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4-15 15:48 /
不是电影专家也不是押井守专家,就随便看几个片子瞎扯几句,还请轻喷。文章里的一些词都是自己乱想出来的,和实际使用中的意思可能不一样,大家理解就好。
最近看了这部机动警察的剧场版,再加上之前看的攻壳两部剧场版,以及押井守做剧情的攻壳两部TV动画,我发现其中有一些共同点。就是这几个剧场版的男主(都是中年男性)都有在追剧中的女主,而且都没有追到。其中机动警察我不熟悉原作(熟悉原作的朋友可否验证一下原作里是否有“追不到”的要素?),但是攻壳的原作中印象里巴特和素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暧昧关系。
攻壳的所有动画作品都是在押井守影响之下。而可以视为独立的电影系列和动画系列中,巴特分别面对了两种不同的失败。机动警察剧场版2的后藤和攻壳动画2的巴特失败的原因都是因为有一个和女主从很早以前就认识的第三者的存在,机动警察里是柘植,攻壳2里是久世。而攻壳剧场版里的巴特追不到素子是因为素子走到更高的地方去了。无论如何这三套剧情独立的系列里面的这一部分押井守添加进去的的内容都是不可忽视的。
如果说受到男性少年人和青年人欢迎的爆米花大片的核心内容是屌丝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或者说只是单纯的爱情HAPPY END,那么押井守这位中年男性的爱好就变成了“求之不得”的理想女性——到这一步而言还是比较让人容易接受的。但是女性和中年男性对于女主的处理基于动机的不同会产生非常大的出入。对于自己代入的独立女性角色,路易莎·梅·阿尔考特并不想像读者的期望那样把乔许配给拉里。她想折腾一下读者所以搞出一个邋遢的德国教授。而押井守显然不是这样的,在这三个系列中的两个他都创造出来了和女主登对的理想化的男性形象,而他更可能有认同感的,是那个被剩下来的、比较现实的形象。此情只应天上有,人间不值得。
如果说后藤还可以用成为英雄但是输了感情来解释,那巴特可能的确是比较一无所有。绿学源远流长,门派颇多,而以我观察的经验来看,绿学大多产生于被现实艹爆而产生的无力感。和黄派的劳资就是吊、誓与现实比高低不同,绿派(不考虑代入成功的那一方的人)是已经被现实击垮的人,他们认为污秽、低级的自己已经不配获得美好之物了。因此在绿派高手的作品中,美好之物不是回归其应有的位置,就是被毁灭,无论如何不是污秽的主角可以到手的。
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实际上黄派还是绿派面对的都是同一个问题,代表了人内心的积极和消极两种冲动,是一体两面的,只是所在的角度以及所持的态度不同。然而,有相当数量的人会认为求之不得的就是比能得到的要高级,就像认为坏结局比好结局高级、死人比不死人高级、不开心比开心高级一样。但是光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这两者完全没有所谓的高下之分。换个说法的话,我们为了体现自己很高端、阅历丰富以及产生婆罗门的优越感而抵制内心的黄色冲动,但是这种做法并不能让我们在审美上变得更加高级,只能使我们无限放任自己心中的绿色冲动,在成为绿派高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为绿毒所惑者,并不敢反抗世上的不公,却只能抽刀向弱者,建成鄙视链上离底端最近的一环。而真正伟大的悲剧,即使结果是坏的,也是一刻都没有停止反抗的。反抗的结果,也不是都是坏的,但是不反抗那就只能在沉默中灭亡。
所以,不要光盯着感情失败的中年男性顾影自怜了,看看柘植,看看久世,只要你能像他们那样屌,那么妹子终归还是有的(笑)。
Tags: 动画
#1 - 2019-4-15 18:07
(stella!)
就是中年危机嘛,你看同样是机动警察,野明游马这一对多幸福。
#1-1 - 2019-4-15 19:03
Rくん
中年危机是啥?我不太懂(bgm38)
#1-2 - 2019-4-15 20:45
Yukino
Rくん 说: 中年危机是啥?我不太懂
我的理解是相对于柘植、久世这类有强大行动力和强烈自我理念的人,鸭子剧本里的中年人更像是他所说的中层管理,虽然时不时跟上面对着干,但是已经失去了更上一步的梦想。前者似乎更能吸引女主,所以中年人就失恋了(bgm38)
#1-3 - 2019-4-15 20:49
Rくん
Yukino 说: 我的理解是相对于柘植、久世这类有强大行动力和强烈自我理念的人,鸭子剧本里的中年人更像是他所说的中层管理,虽然时不时跟上面对着干,但是已经失去了更上一步的梦想。前者似乎更能吸引女主,所以中年人就失恋了
(bgm71)
那为啥是女主人公在故事中扮演这样一个角色?(bgm117)
#1-4 - 2019-4-15 20:50
wrath
Rくん 说: 噢
那为啥是女主人公在故事中扮演这样一个角色?
因为押井守是个中年男性(x
#1-5 - 2019-4-15 20:55
wrath
wrath 说: 因为押井守是个中年男性(x
我之所以写这个东西,也就是因为看了这几个系列之后觉得即使我变成中年男性了我心中的梦的颜色也不应该是绿色的(x
#1-6 - 2019-4-15 20:56
Rくん
wrath 说: 因为押井守是个中年男性(x
作为理由这也太间接了吧(
#1-7 - 2019-4-15 20:58
Rくん
wrath 说: 我之所以写这个东西,也就是因为看了这几个系列之后觉得即使我变成中年男性了我心中的梦的颜色也不应该是绿色的(x
我得提醒你“绿色的梦”是你自己对作品做出的解读归纳。(bgm38)
#1-8 - 2019-4-15 20:59
wrath
Rくん 说: 我得提醒你“绿色的梦”是你自己对作品做出的解读归纳。
那这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啊。
#1-9 - 2019-4-15 21:14
Yukino
Rくん 说: 噢
那为啥是女主人公在故事中扮演这样一个角色?
顺带扮演了吧:女神(女主)是追不到的。其实说南云是机2的女主还是比较牵强。
#1-10 - 2019-4-16 01:20
Rくん
Yukino 说: 顺带扮演了吧:女神(女主)是追不到的。其实说南云是机2的女主还是比较牵强。
(我这问题已完全偏离了楼主打的地基b38)
可能我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不够,退一步重新问的话,南云在故事里的角色为何重要?
没有南云的话道理也都讲过了,但是否会感觉比较干瘪?南云建立的某些联系为何必要?
#1-11 - 2019-4-16 12:13
Yukino
Rくん 说: (我这问题已完全偏离了楼主打的地基b38)
可能我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不够,退一步重新问的话,南云在故事里的角色为何重要?
没有南云的话道理也都讲过了,但是否会感觉比较干瘪?南云建立的某些联系为何必要?
感觉南云的戏份还是比较少,大部分是事务性(作为上司)出场,主要还是为了引出柘植这个角色以及白学现场,不过她最后说的话“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我,并不是幻影啊”算是点题?
#2 - 2019-4-15 19:06
(能鸽善鹉)
楼主的问题让我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一个看起来和男女感情无关的主题,为什么选择用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之间的互动作为一种诉说方式?这个设计在传达潜在的观点时起到了各种关键作用?
#2-1 - 2019-4-15 21:08
wrath
剧场版的上一作就是男性独白来解释剧情的啊,而且这一作绝大部分的内容其实是在两个男性的对话当中展现的,所以大概你的说法不成立?
#2-2 - 2019-4-15 21:57
Yukino
虽然机2不是恋爱剧,聊一聊八卦也未尝不可嘛,你去看TV,还是有不少恋爱相关,很欢乐(暗中安利)
#2-3 - 2019-4-15 22:16
Rくん
Yukino 说: 虽然机2不是恋爱剧,聊一聊八卦也未尝不可嘛,你去看TV,还是有不少恋爱相关,很欢乐(暗中安利)
停一下,我已经没有硬盘空间了。(bgm38)
#2-4 - 2019-4-16 13:37
秘则为花
这就是典型的恋爱脑啊。
#2-5 - 2019-4-16 15:06
Rくん
秘则为花 说: 这就是典型的恋爱脑啊。
谁?(bgm38)
#2-6 - 2019-4-16 15:08
秘则为花
Rくん 说: 谁?
lz
#2-7 - 2019-4-16 15:09
Rくん
秘则为花 说: lz
(bgm50)
#2-8 - 2019-4-16 15:28
wrath
秘则为花 说: 这就是典型的恋爱脑啊。
先扣个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