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4-6 09:02 /
不同于SAO篇中对人性的仔细观察,第二季的《刀剑神域》野心很大。贯穿两个故事的,是对“存在”这一命题的探讨。gunland中,现实与虚拟世界紧密交织在一起,桐人有句台词大意是说,在虚拟世界的自己多一点,那么在现实世界的自己就会少一点。作者似乎是想通过主角,来表明在虚拟世界中的“存在”也是一种真正的存在。比如AI结衣,作为一种有意识有情感的虚拟世界的存在,是否可以被视作一种真正客观存在的事物呢?能否被看作一个人或某种生物呢?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因此作者仅仅把这些问题表现出来,却没有给出什么回答。

优纪篇挽救了整个第二季的评分。

优纪的人设很精彩,虚拟世界中的高端玩家,现实世界中处于临终阶段的AIDS病少女。该篇的一个核心是在剑士之碑上留下工会中几个人的名字。工会的组成也很刀,有不少得了重病的人,原来工会中有九个人,后来三个人去世了,并且打算在优纪去世后,解散。于是打算在工会解散,即优纪去世之前,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些痕迹,证明他们的这段情谊是存在的,证明优纪曾经来过这个世界。看到这一段,尤其是关于将死之人的情节时,我总有些难以言说的共鸣。人怎么证明自己曾经在某一段时间中存在于某一个事件中呢,最好是能留下一些让别人能清楚辨别的印记,若是不能,那就只能在别人的心中留下痕迹。

今年春节回乡时,姑奶奶坚持要我们拿走一袋子鸡蛋。对这件事,我一直在心里反反复复地思考,为什么要我们拿走鸡蛋?现在鸡蛋也不值几个钱,鸡蛋自然不会被视作对物质不丰富的生活的补充。思考的结果,是个很玄乎的解释:鸡蛋是她老人家给我们的,鸡蛋上有着她的某种“印迹”;我们吃了鸡蛋,这种印迹就留存于我们的身体中,我们和她之间,就会存在着某种联系,这种联系,如果被看作某种真正存在之物,那么在她去世后,就可以成为证明她的存在,她和我们的亲情的存在。

回头看,在虚拟世界中留下印迹,也是优纪和她的朋友们想要记录这一切的方法。不过有一点,与前面的问题有点相似,这种在虚拟世界中的印迹真的能和真实世界中的印迹相提并论吗?

后半段中,亚丝娜的母亲曾对亚总在虚拟世界中建立的这种情谊表示存疑,对亚总请她到虚拟世界中聊天表示不屑,认为在现实世界中做更有意义。这反映了这部番的一个矛盾点:虚拟世界的一切都是不真实的吗?如果不是,哪些事物是真实(存在)的呢?

笔者并不能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答案,但是笔者试图给出自己的一点想法。笔者认为,在虚拟世界中,只要某个事物可以通过某种方式某种形式存在于现实世界中,或者可以被转移到现实世界中,那么它就是真实存在的。从这一观点出发,不难看出,这种定义是可能随时间变化二变化的,因为虚拟世界到现实世界的映射,可能会因为技术的发展而丰富。比如虚拟世界中的世界可以作为数据被储存,虚拟世界中的情感可以在现实世界得到维持,那么这些就是真实存在的。相反,那些传说之类的,则会被是为真正的虚拟之物。

优纪在临终前,把独创的剑法传给亚丝娜,并且要求她在离开这个世界前,传授给别人,这也许也是种追求自己的永恒存在的方式吧。

优纪篇很值得一看,与SAO篇相媲美,至于gunland那篇,主题上不能引人思考,剧情上还很平庸,和ALO有的一拼。忽然想到,主角在这两篇里都在撩妹啊!!!
Tags: 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