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5-27 01:21 /
作者的战斗描写非常失败。归根结底,用文字来描写战斗本来就是很困难的事情。战斗是高速的、下意识的,而文字阅读是缓慢的、有意识的。战斗是一种连续性的状态,而作者那种出招-想对策-出下一招的描写习惯割裂了这种连续性,仿佛把动作游戏做成了回合制。而本作剑胄战斗是于半空中进行的,描述就更为困难,因为人脑本身就难以处理3D空间的位置关系。多数人描写战斗都会采用很多取巧的手法,充分运用侧面描写,巧妙略过一些细节。而奈良原一铁却如同素描般刻画战斗,努力有余,灵性不足。

搞笑段子不合时宜。读者早就知道前方有杀戮和凌辱,谁还笑得出来?给角色添上活宝属性对角色刻画并无助益,大鸟香奈枝本身就是个有血有肉的人物,无厘头段子反而令人无所适从。Galgame,乃至所有电子游戏,都经常犯一个错误:缺乏信心。作为一种新兴的叙事媒介,电子游戏讲好故事的能力是受到怀疑的,所以游戏制作者总是喜欢添加一些无厘头的,甚至是meta的笑话来进行自嘲,仿佛他们知道自己讲的故事难以被人接受。村正在主题上是严肃的,甚至是(自以为)深沉的,但哪怕随心所欲如奈良原一铁,也还是难以逃脱作为游戏制作者的那种先天自卑感,这格外令人失望。

一般来说,我对于敢于在电子游戏中进行说理,敢于正视游戏作为叙事载体的能力的作品,都是怀有一份尊敬的(哪怕是本作这种充满逻辑谬误的说理)。但当你使用“why so serious”为自己的歪理邪说辩护时,你就失去了被人正眼相看,认真驳斥的资格。
Tags: 游戏
#1 - 2019-5-27 10:15
(爱,没有别的理由。)
奈良原本身就喜欢剑道,游戏题材中的战斗也与其有关,所以每次战斗他都是疯狂输出私货。玩家可以认为他这点不好,但这就是他的作品比较明显的特点,他每次战斗都会这样像局外人一样解说战斗,他在此时是严肃的。生命之歌出现在银星号之后,其实给他在本作的伦理观善恶相抵作了铺垫,不知道你玩的是汉化还是原版,日文他写的很不错。
  鲜红骑奈良原用了点叙事的技巧,在雄飞被砍头那里他还是再三提醒了读者他在这部作品里所持的伦理观。我觉得作者是有搞笑天赋的。。。日常部分奈良原在这部里所表现的水准其实相当之高了,至少通了大鳥香奈枝线再骂也不迟。
强奸有几个原因,1是反派基本丧失了伦理,2是埋了好几个伏笔(日后XX和村正相遇的对话真是看得我眼泪直掉 )。没有进个人线的h并非硬指标,你下次看到h要等几章。。。。。
N+20周年活动好像也没看到奈良原的影子,这很可能是奈良原留给业界的遗作了,业界好的脚本家少一个是一个,好好珍惜。。。
#1-1 - 2019-5-27 11:05
mintpie
我抱怨的不是剑道解说,而是作者的一些半抒情半说理的语句。比如开头女童感悟的生命之理(其本身有多扯淡暂且不说)。这种东西应该出现在故事的高潮,经过充分的铺垫,才能达到效果。作者上来就企图调度情绪,全然不顾读者本身对作品还几乎完全陌生,只会让人觉得尴尬。

至于强奸的原因,我可以理解为黄油的局限性。毕竟以强奸作为折磨手段是二次元一大发明。Muv-luv中Beta甚至不把人类视作生命,但依然准确找到人类性感带。黄油公司也是要恰饭的。
#1-2 - 2019-5-28 04:08
夷蹴而就
Aters 说: 我抱怨的不是剑道解说,而是作者的一些半抒情半说理的语句。比如开头女童感悟的生命之理(其本身有多扯淡暂且不说)。这种东西应该出现在故事的高潮,经过充分的铺垫,才能达到效果。作者上来就企图调度情绪,全然不...
muv-luv那里你逗笑我了hhh
或许这就是之后的衍生作品里一言不合开始凌辱的都是人类自己了的原因吧(
#2 - 2019-5-27 11:18
(爱,没有别的理由。)
我记得女童那里不是出现在银星号屠村那里吗,难道我记错了。。。
  我想了想你关于黄油局限性所说的有些道理,强奸这一段其实不安排强奸也可以达到效果。
#2-1 - 2019-5-27 11:20
mintpie
没错啊,我说的就是序章。
#3 - 2019-5-27 11:22
(爱,没有别的理由。)
是故事一开始还是银星号屠村之后?后者其实我觉得可以理解,这歌本作也不只出现过一次,你会在故事真正达到高潮后再见到它。
#4 - 2019-5-28 12:02
开场就光之诗当然就是为了中二啊,你要是电波对上去能一起中二自然就会觉得很带感。
对不上电波的话所有中二型作品从旁观角度看都是自我陶醉而已。
#5 - 2019-5-29 09:38
这作的H俩类,一类故意恶心人,一类凑指标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