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3-16 16:28 /
片子演到倒數第二集了,發個言吧。

這半年來,從這片的各處評論裡看,有不少人都是腦袋緊繃,看片不動腦的。那些需要看資料補完才說看懂的人就不說了,最低層次的。另一些是抱著偏見和無知來看此片,就值得談談了。

其之一是,看到20多集了,還當「大地人」是NPC。

「圓桌會議」建立的那幾集,作者就借城惠之口說出一個很重要的設定:「大地人也是人,應當以對方是人類來作為前提,而不是視之為NPC」。後面故事之所以成立也是基於這一點。結果大多數人都無視了那一集內容,還NPC前、NPC後地來討論——前提就錯了,結論還能會對?

其之二是,「冒險者相當於神,遇到衝突為何不平A」,以及引申出來「大地人都很好欺負」的潛意識。對於有這種說法的人,我只能說果然年紀太小,把事情都想得太簡單,總是有一種「勝者為王」的妄念。不過這不怪他們,除了因為年紀太小想法幼稚外,我們這個社會就是奉行弱肉強食,強者欺負弱者的生存法則,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些人遇到問題就想著用武力解決也是正常的——雖然是扭曲的正常。

舉一個例子。《笑傲江湖》裡東方不敗號稱武功天下第一,從未敗過。那按照這些人的邏輯,他(她?)為何不平A掉五嶽劍派,然後先平少林再滅武當?

金庸在後記說過,《笑傲江湖》是一本刻劃政治的小說。在現實政治裡,平A只是手段之一,不是唯一手段,更不是第一手段。

橙乃的小說與其說「種田流」「經濟小說」,我更覺得是「政治小說」,從《魔王勇者》開始就涉及大量政治內容。只是橙乃寫的是輕小說,不可能很露骨地把政治鬥爭寫出來(就算寫出來都以相當「和平溫潤」的方式表現)。其次基於他的趣味和題材需要,政治鬥爭都隱藏在經濟活動之中,就像金庸以武俠寫政治一樣。所以對比起真正以經濟為核心的《狼與香辛料》,橙乃的經濟描寫其實很淺白(或者說簡陋)。

《笑傲江湖》裡,風清揚跟令狐沖說「世上最厲害的招數,不在武功之中,而是陰謀詭計,機關陷阱。倘若落入了別人巧妙安排的陷阱,憑你多高明的武功招數,那也全然用不著了」。

在《記錄的地平線》裡,大地人固然有這樣那樣的缺陷,而冒險者則有諸多的優勢,但這些人似乎都忽略了一點:大地人是實打實玩政治鬥爭存活下來的,勢力要遠比冒險者大。(有這種錯誤認知,也多少跟上面說的第一點有所關係)

冒險者個體能力雖然強大無比,但都是一群烏合之眾(城惠在組成圓桌會議之前就非常明顯),又多是未經世事的年輕人,要合力起來辦好一件事的成功率很低。也就是說,從全局來看,真正具有絕對優勢的是大地人,而不是冒險者

一旦像某些人那樣以為的,一言不合就平A過去,必然導致大地人的全面反撲。在這個世界裡,大地人知道的秘密要遠比冒險者多,誰知道他們在暗地裡是不是擁有比冒險者強的「武器」?就算沒有,也有「出雲騎士團」這類在遊戲時代就是GM級的存在,在不清楚他們的下落和行動準則前,冒險者有百分百的勝利把握?

就算不論武力強弱,大地人論手段就比你冒險者強多了。故事裡面就有表現出來。從一開始舞濱的試探,再到後來柯文公爵的經濟攻擊,雖然算不上什麽巧妙,但足以讓冒險者這群烏合之眾陷入混亂。如果不是有主角,不是有「必須把故事進行下去」的前提在,估計冒險者早就被大地人玩弄於鼓掌當中。這應了風清揚(金庸)的話:「世上最厲害的招數……是陰謀詭計。」

陳世驤先生評論《天龍八部》的時候說過,「……蓋讀武俠這亦易養成一種泛泛的習慣,可說讀流了,如聽京戲者聽流了,此習慣一成,所求者狹而有限,則所得者亦狹而有限……」(見《天龍八部·後記》)

何止看武俠容易「讀流」,看動畫的人也大多「看流」。我最反感的就是丟掉腦袋看東西,以這種心態看東西,多半浪費時間,一無所益——無知是一種幸福。若喜歡把無知當高明,我不會攔阻。拿出來顯擺,就成問題了。
Tags: 动画
#1 - 2014-3-17 23:11
((๑´ㅂ`๑)♡*)
那个……天秤祭上的饱和攻击是阪南那边发起的……不是柯文公爵……
政治即是妥协的艺术。很多人都不明白这一点,或许是想看SAO那般华丽的武戏,那还真是走错地方了,地平线在前期明显是文戏多于武戏的。到了第六卷和第七卷才有大规模战斗。说到底是萝卜白菜问题,摆正心态就好。
最后,我最讨厌的是那种抱怨着甜品没有辣味的人。
#1-1 - 2014-3-18 14:13
POPFriends化大佐
哦,名字記錯了
#2 - 2014-3-19 10:24
(又要重新看老番,发现太多以前看过却完全不记得剧情 ... ...)
我挺赞同UP说的话,先表明原作我是没看过的,但是在中间部分有强调过大地人已经不是当初打游戏时候那种的NPC了,而且不是一次两次。现在给人感觉就是有着穿越到异世界但保留着游戏系统。那些还是执着用刀剑跟地平线做对比的人无话可说,根本上就是两部不同的动画,虽然说的是网游类型的。但是区别不是一般的大,而且地平线是慢热的很
#2-1 - 2014-3-19 19:22
POPFriends化大佐
……UP主是指視頻上傳者,用在這地方貌似不太對……
#2-2 - 2014-3-20 09:51
逍遥犹在
大佐 说: ……UP主是指視頻上傳者,用在這地方貌似不太對……
视频上传者?跟这个有关系的吗?
#2-3 - 2014-3-20 14:15
POPFriends化大佐
逍遥犹在 说: 视频上传者?跟这个有关系的吗?
「我挺赞同UP说的话」

當然你說「UP」指頂樓也是對,但我見過的都是用作「上傳者」。
#2-4 - 2014-3-20 14:28
逍遥犹在
大佐 说: 逍遥犹在 说: 视频上传者?跟这个有关系的吗?「我挺赞同UP说的话」當然你說「UP」指頂樓也是對,但我見過的都是用作「上傳者」。
UP主是指你啦,上传者有做什么吗?不明
#2-5 - 2014-3-20 14:36
POPFriends化大佐
逍遥犹在 说: UP主是指你啦,上传者有做什么吗?不明
所以我說「UP主」通常用法是指視頻上傳者,而非作者。你這裡混用我覺得不太對。

UP主這個名詞是日本傳過來的,日本有兩種寫法,一是「UP主」,一是「うp主」,是從「樓主」(スレ主)變種過來的,盛行於NICONICO。自從中國這邊由ACFUN帶起彈幕視頻網站後,也沿用日本的稱呼,取「UP主」。所以我認為「UP主」不能用在這個場合。
#2-6 - 2014-3-20 15:39
逍遥犹在
大佐 说: 逍遥犹在 说: UP主是指你啦,上传者有做什么吗?不明所以我說「UP主」通常用法是指視頻上傳者,而非作者。你這裡混用我覺得不太對。UP主這個名詞是日本傳過來的,日本有兩種寫法,一是「UP主」,一是「う...
长知识了,本想说楼主的就说了UP主了
#3 - 2014-3-20 23:10
(梦里什么都有)
我说吧...不想和大地人闹翻更多的还是因为想要从大地人那里获取那个世界的情报吧。而不是斗得过斗不过的问题啊
#3-1 - 2014-3-21 18:32
POPFriends化大佐
所以本文說的正是某些人忽略這點,而只想著車翻他們。
#4 - 2014-3-26 13:30
(苦恼的时候就进攻右下段)
要把大地人全部杀死并非不可能,但这没有什么好处。要和陌生的族群和平相处比用刀砍过去要难得多,这就体现出了城惠作为冷静的决策者的能力,绝非传统的满胸热血和破坏欲的少年主角所能做到。抱着后者的心态的人还是别看这番比较好。
#5 - 2014-4-21 05:44
政治,暗算,阴谋什么的说白了只对现实世界相互具有制衡力的对方才有作用.如果东方不败是不死之身,能一次又一次的复活,估计所有门派早被丫灭绝了.倘若现在世界上有这么一个国家,它们的科技和文明远超现在地球上其他国家二百年,而且这个国家所有的人都有超人一样的能力和不死之身,你到底要如何跟这种国家搞政治?搞阴谋?

至于情报,如果腹黑眼镜没有碰到那个大地人魔法师,又或者那个大地人魔法师没有主动去找腹黑眼睛,我也看不出他们和大地人开一周会到底获得了什么情报.

现在看来第一季的存在也就好像是一本漫画或一本书的开头那10页而已,单纯的只是为了介绍介绍登场人或者书页目录,任何事都看不出来.矛盾点太多,伏笔也太多.

但是跟干翻大地人这种无聊的事比起来我真正感兴趣的是他们到底是不是在GAME里?又或者是这到底是不是一个GAME?日本服务器是全日本,那么其他大陆呢?亚洲呢?美洲呢?

一头猪只是一头怪,杀死只掉金币或一小块肉,但是抓回去厨师就能毫无浪费的全部利用.

桥可以踩踏,会不会复原?下一个玩家来还能走这条路吗?

公会馆和复活点可以被玩家购买和设置,即赋予了玩家可以统治其他玩家的能力.这既符合游戏规则又超越了游戏规则为什么?

宫廷魔法师是传说中的人物,但是却在游戏中出现了.

玩家可以创造在游戏中不存在的魔法或科技或物品.

玩家可以改写世界的规则,大地人能变成玩家.如果这是一个游戏,玩家的真身躺在现实世界里昏迷不醒,那么变成冒险者的大地人的真身呢?如果这是游戏,那么这个大地人还只是一组数据吗?

玩家可以修好传送点,那么玩家能在创造一个公会馆或者复活点吗?

最后防止玩家在城市里PK的卫兵扔掉武器望着自己的手...
#5-1 - 2014-4-21 05:52
Kuroi Mato
噢,还有一个,就是那个什么长的很丑的贵族的护卫都是冒险者.在结合不断重复出现的"冒险者是自由的".和"其实他们也都是好人啊",应该才是大地人不会被车的原因...
#5-2 - 2014-4-21 14:29
POPFriends化大佐
之所以說冒險者不是無敵是在於他們的心智不足以對抗大地人。雖然大地人不見得人人都是政治家,但從現在揭露的故事來看,大地人有不少玩政治出身的政治家,冒險者都是和平世界的平民罷了。打個比方,一個赤手空拳但精於欺騙的騙子和拿著手槍卻未經訓練的平民產生衝突,後者就一定有車翻前者的絕對優勢?

政治陰謀可不是只有對等的情況下才能展開。當然,如果出現絕對武力的情況下,陰謀詭計可能會變得沒用。但問題是就算論戰鬥力,冒險者也不是無敵的。故事裡爲了平衡是有超越冒險者的「GM」存在——出雲騎士團等古代種,以及城鎮裡判定為攻擊行為時自動出現的衛兵。超人再牛逼都有氪石這種天然剋星,他的對手拿著這點就能讓超人撲街。
#5-3 - 2014-4-21 14:53
POPFriends化大佐
至於「大災難」後主角身處的世界究竟是真實世界(穿越論/平行世界論)還是遊戲世界(虛擬體感論)基於是故事的一大謎題,目前為止也還沒有太多的透露。但官方外傳有描寫其他國家服務器的故事,因此「大災難」的效果是對應全世界的,只要是發生的那一刻在玩《幻境神話》(不論什麽版本,不論什麽服務器)都會捲入到故事一開始的情況。

據說中國服務器的現狀是軍閥混戰。
#5-4 - 2014-4-21 17:14
Kuroi Mato
大佐 说: 之所以說冒險者不是無敵是在於他們的心智不足以對抗大地人。雖然大地人不見得人人都是政治家,但從現在揭露的故事來看,大地人有不少玩政治出身的政治家,冒險者都是和平世界的平民罷了。打個比方,一個赤手空拳但精...
说道政治,大地人也只是有那么几个政治家而已,从公主公开招募冒险者那就能看出来,大地的军人连地图什么的都不知道...更何况游戏里的政治其实比现实查不到哪去,能管理上千人的工会老大不比一政治家差哪去.更何况冒险者是现代社会来的,他们无论是智商还是思考能力还是知识都甩大地人几条街.
#5-5 - 2014-4-21 17:16
Kuroi Mato
大佐 说: 至於「大災難」後主角身處的世界究竟是真實世界(穿越論/平行世界論)還是遊戲世界(虛擬體感論)基於是故事的一大謎題,目前為止也還沒有太多的透露。但官方外傳有描寫其他國家服務器的故事,因此「大災難」的效果...
出云骑士团消失了,为什么消失,其实我觉得作者是为了凸显出所谓自由和人性抉择的艰难.而且我没猜错的话,那个变成冒险者的大地骚年估计就是消失的出云骑士团...
#5-6 - 2014-4-21 17:20
Kuroi Mato
大佐 说: 至於「大災難」後主角身處的世界究竟是真實世界(穿越論/平行世界論)還是遊戲世界(虛擬體感論)基於是故事的一大謎題,目前為止也還沒有太多的透露。但官方外傳有描寫其他國家服務器的故事,因此「大災難」的效果...
不灭大地人其实跟现实社会是一样的.比如不虐杀动物,如果一个人在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中虐杀了一只动物,哪怕是一只老鼠.又或者你的一个同学在班级里虐杀一只动物,那么你和你的同学会如何看待这个现象?会如何看待这个人?如何把老鼠换成是和人类一样外表的东西呢?哪怕它真的不是人.

说到底玩家最惧怕的其实就是玩家,不是其他.为了规矩玩家,至少在精神方面需要达到一致的约束.所谓圆桌会议其实就是跟现实世界的国家和公司一样的管理机构,就好似米国的众议院,天朝的政治局一样的东西.看其中的代表就知道,战斗工会就是军队,生产工会就是科技制造部,三日月也变成了类似学校的玩意儿,另外还有代表群众的公共关系组织部...而所谓的记录的地平线的腹黑眼睛就是类似董事或议长,而另外一个腹黑眼镜就类似CEO或总统.

另外还有关于最终结局的问题,说到底按照原来游戏的设定玩家是需要不停的完成大地人的任务来达到最终结局的.如果把大地人都灭了,大地人不会刷新,那么这个世界就没有所谓任务了,也就没有"结束"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按照最后两集的推算.冒险者终将会与大地人一战.原因就是冒险者是来自于自由世界的,而大地人还处于封建社会,文化的冲突是必然的结果.而这里最有意思的是冒险者每死一次就会失忆一点,而且失忆的都是来自于现实((自由)世界)的记忆...战争的结局我已经看透,必须是劳苦大众推翻了万恶的旧社会,大地人的最终掌权者必须变成公主,在以大地人的代表的面目而加入圆桌会议而告终.其中伏笔要不要太多...
#5-7 - 2014-4-21 17:34
Kuroi Mato
ブラン 说: 不灭大地人其实跟现实社会是一样的.比如不虐杀动物,如果一个人在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中虐杀了一只动物,哪怕是一只老鼠.又或者你的一个同学在班级里虐杀一只动物,那么你和你的同学会如何看待这个现象?会如...
追加,那几个部门里我最感兴趣的是那一个隐藏的部门,就是现实世界里所谓KGB和CIA一类的情报部,只是不知道是由哪个工会承担的.
因为最后一集腹黑眼镜明显是非常了解另外几个城市的情况,而且了解的非常之详细...
#5-8 - 2014-4-21 18:56
POPFriends化大佐
ブラン 说: 说道政治,大地人也只是有那么几个政治家而已,从公主公开招募冒险者那就能看出来,大地的军人连地图什么的都不知道...更何况游戏里的政治其实比现实查不到哪去,能管理上千人的工会老大不比一政治家差哪去.更何...
你理解得有些錯誤……不是「大地人連地圖都看不懂」,而是大地人的物質水平相當於中世紀(但不能直接等同,這裡只是類比),「讀地圖」是一種比較高級的技能,在他們的社會裡是需要經過訓練的人才能做到,而冒險者隨便一個人都能讀,讓他們感到驚訝而已。

這裡我覺得你(和一些觀眾)都有一個常見的「偏見」,就是「現代人的知識水平一定要比古代人高」。其實現代人的優勢並不是他們每個個體都知識水平高,而是因為義務教育做到了大家都能有基礎教育。如果將古代無接受教育的人假設為「一出生就LV.1」的話,那現代人就相當於「一出生就LV.10」。但在古代,少數接受專門知識訓練的人也是非常厲害的,這就解釋了爲什麽即便科學發展到現在也有很多無法還原的古代技術。這好比100個LV.10的對10個LV.100,並不是完全沒有一戰的可能性。

當然,我這裡的意思並不是說「冒險者在耍陰謀就一定斗不過大地人」,而是「大地人中也肯定有相當牛逼的人」,不能因為冒險者擁有重生、魔法等極端優勢就簡單論定冒險者能車翻大地人。

(其實《幻境神話》的設定恰恰不是「古代」而是「未來」……《幻》的設定是未來人類發展到某個巔峰後因為這樣那樣的災難才退化到現在的故事背景,所以場景才會對應現實地球。不過這是題外話,不展開。)

在「究竟這個世界是遊戲世界還是真實世界」沒有定論之前,作者就借城惠之口下了一個「暫時標準」,就是「把這個世界當成現實直接來看,生活在這裡的大地人必須當人來看」。如果讀者觀眾還總是把故事的世界當成遊戲世界,大地人不過是一堆數據、比人類(冒險者)還要低等的生物看,那後面的故事根本就不成立。城惠他們的行動也就變成笑話。所以你說「不虐殺大地人等於不虐殺動物」對於這個故事來說其實是不成立的,因為「大地人就是人。不虐殺大地人是因為我們不能隨便虐殺人類同胞」
當然這條「暫時標準」並不是萬能的,不是城惠一提出來就全世界響應,而且也是後面故事的矛盾點之一。不過就像「武俠小說裡主角跟著秘笈練功就能學會武功」一樣,是最基礎的邏輯設定,從根本上否定他那整個故事也就沒有意義了。
#5-9 - 2014-4-21 19:51
Kuroi Mato
大佐 说: 你理解得有些錯誤……不是「大地人連地圖都看不懂」,而是大地人的物質水平相當於中世紀(但不能直接等同,這裡只是類比),「讀地圖」是一種比較高級的技能,在他們的社會裡是需要經過訓練的人才能做到,而冒險者隨...
单纯从解刨学的角度上看,古代人与现代人的脑部基本特征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也就意味着确实如果古代人放到现代是可以与现代人的智商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你忘了时间的差距,单就中国现在与日本和美国就差距多少年?这还是我们与美国和日本等存一个世界的结果,而且我们还知道为什么美国和日本会超越我们.照目前来看,我们要追上美国和日本需要多少时间?有没有可能呢?(另,即便在古代,军队士兵能看懂地图也算是基本中的基本了)

即便大地人里有那么几个LV100,面对无穷无尽而生的冒险者,只有一次生命的大地人被车翻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而且有那么两个地的大地人不已经被车翻了么.

(另,我把大地人比作老鼠只是为了凸显出这个问题而已,并不是说大地人真的是老鼠)
#5-10 - 2014-4-21 20:31
POPFriends化大佐
ブラン 说: 单纯从解刨学的角度上看,古代人与现代人的脑部基本特征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也就意味着确实如果古代人放到现代是可以与现代人的智商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你忘了时间的差距,单就中国现在与日本和美国就差距多少年?这还...
冒險者未必是無窮無盡的,目前的故事來看冒險者的數量就只有「大災難」發生時的登陸人數。後面還會不會增加倒很難說。

我之所以認為冒險者未必能車翻大地人,最大的原因是現在故事呈現的並不是大地人的全部,大地人還有很多地方沒有展現出來。這跟現實中已知的文明衝突不同,因為我們都知道衝突雙方的大致水準,能夠通過客觀的數據、物件來推算實力。如果大地人暗中掌握能剋制冒險者的事物那也是很有可能的。所以我才認為那些嚷嚷虐殺大地人的觀眾讀者思考太淺薄,把事情想得理所當然。
至於看地圖的問題,故事中一直都是說「貴族們原以為冒險者跟他們一樣都是養尊處優,沒想到竟然每個單獨個體都有基本的戰鬥素養」所以才會「驚訝」。而不是因為「冒險者能讀懂地圖而讓大地人很驚訝」。兩者是不一樣的。
#5-11 - 2014-4-21 20:49
Kuroi Mato
大佐 说: 冒險者未必是無窮無盡的,目前的故事來看冒險者的數量就只有「大災難」發生時的登陸人數。後面還會不會增加倒很難說。

我之所以認為冒險者未必能車翻大地人,最大的原因是現在故事呈現的並不是大地人的全部,大地...
会复活不就是无穷尽,我说我们去拉点人来吧,就咱俩在这啰啰太无聊了...
#5-12 - 2014-12-15 22:33
林卯
ブラン 说: 会复活不就是无穷尽,我说我们去拉点人来吧,就咱俩在这啰啰太无聊了...
关于楼主提及“政治小說”,想起恰好我提过一本很露骨地把政治鬥爭寫出來的穿越题材小说《临高启明》,两位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