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4-4 02:50 /
出于对鱼介画风的喜爱带着极其复杂的心情多次通关了这款游戏,所谓爱屋及乌,或许由于符合口味的美术风格而想要更多去发现故事的闪光,不能说一无所获,却只能说是在发掘亮点的途中被杨修在身后捅了一竿子。
舞台相关设施的设计完整且运转流畅,可惜是建立在出演的非重要角色的群众完全不像是有喜怒哀乐的人的基础上的。敌托邦的构架往往得做足面子工程:哪怕是待宰的羔羊,也不能在决定放血之前早早就让其感到过度的不安。故事中普遍群众默认自己生活在一个“和平美好亮丽的世界里”,但其实每个人都有着“稍微惹统治者不爽就会被蒸发”的常识,好,暂且当做这个是整个社会长期温水煮青蛙后的麻木反应,但故事中出现的“路人看见帮派斗殴立即报警反被处分”、“孩子在强制集会时久站表示妈妈我累让父母担心被问罪”等情节完全看得出是靠暴力和恐怖维持的秩序,整篇故事全无对公司管控下城市美好的一面作出任何描写。在这种情况下到底是什么让居民们能自发而又真诚地表示“城市真美好生活真幸福”,甚至在施暴的时候都能想着这是为了城市美好根除异类而自我说服,不禁令人怀疑作者究竟是没有考虑过在剧本中营造适度的反差而无意中写出了这样缺乏对比的包裹在花哨配色下却仿佛没有反射神经的“黑深残”,还是为了打造一个“向日葵都知道跟着太阳转身,人却只会始终看着同一片漆黑叫好”的荒诞畜牧场的有意为之呢?
而重要角色行为中的部分描写同样让人摸不到头脑:是故意塑造滑稽小丑,还是真的情节设计时候少了考量?故事中唯一一位单面塑造的角色终名从登场初期描写就是一副“我很有本事也很有脑子”的形象,故事中表现却是计划什么什么不通,除了硬武力压制以外没表现出任何自己可以和故事中登场的其他集团叫板的资本,但就是这样的角色,在自己最落魄寻求其他反派集团合作的时候面对对方提出“合作条件要你最后一位拥护者的命”的条件时,居然毫不犹豫帅气地釜底抽薪毙了自己最后一张底牌,最搞笑的是故事发展到这里这位已经一无所有的大小姐对着自己想要谈和的对象轻描淡写甚至还有点意气风发的来了一句:你在试探我?
这句意在试探我在我脑中久久没有消散,截图分享朋友后成为了我们整整一礼拜最大的欢乐源泉。太狠了,对自己太狠了姐姐。这样完全看起来是搞笑桥段的情节,却用着严肃的配音、紧张的音乐,努力营造着不苟言笑的氛围,如同十年前左右电视台播的广告:西装革履神态浮夸的小孩子模仿大人走秀在红毯上摇晃而出“宇宙第一大帅哥秋秋哥,秋秋哥最爱吃秋秋糖”一般的不搭调。日常情节大家跳脱着做事逗逗趣是锦上添花,因为游戏性质而把一些福利内容一本正经地解释在主线剧情里是无伤大雅,但是有关重要角色登场退场或者决定主线走向的情节部分,如此完全分不清是否在故意搞笑而破坏角色行为合理性的用笔,虽然闻起来多少是兰斯夏娃味儿的A社老味道,但我个人无法将之看为什么高招。
抛开舞台铺设上描述与实务不符的不协调以及角色行为上动机和目的不明的飞跃,作为小品故事本身多娜多娜又是在有限篇幅内对主角集团角色的描写相对完整,虽然标签化塑造角色,但为了避免角色过于单薄而尝试通过堆更多标签的方式尝试让角色拥有更多不与他人重合的“属性”,给玩家一种玩宝可梦组了个全双属性且属性不重复的队伍的感觉。故事整体也做到了动机过程与结局都描写连贯构成完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前期篇幅中尽力描写着和不同人群之间摩擦出的故事,基本有为展现城市中不同圈层的百态而做出努力。整体上脉络清晰且有余力去描写细节,却可惜部分细节描写效果适得其反:要么曲折歪扭难通真意,要么是横看成岭侧看根本不给机会的片面输出。
在故事结束前本身我对故事本身的看法应该如上而已:有缺点,但也不妨碍这是一段能让人投入的故事。却没想到结局对我狠狠地来了一记当头棒喝——并非是水平有多糟糕,而是发展成了完全不符合我个人对浪漫追求的场面。不知何时,太阳明天依旧升起,街头巷尾一清如洗,圈里鸡仔如常唧唧,人走茶凉散了好戏,那黑的冷的冰的沉的都如往同昔,这样的处理成为了敌托邦故事收尾的约定俗成。谁规定的啊?当矛盾已经足够激化,哪怕这个时候有关情节的描写已经让矛盾一方完全无法去应对和解决,连遭人诟病没有成长的强尼银手先生都能做到炸个大楼和你鱼死网破,有着弑亲之仇的阿熊男士却不行。不可调和的对立两方没有在最后无论大小、无论强弱、无论软硬地碰个玉碎瓦全,却只是和开局时的嬉笑怒骂一般选择了最柔和,最无害,对彼此都是“及时止损”的非常“大人”的结局。现实生活中你我寻不得快意恩仇做不到尽情淋漓甚至连大喊“你以为老子是什么人”都做不到,所以虚拟故事大可不必如此较真,你手里的铁疙瘩都贴在人心口了,没必要一声不响就抽手走人:这不是什么放下仇恨的教化故事。你可以让那日月换新天,这是浪漫;你可以在最后回忆一下风林火山风林火山啄木鸟战法强强强然后把自己点作川中岛的漂亮烟花,这也是浪漫。但是当你拿着钻头打败螺旋王知道天外有天唯心大力出不了奇迹换你换我都不行以后,选择了退一步海阔天空,这可不浪漫,这是每个资本不足以挥霍的人不得不去过的只得把那往事当笑谈的苦涩人生。
阿熊男士说自己做的都是应该下地狱的勾当,但是他要看亚总义这个跟自己有血海深仇的企业关门大吉,秋后算自己账他迎头就是上。结果呢,因为公司没有倒闭,也就不谴责自己一丝一毫地继续找一条都市的柏油路踩踩足迹,当真一个可贺可喜。
不同悲喜纠缠,只跟日月叫板。玻璃屏幕中上两弹,码头冰水浸过三翻,把那恶事做完,再乘棵树下嘲萤笑蝉。寻那平淡,别那浪漫。
Tags: 游戏
#1 - 2021-4-5 21:50
(Zzzzzzz~)
喜欢LZ的观点。。。给不出什么有营养的回复,故只能在此表示赞同。
#2 - 2021-4-6 00:05
(长于涉猎,博而不精)
写得很棒
#3 - 2021-4-6 04:47
这游戏的主词条已经没了。。。。。。
剧本是硬伤,打完boss战整个游戏就戛然而止了
但是画面UI和音乐是真的nb
#4 - 2021-4-8 11:20
看了好几遍这篇评论,再联想一下那不知道谁标的"辱华"tag,对于那人开的玩笑,我笑了。
#5 - 2021-4-9 00:37
(我来这世界只是为了好好看看它)
有唯一经济来源是逼良为娼这种设定,主角的人设就注定立不起来了。如果对结局感到失望那可能还是因为高估了主角,实际上主角团可能只是想为所欲为而已,什么仇恨,什么亚总义的暴行都不过是牌坊,这样最后不一枪把这牌坊崩掉也就可以理解了。
#5-1 - 2021-4-9 15:02
腾浊流
这样去想的话确实主角一行人会显得流畅很多。但是如此一来整个故事可就太缺乏戏剧性了,如果说故事中前期和亚总义的矛盾也只是表面口号的幌子,岂不是连两方冲突的动机都算不上真切。那样思考未免让整个故事都显得像个闹剧了,所以我个人是不趋向于这样思考的,虽然合理,但是不够精彩。
#5-2 - 2021-4-9 16:02
思根叶
腾浊流 说: 这样去想的话确实主角一行人会显得流畅很多。但是如此一来整个故事可就太缺乏戏剧性了,如果说故事中前期和亚总义的矛盾也只是表面口号的幌子,岂不是连两方冲突的动机都算不上真切。那样思考未免让整个故事都显得像...
我也知道作者肯定不是想塑造这么烂的主角团,所以我这也只是一种变相吐槽而已。把某些部分单拿出来也是能看出一些他们的闪光点的,就是都放在一起看割裂感太强了。
#5-3 - 2021-4-9 16:16
腾浊流
思根叶 说: 我也知道作者肯定不是想塑造这么烂的主角团,所以我这也只是一种变相吐槽而已。把某些部分单拿出来也是能看出一些他们的闪光点的,就是都放在一起看割裂感太强了。
是这样的,人物还是过于缺乏连贯性了,不同情节中描写的角色心理等细节衔接在一起效果就变得略显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