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2-22 15:09 /
我的答案是直接看作品质量。
建立在现实基础和理性思考上的大胆开创往往会伴随着大信息量和人性的解放,但建立在不合理的扭曲真实的商业标签上和想当然的“应该”上的“大胆开创”不仅不包含真正的人文关怀,包含量模棱两可的标签的巴纳姆效应甚至会在社会上引起反作用导致与之相关的群体畸形化和被误解。

我不算是保守的人,这种故事不是get不到爽点,不如说太爽了反而导致引起了严重的执念,对着萤嗨到完全控制不住,我怎么看都是一个讨人厌的事逼这种事按下不表,在这里只想说说这部作品按我上面的观点应该分为哪一类的个人观点,目前没有任何数据支撑,单纯的口胡。

这部作品中主要用来推动剧情进展的主要矛盾是人物在强烈外部刺激下的情感变化,我很想这么说,但事实上由于作品从一开始挂着百合标签的标签化极度严重,事实上推动剧情的根本不是“情感变化”,所有人物的情感从头到尾都没有变过,放到京剧里就是一张脸谱从头唱到尾。
真正推动剧情进展的变化是“人物所受到的强烈外部刺激”,通过爆炸的展开将隐藏的人物设定一点一点暴露观众面前,在鲜活的事件面前让观众对人物进行再加工,从而赋予其超出作者表达范围的含义。将其应用在每一话的结束,就是这部作品故事结构上除了商业标签之外几乎是唯一的表达技巧了。
这种创作手法在连载商业漫画中本来是基本中的基本,每一话结束留下的悬念必须刺激观众对下一话的好奇,最好还能引起角色重加工,这种做法有利于保持读者数量不流失,让作品具有相对固定的商业价值。
在这个过程中合理性,也就是理性思考是以很微弱的形式存在的,即只存在于每一个爆炸性事件之间的浅显逻辑联系之中。同样人物也并不是生活在作品世界中,而是爆炸性事件之中的,在这种基础上的作品,如果要求生活在复杂世界中的普通观众去欣赏,就算是百合题材的观众,也不可能同时接受你对观感和智商的双重侮辱而没有补偿。
能够接受的,除了把标签融入生活的中二病就是真正的NTR爱好者了吧。
至少在我看来,这种程度的逻辑深度对于挑战非通常题材的作品来说,实在不能说已经足够。
仅仅因为不接受而批评观众是不合理的,批评声多的主要原因是作品自身构成的粗糙和幼稚。

百合和NTR,现在这部作品和很多类似题材的作品在web和杂志上有连载,百合爱好者也有属于自己的期刊,LGBT的题材看起来已经发展了,自由了,公众化了···吗?

日本社会的结构性的保守和创作上的自由的矛盾有一部分是大和民族性和资本主义市场要求之间矛盾的两面性的外化体现,对现实人的压抑和对纸片人的解放都是建立在同一个现实的产业生产关系的基础之上,这个关系的限制和资本主义下的部分的人性发展做的所谓的自由的“梦想”的对立实际表现在作品中,可能就是作品题材的表面自由和作品内容的循规蹈矩,畏畏缩缩。

主体思想的更新在没有外部刺激的情况下是不可能的,在有外部刺激的情况下则是以世纪为单位的缓慢的过程。这是急不得的,现实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尚需百年的时间去更改的民族性及其依存的隐形制度,更不可能,也不合适在现实条件甚至不允许的情况下去动手术,被迫生活在其中的人是可怜的受害者,而不是进步的敌人。

事实上日本即使是在和不需要现实演员参演的产业动画业界和甚至一个人就可以进行创作的产业漫画业界也竖立着无数越不过去的隐形行规,公众化往往是产业资本化的目标,发展则是集中在量上,自由更是一开始就不被需要,如何去指责一个人不追求自己不需要的东西呢?

脚踏实地也许并不是仰望星空的充分条件,但至少也是个必要条件吧。

Tags: 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