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8-12-5 03:57
haveatry
伞木同学 你有认真听双簧管的声音吗 / 虽然吹得不错 但有时你表现的感情过于强烈 / 在这个部分里 最关键的就是相互聆听 / 要将你的情感 娓娓地倾诉给铠塚同学 / 能做到吗

伞木同学 / 这里最重要的 就是双簧管和长笛的彼此呼应 / 对于长笛的呼唤 你也要做出回应才行
/音乐中有许多难以用音符去填满的空间 / 要把握住在曲谱缝隙中流动的情感 / 更多地去倾诉 / 能做到吗
第三章的演奏中,负责双簧管的铠塚很拘束,其原因在其后剧情做了坦白,她不想从气势上压过伞木的长笛。伞木卖力演奏就让我有不小了的疑问~ 伞木希美沉淀了什么情感,为何在演奏中强调某种感情,这样做想达到什么?亦或者是巧合,不需要理由?

结合铠塚与她的几次互动,靠肩被躲开、练习被落单、人气被带偏、拥抱被中断、升学被“落单”,不难发现伞木同学在不停地试探好友是否会往“高处走”,却又不拒绝紧接着给好友盖上一盆冷水。长笛solo的热烈演奏,不妨也归入往“高处走”的表现?
另一位主人公,铠塚,不闻窗外事、不显内功、不交友,借一连串熟悉的自废武功的做法“献忠”,这份好意有没有谁收下了?
若干场演奏,让剧情冲突浮出水面,使得人物冲突被推至舞台前端。在教室内“观众”的注目下,冲突更得到情绪传播的以太,使事件和事件的涟漪可以一览无余尽收眼底。我想这就是挑出标题所述事件的原因,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其他值得一提的细节可以分享?

最后,剧中两位莉兹,或努力飞翔亦或原地踏步,注定要画出两条平行的人生轨迹,最终作为悲剧被定格。人生不是向前延伸的直线,还请成为青鸟,绘出更多交汇的轨迹,让生命不止有离别。
#2 - 2018-12-5 19:07
(公共场合请不要大声哗哗)
花了超出必要的篇幅多次描写女生间的对话,比如满嘴跑火车夸别人可爱、放学后去哪儿。
除了最基本的校园氛围塑造以外,其实也是在写始终处于人群、话题中心的伞木带给霙的危机感。
两人虽然同处名为学校的鸟笼内,却都还没能与自己和解,没能互通心意。这是disjoint。
最后的最后化作两只飞鸟,走出学校,脱离鸟笼。
心理的joint却促成了物理的别离,不好说。
#2-1 - 2018-12-8 17:28
haveatry
弱小又无助又可怜,但有潜力。这少女谁不爱呢?
girlish talk 同样是潜力股,山田想让所有人知道,在她的气场下有多少观众为她们翻牌(bgm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