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2-15 13:50 /
我国自古以来的帝王,篡位者们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屡见不鲜的行为,我们平时看史书的时候无不嘲讽其虚伪做作,官味儿十足

就是所谓的三辞三让,虽然我已经决定篡位,而且大家都知道,但是呢,不能由我主动来说,需要让别人来提,然后我得装作从来没这么想过,我得装作一副忠君爱国的样子,三辞三让之后,为天下社稷考虑,为人民群众考虑,我才不得不接受,并且要嘱咐臣子们以后千万不要再如此劝谏,整个朝堂无不肃然,天下皆高唱新皇帝高风亮节,可比秦皇汉武

是的,篡位者要皇位,得装作不要的样子,不然就是岂有此理

明面上的东西与背地里的欲望,是截然相反的东西,你越低贱越下作,明面上就越冠冕堂皇

至于明面上的东西,在当今这个时代,我们可以称呼其为主旋律,社会价值观之类的玩意儿

最近吃lex和无职的瓜,我见到了一个很典型的说法用来支持lex

lex说的是实话,你们不过是要维护面子工程罢了

这事儿还可以有类似的延伸进入别的舌战领域,比如种族问题,以前见到有公众人物在微博上直言“尼哥”、“白皮猪”为此而受到惩罚,他的支持者们也有类似的言论,他说的是实话,你们只是虚伪,理中客们说,就算说的是实话,也不应该摆上台面来说

可见的是,我们的这层明面上的东西,就是用来封闭实话的

我不敢想象,到底有多少实际性的歧视和偏见被隐藏在这下面,有多少人表面上装作不屑与之为伍,但背地里又认可他的说法

lex从来不认为自己的话有问题,他认为自己的问题是不应该说实话

没有做三辞三让的皇帝,登基失败

我们的作者们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因为人的欲望是肮脏的,却又是最真挚的

作者们首先服务的是观众们的欲望,也就是服务于这肮脏的玩意儿,但是你一旦让观众意识到他们自己的肮脏时,他们会把自己给撇得干干净净,然后开始指着你的鼻子说,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世界和平,为人民服务

然后你的作品没有三辞三让,登基失败

长期以来,日本的后宫作品不计其数,其三辞三让的程度令人咂舌

我们的主角们一向有着伟光正的形象,台词包括“要让每一个人幸福”、“我不想见到她流眼泪”、“人有困难去帮助难道不是理所应当吗”

是的,这就是主角不开后宫的托词,毕竟这是一个没有后宫的年代,毕竟这是一个没有皇帝的年代

可是我观众就是来看你开后宫的呀

没关系,皇帝要做的事情就是推辞,劝谏那是臣子做的事情,所以我们有了各种倒贴白给的桥段,妹子像脑中风一样疯狂迷恋主角,此为劝谏

在无数次白给之后,皇帝已然登基,观众们无不拍手称快,开后宫是不对的,但是如果妹子们坚持要大家在一起,我也不是不能接受(笑),毕竟为人民服务嘛

所以皇帝要什么,就一定要拒绝什么

所以日本的后宫主角们,通常都是性无能、感情迟钝,最最重要的,是永远不能显得自己对妹子们有想法,有欲望,你得给主角找一个明面上过得去的活儿

不然你就像无职的男主一样,一旦显示自己欲望的肮脏之处,作为一个皇帝,就登基不了了
Tags: 动画
#1 - 2021-2-15 14:32
(ユーフェミア·リ·ブリタニア/Euphemia Li Britannia ...)
你开辟了一个全新的话题方向,不过把皇权政治那一套和这动画相比较我觉得不妥。
#1-1 - 2021-2-15 15:21
Von
+1
#2 - 2021-2-15 18:50
(文化性过高的交流会毁灭自己)
是这样的,三观警察的指责根本站不住脚,因为他们自己内心也未必认同正能量伟光正那一套,他们只不过把所谓主流价值观当做自己党同伐异的武器罢了。
实际上,他们反对的根本原因就是男主前世又肥又丑,而动画又总喜欢强调前世,跟re0第一季菜月昴被讨厌的原因其实很类似。
#2-1 - 2021-2-17 00:30
yx_wh
那倒未必是男主前世丑,因为很多女的应该是只要看到男性向后宫就反感的。反感然后拿着伟光正的名号举报。
#3 - 2021-2-15 20:53
三观警察们一个个表面“道貌岸然”,结果转头就玩着媚宅手游乐呼呼的,不知道誓约了几个老婆,每天舔着新老婆的立绘,说到底大家内心深处都是有着一颗好瑟的心罢了。
#4 - 2021-2-15 21:24
从豆瓣评论看 有相当一部分观众认为动漫需要有教育意义,他们认为无职会教坏小孩 所以必须封禁。。。
#4-1 - 2021-2-16 09:57
A
这个我觉得可以反过来看,因为无职必须被封禁,所以无职会教坏小孩。

如果会教坏小孩是原因,是前提,那么按照基本的逻辑,必须得慎重地研究这个前提的真实性,比如说,无职会教坏百分之多少的小孩,具体是哪个小孩,哪种小孩,教坏的定义是什么,如何证明这个小孩之前不是坏的,如何证明一定是无职教的。

不管上面的研究进行了多少,会教坏小孩始终都不是一个那么容易下结论的东西,如果具有一点科学精神,话那是一定不会说死的,只能说具有倾向性,有嫌疑。

但是这些人嘴里说的可不是倾向和嫌疑,那是某种事实和真理,而且他们巴不得无职真的会教坏小孩,甚至所有不喜欢的东西都可能教坏小孩。
#4-2 - 2021-2-16 11:14
ℰ𝓊𝓅𝒽𝓎
A 说: 这个我觉得可以反过来看,因为无职必须被封禁,所以无职会教坏小孩。

如果会教坏小孩是原因,是前提,那么按照基本的逻辑,必须得慎重地研究这个前提的真实性,比如说,无职会教坏百分之多少的小孩,具体是哪个小...
除了第一段(可能有少部分比较极端的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其他基本都赞同。而且反无职的声音里面裹挟着被滥用的女权,比较情绪化,进而不讲逻辑和科学精神,我们迫切需要一个科学、合理的分级制度。(bgm38)
#4-3 - 2021-2-16 11:39
A
ℰ???? 说: 除了第一段(可能有少部分比较极端的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其他基本都赞同。而且反无职的声音里面裹挟着被滥用的女权,比较情绪化,进而不讲逻辑和科学精神,我们迫切需要一个科学、合理的分级制度。
老实说,我对这个分级不抱任何期望,因为纵观这么多年的审批,从严不从宽是基本精神,官方太极也是常规操作,文化部是全中国最没有文化的部门,等他们干实事,我不如期待我能开后宫。
#4-4 - 2021-2-16 11:44
ℰ𝓊𝓅𝒽𝓎
A 说: 老实说,我对这个分级不抱任何期望,因为纵观这么多年的审批,从严不从宽是基本精神,官方太极也是常规操作,文化部是全中国最没有文化的部门,等他们干实事,我不如期待我能开后宫。
那是还没有触及到他们的根本利益、没有发生太过负面的现象。希望这次的事件能成为一个对社会有推动作用的里程碑吧。
拥护LZ去开后宫(大雾
#5 - 2021-2-16 12:52
后续事件都是单纯ptsd,没这么多原因。
#6 - 2021-2-16 22:11
“虽然很虚伪,但你也不能明着ghs。”大概就是这种心理?
#7 - 2021-2-19 03:46
这番就不是给小孩看到啊。。。
#8 - 2021-3-1 02:43
(僕と契約して魔法少女になってよ!)
话一旦成为 “不能说的话”,它正确与否已经无关紧要且不可考据。
http://paulgraham.com/say.html
1990 年代,哈佛的政治正确做到巅峰,向教职工分发手册,其中有一条是:(无论正面还是负面)评价同事或学生的服装是不恰当的。
在不能说 “你的衣服很好看” 的环境下,“你” 的衣服是否好看无关紧要,它不能形成任何人的行为转变。同时因为不会有人说 “你” 的衣服是否好看,所以 “你” 的衣服到底是否好看也是无法被用科学的方式所研究的。这两点在主观陈述上尤为明显,也同时适用于客观陈述。
#9 - 2021-3-1 22:30
(一梦之间,恍惚就了结了一世)
无非指鹿为马彰显权力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