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3-1-2 17:51
K
空虚。并非本质性,极度谬论极度不健全。我们的R都作为各自真理之一封存于其他物体之中, 也并非自然,各自都有所在之地,不知道我用我的手表去裁决非理性的信条之上的神。象征,外在的表象为秩序而存在,消失而堕落。偶然、习惯、暗号与语言、祈祷,为何神创造祈祷。为赋被造物应国循环的尊严予,为寻求愿望、为指引我们。我们的灵魂习惯于感知【数量】、【空间】、【运动】仅此而已。除此之外完全午饭感知究竟谁会去怀疑呢?但我们已习惯承受任何光芒,同等意义上因表述不同表现也不同。永恒、连环,虽字面上皆为虚,但灵魂却为真,某种可疑的不确定,为了获取永恒所以一切于我皆非奢华,即便身处无间之境人们也无法意识到自己的堕落 如果没有光的存在人们也不会奢望救赎,恩宠的拥护者、救赎当奇迹背弃期望 当奇迹报偿期望 维持思考的方法 获取思考的方法皆无 驱使我们行动的动机并非昭然若揭 在规则之外 随波逐流并非快事对于例外因以严格且正确的判断 自给自足下纯粹自然状态的异端信仰。梦,消失而堕落各人因自我需要而造神 部分感知神的存在 从内心驱使神明的人们 他们不知道我用我的手表去裁决。恐惧、厌恶、服从其外是无法感知神的存在 从内心祈求神明的人们。偶然 只有三种人存在,中间之人 即合乎情理为不幸 最后的人们因愚昧而不幸 要保有背面思想认识自我坚持邪欲之道。另一个R为真实之理快乐之理,一度被承认之原理只要过去未被否认作为理性的主题感觉显而易见地被造物或折磨自身,进而屈于暴力之小,或因受魅惑而被支配于所谓的温柔,愈加恐惧的绝对
  两种过火,驱除理性,只承认理性 现象的理由。所谓的邪欲与力量即为我们所以行动的源泉,邪欲驱使自发性行为,力量驱使非自发行行为。人类只要涉及完全性就会有攻击冲动,假使你知道你所背负的罪孽 也许会失去勇气,因为我坚信着你,坚信着你所背负的罪孽的邪恶,如果你不想立即宣告了结,这便将作为神圣且永恒之物而不得不隐藏它的本源。偶然性赋予必然性,我们如同我们的精神境界一般,仅是自动机器。怀着恐惧来完成自我救赎。恶之典型、表象。人类失去了道路,从自我存身之处落下开始搜索着自我存身之处。究竟是谁将人类送入此等境地。坚固的踏脚石、恩宠、习惯作为我们人类最有力且最具信赖性的证据 习惯使自动机器倾斜 自动机器在不知不觉中牵引思想,而且事坚信于不倾向反方向 某种可疑的不确定 暧昧之暧昧 自然即是影像 黑暗 神通过多样性将人类导向必要的唯一之处来满足相互,他们不知道我的存在,所以无法企及唯一之全的即是它的表象,必要的唯一 驱除理性、只承认理性两种基础,如果我们没有此类媒介,将失去与神的所以联系。恩宠的拥护者。语言在任何一侧都为相同为了对此加以判断就需要基点,恩宠的教导 切开喉咙都无法治愈的商人们,两个商人。梯子 两种基础,一方面是内在,另一方是外在,即是【恩宠】、【奇迹】两者皆为超自然体。我们并非只是从别的方面来看待这些事物,也从别的方面追求者,所以这些事物并不可能千人一面。若神支配了自然,自然大概也会毫不掩饰地展现出这点,我好几次劝说自己。恩惠的作用,消失而堕落,表象。自然确立了赋予他们全体非组合性,压制,为了秩序而建立窗口从那里开始人们只寻求秩序的左右方向而放弃了高度以及深度。如果在那儿确认到了我,那就将身处那儿的你与我进行比较吧,但是你能否知晓与那儿的什么相比。你抑或是身处于你体内的我呢,如果那就是你的话,真是值得憎恶 ,你要是拿我于我相比的话,那么那些人们,在这四千年中持续不断不曾改变地依次到来做出此等相似的预言。祈求荣誉以及制度的伟大。偶然,但是偶然赋予必然性这一说,也是偶然的么?世界并非真理的国度,真理不经意间徘徊于人类之间,从那而出的人类即为幸福,恩宠维持了某种形状是自然之物。自然为了展现出自己作为神的映像带有某种完全性,为了展现自己只不过只是映像,带有某种缺陷。理性比支配者更加严厉地指引着我们。自然极度巧妙地存在于我们之间。我们改变天平的一段时,另一端也随之改变。神通过多样性将人类导向必要的唯一之处来满足相互。想象下人类陷入思考时的姿态,如若将姿态分离不顾及它所属的前提的话,它也只是一具即将腐坏死亡的肉体。不变地全存在于我们之中,即是我们的自身且又非我们本身,因为有无数个我们存在,我们都在等待者自己的次序,等待着死刑。矛盾,轻视着我们自身的存在,对于我们自体的厌恶,此二类若不经改变结合的话【此】就无法变成【彼】。就这样灵魂和肉体想结合形成了两者确立的败德平方。我们的灵魂被投入电极由此产生了【数量】、【时间】、【三次元】并据此得出结论将其称为自然使得我们无法考虑其他事物,我们只是单单把真理看做理性,在信条上进行感知,由信条来感知【空间三次元】的存在,原理被感知、命题获得结论。信条、本能、原理。本能和理性两种自然性的标志,恩宠常常伴随世界本身存在而存在,自然也同是如此。因此,恩宠维持着某种形态。自然之物,由神所创造的人类作为前者表象的前提。赎罪和作为先例的表象,除去这个表象追求真理的道路,也就是除去之前所存在的表象,值得恐惧,人通过实际例子来节省哎的诸多成因,无法得出人类注定被爱的证明,哪一方面都值得同情,但对于一方来说是从爱产生的同情,对于另一方则是从轻蔑中的产生的同情。爱的注定原因、恩宠拥护者。矛盾、想要倾诉的欲望、期满、救赎、所需的唯一、堵塞与良知的纠缠,除了探究生命奥秘之外其余毫无生趣。第一次的诞生制作了前者,第二次的诞生的恩宠制作了后者。我能够去爱完全的黑暗,但如果神将我置于黎明微薄的黑暗将使我陷入不快,我宁愿追随完全的黑暗,要是得不到承认这也许是我不中用的缺陷,这是我远离神的秩序将黑暗作为我的偶像的证明。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将要成为什么,自己的状态、自己的义务也全然不知。为了将自己的心潮向真正的善。我想知道善存在的地方。抛弃所以向者那儿前进,为了得到永恒,任何事物对我来说都皆非奢华,我用温柔来处理一 神的行为凭力量与胁迫,凭借压制。它值得获取虚无之物、值得接受极大无限于极小的无限。拥有界限的完全性因为无限性而产生,当这些教诲都集中于一处时,就如同全部隐藏于箱子之中,呈现出一种本源的混沌,所有的一切都由神来呈现并非真实,所有一切都因神而隐藏而并非真实,但是用神来试探神的人们那些从内心中寻求神的人们自发呈现出所谓的真实。这巨大的牢笼内部并不存在任何的方向感。衰败的神的支柱 时间。永恒的存在者只要存在过就必将存在下去,我们在他人的观念中追寻着虚构的生。神即是无限,然而虚伪的空间。这并非意识所能掌控。凭借力量和胁迫、凭借压制,产生一切的本源点,相互且必然的连环。谬误与趣味的主体,神意的拥护者,另一种形式的疯狂,必须加以惩戒之人。空惧,神的领域,无限的混沌将我们分隔,在那无限的胁迫的彼处有者一道墙壁 是形成十字还是从背后出现。我们的灵魂被塞入身体,由此产生了【数量】、【时间】、【空间三次元】。静止的运动,无法估量的无限,密不可分的无限,我们的本质在于运动,完全的静止即为死亡,实际上,自然将所以的神意都蕴藏于其中,我们的R即是将各自的神意封闭于他者之内,各自都有各自的场所。想象把微小的对象扩大为能满足的灵魂的大小,将巨大的物体缩小为自己的尺寸,各人为各自创造自己的神。亚当的荣耀、火柴的头部、基点的选择、连环由正向反的不断逆转,令人恐惧的稀薄、无限的数量相当于有限的无限空间,数量及与其排列全然不同的空间模仿,自然多样性的模仿,模仿人为的多样性所以的这些都继续地存续着。体内的语言,神中之神借由新的生命,向产生体内的所以人们传递了生命。凶、险、体,虽非变型体,极度谬误,极度不健全,但为保证自我的优势性,向神祈祷并寻求神的恩宠。纯属独立的期望。祈祷,所有的事物皆有两重,所有的名字都是拯救他们的使者、抹杀他们的使者。被抛弃的、被选中的,在简单的秩序中存在。被称为自爱心的底线,值得憎恨之
#2 - 2013-1-2 18:06
(不亦乐乎?)
为什么要把20分钟毫无意义的台词贴出来(bgm38)
#2-1 - 2013-1-2 18:08
K
(bgm38)他嗑药了
#3 - 2018-5-14 22:35
报复社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