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4 10:35 /
昨晚睡的很不好,做了三个梦。

第一个梦,梦见我是个名侦探,目前正在与队友和罪犯火并中。在一栋大楼里,四处燃烧着灼人的火焰。耳边响着子弹划过的声音。这栋大楼已经被敌人封锁了,我们正困在里面动弹不得,敌人埋伏在大楼外,朝大楼内无差别射击。队友大部分都倒下了,空气中充斥着肉被烤糊的味道。那是伙伴们的味道,汗从我的额头一路滑下来,滑过眼角,滑过脖颈,淹没在防卫背心中。我靠在一根柱子后面,手里端着冲锋枪,但是却不知道把枪口对向何方。炎热与即将团灭的绝望考验着我的耐心,催促我冷静下来想想下一步该如何行动。突然我看见左前方闪出一个人,是队里除我以外唯一剩下的队友。我还没来得及提醒她不要跑出掩体,她就倒下了,中弹了,毫无疑问的,理所当然的。身后的石柱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可恶!我心里已经不知道骂了多少回,如果能以脏话定胜负,我早就是赢家了吧。在这种时刻,我竟然还能有自嘲的从容,难道是越临近危险,就越超脱么......
绝望,绝望,绝望,绝望,绝望......恐惧,后悔,等等感情都从我的身体中抽离了,现在我能感受到的只有绝望了。不仅仅因为我即将命丧此地,还因为我身为名侦探,连敌人的姓名,相貌一无所知,不仅仅因为自己被逼入绝境,还因为我把别人的人生连带着自己一起葬送了。想到这里,我不禁化悲愤为力量,和他们拼了!反正也躲不了多少时间,还不如拼一把,说不定还能为队友复仇,还能绝地求生!正当我想起身扫射时,脚边突然滑过来一个话筒一样的东西,啊,是手榴弹啊,爆炸声响起,身体灰飞烟灭之际,我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还他妈可以这样啊......
名侦探,卒。


第二个梦,我是一个名侦探,但是自己家被盗了,我提取了门口和客厅的监控录像,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一角从窗口进入,随即进了卧室,我心想,还好客厅装了监控,然后又想,下次要不要其他房间也装上监控呢......


第三个梦,我是一个名侦探,尼托克丽丝(警服ver.)是我的助手。我们在调查一起杀人案,案发现场是一个两层楼的很有特色风格的建筑物,据说是某个政府机构的所在地,死者也是机构的工作人员。中间的推理过程记不太清了,最终我把嫌疑人锁定在亚内检察官的身上(当然,他在梦里不是检察官的身份,而是这个机构的一个中层leader)。但是只是怀疑而已,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亚内就是凶手,正当我一筹莫展之际,我的助手,尼托克丽丝(警服ver.)却对我自首了,表示一切都是她做的,她就是凶手。但是我不相信,因为同样没有证据,在我的缜密推理之下,尼托克丽丝(警服ver.)终于坦白了一切:凶手是亚内没有错,但她和亚内是自小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青梅竹马,她早就看破了这桩案件的真相,也知道亚内性格懦弱,但是为了保护亚内,她决定替他承担下罪名并利用职权销毁了证据。就是如此简单。我听完后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尼托克丽丝(警服ver.)你简直眼瞎啊!

一个晚上连办三桩案件,就算是名侦探,也吃不消哇。
Tags:
#1 - 2021-1-4 19:33
(この身はそなたの“剣”──そう誓ったはずだ。 ... . ...)
id后遗症吗(bgm38)
#1-1 - 2021-1-5 09:10
对不起,我只是个NPC...
可能是,前几天看了几话ID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