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 13:23 /
       星空的个人风格实在是过于浓厚了,从1.5.4的主题之中思索很久之后就能找到和之前作品主题的联动性。不论是腐姬还是fgo1.5.4的罪与罚的剧情,最核心的内容其实只有一条——人为了自己最高的欲望,不论选择什么样的过程迎来什么样的破灭都会心甘情愿。
       腐姬中每个人都在追求自己最渴望的那个人,但彼此之间的关系网却是一个循环永远没有结束,几条线路中的女主们迎来满足的同时也迎来了破灭。这里是深受憧憬、爱情之苦的人的天堂,同时也是地狱。你最终能实现内心最深处的愿望,只不过是以自己那甘美、腐烂的破灭为代价。
       1.5.4也一样,对于那些深受自己罪孽之苦的人来说塞勒姆既是天堂也是地狱。罪与罚的主题在各种文学作品或者宗教相关的场景中不断出现,最折磨人,最难以迎来救赎的痛苦就来自于自己的内心的负罪感,与之相比外界的惩罚和痛苦都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宽慰,赎罪本身是一件虚无而没有意义的事情,只有本人的内心接受了才称得上是结束。法庭的审判,他人的苛责,信仰的指引都甘如蜜汁,直到人彻底接受或者受不了结束自己的生命为止。能进入塞勒姆的人,都是这样背负着自己罪孽的亦正亦邪的角色(当然哪吒除外,可能是考虑到故事太阴郁了?),桑松也和自己一直纠结的过去做了个清算,如果篇幅足够的话除了哪吒以外的所有人应该都有这么一段。整章持续的角色弱化其实也就是这种对于自身罪孽的背负,c妈本身也是这类的角色,代替的喀尔刻虽然客观看来也罪孽深重,但她是不把这些当回事儿的神代角色,自然就没关系。然后阿比的存在一如魔神柱所说,她的纯真使得这个地方既是赎罪者的天堂也是地狱,他们在这里会受到审判,会接受惩罚,会获得甜如蜜的痛苦,但是永远都得不到救赎。不论是依赖本宇宙的神还是外神都是一个结果,面对这个事实连魔神柱都受不了这种罪与罚的循环而变得疯狂(和瓦拉齐亚之夜疯掉的理由差不多),而她本人为了获得救赎、获得内心的宽慰还主动将未来的朋友拉入这个地狱之中,当时玩到就对这样罪孽深重的欲望唏嘘不已。相比于凭力量、凭借他人的帮助拯救人理这么个大事情而言,拯救这么一个少女的内心才是不知道要困难多少倍。能弥补、填满自己内心沟壑的唯有自己,不论多么亲密的他人也无法跨越的鸿沟,这就是人性,只要还有感情就永远无法背离的人类的主题。
       关于剧中剧:这一块一开始还很新颖但应该是没剧本空间展开讲了,小到魔女审判,大到拯救人理或者是前往异闻带。本质其实都是“故事”之间的对抗,说服他人,击败他人,说服世界,击败世界,只不过小的故事会依靠合理性、大的故事可能会依靠力量而已,再往大了说,大家时常调侃的“月球史”,就更是一个用“故事”对抗“故事”的典型,它依靠着内在的自洽性和描写,用这样的故事征服了无数的内心,再通过同人创作的方式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这种方式现在就是日本acg界的主流,相比于完全原创来说,这种方式既省事,效果也更好,同人故事等于给同一个角色创造了无数的侧面,总会有一个打动到相关观众的内心。
Tags: 游戏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