觉醒了自己的演奏;至此,希美的莉兹角色消失,霙完成了解绑;

(这里有一点个人认为非常重要。我一直以为霙由于根本不在意音乐本身,只在意希美,而且从第二季的tv中来看,霙的音乐才能极其“感性”,所以一直认为霙从没有在音乐理性的角度审视过二人的地位,因此一直不太理解霙为何一听老师提到自己是青鸟,马上就理解了希美。现在看来,这个转变能这么迅速地发生,只有一个解释:霙在很久以前就清楚地知道,希美非常喜欢长笛,但她的演奏水平远远不如自己。
证据就是,表白之时,霙把喜欢希美的所有话都说尽了,唯一没有说出“喜欢希美的长笛”。因为霙极其坦诚,无法在知道这一点的情况下违心、虚伪地去称赞希美的长笛。否则,连头发之类无关紧张的事物都说了,明知道希美对长笛如此看重,又怎么可能不说?
正因为此,霙才能如此顺畅地接受自己是青鸟。因为如果认同自己是青鸟,潜台词就是认同希美是莉兹。而莉兹与青鸟相比,是不会飞的。
所以说,希美最想听到霙说出口的这句话,霙却是注定不会说的……来来来,编剧出来挨打)

听了霙在觉醒后的solo,希美认识到:第一,与霙的差距被摆上台面,自己在音乐道路上陪伴霙的设想无法实现已成事实;第二,自己打开鸟笼的目的达到,心中感到欣慰;第三,青鸟起飞对于莉兹的伤害是真实且巨大的,深刻感受到自己当初退部对于霙的伤害有多严重,自己的“反正青鸟回来就好了”的言论有多轻浮。自己无法承受三种感情的交织而落泪;

霙在通过solo完成了对希美愿望的成全与对希美苦心的感激之后,还有两点是单凭这个演奏无法传达到位的。一是对于希美的爱,二是希望希美放下包袱的愿望。事实上,如果没有这两点,希美必然会在“青鸟已经放飞、自己失去一切”的自我满足和形单影只的交织中痛苦下去。所以后面的告白她必须要说,不然若是因此失去希美,就完全和自己的起飞目的背道而驰了。因此找到希美,全力地向她表白。

通过霙的表白,希美认识到:一,无论如何她都是霙的一切,所谓音乐才能的差异根本不是二人之间的障碍,一切只是自己的执念而已;二,霙的起飞与二人的感情并不冲突,自己在音乐道路上的跟随也就没有意义了,自己既然一定不会失去霙,那么就不需要非得牺牲一人而成全另一人了,之前因为害怕失去霙而被自己封死的“唯一道路”(二人各自选择各自的志愿)也就打通了。所以她对霙表示感谢,应该就是谢谢霙破除了她的执念,让她放下了失去霙的顾忌,从之前的两难中解脱出来,自由地实现自己的追求。所以才能昂首挺胸地将一般大学的攻略放在霙的面前,宣告自己也已经起飞。至此,霙的莉兹角色消失,希美完成了解绑;

到此,二人在心理层面达到了平等,在电影中第一次走出了校园(鸟笼),近距离亲密地向未来并肩前进。

附:个人认为整个电影的最终寓意,都浓缩在了最后那28秒的两只鸟的镜头上。如果仔细看这两只鸟,可以发现原本并肩在飞,突然左边的鸟开始左转,越飞越远,在我以为两只鸟要分道扬镳的时候,左鸟又回来了;然后右鸟开始向右飞,也是越飞越远,但很快也回来了。之后两鸟交错飞行,再也没分开过。
也就是说,其实所谓的“不相交”、所谓的“束缚”,所谓两人之间的差异,根本不如莉兹和青鸟的差异那般巨大。只要愿意好好认清自己,认清对方,就会发现之前的差异、分歧、误会,只是因为二者面朝的方向有所区别,没有谁是谁的负担,没有谁是谁的包袱,甚至没有谁是谁的莉兹,每个人都是青鸟,每个人都实实在在地拥有着翅膀,只要心意相通(二鸟飞行的方向相同),双方本来就是可以永远并肩前进的。

至此,电影完成了对童话《莉兹与青鸟》的超越,我京继冰菓之后,再一次扫除了原作的阴影,用更加柔和的改编温暖了每个人的心。我还能说什么呢?

吹爆好吗!!!!!!!!!!!!!!!!
Tags: 动画
#1 - 2018-12-6 18:13
(上手くなりたい 特別になりたい)
写了那么多好认真。点个赞,废话虽然有点多但是不少地方都相当赞同。
题外话,看利兹与青鸟的各位有多少是认认真真从头看到ed2的最后的呢,我觉得…这次bd发售获得了那么高的评价说实话让我相当意外,当时在影院观看的时候就觉得,这种类型的作品可能只适合在电影院的大屏幕和音响设备中全身心的投入进去看,不然体验真的大打折扣。
最后我也吹爆。
#1-1 - 2018-12-6 21:20
生女当如泉此方还是冈崎汐 ...
废话多是怕表达不准确……
要是在一个想要强调沟通很重要的文章里没把话说清楚,那也太讽刺了……
#1-2 - 2018-12-6 21:28
空空
生女当如泉此方还是冈崎汐 ... 说: 废话多是怕表达不准确……
要是在一个想要强调沟通很重要的文章里没把话说清楚,那也太讽刺了……
哈哈我也就打趣一下,别太在意
#2 - 2018-12-9 02:41
我看的时候最大的障碍就是谁是莉兹谁是青鸟,你梳理了一遍之后现在明了许多了
#3 - 2018-12-9 07:32
有点过分解读,希美其实并没有怎么捆绑霙,反倒是霙感情上过分依赖希美,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绑架,希美退部没跟她说都要被diss,讲道理这种感情太沉重。希美是知道霙有音乐才能的,当然也有些小嫉妒,“想去音大”其实是为了保住面子而不是什么为了陪伴,希美没有霙那种超越友情的感情。后来说“我可能并不是那么想去音大”并且不打算告诉霙,这其实是想放飞,是“打开鸟笼的方法”,希美最后正视了自己才能的差距,放飞青鸟也解绑自己。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