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7-7-15 17:32
无路赛的游荡者
这是我们这种社会中最主要的定律:不是只有物会被商品化,而是任何有名字的事物都可以被商品化。这一看起来致命的过程所影响的事物中有很多哲学例子。那些企图将我们从这些稳定的、物化的、传统的范畴和概念中解放出来的哲学家——比如维特根斯坦或者德里达,当然他们的方法很不一样——最后自己也变成了品牌名称。对于叙事范式的创造性破坏也遇到了一样的情况:你的迂回前进,你的偏离或者去熟悉化过程,最后就只是变成了另一个“新的范式”(除非,就像在后现代性中一样,它选择了一条过去被叫做讽刺的道路,就是使用模仿的技巧,通过轻微去除一些内容,玩弄已经死去的形式的复制品)。

西尾维新和shaft还有新把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