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5-22 18:12 /


开篇一辆行驶着的车,接下来要出场主角(人物)坐在车上,在前往目的地(故事发生的地点),而行驶途中周围的环境也大致交代了时代背景(时间),借此中也交代了此行的目的。这也是宫崎骏动画电影里出现过的开场:

千与千寻


进入院子后,猫咪的镜头作用如下:一是吸引男主视线使其目睹小人推动故事进行,二是若隐若现的小人营造神秘感,使之后观众能更充分的将注意力放在小人身上,三是之后出场的乌鸦其拙劣个性也在此交代,不显突兀。

猫猫盯着院子里的草丛,然后被乌鸦偷袭袭击

本片的重心是“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所以在交待完男主角与女主角"小人阿莉埃蒂"之后,叙事的中心就完全转移到了小人的身上。接下来就是本片最精彩的一段,如何不用旁白和过多额外的说明,仅靠画面彻底的说服观众。


一开始最直观的是叶子的大小,也通过俯拍的镜头展现了奔跑中小人之“小”。

叶子与小人


固定镜头


之后的一个分界点是穿过屋下的盖子,因为屋下空间狭窄,可作为参照物的较少,所以借堵在盖口的猫咪作为大小参考,过渡到屋下。而盖口下累作阶梯的砖块上还是有石头作垫脚石(砖块过高,石子垫在上面易于上下),此时画面因为是冲下来所以不直观,之后其往上爬去拿男主放下的盖子时,是会有石子→砖块→石子的表现画面的。

进不去的大笨猫


垫脚石

回家的路对于小人很长,只是跑要很久,画面会显得无趣,直接略过又会破坏连贯性,而途中出现的蟋蟀解决了这一问题。

出现的蟋蟀

随后进屋,以镜头为单位,画面中展现了大量屋内“正常大小”的常见物品:
先是进屋

勺子,松果


门口的夹子


右侧瓶子(画面上方的钉子也有,但第一次看的人估计都看不见,而且后面有更明显的示例,这张图里就不提了)


屋内的坚果,植物;桌上的铅笔头


大块的水滴(之后的茶壶倒茶/雨珠也同理,不再赘述)


然后到主要场景客厅

从右向左依次有:挂物用的钥匙,作装饰的纽扣,作时钟的手表,然后往下一点是盛花的钢笔帽,再往左是邮票做成的相框,还有挂背包之用的钉子(这一处后面会多次体现),当然,还有餐桌上方的铃铛


老爹回家时,包上的回形针

同时也借助对话,大致交代了他们的日常和习俗,以及他们今晚要出动的决定
之后简单的交代了男主角房间的位置,又果断又迅速切回小人的世界

在阿莉埃蒂和父亲出了居所之后,声音也加入其中,作为渲染氛围重要的一部分:小人行动的时间时相对寂静的夜晚,而通过放大声音和增加回声,更能凸显沉默却又令人紧张的氛围

在室外,这些视觉要素增添了合理性,表现小人眼中世界的空间感的同时,也以其趣味性吸引着观众

墙上的钉子,起栈道的作用,会反复出现




结合远景,塑造出了他们行走之处的“高度”,险峻感凸显



继续用光引导片中人物和观众的视线


对他们来说显得巨大的胶带


牙膏和螺丝


随后终于到了女主角走向人类世界的第一步:
视频(18MB)提取码:nusm27
1.第一卡交代他们所处的位置与周遭的关系
2.随后第二卡给了女主近景,表明其鼓起勇气后的不安
3.第三卡利用柜子宽度构成一个相对窄小框,并且推进镜头,将观众视线引导至和女主角一致
4.下一个镜头转而给了脚步,勾起观众兴趣,这边的拍一估计是为了放慢时间感,体现脚步的谨慎

5.接着是女主左侧的近景,并没有给我们环境的全貌。但随后镜头急速拉远,女主也在画面中显得非常渺小,厨房之大呼之欲出。而摆脱了之前潜入时狭小的环境,这广阔的空间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时就显得尤为震撼。然而不只是摄影机机位的变化,镜头拉远的那一刻,顶楼人类的活动声也涌入画面,轻松的盖过了原来小人们自己发出的声音。这也很好的引导了之后的镜头,先是看向头顶上声源处的吊灯,然后镜头移到女主左侧,使其与上一个镜头组合在一起,将整个厨房的大致面貌呈现出来。而之后就更为有意思了,镜头给到关闭的冰箱时,楼上也传来了冰箱开合声和电机工作的嗡嗡声;移向灶台上的安静的水壶,楼上传来的是锅炉与火焰相互作用的声音;最后是水龙头,尽管眼前的画面是并未防水的,但楼上却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最后回到女主身后,用一个鱼眼镜头将整个厨房包含在画面内,而先前的各种声音/回音也在此杂糅。趁观众膛目结舌之时,再借女主之口把“这是多么广阔”发泄出来,一个普通的厨房,竟也显得如此广阔了



之后便是大同小异了写这个单纯是因为吐槽太短写不下这么多细节,而且没图也不够直观,所以干脆稍微整理了一下


先是一步一步通过周遭环境增添实感,让观众代入小人们眼中的的世界,而后再回到实景时,那种仿佛空间扭曲的错位感令人心神荡漾。能让观众充分的代入一个与自己体型/身份/习惯悬殊的个体,这就是我认为本片做的最完美的一点。

不过有意思的是,尽管如此强调大小,我们仍会下意识的讲视线放在那些不寻常的地方----也就是说,那些看似正常的地方,我们会忽略。比如屋内的书籍,客厅落地窗外明亮的海景,正常大小的木桌。这些片中大部分也并没有说明来源,但我也没有在意,自然而然地就接受了。这个现象还是挺奇妙的。

在春姨举证失败时,悬念的设置出了问题,到了第三次举证大家完全能猜到要发生什么,也自然使效果大打折扣。如果这个时候不直接描写,镜头给在男主角身上,把春姨的尖叫放进去就不会显得累赘了

最后说点题外话,虽然童话不宜深究,但所谓“反派”,也就是本片冲突中的来源过于,额,不合逻辑,或者说人物形象出了问题。具体来说就是春姨,三人在吃饭的时候,女主人已经提到,人偶房是为了小人回来而制作的。此时,雇主一家对于小人的态度已经十分明了。但最后逼走小人的原因是什么?是春姨自作主张叫来灭鼠队,甚至不惜把主人锁在屋里以求达成计划。虽然开头春姨的停车方式已经说明此人思考能力的脆弱与混乱,有所谓的“前后照应”。但让一个龌龊愚蠢的角色承担了所有的必要恶,其形象过于单薄无力,对于整个故事的感染力也是极其有害的。
相比之下,如果给喵喵酱和拿弓的独狼小人更多的冲突,而借此春姨误以为有老鼠(家里也的确有老鼠),所以无意请来灭鼠队造成他们被迫搬家会更好。当春姨看到地下曾经居住的小人废墟,并为自己鲁莽而后悔,而喵喵酱和独狼小人的关系缓。他们的角色形象也会更为立体,而不是三个工具人
Tags: 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