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6-14 01:23 /
  狐妖小红娘真的带给我很多的惊喜。大概算是厚积薄发类型的作品吧,一开始是被苏苏可爱的外表和声音集中了好球区,然后又被古怪的剧情逗笑了,最后就和他们一同深陷苦情巨树一世世的转生续缘其中无法自拔了。他们是深陷缘里情中,而我是身为局外人被他们的执念和坚持所感动。大概是因为这不是荷尔蒙也不是多巴胺吧。

  南国篇终于结束了。小红娘的每一集除去重复的片头片尾和商业推广,总的内容大概有十五分钟。不知不觉就从王权富贵篇一路走到南国篇的尽头。狐妖小红娘比较喜欢用倒叙的手法来讲故事,南国篇也遵循着这个惯例。开篇塑造了一个为了复活平丘月初不择手段的新都落兰。大概是受众里年幼的观众都比较多,导致整部南国篇的弹幕里评论里的孩子们都在撕原配和小三的问题,看得我着实汗颜。前期扯扯倒也还能接受。但到了后期还定性原配小三这种东西真的挺好笑的。发展到这种地步扯什么情啊爱啊已经很无聊了,给我哭就对了。

不过这反而从侧面说明了新都落兰前期的形象塑造得还算可以。

后面看到苏苏化身为红红出现和落兰大战的时候,我内心是很郁闷纠结的。这时候的我觉得不论支持哪一方,不管哪一方胜出都不是我心里最完美的HAPPY END了。

南国篇最让我感动的地方是在哪里?

在平丘舍命为洛兰不惜动用那身妖力的时候。

在《围城》那悲怆的音乐下,平丘生平第一次战斗面对的是南国叛军的千军万马,身中千万刀,手挡千万箭,遍体鳞伤只为保护背后的新都落兰。正如落兰所问的,我也疑惑,他们不过才萍水相逢的交情,为什么要为了她做到这个地步。我觉得这大概能算“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的延伸义吧。苦情巨树不正是因为一个“缘”。

在落兰背着油尽灯枯的平丘赴往涂山的时候。

落兰连平丘对自己的心意都还不敢确定,却依旧要去涂山恳求苦情巨树进行转生续缘仪式。
我没记错的话,新都落兰大概是第二个以全部妖力发动转生续缘的妖怪,可见她爱得有多深了。

“万一...他醒过来了呢?”
“万一…他张口说话了呢?”
“万一…他爱我呢?”
“这么多美好的万一,可是如果不坚持下去的话,就是…零啊”

在《愿我》的渲染下,看着落兰跪在苦情巨树前一遍遍地为着最后一口气的平丘发动仪式,我是真的眼泪绷不住地在趟。

狐妖小红娘大概就是想告诉我,真正的爱情就该是“以我九九血唤我久久恋歌”心甘情愿对方付出所有的这种吧。

天书中夸张地抹去了平丘月初的名字,大概因为苦情巨树也被平丘和公主所感动了吧。苦情巨树尚且如此,试问还有谁能不为此情所动容。

  我很喜欢这种音乐渲染情感的感受。所以我才会对《刀剑神域ailicization》第九集最后蒂洁告白那部分这么喜欢。很多的国漫里也都有运用这种手法比如《通灵妃》男女主在醉仙楼初相遇时候的神插曲《恋爱出警》。
在《狐妖小红娘》里这样的运用大量地存在,比如《铃舟》和上面提到的《围城》《愿我》。虽然我只是个普通的萌豚,但我还是要吹小红娘简直是运用得出神入化。从歌词到编曲几乎都是为了剧情而服务,听着音乐看着剧情,这谁的眼泪顶得住?

狐妖小红娘里的好几篇主线都讲了两人为对方的付出。南国篇的精彩简直是超乎了我的想象。虽然篇幅依旧短小,但是不再像是之前的小打小闹的展开。

  拿RE0打个比方,雷姆的人气这么高的原因大概在于她拥有的对486爱的觉悟和贡献让人动容。486对艾米莉亚的爱也是如此,多少的血肉模糊多少的死亡重生都是为了艾米莉亚。青春猪头少年里麻衣和男主的“高情商互相理解MOD”的恋爱让人羡慕的同时来的更多的是感动。小红娘里不但时常能看到以上提到的种种元素,更多的还有属于小红娘自己的东西。

“有缘不代表着有份“
“红线仙们最常说的话就是痴情的妖怪啊,请再等一世吧”

南国篇里更是打碎了我对苦情巨树的转生续缘原本的理解。转生续缘提供的是机会而不是百连扩充必得SSR的保底。

  角色方面,说实话,八十多集看过来我还真的特别讨厌吊儿郎当到处给白月初挖坑的白求恩,虽然知道他这么疯疯癫癫的有自己的道理,但还是忍不住的会厌恶。只能说小新对人物的塑造做得太好。而在南国篇里我对这个白求恩这个角色终于开始有了点好感。而雅雅姐和容容姐现在给我的感觉一个像是严父,一个像是慈母。
Tags: 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