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9-11-7 13:24
tnk (自建团长迫害群,群号:519662962)
这几天看到一种不同意见,“我反而觉得他每部片子都整对分别后三年五年一条信儿都没有的情侣跑来重逢,他这是太向往爱情了,简直是高中没成功恋爱过的中年文青的典范    ————by Shura”。认为诚哥虽然在以往的片子当中都不给男女主ge,但总体来说诚哥每次整这种桥段说明他还是向往爱情的。对这个观点我还是比较认同,虽然认知上略有差异,这里持保留意见。

troll,或者说反串,巨魔,这个现象我觉得万能的ban友一定都见多了。简单来说就是扮演某种角色,并把这个角色最惹人厌的一面展现出来来博取别人的反感,引发别人的激烈措辞,通过观赏别人的反应来取乐。比如说你要反串一个军迷,你就得当着卡梅隆粉丝的面嘲讽终结者2,扣一些你放在90年代根本没法实现的枪战戏细节说他是一部不严谨的商业爆米花;你要反串一个作豚,你就得当着演出爱好者的面说没有作画撑起来的分镜都是垃圾;反串精德二次元啥的就更简单了,例子也很多(女拳反串),这里不一一列举。
至于有没有在作品中故意搞一些傻逼桥段,看着观众反应取乐的人,有,这个人叫小岛秀夫。(6.8.jpg(bgm38)

再回过头来看看天子存在的问题中最有可能是新海诚有意为之的地方。
前后段的严重割裂。
反派设计的过于低能。
小世界和大世界之间矛盾的消解。

第一点不展开讲了,讲的人很多,剧本构成方面的问题,说穿了还是诚哥菜(bgm39)
第三点很多人也看出来了,诚哥还是妥协了,毕竟他不能真把东京给淹了。导致的直接结果是男女主为了反抗世界做了这么多,其实他们并没有改变什么。
主要说第二点。天子和新海诚以往的电影有什么不同?新海诚喜欢先塑造一对情投意合的男女,然后用占片长将近一半的篇幅去搭建一个足以拆散男女的外在舞台,接着两个人就掰了。在这其中男女主之间的爱一定与外在世界的某种东西是冲突的,小到搬家造成的空间上的距离,大到世界大战层面的剧烈冲突。而面对这种冲突,“爱”又往往是无力的,或者说相对于一对男女来说这种阻碍大到无法跨越。这是每部新海诚的片子都会有的核心内容,君名也不例外。但君名聪明的地方在于让男主拯救女主的行为本身与大社会达成利害一致,拯救女主等同于拯救小镇,避免了最坏的bad end。这才让最后诚哥有机会开个恩让两人最后相遇。
相比之下天子采用的完全不同的处理方法,这次诚哥在片子的中段把矛盾写的无比大。企图拆散男女主的直接就是“制度”,执行者是警察,中间没有周旋的余地,要么乖乖回家,要么跑。女主牺牲自己一人换来的是整个东京的天晴。这中间也没有回旋余地,男主甚至最后还推了一把。哦,看到这里,当年西蒙为了一个尼娅愿意干翻反螺旋族的味道出来了。


然而实际的处理方式是。
男主跨过了鸟居就能直接上天,一把把阳菜拉了下来。
警察弱到我怀疑给他们三把冲锋枪,他们干不掉奥尔加,跑不过高中生,小学生都能撞翻。
以往的诚片之所以能成立是因为男女主“跨不过那个坎”,但这次当诚哥想讲一个不同的故事时,反派太tm弱了。这种不真实感在我看完电影的十分钟后就吓得我直哆嗦,让我感觉诚哥还是以前那个诚哥,说白了只要警察有点本事,或者说男主跑到鸟居前却束手无策的时候(事实上这些才是最合理的),这部片子注定会和以往的诚片结局一样。这里就是我感觉到反串的地方,那个会百般为了拆散男女主寻求合理的借口的诚哥在撮合男女主的时候使用了最无脑最简单却又不合常理的解决方式时。换言之,我得出的结论是,不管诚哥到底是不信任爱情的还是向往爱情的,也许他的观念的确有了些变化,其实他想讲的东西和以前并不存在什么颠覆。
#2 - 2019-11-7 13:34
(自建团长迫害群,群号:519662962)
也有可能是我对这方面因素的想法太偏执了(bgm44),还是很欢迎各位来交流交流指正指正的(bgm50)
#3 - 2019-11-7 13:38
(Anime is a gag, and so are its dilettantes.)
看到你说反派是警察的时候,我感觉我已经没办法阐述细节了。
天子确实有troll的元素,不过我觉得不管是从动机、手法还是最终的结果来看,都有比troll更好的形容方式,所以我觉得不算。
#3-1 - 2019-11-7 13:41
tnk
确切来说警察是执行者。
#3-2 - 2019-11-7 13:43
Rくん
+1
#3-3 - 2019-11-7 13:44
tnk
我也觉得和troll多少还是有点区别。但不可否认的是天子在最终关卡完全可以把难度设计的更高一点,前面一堆吃灰的设定也不是不能用上,但他没有这么做,堆砌起来的设定一个不用,用脚跑路,用手拉人,就这样解决了。我也想不出该怎么形容这种行为。

“草,你演我”
#3-4 - 2019-11-7 14:07
川水
tnk 说: 我也觉得和troll多少还是有点区别。但不可否认的是天子在最终关卡完全可以把难度设计的更高一点,前面一堆吃灰的设定也不是不能用上,但他没有这么做,堆砌起来的设定一个不用,用脚跑路,用手拉人,就这样解决...
我提个建议,你要谈troll,最好更多的从新海诚本身触发,他的动机、行为和乐于看到的结果是怎么样的,而不要把关注点都扔在天子的剧情到底是怎么设计的,尤其是细节是怎么设计的。
扯上剧中的很多情节和行为,这事就彻底混乱了,因为天子本身是一部戏,不是单个个体的角色扮演。一部戏自然要有人唱红有人唱黑,表现上来说本来就需要都合和夸张,需要异于常理的加法和减法来突出主旨,不然根本没得矛盾的对冲,也没得角色的鲜明。这种模式下再谈什么troll,难免有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意思了,不太恰当。
#3-5 - 2019-11-7 14:18
tnk
川水 说: 我提个建议,你要谈troll,最好更多的从新海诚本身触发,他的动机、行为和乐于看到的结果是怎么样的,而不要把关注点都扔在天子的剧情到底是怎么设计的,尤其是细节是怎么设计的。
扯上剧中的很多情节和行为,...
我懂,但这方面的东西实在是没动力写,毕竟天子本体讲的太浅了。
#4 - 2019-11-7 13:42
(答えはいつも私の胸に~)
没啥可说的,你觉得是就是。
#4-1 - 2019-11-7 13:45
tnk
草,别这样bgm38
#4-2 - 2019-11-7 13:46
Rくん
tnk 说: 草,别这样bgm38
我确实是这个意思。
我对这事持一种结果论的看法,也就是说,你觉得是就是。
#5 - 2019-11-7 13:45
(追番日益,补番日损)
🎣者乐🎣,troll者见troll
作者已死,死无对证
#5-1 - 2019-11-7 13:47
tnk
可以等下一部。
#6 - 2019-11-11 15:51
(Where's your undying love? Tell me the story of yo ...)
你可以一直给本人发骚扰邮件逼问他到底是不是在反串口牙
(我真觉得这种讨论基本和“找几个ban友猜猜今晚我会不会吃晚饭又是出于什么原因吃或者不吃”的讨论等价)
#6-1 - 2019-11-11 17:48
tnk
你说的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