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5 06:32 /
确实很喜欢剧的质感,但是海滨篇的剧情让人完全无法接受。一个人因为陷入害死了朋友自我谴责和移情,会导出这种大屠杀x焚尸炉的结果?我们看到粟国甚至亲自站在火堆前,迎着冲天焦臭和发黑滚动的尸堆仍岿然不动。一个因为最好的朋友变节内心就纠结不已、铁血柔情的汉子,当武斗派的群氓杀人杀得感觉自己脑子都麻了的时候,他却对于自己的法西斯行为面不改色。众所周知对设计和艺术非常热爱(尤其是建筑和制服)的希特勒无法考入艺术学院的原因,是即便他能够很好地画出建筑,却完全无法画出一个人。屠杀行为是由“情感”引起的吗?难道不是恰恰是因为“没有情感”引起的吗?这种完全的错位和理解不能的感受使我和这段最核心的剧情产生不了一丁点的认同感甚至恶心得想吐。

当漫画家借紫吹之口说出“东京地铁上的毒气”,以及描绘了张太妈妈的邪教背景时,都让人心神一振,猜测作者将会以怎样的野心来讨论这些超越了一般伦理范畴的“恶行”;然而这种期待无疑更加夸大了海滨篇的恶臭:随意滥用大屠杀、奥姆真理教之类的reference,来为大逃杀题材故事的辛辣感增味,却对自己所描绘的恶行没有一丁点思考,还是想当然天真烂漫地用那套传统的洗白故事-情感动机来塑造作恶的反派,尤其这个反派又高又大,身上甚至找不出一丁点“平庸之恶”的气息,对朋友极尽忠诚、最后还自我牺牲……以至于海滨中任何一个那些放弃思考的普通人,看上去都比他更有可能做出这件可怕的事来。

这也使得整个剧(因为砸了足够的钱)而辛苦搭建的真实刺激的质感也变成缺点:它没有使剧更好看,只使得这种在漫画中反倒无关紧要的、伦理的可怕,被无限放大了出来。
Tags: 三次元
#1 - 2021-1-11 23:45
([s]安静点格子[/s] ☄️??⚓ ?)
屠杀本身不是粟国发起的,粟国只是控制武斗派的延缓剂,在死亡游戏里失控的武斗派才是大屠杀的起因,但是粟国放纵屠杀却还强行洗白十分突兀,也许是他自己太懦弱了?表面硬汉,但是该出手制止武斗派的时候都不出手
#1-1 - 2021-1-12 03:48
张无慢
他站在正在燃烧的尸堆面前面不改色耶(想想正常人受得了这个?),明明是一个无人性的角色,却要按照充满人情味的路数来塑造他的动机,这就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