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4-10 11:14 /
    2008年,嘘屋创立分社raiL-soft并宣布发行它们的第一部作品《霞外籠逗留記》,这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本人也无意探寻当时得知这一消息的日本玩家是什么反应,但从绯月论坛可以看到13年前国内玩家的反应。大家都是一头雾水,很莫名其妙已经奇之又奇的嘘屋还要建个分社搞什么名堂。绯月当年有人贴出游戏介绍,底下的围观群众更是众说纷纭,猜测这到底会是个什么故事,现在一想这种朦朦胧胧的神秘感也是很有意思的。然而我知道raiL这个会社,知道这部游戏,知道希这位写手已经是2018年的事了,回过头一看才知道这部游戏其实在国内名气也还是不小的(虽然玩过的人不多)。2018年8月,我知道这部游戏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看到密密麻麻的文字觉得很有意思,勾起了我的猎奇心理,从那以后,《霞外籠逗留記》便成了我的心之所向,成了我最想玩的一部游戏。不过彼时我还不怎么会日语,只能一步一个脚印去学,当时还以为不花个五年八年学不成器,没想到如今不仅打完了这部游戏,同社的《紅殻町博物誌》也经由我手如火如荼地汉化进行中。听说我在圈内因为喜欢raiL社还出了名,恐れ入る限りです。

    在先后打完《花散峪山人考》和《紅殻町博物誌》之后,我发现希真是一个写命题作文的大师,在《花散峪山人考》里,他把“悲剧”和“复仇”这两个主题写得淋漓尽致,而在《紅殻町博物誌》里,“女人”和“乡愁”这两个主题又被写得有声有色。在更早发行的《霞外籠逗留記》里,希同样是火力全开,在“纯爱”这一主题上施展手脚,献上了一份颇为华丽的作品。然而,纵使《霞外籠逗留記》有着更高的评分与声誉,我更喜欢的还是《花散峪山人考》和《紅殻町博物誌》这两部作品。《霞外籠逗留記》虽然不至于像《神樹の館》那样根本没有剧情可言,但其剧情也算得上是够空洞的了。我看希更擅长表达一些虚的东西,形而上的东西,而真要把它们落到实处,还是难为他了。所以这部作品虽然刻画了几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把“爱”描写到了极致,但“情”却几乎没有触及,角色间怎么产生情愫,怎么升温,有什么小心思,这些完全没有写。我为男主和女主间“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爱恋所感动,然而字里行间,剧情的缝隙处却并没有流露出儿女情长。当然,这并不是缺点,作者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写你侬我侬,他瞄准的是更大更高的东西,这样一来曲高和寡也是在所难免的。

    首先看看共通线,男主从小船上醒来,被渡守带到一间硕大的旅籠,里头十分精巧复杂,男主在里面遇见了三位女性。这一部分很是吸引人,我之前就说过希最强的地方是奇思妙想世界观的构造,这部作品也是一样,真想敲开他的脑子看看里头到底还有什么好玩的东西。这一部分的塑造为之后奠定了基础,有趣的背景让人恨不得赶快知道真相。不过希的剧情结构一向很简单,先后遇到三个女主再各自触发一次事件共通线就完了。这一部分只是单纯的介绍故事背景与女主,并没有特别的剧情上的起伏,所以说游戏的剧情空洞就在于此。

    接下来我首先进的是法师线,因为我最喜欢这个 角色,元气少女。角色固然不错,但剧情有够糟心,就是遇到危机然后救出来,最后两人跨越险阻在一起。基本上没有什么吊胃口的地方,最出彩的是结尾的氛围,两人那种爱情的引力很感人。说起来这部游戏三条表线都是在一种此情可待,即将离别的情况下进入GE。我很喜欢这种离别前的告白剧情,所以这一点还是蛮抓我的。

    接下来我打了令嬢线,和法师线一样失望,基本上就是换汤不换药。

    然后是鬼女线,这条线很不一样,很充实,充满了各种奇思妙想的单元剧。可以说是日式聊斋志异。最后两人跨越的艰险也比前两条线大得多。完全比前两条线高出了两三个档次,建议放在最后打。顺带一提,我觉得三女也是姐姐的化身,分别代表了姐姐身上不同的元素,不过这一点希并没有做过多解释,看读者怎么解读了。

    三条表线通完后里线开启,这时世界观的真正样貌才开始展现,情感的波涛如海啸一般涌来。我认为这条线拔高了整部游戏的质量,让之前剧情的空洞显得无关紧要,作家带来的情感冲动完全弥补了剧情的不足。不过这一段和鬼女线一样显得过于冗长,酝酿与铺垫花了太多时间,最后难免有强弩之末的冲劲不足的感觉。为了不剧透这里也不再赘述。

    之后提一些剧情以外的东西。这部游戏其实很适合作为raiL社的初体验,它的文字相对来说比较简单,剧情比较平缓,世界观有趣,搭配上标志性的希式幽默,描绘出了深沉的爱恋。不过这时的希明显和之后相比有不成熟的地方,这时他的文字有一种评论的感觉,并没有完全走到故事里去,像是萦绕在故事之外对剧中人物说长道短,这在他之后的作品里做出了很大的改善。同时,希是个非常风趣幽默的人,玩其他人的游戏可能会觉得剧本真有趣,玩希的游戏则会觉得作者真有趣,可见他是一个把全身心投入到创作中去的作家。我觉得希和王小波很多地方很像,嬉笑怒骂也好,冷眼旁观也好,笑对人生也好,我想正是这些地方给了我很多共鸣吧,让我觉得自己没有厨错人。

    系统:满屏字的演出方式,我就是被这个所吸引爱上raiL社的。顺便透露一个秘密,虽然看起来差异很大,实际上Liar和raiL共用的是一套系统,这是为我的汉化事业做程序的大佬告诉我的。

    剧情:很空洞,不过鬼女线还不错,TE的情感洪流似乎消除了这种空洞感。

    世界观:玩raiL社游戏者,未尝有不被其世界观所折服者。

    氛围:我认为这一作可以算是氛围作。旅籠的设定经常被拿来与《千与千寻》作对比。

    人设:其实对于本作来说人设不是那么重要,作者的中心在刻画情感。

    画面:画师是画本子出身的,这次客串来画黄油表现不错。

    音乐:比较失望。

    声优:很搭角色。

    游戏性:选项设置感觉没什么新意。

    HS:留下的印象不如《花散峪山人考》和《紅殻町博物誌》深刻,大概和文笔与人物刻画不成熟有关。

    文笔:很多人说本作是raiL社里最难读的一作,一看就是张口就来。随便去日本人的站点逛逛就知道这是该社公认最容易读的一部作品了。这作文笔和写法还不太成熟,之后几部作品有了长进。

    一句话短评:真正意义上的纯爱大作,但晦涩的文字和空洞的剧情并不适合所有人。
Tags: 游戏
#1 - 2021-4-10 11:36
(修理工汉化组组长)
另记:有些话我不知道当不当讲,讲出来怕是要得罪人。这部游戏被国内玩家看作是鄙视链顶端的作品,实际上却并没有想象中那般难读。所谓日语白学指的是阅读难度高,需要下一番功夫去读的作品,并不是不可能读、不可能汉化的,然而对于一部分人来说,难读就代表自己不能读,自己不能读就代表别人不能读,到头来没玩过的人对着这部游戏以及玩过这部游戏的人指指点点。我看过有人说这部游戏是用古文写的,要用文言文来翻,事实上本作除了一些书生味很重的用词外,根本没有古文,那你又是从哪里得来的结论呢?我看过有人说只有专业的才有资格汉化希的作品,而这种人根本就不会做汉化,我都无力吐槽了。我对着日汉双语的文学名著一遍遍反复读,把全文抄在本子上,把不懂的地方反复背诵,本子被我写得密密麻麻,你看到了吗?我花了两年才啃完N3的教材,期间我把每一个角落都吃透,稍微有半点疑虑的地方都想方设法搞懂,你能做到吗?我刚开始玩希的游戏时,一句话反复读七八遍,一页文字花四五分钟去读是常有的事,你能想象吗?我啃生肉不仅仅是一带而过,每一个语法点,每一个单词,每一个读音,有半点疑惑我都会上雅虎查,我每读一个句子都会回味几遍,确认自己能不能用日语表达出同样的意思。我是这样一点一点地积累,最后才慢慢读顺希的文本的。然而有人自己不努力,却对努力的人冷嘲热讽。借用一句《3月的狮子》里的话来说,“明明是弱的人不对啊”,你想变强为什么自己不努力呢?更有甚者,在背后骂我,后来我一查,好家伙,这人基本不懂日语,就硬装,狐假虎威、狗仗人势,还真自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了,笑死。
我说了这些,就是想告诉大家,希真的是一个很不错,值得一玩的作者。但是千万不要被吓到,畏难是啃生肉的大忌。可能一开始读不明白,只能一头雾水地向前推进,但是只要有恒心,坚持打完是没有问题的,切不可被那些没有玩过就瞎指点的人吓到了。
这个raiL社全作巡礼的系列还没有结束,下一期再会。
#2 - 2021-4-10 13:02
感谢作者的长评!

“日语白学”的范围貌似很少包含同人作品,应该是在不那么小众的作品中形成的概念。

而且同样是“日语白学”,有些作品辞藻华丽表达繁复冗长,有些则是内容晦涩难懂,很难一概而论。

个人对于《霞外笼》这部作品还是谈不上喜欢,因为作为视觉小说,它文字以外的部分对比希的笔墨显得黯然失色,难以支撑对整部作品的演出,而如果去掉除文字以外的元素,希那事无巨细的描写在纯文学作品中又很难称得上精妙。总体感觉《霞外笼》的定位略有尴尬,不过可以期待一下raiL后续的作品在演出平衡方面做得更好
#2-1 - 2021-4-10 13:55
陈苦瓜
其实我也不算特别喜欢,不过它很独特,很适合一些在视觉小说里寻找不一样的东西的玩家。个人还是raiL比较喜欢后面几作,对于写法要更加精进,多了很多美感。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