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8-8-15 11:50
muon (Time is not your enemy, forever is.)
1,童祭
Innocent Treasures

不同的梦,是幻之朝雾中世界的记忆

现世,构筑于徐徐崩去的沙土之上

空想的梦,描绘了古老的幽玄世界的历史

白日,照在逐渐沉没的街市里

(黎明即将到来。在幻之朝雾中黎明即将到来。
我在和幻想的世界中的孩子们一起玩耍。
孩子们都非常快乐。大家都在欢笑)

是幻想吗,是空中楼阁吗

在黎明前,这场梦,蝴蝶之梦

(……最后一次看到还能这样欢笑的孩子究竟已是多久之前。
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不可思议的歌声,不可思议的舞蹈。看来今天似乎是祭祀的日子。
我想,总有一天我也要住进有这些孩子们的笑脸的国家)

不同的梦,是幻之红屋里闪烁的异彩

现世,构筑于毫无血色的石块之上

空想的梦,描绘了古老的美丽都市的童话

白日,照在越发肮脏的街市里

----------------------------------------------------
2,华胥之梦
Paradisiacal Daydream

“——对了对了,就是呢。昨晚我做了这样一个梦哦”

“……我说,又是说梦吗?”

“因为……今天就是为了说梦里的事情才叫你来的啊”

我的名字叫玛艾里贝利·哈恩。在这个冥暗的街市里经营着一个神秘俱乐部(Occult Circle)。
和普通的俱乐部不同,我们的俱乐部不进行那些正规的灵能活动,就是所谓的不良俱乐部吧……。
而且说是俱乐部,俱乐部成员也就两人而已呢。

“我说,你这样像说其他人的事情一样说自己的梦,不会觉得是很令人头疼的事?”

那些事情都无所谓了,实际上我拥有很厉害的能力哦。
我们这个家族从以前似乎就是很有灵感的一族呢……。

我能够看到世界中的结界,也就是那些境界线。
俱乐部活动的内容就是寻找境界线的缝隙,从那些缝隙中尝试着飞到其他的世界当中。就是所谓的神隐吧。

……虽然这是被禁止的。
只是最近,我似乎看到了各个世界里的梦……

“拜托了,如果不向你诉说梦里的事情并一起讨论的话,我都要分不清哪个才是现实中的我了”

-----------------------------------------------
3,上海红茶馆 ~ Chinese Tea

在一片深绿色的那头,有一座鲜红色的房子。

房子的周围环绕着的是深绿色和……闪着银白光辉的湖……

多么美妙的景观啊

虽然如此的鲜红,不知为何却与自然溶为一体。

四周到处是这样的色彩,给人一种孩子般的感觉……我非常喜欢。

是不是再稍微靠近一点看看呢?

突然的到访会不会很失礼呢?

而且,我能被眼前的这个房屋(的主人)接受吗?

不过,怎么会……在梦里感到恐惧啊。我也真是。

……啊,那里的仆人出来了。

我去向那个人问问看吧?

告诉她,我想向这个美丽的房子的主人问个好。

--------------------------------------------------
4,Voyager 1969
1969,from Cape Canaveral

不管走到哪里都是相同的风景。

太阳也已经落山,脚下的路也无法辩清……

夜晚的竹林原来是如此容易让人迷路的地方呢。

时不时从远处听到几声不可思议的鸣叫声。是野兽吗,还是……。

怎么办呢?很头疼啊。

难道就要这样在竹林里彷徨下去最后饿死吗?

还是,会被妖怪给吞噬掉呢?还有很多想要去做的事情在等着我啊。

我…完全没有目的的彷徨着。

轻松地想着“要是饿了的话就吃点竹笋也不错呢”什么的。

——反正这是在梦里呢。

但是呢我,就在那个时候才发现。天然的竹笋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我根本不知道呢。

只看到过合成产品的我。原来只知道竹笋的味道而已……

束手无策的我抬头望了望天空。

满天的星空。

这时的我第一次开始羡慕你的双眼。

如果是你的话,一定立刻就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对吧,一定不会迷路对吧。

就在我刚刚这么想的时候,突然从背后传来一阵恐怖的笑声!

------------------------------------------------
5,科学世纪的少男少女
21th Century Boy and Girl

“这些,就是在红色的房子里得到的蛋糕和……在竹林里拣到的天然的竹笋哦”

“咦?不是梦里的事情吗?梅莉”

从刚才就一直在听我说梦里的事情的人叫宇佐见莲子。她可是只有两人的俱乐部成员中的另一人哦。
俱乐部活动几乎都是在她的行动力之下诞生的。
莲子呢,只要看看天空就能判断出现在所处的位置和时间。
我很不喜欢这个。

另外,莲子称呼我为梅莉。似乎用这个国家的语言发音读我的名字很困难的样子。她不会已经忘记了我的本名了吧?

“是梦里的事情啊。刚才我不是就已经说过了吗”

“……如果是梦里的事情的话,为什么梦里的东西会出现在现实当中呢?”

“所以说,才要找你商量啊”

我现在……开始不明白哪里是现实,哪里是梦境了。
平日里那些梦大部分都是最后被妖怪追逐然后完结的。要说是恶梦也的确是恶梦没错……。
但是,梦中的东西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就跑到我手上来了,说不定现在我们这样的交谈才真正是场梦…………。

“让我来告诉你吧,梅莉。那已经不再是竹笋了哦。成长到那样的竹笋已经坚固的无法再食用了”

但是,如果恶梦能够变成好梦的话,比起现在的现实来……。

“天然的竹笋啊,在它还很美味的时候都会藏在土中以保护自己哦”

------------------------------------------------------
6,永夜的报应
Imperishable Night

我拼命的奔跑着。虽然只是在梦里呢。

因为即便不知道究竟,但刚才的笑声给人的感觉很明显不是人类。

我的本能告诉我“快逃!”。

但是,竹林却微妙的倾斜着,让我的平衡感也随之混乱。

虽然当初是打算笔直地奔跑的,但最后的结果又如何呢?

虽然感觉跑了很久,却不知为何周围出现的总是那些熟悉的景色。

这个竹林是无限延伸的吗,还是说我根本就是一直在原地打转呢……其实不管是哪个都一样呢。

像莲子的“客观的来看明确的真实是存在的”那样的想法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东西了。

真实与否是存在于主观当中的。

如果出现的是自己熟悉的景色的话——这里就被认为是那个地方。

所以,我才会奔跑。

因为,梦境根本就不是现实的反义词。

最近的常识则把两者看成同义词呢。

即使是在梦中,也必须逃避那些不明身份的东西。因为那是真实的。

我所专攻的就是那样的相对性精神学。

而莲子则是超统一物理学。最近在做连结方面的研究,还顺利吗?

----------------------------------------------------------
7,夜幕降临
Evening Star

但是……很不可思议呢。

虽然像你这样的上个世纪的人……的确有很多是把现实和梦境当成相反的东西来对待的,
不过在更更遥远的过去的那些古人们,据说是不区别梦境和现实的呢。

然后到了现在,虽然区别梦境和现实……但却把两者当成相同的东西看待。

现在的现实和梦中的现实,现在的我和梦里的我,各自存在着。

深夜时的蝴蝶是自己吗,白昼时的人类是自己吗……。

以现在的常识来看,两方都是自己呢。

虽然觉得已经逃跑了很久,但却完全没有累的感觉。

是因为我现在的移动就如同在空中飞一样吗?难道是我变成蝴蝶了吗?

不过,这场深夜的追逐终于也要到最后冲刺的阶段了……

——我停下了脚步。

因为,在前方不远的竹林深处正闪着红光呢。

那光中充满了不吉之色,完全不像是现实中的发出的光。

恩,用你比较容易理解的话说就是……

和铷在燃烧反应时放出的光的颜色很相近吧……

虽然不是很强烈,但是会发光的竹子,那是多么令人激动的东西啊。

我一边留意着背后,一边慢慢的向发光的方向望去。

———————————————————————————
8,玩偶裁判 ~ 玩弄人形的少女
Doll Master

啊啊,真不敢相信我究竟看到了什么!

现在已经灭绝了的山犬和河童,明明在现在这个时代可以从3DCG当中见到……
(注:河童估计很多人都知道是什么了。关于这个山犬,指的是在古日本曾经栖息过的一种小个子的狼。)

即便如此,眼前那样的生物却从来都没有看到过。

比山犬要更大,像老鼠一般黑色的生物。只有双眼放出红色的光。

……不对,是不是兔子啊?眼睛是红色的。

但是,那样的话双眼长的位置又很奇怪了呢。

像这样……在正面长着两只呢。就跟你的双眼一样。

虽然说起来人类大部分都是那样的。

脸的话基本上和人类的大小相同。

或者说,那根本就是人类的脸?说起来的确是人类的脸呢。脸的话……一定没错。

长着人脸的大老鼠,你……知道有这种动物吗?

——就在那时,大老鼠发出了曾经听到过的恐怖的声音。

果然,一直追着我的就是这只大老鼠呢。

但是,现在的它并没有往我这里看。而是向着红光的方向。

是的……将周围的景色染成鲜红的……根本就不是那只大老鼠的眼睛啊!

竟然……另人害怕的大老鼠在畏惧着那红光。

我把脸……转向了发出红光的地方……

——————————————————————
9,梦想和现实的境界
Wake up Mysterious Girl

“你看,这个就是那只大老鼠和女孩子离开之后落下的纸条哦”

“我说,这真的只是……梦里的事吗~?”

和大老鼠对峙的红光,竟然是一个女孩子呢。是那个女孩子在发出红色的光呢。
要是问她为什么会发出红光的话,其实一目了然的……那个女孩子呢……全身都被火包围着哦。

不对,那样的表达方式并不正确。应该说是……从全身冒出火来会比较准确一点吧。
深红色的火焰从女孩的身体里向斜上方扩散开去,就好像……展开双翼的鸟一般……。

那光中闪烁着的妖异与不吉之感,是长着人脸的大老鼠根本就没法比拟的。
大老鼠它,仅仅只是看到女孩举起手来就害怕的不得了,最后逃走了。

“所~以~说,梦和现实是相同的东西哦。我不是一直一直都这么对你说吗。
在我看来,遇见你的现在也许才是梦中的现实也说不定……”

“好了好了。关于梦世界的故事我已经听你讲过了。
你也冷静一下吧,梅莉。归根到底,那个女孩子是谁?在那之后又怎么样了呢?”

“不知道。那之后,大老鼠逃走了……女孩也就离开了。
而我呢,一直都藏在一个不会被大老鼠和女孩发现的地方呢。什么?你问为什么大老鼠被赶走之后我还要藏着?这个嘛……”

我从正面看到了那个女孩的双眼。那是一双毫不劣于那只大老鼠的……红眼——

“——因为她,不是人类”

-------------------------------------
10,幻想机械
Phantom Factory

结果,梅莉只是说完了她在梦的世界里经历的事之后,就一个人满足的回去了。

我看着梅莉交给我的那几件物品,整理着头脑中的问题。
梅莉虽然说梦境和现实是相同的东西,但那不可能。
就算现在的相对性精神学里的常识是那样说,但那最终也只是精神世界里的问题,梦里的物体要是能出现在现实当中那将会很麻烦。
质量守衡定律将不再存在,Entropy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注:Entropy这个词要是翻成中文估计第一次看的话反而难以明白,知道的就知道了,不知道的查查字典好了。^^)

我确信了。梅莉其实是在她自己没有察觉的情况下,飞到结界里面去了。
把那里的事情当成了梦境,深信不疑着。
现在,应该在离结界的内部非常近的地方了吧。
难不成梅莉看的能力变成了操控的能力…………虽然我觉得这不可能。
最近,可能俱乐部活动真的弄的太多了吧。

这样下去的话,也许会在梦中被妖怪吞噬也不一定,也有可能会遭遇神隐。
梅莉的精神现在正在各种世界之间摇摆着。
在另外一个世界里的时候,一旦她本人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梦的话,也许就再也回不到这个世界里来了。
也许会坚信这个世界其实才根本就是一个梦境。
虽然她本人并没有察觉,但现在的她其实处于一个非常危险的状态。

我能想出的谈话手段有两个。

把这些东西都扔掉,让她坚信那完全是场梦,是个幻觉这个方法。
那样的话,她就将无法再进入那个现实中的梦境了吧。梦境和现实是不同的东西。

另一个方法则是……

告诉她那并不是梦境,让她强烈的意识到那其实是另一个世界这件事,让她从梦中醒来这个方法。
那样的话,她就不会不明不白的死在梦中的世界里了。
只是……也有可能会无法回到这个世界当中。

梅莉会觉得哪个方法好呢?对我来说哪个才是最好的解呢?
……那种事不是早就定好了嘛。

----------------------------------------------
11,幽玄的枫树
Eternal Dream

“真是,每次莲子叫我出来结果都要迟到”

“梅莉,不是只迟到了3分15秒吗,好可惜啊”

“什么叫好可惜啊?说起来,今天有什么事吗?”

“当然是俱乐部活动啊。好不容易才有全体俱乐部成员到齐的日子呢”

“虽然说只有两个人呢……好吧,又发现什么类似入口的地方了吗?”

结论只有一个。梅莉所说的梦中的世界。

美丽的自然和那一丝丝的神秘。

远离人烟的深山中的神社,

看起来很高兴的在玩耍着的孩子们,

深深的绿色,闪着银白光辉的湖,

红色的房子,树阴下的茶会,

广阔的让人迷路的竹林,天然的竹笋,

让人类疯狂的满月,

长着人类的脸却不是人类的生物,

还有那……妖异的火鸟——

……只有梅莉一个人能看的话太不公平了!

“当然,别的世界的入口的话的确已经被我发现了哦。你看,因为有了这么多的线索呢”

“你说线索……这些不是我梦里的东西吗,莲子”

“所以说,我们去探寻梅莉梦中的那个世界啊。听我说,为什么这个国家的孩子们看起来不快乐……梅莉你知道吗?”

“?”

“是因为像你这样想的学者,让他们把梦境和现实看成了同一种东西的缘故哦。

是因为把梦当成单纯的脑所看到的虚象,插入现实当中的一种生理现象的缘故哦。

在主观之外有着能够相信的客观存在。有绝对的真实存在。

主观是真实?你所说的事情根本就是矛盾的。那个学说是错误的。

证据就是,你不正是因为不认同主观所以才会做梦的吗?

梦境和现实是不同的。所以才能够为了把梦境变成现实而努力。

所以——孩子们才会欢笑啊。

来吧,睁开双眼吧。

梦,是可以变成现实的。

让我们一起把梦境变成现实吧!”

Text:ZUN

-----------------------------------------------
后记

也许这是我们的初次见面也说不定,我是ZUN。
经营着一个只有神主一人参与的乐队。
当然是骗人的。
是博丽神社的众人们和神主一起经营着的。

这次从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当中,诞生出了这样一张CD。
说起来,已经是第3张了呢。哎呀呀,实际上是一张让人不怎么舒服的CD。
来吧,让我们先交叉手指这样放松一下。

那么那么来说说正题。
实际上这次,也是尝试着从过去的很多作品当中广范围的选择了一些曲子。
但是基本上STG的曲子偏多,结果却是激烈的让人感到疲惫呢。
大概都是些不能单独拿出来听的曲子……真的不能拿出来听吗?
所以就这样给了它们另外一个故事(意义),因为在游戏里,它们已经被赋予到了游戏的剧情当中了呢。
世界总是平衡的哦。

第一曲的“童祭”是前些日子里的演讲活动当中,我的入场主题曲呢。
虽然我给各种角色写过主题曲到现在,让我写自己的主题曲还是非常为难的一件事呢。
结果也微不足道。
实际上这个曲子是有歌词的,虽然说曲子的评语部分就能当成是歌词。
在梦和现实中交互穿行的歌,结果到最后什么才算是真实呢。

不过,对于秘封俱乐部的那两个人去了哪里,有感到些不安吗……
对对,文中的梅莉和莲子二人,她们结成了一个被称为“秘封俱乐部”的迷之俱乐部,进行着诸如此类的神秘活动。
虽然详细的情况一切都无从得知,但是伴随着科学的进化就无法再吃到天然的竹笋了吗?真可怜啊。

但是,也许能喝到红鹤做的酱汤呢。合成出的。

那样一想的话,未来真的是洋溢着现代人梦想的世界啊。

外面总有些什么吵闹个不停没法好好的玩耍,
在家中对着网络的话又不得不去想象其他人当时的感情(这个对于大人来说都很难),
也没有能纠正错误的大人在旁边,有时只要稍微出点摩擦就立刻和对方断绝来往。
现今的网络对于孩子的影响太大,也许已经让他们没法再孕育出能正常的和其他人交往的能力了。

不过,即使是在这个孩子们的心胸已经逐渐变的狭隘的国家里,说不定有朝一日大街上也能洋溢着孩子们的笑脸呢。合成出的。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ZUN(喜欢竹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