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3 14:37 /

以下是充满了各种谬误以及主观臆断的超展开:


        在这里有一个关于“派”的有趣话题。如果把整个社会之中的绝大多数资源比作一张派(这是一张有众多苹果派,香蕉派,菠萝派等构成的一块大的‘社会的派’,可以用拼照片来类比一下),这张派被摆在一张桌子上。取决于无论怎样都好的原因,这张派被切成了很多角, 有些大而有些小。一些人的派大到他几乎几辈子都吃不尽,更多人的派较小而仅足够满足他较为优越的生活需求,有些人的派仅仅足够果腹,还有些人分到了一些派的碎屑而不能温饱。围绕这桌子的就是这些人,他们可以被看作整个社会中的成员。他们正在争论如何能分到更多的派。派是有限的,然而大家对于派的欲望却是无限的,这是一张斯坦因的派。现在假设你我都在人群之中,那么一起来做下面的幻想游戏吧:

第一种假设:如果我是目前切分这张派方法的既得利益者(i.e. 拿到较大的一块派的人),那么我无疑会主张一张更大的派:“来一起努力劳作,让这张派变得更大吧。这样每个人的那一块派也就会变得更大了。” 我爱这个点子,因为如果整张派变得更大了,那么依照目前这种切分派的方法,我的那份也会变得更大。根据Adam Smith的经典理论(会在后面的Principle中提到),(在一个受到规则约束的社会中),人们获取派的唯一途径就是劳作以给社会创造更多的派,那么个体得到更多他需要的派(e.g. 你需要香蕉派菠萝派)的前提就是他能够使得其他人得到他们需要的派(i.e. 你劳作创造的苹果派),进而整个社会变得更好(因为派的‘量’更多了)。看起来这一定是个皆大欢喜的局面:这张派变得更大,每个人分到了更多。

但如果你是分到较小的一块派的人,也许你不会同意这种观点——事实上除了分到大块派的人之外,没有任何的人会喜欢一直保持这种切分方法。要知道一个拥有大量资源的人,和一个几乎一无所有的人相比,大多数时候他们获取获得更大的一块派的能力是有着天壤之别的。派少的人一直得到较少的派,派多的人一直分到更多的派,这种切分比例的差距很可能会进一步增大。以你的角度来看,这种毫无上进可能性的桌子无疑是最差劲的。你可能会羡慕我,但绝对不太会喜欢我。


第二种假设:如果我分到了仅够果腹的,甚至不足温饱的一块派,我可能会主张一张切分得更平均的派:“既然一些人占有比其他人更多的派,那么他们就对于这张桌子有更大责任,不是吗?”,我会认为无论从道德角度也好,还是较为现实的维持社会稳定的考量也好,拥有较大的派的人应该从他那份之中分出一部分,来接济救助我这样的人。事实上在four factors of production之中我们也明确提到了社会用以生产的四要素,其中第一的就是labour,既为‘人’。试想一下,假设大部分人分到的那张派都填不饱肚子,那么谁还有能力去劳作而使这张派变得更大呢?社会是由个体组成的,个体是不大离得开社会的。那么如果每个个体的生活状况都变得更好了,他们去劳作使得这张变得更大的能力也就提升了,那么整个社会的派会变得更大,那么反过来,作为能分到较大的一块派的人,他在未来能享用到的派肯定会远比现在的大很多,或许可以把这个称之为“社会的长远投资”什么的www 看起来这一定是个皆大欢喜的局面:你给我更多的派改变我较为窘困的现状,我努力工作使得社会的派在未来变得更大,于是你在以后可以享用到更大的派,顺带着还让这个社会的成员们都能过得更好。

但你也许就对于我的说法不那么开心了——“我分到较大的一块派,因为我更加辛勤的劳作,我做更加重要的活,而这么多派都是我应得的。”,在你的位置,你可能会认为无缘无故将自己的派分享给别人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你对‘让社会的派变得更大’有更好的促进作用,因为你做的比大多数人都更好才能享受到今天的这些派,而即使是“长远投资”,似乎这种方式也会轻微或严重的打击到你劳作的积极性。你可能会认为我是个有着不劳而获的危险思想的家伙。


没有人能占有整块派——因为你绝对不想被在座的其他人用饥饿的,狼一样的眼神瞪着。这太危险了,无论是对于你,还是对于他们而言;没有人能天然而理所当然的拥有别人劳动创造的派——这会打消被拥有者的劳作积极性,而拥有者几乎不劳作(甚至帮倒忙),那么这张桌子将不是一张适合进餐的桌子,无论对谁而言;没有人能天生而永久拥有理应被分到更多派的资格——这种情况下,这桌人关心的重点,可能将会是如何获得永久而得以传承的,切得更多派的资格,而不是如何获得劳作而为自己挣得更多派能力。我们大抵是总会选择值得期待的捷径的。


顺便提到交易:在第一种假设之中我们说了以派易派(苹果派换香蕉派和菠萝派),但是这是一种效率较低的交换方式:假如我做了块苹果派,我想要吃香蕉派,结果做了香蕉派的那货想吃菠萝派,想吃菠萝派的那家伙想吃... 如此下去交换将会是耗时,小规模而低效率的一件事情——因为耗时,大家做派的时间变少了;因为交换的规模小,个人所能享受到的各种派的规模也小——这是一个低效率的系统。那么如何才能更高效呢?

最初,我们总能找出来一些“大家都想要”的东西,这些东西较为稀有而价值较高,你知道你总是能够成功的用这种东西向别人换到自己喜欢的派。于是我们发现这张桌子上面有着有限的银餐刀,这种东西很稀有,并且大家都很喜欢,因此具有较高的价值,我们最初认可这些餐刀为货币(这既是“商品货币”,通用交易单位的本身是商品之一且具有价值)。

由于围着桌子的这些成员们不断劳作(Labour),发掘了更多制作派的资源(Land),以更先进的技术和工具劳作(Capital),繁衍后代且后代们也不断的劳作,并且发展出更加高效的劳作方式(Entrepreneurship)——于是社会的派变大了,我们拥有了更多的各种口味的派。因为我们用餐刀来作为派的‘度量衡’,那么我们需要更多的餐刀来代表更多的派,于是我们开掘银矿铸造餐刀。

由于捧着一大把餐刀到处逛是件很麻烦很累很危险的事情,一些拥有较多餐刀的人组成了各式各样的钱庄——这是最初的银行系统,你在桌子左边将手里的九把餐刀交给那里的钱庄,他们给你一张写明餐刀数,并且充满了各种防伪鬼画符的桌布,然后你可以跑到桌子右边用这块桌布向那里的钱庄取出另外的,现在属于你的九把餐刀。

现在这桌子周围这群人之中,有些人拥有较高的威望,较大的力量(让我们把他们称为‘餐桌权威’)。他们成了大大小小的团体的管理者与再分配者,他们维持团体的秩序,而所有这些团体中的人都应当从自己分到的那块派之中切下一角给他们,再由他们重新把这角派分给他们认为需要的人。

从第一种假设的情况来看,这群人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他们维持秩序,没人能光明正大的抢走别人的派,而几乎所有人都会对这一点无比赞同;从第二种假设的情况来看,这群人依然至关重要,因为他们重新分派,大多数急需更多派来果腹的人将会有更多派,而因此整个小圈子在未来就会有更多的派,这个未来也是几乎所有人都会期待的。

这些餐桌权威,在有一天大家发现“即使用餐刀来代表社会的派也是有很多弊端的”的时候,开始发行了一种餐巾纸。理论上餐巾纸和桌布的用途差不多,餐桌权威们总是保证他们有足量的银餐刀——“所以为什么不用更为优秀的餐巾纸来代替餐刀呢?”(但他们事实上并不提供餐巾纸兑餐刀的服务,也就是说你再也摸不到‘属于你’的餐刀了),他们拥有足量的餐刀以及强大的信誉,在他们的信用保证之下,餐巾纸成为了继餐刀之后的,用来交换派的基础货币单位(这是“信用货币”,由于餐桌权威们的担保,本身不值一‘派’的餐巾纸成为了派交易的基础单位)。

但是这种看似美好的方法也并非没有隐患(即使这是目前为止最好的度量‘派’的交易方法了),因为餐桌权威们可以大批量印刷餐巾纸,却没办法大批量‘印刷’餐刀,更没办法无中生有的创造餐巾纸所代表的一块块的派。假设这个小圈子里面只有100块派,原先流通着100张餐巾纸来代表这些派(每块派价值1张餐巾纸)——但是现在,我们有150块派,餐桌权威们却新“发射”了1400张餐巾纸,现在餐巾纸的总量是1500张(现在每块派价值10餐巾纸)。现在的问题是,你手中的1张餐巾纸只能换1/10块派,这是种严重的贬值... 可是那9/10块派的价值去哪了?印刷机表示他很无辜www

这是一个无比复杂而有趣的系统,难以预测同时又不难理解。各种口味的派被生产出了多少,人们又需要多少,交易如何进行,餐巾纸如何作用——关于“社会如何分配派”的研究,这应该就是经济学吧

故事到这里还没完:餐桌权威之间也持有不同的意见。他们之中较为保守的一些人认为徒然的追求派的均分会破坏这个圈子的劳作积极性,拥有较强劳作能力的成员的劳作减少,所以未来这张派不会变大多少(甚至会变小)——这对于整桌的人来说都是有害的,理应避免;而他们之中较为积极一些的人认为一味放任不成比例的切分派的方式会使得多数成员食不果腹,大多数成员的劳作能力减少,进而未来这张派不会增大多少(甚至会变小)——这并非是整桌人所期待的未来,不应发生。于是理念之争不断发生,但这在某种意义上对于这桌的其他人都不错:他们既不用担心自己的派食不果腹,也不用担心自己的派被大量剥夺,盖因另一方力量会努力纠正任何可能被纠正的地方。于是只要在已定的游戏规则之中,衣冠楚楚的餐桌权威们互相咬得越狠,其他成员就可能会过的越好(至少会存在这种可能性),那么大概这桌的所有人都会吃得比较开心吧?XD


到了现在为止,我都不太清楚我到底想干啥... 动画漫画游戏都没兴趣碰,趴在电脑前面刷了半天的nico之后突然抽风似的想写点啥解闷。本来还说想要写本小说的... 结果不知不觉就变成了最拿手的电波文233
现在整个人燃烧殆尽之后都(bgm38)
#1 - 2013-1-23 14:45
(Idle singer of an empty day)
可以哟,完全可以用来写荒诞系的后现代主义作品。
比如这句:
When I say fuck you, I do not mean, I repeat, do not mean that I necessarily want to fuck you, nor do I mean that you are to be fucked. In addition, I do not think that you should be fucked by anybody, at least not by me. Well, I do not have the implications that you are such a depraved person that everybody wants to fuck you. All I mean, however, is very simple. What I am going to say is.... FUCK YOU.
#1-1 - 2013-1-26 05:24
th3ta "Paradox"
hah,看了大半天其他词汇全消失了... 眼前只剩下满屏幕的fu2k fu2k fu2k...
啪啪啪 啪 啪啪啪
这真的不是一部经典的反意识流著作吗(bgm38)
#2 - 2013-1-23 14:45
好长。。。
#3 - 2013-1-23 14:46
唔,好复杂...
#4 - 2013-1-23 15:52
(发自iPhone 6s Plus)
把简明的东西变复杂了。而且表意...不明确
#4-1 - 2013-1-26 05:27
th3ta "Paradox"
有些东西就是习惯性的喜欢写模糊... 就怕被“战个痛”什么的www
#5 - 2013-1-23 16:40
(不亦乐乎?)
勉强可以算个“经济学的教程”,只是基本没有“误人子弟+毁三观”的效果。
#5-1 - 2013-1-26 05:29
th3ta "Paradox"
所谓的‘教程’(其实是笔记)的正体还一直不知道坑在哪里 OTZ
其实我觉得涉及到意识形态以及方法论的东西其实都有误人子弟+毁三观的可能性
ps,签名赞,加油www
#6 - 2013-1-23 18:31
(万物非主,惟有真主。)
一个关于选择把饼做大还是选择把饼分均的问题突然变得复杂起来了。
#6-1 - 2013-1-26 05:32
th3ta "Paradox"
世界难题 XD
这问题要是没人去认真咬,最后就可能会成了“好吧,我分更大的,同时你们要做更大的”,结果最后大家一起不是饿得奄奄一息就是遍体鳞伤了233
#6-2 - 2013-1-26 09:31
亚历山大·冯·洪堡
Tele- Info. 说: 世界难题 XD
这问题要是没人去认真咬,最后就可能会成了“好吧,我分更大的,同时你们要做更大的”,结果最后大家一起不是饿得奄奄一息就是遍体鳞伤了233
好吧,我分更大的,同时你们要做更大的
对,这就是我的观点(bgm108)
#6-3 - 2013-1-26 09:43
th3ta "Paradox"
亚历山大·冯·洪堡 说: 好吧,我分更大的,同时你们要做更大的
对,这就是我的观点
这其实既不是一个可以维持社会运行平衡的正常状态... 也不是一个正常社会应有的分配观念
如果不加以改进(详参《la Révolution》),系统迟早要被玩坏掉的 bgm118
#6-4 - 2013-1-26 10:03
亚历山大·冯·洪堡
Tele- Info. 说: 这其实既不是一个可以维持社会运行平衡的正常状态... 也不是一个正常社会应有的分配观念
如果不加以改进(详参《la Révolution》),系统迟早要被玩坏掉的 bgm118
我倒觉得只有这种源自动物本性的质朴的利己主义才可以有序地推进社会在矛盾中不断蜿蜒发展直至灭亡~
#6-5 - 2013-1-26 10:16
th3ta "Paradox"
亚历山大·冯·洪堡 说:
虽然这样... 但我依然觉得利己的欲望是个好东西,前提是对其加以约束... 在一定的社会秩序之下,这种无限的利己欲望(对资源/荣耀/etc.的索求)将会被转化为社会生产与进步的动力基础... 问题是约束的来源是Auth,但在他们的本身意识到“订立一个稳定的社会规则(契约)来对社会进行制约对谁都有好处”之前... 事情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社会所需要的只是一个自由的市场和一个完善的制约体系(←你这个“市场原教旨主义”233333
但我坚信以后会变得更好的... 如果要用最玄的表达方式来描述这种观点,我宁愿引用"In long-run, the market is clear"
www
#6-6 - 2013-1-26 10:41
亚历山大·冯·洪堡
Tele- Info. 说:
无政府主义,否则专治,这就是我的选择(bgm37)
#6-7 - 2013-1-26 10:56
th3ta "Paradox"
亚历山大·冯·洪堡 说:
喂喂,无政府自由主义这东西... 算是继社会自由主义后的另一朵奇葩了吧ww
我倒是觉得事事无绝对,有时候老祖宗留下来的‘中庸’和‘制衡’真的是万年都不过时的意识形态——在被善加利用的基础上orz
#6-8 - 2013-1-26 10:59
亚历山大·冯·洪堡
Th3ta Liberal 说:
同意,但是那样很无趣啊~
#6-9 - 2013-1-26 11:03
th3ta "Paradox"
亚历山大·冯·洪堡 说: 同意,但是那样很无趣啊~
这就是所谓的‘现实’嘛~
所以我想,其实我现在所作出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能够站到社会中一个更高的位置上,而如果能有更多同好也一样,那时候这个社会进步的方向就会更趋向于我们的幻想,更有趣吧w
#6-10 - 2013-1-27 08:29
亚历山大·冯·洪堡
Th3ta Liberal 说:
然而,事实往往是,当你和你的同仁站在世界的顶点之时,或许你就会发现,你们在向上攀爬的过程中已经被迫或无意地偏离你的理想/幻想,而即使如今身处高位,也无论如何无法再回到当初的理想/幻想中去了。参见虫爷
#6-11 - 2013-1-27 14:23
th3ta "Paradox"
亚历山大·冯·洪堡 说:
(虫爷是起点那本?
但愿能保持最初的梦想吧...
事实上现在的我认为即使再过个二十几年我也不会放弃“让世界变得更有趣”的这种想法的,因为对比各类幻想作品里面的世界,我们的现实就是__一样,我可不想让我以及我的子孙后代们生活在这种世界上www
我们和他们都有资格去要求,有能力去创造一个更棒的更有趣的世界
#6-12 - 2013-1-27 15:52
亚历山大·冯·洪堡
Th3ta Liberal 说: (虫爷是起点那本?
但愿能保持最初的梦想吧...
事实上现在的我认为即使再过个二十几年我也不会放弃“让世界变得更有趣”的这种想法的,因为对比各类幻想作品里面的世界,我们的现实就是__一样,我可不想让我...
虫爷是二爷的爷爷。。。(bgm38)
#6-13 - 2013-1-28 01:24
th3ta "Paradox"
亚历山大·冯·洪堡 说: 虫爷是二爷的爷爷。。。
我反应过来的速度意外的慢233
这坚定了我去补F/SN和F/Z的决心(Fate系列的坑一直没真正往下跳www
#6-14 - 2013-1-28 11:35
亚历山大·冯·洪堡
Th3ta Liberal 说: 我反应过来的速度意外的慢233
这坚定了我去补F/SN和F/Z的决心(Fate系列的坑一直没真正往下跳www
千万不要跳DDD的坑就对了。
#6-15 - 2013-1-28 11:51
th3ta "Paradox"
亚历山大·冯·洪堡 说: 千万不要跳DDD的坑就对了。
Dark Dirty Dandy这部作品我神往已久了...
但是作为我这种对于型月世界连门还都没入的家伙来说,DDD或空镜之类的事情果然还是在把眼前的fate系列干完之后再想吧 XD
#6-16 - 2013-1-28 12:03
亚历山大·冯·洪堡
Th3ta Liberal 说: Dark Dirty Dandy这部作品我神往已久了...
但是作为我这种对于型月世界连门还都没入的家伙来说,DDD或空镜之类的事情果然还是在把眼前的fate系列干完之后再想吧 XD
如果你把它当成已完结还是可以追的,反正我是觉得有生之年是看不到第三卷了。。。(bgm38)
#6-17 - 2013-1-28 12:16
th3ta "Paradox"
亚历山大·冯·洪堡 说: 如果你把它当成已完结还是可以追的,反正我是觉得有生之年是看不到第三卷了。。。
#有生之年系列#(bgm38)
#7 - 2014-9-25 13:28
楼主有兴趣研究公平分割问题吗
#7-1 - 2014-9-26 13:55
th3ta "Paradox"
对于我这种渣渣而言,income distribution这种political economy的永恒命题简直不要太遥远ww
(况且从来没人能给出令其他所有人满意的“公平”定义(bgm38)
#7-2 - 2014-9-27 09:53
dhzy
th3ta "Paradox" 说: 对于我这种渣渣而言,income distribution这种political economy的永恒命题简直不要太遥远ww
(况且从来没人能给出令其他所有人满意的“公平”定义
我感觉envy-free是最具有实际意义的公平的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