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6-4-5 17:02
akito_sakurai (明天的事,都不一定知道,未来的事情,怎么能知道呢? ... ...)
为什么会把袜子加进去呢,我也不知道(bgm39)
#2 - 2016-4-7 23:45
(梦想仍然是成为像sac-自那样的脚本家w)
对于泥人来讲,下雨是件残酷的事情,不过大多数泥人都从没见过雨。
就更不要提有自我意识的泥人了。
泥人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意识到自我的,就像人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是自己一样。
这不碍事,碍事的是天正在下雨。
它生命的终点已经可以用肉眼来预见了。
泥人虽大大,但雨也不小,虽然他正身处森林,但树挡不住雨,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化成泥水是迟早的事情,这是个残酷的事情。
为了活命,泥人只能行动,他瞎选了个方向,向前走去。

走着走着,泥人看到地上有个灰色的东西,它走近看去,发现上面写着“note book”。
是本笔记。
他翻开了笔记,读起了上面的内容。
是本日记,上面还画了副地图,记录着他的主人是怎么来到的这里。
泥人很高兴,它找到了活下去的希望——找到这个笔记主人在海边的那顶防水帐篷,现在,它只需要跟着笔记上的记录往回找就好了。
更幸运的是,没几步它就找到了个防水火机。
他觉得这没准能在以后拍上用场,于是便拿着,继续踏上它寻找帐篷的旅程。
路并不顺,这地方看起来有许多碍事的动物,例如说刚刚看到了熊的脚印,不,没准都不需要熊,只要一个兔子窝都能对他造成致命的伤害,但泥人并不觉得他现在重到能一脚踩塌兔子窝,陷进去再也拔不出来。
这或许只是他的臆想,泥人自己也拿不准,他只有小心面对这里可能的一切危机。
泥人担惊受怕地走着,不过他却顺利地避开了所有的危险,并依旧认得方向。泥人发现自己的脑里好像本来便知道这些知识。
这让泥人渐渐自信了起来,突然飞扑的鸟儿已经吓不到他了。
慢慢地,他开始在石头上飞跃,走在雨水更少的地方,他走路的方式越来越高效,能在尽量不损失自己脚底的泥的同时走地飞快。
但他依旧是个泥人,他再怎么走都不会有人那样快。
他走一阵看一遍笔记,确认自己的方向路线是否有误,现在,他已经走出树林了。
在空旷的石头间行进,它正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
突然间,一直隼抓起了他,爪子轻松地陷入了他被雨水打湿的身体,把他带到了天上。
泥人惊慌失措,挥舞着四肢,可是这并没有什么用,隼最后把他扔到了自己巢里,然后径自飞走。
巢里的小鸟啄了它几下,发现这就是一团泥,便失去了兴趣,继续等待着父母的喂食。
泥人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这巢在一个很高的树上,他对照了一下笔记,发现自己正在路线上,他被那只隼带着加快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路程。
只要他能继续,这就是个超级幸运的事情!
只要他能继续。
泥人只好小心地从树上向下爬,其中有几次差点摔个粉身碎骨,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会,直到他第一次手滑。
他只能绝望地从树上跌下,摔成了几块。
不过我们的泥人还很顽强,他尚有一部分能动,不过那部分只是一些身子,头和一只胳膊。
幸运地,他看到了他的防水火机和笔记并没有跌到多远,他还看到了一种易于点燃的枯树皮,就在火机的旁边,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泥人奋力地爬到了火机哪里,他那里火机,点燃了那树皮然后赶紧爬到了自己另一块身体的旁边,拖到了那簇火旁。
他把身体对上,让火烤炽着裂缝,不一会,他就把自己修补了起来。
泥人如法炮制了几次,终于把自己修好了,然后他捡起了笔记和火机,再次上路。
这一路很是顺利,直到他发现他要渡过一个泥潭,而他太小了,没法直接横渡。
泥人想了想,先在岸上点了篝火,然后直接跳进泥潭,在不会陷进去的地方把自己浑身都沾满泥,奋力地走出来,在篝火的旁边烤炽加固自己,每一次他从泥潭里带上来的泥都被固定在了他身上,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少次,泥人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正常人的体型。
它想他这现在该可以渡过这泥潭了,而且路上的行进速度也会比之前快很多。
在上路之前,他还制作了个火把,然后直接趟过了泥潭。
他拿着火把,继续上路,每对照一次笔记他都发现自己离那顶帐篷更近一分,他觉得自己有把握在火把熄灭之前走到他的避风巷。
突然,他看到了海滩,还有那顶帐篷,不过他却接近不了——那里有头熊。
他用火把和那头熊对峙,然后把它吓跑了。
泥人精疲力尽地钻进了帐篷,这下他只需要等待雨停了。
他躺在睡袋上,看着脚旁的一对袜子,莫名地觉着这里很是熟悉。
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再次拿出那本笔记翻看了一遍。
又一遍。
他又拿起了那双袜子仔细地端倪。
他记了起来,他发现自己就是那本笔记的主人,而这里本来就是他自己的帐篷。
自己是个调查员,是为了调查…………
泥人扶着脑门,使劲地思考着,突然,他的脑袋里突然回荡起了一段声音。
他无法直接拼出那段声音,好像没办法理解一般,如果硬拼的话就是……
C…thu…lhu……克苏鲁。
……艹
只是泥人还没能完整地抒发自己的心情,就突然被这不知道下了多长时间的雨积成的山洪冲到了海里

ps:不知道怎么回事写着写着就变成克苏鲁了,本来是想写一个很暖的故事的(bgm38)
#2-1 - 2016-4-8 00:14
@chu2story
akito_sakurai 说: 结局猝不及防
那个…评论都删掉我能把改的二稿改上去吗?
#2-2 - 2016-4-8 00:53
akito_sakurai
@chu2story 说: 那个…评论都删掉我能把改的二稿改上去吗?
大概是不能的(bgm38)
你可以再发一边
#2-3 - 2016-4-8 00:58
akito_sakurai
@chu2story 说: 那个…评论都删掉我能把改的二稿改上去吗?
提议为什么删掉了(bgm38)
#2-4 - 2016-4-8 01:28
smallcat
@chu2story 说: 那个…评论都删掉我能把改的二稿改上去吗?
这篇不是挺有趣的嘛,编辑掉多可惜,在楼下再放一篇吧
#2-5 - 2016-4-8 07:05
@chu2story
akito_sakurai 说: 提议为什么删掉了
感觉有些太自以为是了(bdm38)
#2-6 - 2016-4-8 07:06
@chu2story
akito_sakurai 说: 大概是不能的
你可以再发一边
算了,就是加了几个句子…
#3 - 2016-4-8 04:48
(絶望した)
放在evernote里的东西没同步直接关了,gg
#4 - 2016-4-8 09:16
(宛在水中央)
有了个点子,先占
#4-1 - 2017-9-15 14:20
途寄
大致是葬礼过后一个蒙蒙细雨的日子,翻阅旧日笔记,忆起一双绵软的袜子
草稿丢不知哪里去也没啥兴趣再写了orz
#5 - 2016-4-8 13:18
(Skyhigh!)
上着大物突然就有灵感了...占
#5-1 - 2017-9-15 18:55
akito_sakurai
咕咕咕(bgm39)
#6 - 2016-4-8 15:46
我也来参与一下233


一如既往的大雨,仿佛想要把世界灌满一般的大雨。
这是最后一本笔记本的最后一页了。H抚摸着封面凹印的“NoteBook”,不禁想起K离开时的样子。
那个时候的K只是开玩笑似的丢给H一叠笔记本: “从今往后每天都写一页纸吧,随便你写什么东西。只要你写完了这堆笔记本,就会触发神奇的魔法,我就会马上回到你身边啦!”H瞪了他一眼:“别把我当笨蛋!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啊!把别人当笨蛋的人都是笨蛋!”K却什么都没说,也毫无反击的意思,只是随意地笑了笑。
墙上贴着的除了K和H的合照就只有刊登着“远征队第28小队遭受重创!”的简讯。记者在草草报道了事件之后,以“他们都是为了全人类的幸福而牺牲的英雄,他们的名字将被刻在永垂不朽的探险者纪念碑上,让我们对这些英雄致以最崇高的敬意。”结尾。后续的报道也只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到了“远征队光芒万丈”、“为了全人类的幸福”之类的字眼。“其他人的幸福倒是得到了,谁来给我我的幸福呢?”H笑着眨了眨双眼,“也是啊,远征队也好探险家也好,死的人实在太多了,民众也早就见怪不怪了。”
雨渐渐小了,从屋顶上滚落的水珠打在面盆上的声音渐渐取代了雨声。H躺在躺椅上翻动着笔记本,虽然仍保持着浅浅的笑容,泪水却在不知不觉中润湿了她的眼角。“唉?又不是好逞强的小孩子了,为什么不直接哭出来呢?啊啦,昨天晚上晾出去的袜子忘记收回来了。等到雨停了才想起来啊,自己的记忆力也真是不牢靠啊。”H用手揉着自己的双眼,又轻轻抽了下鼻子。“这也算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啊……幸福这种东西,当然要自己去争取才行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H看到一个人影走入她的公寓并轻轻地呼唤着她的名字。是他么?他终于回来了么?H想要大声喊出来,却好像失去了自己的声音一般。四肢不知为何也变得沉重无比。这样的我可怎么去迎接他的到来呢?H挣扎着移动自己的手腕,眼前却又突然一黑。
窗外吵闹的雨声将H拉回了现实。原来是梦啊,这可真是一个讨人喜欢的梦啊。H坐直身体,拂去了眼角的泪水,翻开笔记本的最后一页,写下了一行清秀的字:幸福是要依靠自己去寻找的。
“找到这瓶试剂了,看来之前我从实验室里把它偷偷带出来的还是很明智的呢。今天也终于用得上了。”H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真是的,难得关闭静音一天就有了打电话,之前好长时间都没有电话啊。”H习惯性地说了声“你好”。
药瓶和手机都被无情地丢在了地上,液体从摔碎的玻璃瓶内流了出来。H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却又马上起身向前飞奔。她的外套和秀发早已被大雨淋湿,脚上的长袜也早已被飞溅的泥水弄脏。她却还是不顾一切地跑向公寓附近的公共电话亭,只因为在那里有一个衣着破烂披着肮脏的远征队大衣,却露出淡淡微笑的男人。
#6-1 - 2016-4-8 18:02
akito_sakurai
HE好的(bgm78)
#6-2 - 2016-4-8 18:08
Frank1998sj
akito_sakurai 说: HE好的
冒充K的某同事,展开婚外情NTR剧情
#6-3 - 2016-4-8 18:09
akito_sakurai
Frank1998sj 说: 冒充K的某同事,展开婚外情NTR剧情
坏人(bgm38)
#6-4 - 2016-4-8 18:35
Frank1998sj
akito_sakurai 说: 坏人
哈哈哈哈(坏笑中)
#7 - 2016-4-8 19:36
(fauux.neocities.org)
早晨六点的市郊很安静,尤其是在阴雨连绵的日子里。
此刻虽然雨止住了,但乌云没有丝毫散去的迹象,它们一动不动,默默积蓄着下一次降雨所需的水分。地面弥漫着轻雾,既没有人影,也没有鸟鸣:在这种阴冷潮湿的日子里,大家都更愿意在窝里多待一会。在接近凝固的这段时间里,昭君在床上听到唯一会发出声音的东西,是水滴。
“嗒”,一滴水滴从房檐落下,打在下方的小水坑里。一切又恢复安静,1秒、2秒、3秒、4秒、5秒、6秒......直到让人怀疑是否真的曾有水滴滴落,下一滴水滴才终于克服了水面张力,投向地面,“嗒”。
数到第二十滴水滴时,昭君翻身下床,摇摇晃晃地穿过房间,去做简单的梳洗。不到10分钟,她沿着原路返回,停在了桌旁。桌上有一本笔记本,B5大小,封面的 “Note Book" 两个词被画了几道横线,下面写上了 ”Diary“。昭君对着笔记本发了会呆,翻开夹着笔的那一页——那是她两天前写下的日记:
3月17日 星期六 小到中雨
累。已经没有袜子穿了。
她拿起笔,隔开几行接着写:
3月19日 星期二 阴(大概会下雨)
明年再见,烂天气!!
然后她换好衣服,穿上凉鞋,对着贴在墙上的备忘事项检查了一遍屋子,背起55升的背包走了出去。
两周后,来收房租的房东在床底下发现了两具腐尸,从喉咙到胃里都填满了袜子。
#7-1 - 2016-4-8 20:10
Frank1998sj
够坏
#7-2 - 2017-9-15 18:58
#7-3 - 2017-9-15 20:02
Killy
akito_sakurai 说:
“...虽然是男性,但为了漫画的观赏性,在作品中变成了女性”
啊哈哈哈
#8 - 2017-1-4 09:15
(仲間が欲しい)
街角的咖啡店的电视里播报着晚间新闻。
【距暴力团伙花组内部头目为争夺组长千金火拼事件已经过一月,组织头部花海千人,花界大门及头目千金至今下落不明……】
哐当~
咖啡店的店门被打开,一位穿着连帽衫的男子快速的冲了进来。
低着头,不发一言,笔直的走到了靠窗的一张桌子旁,粗暴的坐下。
双手合十,咚的抵在桌上,隔着桌子,坐在我的对面。
【终于见到你了……戴着帽子真亏你一下子就找到我了,快摘了吧,在店里太不礼貌了。】
面前的男子一把拽下帽子,甩了甩前发刘海上的雨水。
【啊,才一个月不见,你的头发又长得这么长了,政一君。】
【政一君,不说点什么吗?难道是好久没和女友约会,在害羞吗?】
我用手指搅拌着早已冷掉的咖啡,抽出手指来尝了下。
【有偷腥猫的味道呢。】
听到偷腥猫这个词,面前的这个男人——宇上 政一,终于作出了反应。
【凉…子…那封邮件是你发的吗?】
他断断续续的说出这句话,难以置信般的睁大了双眼,露出了连衫冒下,长刘海下的那张熟悉的瘦脸,一张陌生的憔悴的脸。
大约过了30秒。
【欸,是我做的哦。那只偷腥猫现在在我手上哦。】
我端起手边的冷咖啡,啜饮了一口,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纸袋,将内置的物体倒在桌上。
一只破了的女式丝袜。
【那么审判开始了。】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咖啡店里的顾客渐渐减少了。
【这一个月里你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搪塞我,还记得上周吗?那天我约你在这家咖啡店见面,结果你说临时有执勤任务不能来。为了堵你,我在你公寓门口一直等,没想到有了意外收获。】
我放下手中的咖啡杯,与碟子发出重重地撞击声。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那个一丝不苟的警察,私底下却和暴力团伙组长的千金好上了。】
【……不是这样的凉子……】
【呐,政一君,你到底喜欢那孩子的什么地方?脸?身体?或者只是为了满足这种身份反差带来的刺激感?】
【不是这样子的凉子!快放了她,这和她无关!】
【呐,政一,你们是什么时候好上的?一个月前吗?】
【只要你放了她,我什么都会坦白的,所以现在求你,放了她好么?】
【真令我失望啊,政一君,这样的无助,这样的低身下气,那个帅气的政一君到哪去了啊?】
【为什么,政一君,你会喜欢上那个和你完全不配的女孩子?】
【像我这样平凡的女孩子满足不了你吗?】
不对哦,政一君,我也不是个平凡的女孩子哦。
【够了,凉子,不要无理取闹了,你到底想做什么?我可是警察,你那种过家家一样的绑架以为真的能威胁到我吗?】
【嗯嗯,政一君已经这么厌倦我了吗,是吗,是这样吗,那么我们就来谈谈条件吧。】
【我们分手吧,政一君。】
呲啦~
发出椅子拉开的声音。
隔壁桌坐下了两位新的客人。
【欸?抱歉,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说,我们分手吧,政一君。这就是我的条件。】
【你是说你的条件只是分手而已吗。】
他盯着我的眼睛,像是寻找着什么。
【只是分手而已吗?政一君真的把我们之间的感情看得很轻呢。】
胸腔附近好像抽搐了一下。
好过分啊,政一君。
我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摆到他的面前。
【我不喜欢暧昧不清的关系,这是一份终止我们情侣关系的书面文件,在上面签上你的名字,我们就两清了,你可爱的女友就能回到你的身边。】
【为什么一定要用文件来证明我们分手?】
【这点上我是不会妥协的。】
政一君,虽然你认为我们只是一年情分的情侣,但是我一直认为我们能作为一对夫妇走下去。
我想永远成为你的第一任,这份分手协议就是证明。
但是你一定不懂吧。
政一摇了摇头,开始仔细的查看文件里的款项。
其实我什么都知道了哦,政一君。
从你那个小女朋友嘴里,我什么都知道了。
就像当初你把我从绑匪手里救出来一样,一个月前你从暴力团伙火拼事件里救了她。
她也像我一样,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你。
而与我不同的是,你在她面前露出了我没有见到的一面。
那个帅气,勇敢,充满正义感的政一君,也有阴霾,脆弱,心灰意冷的一面。
交往的时候我喜欢天天粘着你。
高危险的工作,你必须时刻紧绷着神经。
工作外的时候,你不能在我面前露出脆弱。
而我对你过分的憧憬,最终使你在我眼前消失了。

过了30分钟,咖啡店里已经只剩下两桌客人。
【抱歉,凉子。】
最终,政一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就是提起笔的同一时间,邻桌的两个客人突然跳了起来,从衣服里抽出手枪,抵在我和政一的脑门上。
【臭条子,快带我们去找大小姐,不然的你的女朋友就没命......】
【呜呜....啊...】
两个男子话还没说完,就倒在了地上拽着胸口。
【怎么回事?喂,凉子你没事吗?】
【嗯,我没事。】
我站起来拿回一份协议书,放到包里。
【政一君,你的那份请收好,至于那位小姐不用担心,她应该已经回到你的公寓了。作为报答,笔录就放过我吧。】
【再见了,政一君,以后就让我成为政一君的力量吧。】
【欸?】
这样就结束了,我快步走出咖啡厅。
咖啡店外还在下着雨,但是雨水却没有滴到我身上。
橱窗里面的政一君在座位上打着电话,应该是在呼叫警局吧,还是在联络那位呢?
【夜神凉子,你最后居然没有杀死那个男人吗?】
【你在说什么啊,硫克,凉子怎么可以杀死最爱的政一君。】
【你最爱的政一君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啊?】
【啰嗦死了,笨蛋硫克,好好给我挡雨。】
【咳咳,人类真是有趣。】
#9 - 2017-9-15 03:31
(嘛╮(╯▽╰)╭)
深夜投食第二天第二弹!!  (bgm37)

目标是每一个三题都写上一个故事!

-------------------------------------------------------------------------------------

梅雨下了整整一个月,明明是盛夏的房间里却透出如同地下室一般
惊人的寒气。

袜子洗了,挂在窗户前面晾了半个月,不仅没干,反而散出了一股
微妙的霉味。如果是太阳放晴的日子,大概晒上半天就会干了吧,
然而现实却是袜子一双一双的挂满了书桌前唯一的窗户,每天在提笔
码字的我的头顶上晃来晃去,混着窗框腐朽木头的味道,让我完全
静不下心来。

这绝对不是为自己写不出东西而找借口,绝对不是。

说到底,住在一楼的我的集合了书房和卧室这两个人生唯二所需
要功能的单间,位置不巧正处在六楼高的单元楼的一楼,更加不巧
的是因为地形的原因,这栋楼正好地基比隔壁相距不到一米的位置
的隔壁单元正好矮了一米半左右。所以正如之前所说,这个总面积
不足五平米的单间有着如地下室一般逼人的寒气,大概是因为这里
确实就是一间地下室没错也说不定。尽管有一扇通往外界的窗户这
件事的确某种程度上成为这里并非地下室的某种佐证,而且如果对
面房子的一楼能够像我这里一样,稍微矮上那么一米左右的话,我
的窗户与对面一楼的住户大概可以近到可以伸手互相帮对方关窗户
的地步,说不定我也会因此与他人产生一些关系什么的事情我可绝
对没有想过。正是这样。

然而现实并没有那么理想,我要重复一遍,然而现实并没有那么
理想。应该说,现实从来就没想要搭理过我的理想。对面的一楼
似乎在两栋楼逼狭的空间里硬生生的装了一块挡雨板。

您好,世界上的雨声其实并不是哗啦啦的,而是哐哐哐,就像锤
子砸在钢筋上产生的回声一样哦。

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
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

潮湿的袜子混着腐朽的窗框的味道传了过来,我突然感觉喉咙一
阵泛酸,正觉得自己要忍不住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吐出来,但
泪水却从眼眶里漫了出来。

我提着笔面对着笔记本,满肚子酸话,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

雨声在我的肚子里回响。

下雨天更适合睡觉,而不是写作。没错,就是这样。

END

-------------------------------------------------------------------------------------
#9-1 - 2017-9-16 01:58
owl.x
哇有新粮食了,鼓掌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