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4-10 20:45 /
相信大家在看SSSS.DYNAZENON的时候,必能在剧中的日常桥段感受到强烈的舒心感和安定感。氛围安静而释然,能非常深切得感受到主人公们的日常,以及女主南梦芽的所谓“jk感”,仿佛我们就置身于剧中人物所处的世界之中,代入感非常强。那么这种沉浸感,带入感又是从何而来的呢?本文将从DYNAZENON的第一集入手,试图从声音的运用和人物塑造方面进行一部分的演出分析。
(本文也发在了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0765742,希望喜欢的朋友也能帮忙点赞转发支持一下)
-----
无声似有声
不知大家有没有发现,本作第一集从开头到接近结尾的召唤DYNAZENON,从00:00到16:26,没有使用过一首剧伴(bgm/剧中配乐)。一般的TV动画往往在第一集上,会在剧伴上大展拳脚,大肆炫耀我们这动画有多少首剧伴,甚至很多时候,动画第一集中播放的剧伴就是全剧最好听的,而之后的集数往往是同样曲目的重复。但本作从第0秒到第16分钟多,一首剧伴都没有使用。

在16:26秒处才首次出现了剧伴的身影
剧伴是一种非常便捷,高效,直接的烘托场景,塑造感情和带领节奏的装置。当有一段需要展现深刻感情的场景出现时,必然会伴随着剧伴来对此段想要表现的情感做一种引导,定位和明确。倘若缺失了剧伴,那此段的情感导向就会不明显,观众就会不好把握清楚此段想要表现的情感和节奏,就像如果搞笑的场面不配上搞笑的剧伴,放mv过PPT时不配上舒缓的剧伴,观众就会觉得尴尬。

但在动画作品中大量使用剧伴也有其缺点。剧伴所能体现,引领的情感是一种简单的,单纯的,能被关键词化的情感,例如单纯的开心,单纯的搞笑。其本质原因是同一首剧伴会被多次复用在不同场景,一首唯一的展现悲伤感情的剧伴往往会被复用在十多个不同的有「悲伤」气氛的桥段中,但片中每一个这样的桥段所展现的所谓“悲伤”都是略有不同,甚至是很大不同的。这就会削弱剧伴所展现的感情的唯一性,使其只是一种关键词化,扁平化的产物,难以塑造独一无二的气氛。再加上多数动画剧伴写得不够优秀这个原因,就会使同一首剧伴多次配的画面变得单薄,符号化。

所以不配剧伴的优势就在这儿,不通过剧伴来给每一个桥段的情感做先行的定性,转而通过画面的演出,环境效果音等给予每个桥段独一无二的情感。这种演出方法就好像无影作画一样更能体现角色的动感,但对基本功要求更高。摒弃了剧伴后,得益于本作高超的演出手法,没有bgm的宁静日常中更富有代入感,临场感,展现出了复杂而融合的剧中世界,达到了比使用剧伴,直入耳朵大声播放还好的演出效果,这就是所谓的无声似有声。
----
有声似无声
那么到底制作组是使用了什么剧伴以外的方法来烘托出了片中所展现的这种高中生活呢?上述的,演出(单集导演)对剧伴的刻意不使用,并不代表着本片对声音上的演出不够重视。相反,本篇前半部分的各种效果音,背景环境音,声优的配音,插入台词的时机等等都把控得非常细致高超,完美得塑造出了本作前半段所要展现的普通,祥和,安静,安宁的高中日常,即「有声似无声」。

那么是如何展现得呢?让我们聚焦最开头处的三组镜头。

第一组镜头(前两张)中,展现的声音是一个高中生小团体在放课后插科打诨的嬉笑声,有说有笑,大家十分亲近。伴着河畔的小风和桥上匀速的电车行驶声,展现的是这个小团体再平常不过的每一天的日常感和安定感。

第二组镜头中,一位中年老师(若结合事后剧情,也可以理解为女主曾经鸽了的男学生)仿佛在大声得训斥着什么,但此处的人声被完全静音,只得听到吹奏乐部排练的吹奏声和棒球部的击打声。画面中的女孩仿佛对左侧的训斥毫不在意似的,扭头向右侧走去。

第三组镜头中,傍晚空旷的高台上,耳边的风声沉重而缓慢。远处机械的电车声配上高处远眺的芸芸高楼,展现出了当代市井中人物的孤独感与距离感。代表着人烟与火光的夜晚楼房被栅栏隔开,更能体现出女主目前内心的疏远与沉重的孤独。

这三组镜头就互相形成了多组对照。 男主的每日轻松休闲日常,和女主的每日沉闷而孤独就通过第一和第三组镜头,及镜头内声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第二组镜头除了起到了从开始的轻松日常到后来的沉闷寂寞的转折链接作用,其本身内部就是一种对照:画面上,教师的愤怒与女主的沉默不语矛盾鲜明;声音上,吹奏乐部,棒球部等喧闹的学校生活与女主的孤独格格不入。

本片在开头的前20秒钟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了全集,或者说全篇的氛围塑造,清晰地展现出了本片日常部分的整体氛围,明确地揭示出了男主女主的特征,以及男主女主目前的内心情感脉络,及二者之间的对比关系。并且虽然速度如此之快,但给人感觉却是在平铺直叙,娓娓道来,有着慢慢诉说日常节奏生活的缓慢感,惬意感。

演出怕观众还无法get的这么快,又在这之后顺水推舟地加15秒,女主一个人低头看不见眼睛地走在喧嚣的大街上,旁边是公司职员的喝醉酒之后的各种寒暄,这样一种当代市井生活,以及跟社会完全格格不入的女高中生的形象就这样历历在目了。

其他镜头中也有对声音的运用,例如例如2:50-3:40这一段背景中的合唱的歌声。女主和她的好朋友放课后在室外走廊里聊天,此时一直伴有合唱团排练的歌声。从剧内发出的合唱的歌声,对比于直入耳朵所插入的剧伴,带给观众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直入耳机两头的剧伴会有强烈的额外添加的外来感,但剧中声音的合唱是一种深沉的,韵味浓厚的情感,因为的音源来自影片的内部,就好像是在这一堵墙的后面,在那个走廊的拐角处,有一种就在不远处的代入感和真实感。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总而言之,本片日常部分的演出大量而精妙地运用环境音,效果音等,通过声音塑造了片中日常部分的平静感 ,展现了祥和,安静,安宁的高中日常,即「有声似无声」。
-----
截然不同的五人的融合
在本集的最后,来自截然不同的方向,有着截然不同性格的5人一起登上了机甲开始战斗(红毛女孩之后应该也会以某种形式加入,因此在里就算上她)。而机甲的合体,其实是和人物的融合有很强同质性的。合体的战斗会有其独立存在的本身的意义,但也同时作为人物情感变化的推动剂:五人合体打怪兽的过程也是五人相互和解,相互融合,相互了解对方,改变自己的情感心态的过程。这就是战斗与日常的交互,也可能是本片后期所有日常部分以及最后结局的侧重点。

那么既然要展现最后的融合,也必然需要有之前的截然不同作为对比。本片在这方面也做得很好。女主和男主的不同在我上文中已有讲到,除此之外的三个角色也完全没有同质化,首先是失马。失马在最开始的时候,给人感觉有点像个外星人,各种行为举止很夸张,把面包带着包装袋一起吃下去了,嘴中说着一些听不懂的名词。相识之后,演出在非常有意得体现失马正直,直来直去,一根筋等特点,例如他在桥上对南梦芽的说教。
失马的所谓刻板,正直在画面构图上也有体现。仅有失马出现的镜头很多都是正机位,像是摄像机也在板板正正得拍摄失马。每一次出场的构图都会显得非常有对立统一的矛盾感,非常硬朗。而在开头,失马还未和男主相遇的这个远机位镜头,也能体现出一种摆拍感,外来感,一些有些令人疏远的局外人的感觉。

最有特色的还是失马在对女主训话时的这一卡。失马过分的刻板,死正经也被这板板正正的,人物剧中的正机位镜头刻画了出来,并且背景的四个黄点完美对称,更有种夸张,搞笑般的感觉。
男女主以外的角色其实都有些夸张,搞笑化,卡通化的塑造,不仅仅是互相与众不同,还是和常人都与众不同,比如说失马直接啃掉带着外包装的面包,以及这个红包女孩直接咬碎棒棒糖。这其实也就和男女主的写实日常形成了对比。他们作为写实化日常的额外元素,不写实一点的展现更能体现出自己的特色以及互相之间迥然不同的特性。

至于说死宅是怎么塑造的呢?本集中其实对死宅这个角色塑造得不多,同时死宅和红毛在家对话时的片段,很多镜头也都刻意没有拍到死宅。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死宅这一角色或者说这一概念,本身就是那种不起眼的感觉,所以甚至在16分43秒这一段画面中,死宅的眼睛也是被头发盖住的,一方面是确实死宅它就长这样,另一方面也确实体现了死宅的这种人物特色。

别骂了,别骂了

为何要尽量减少人物同屏和视线相交,目的就是为了在融合前塑造独立的不同的五人作为个体的独立性,这样当物人合体成为一个整体时,才能对比出这个整体的同一性。
-----
本文大致找了一些小点来分析了电光机王日常部分观感如此舒适的原因,刚出的第二集我也看了,基本上我本文中分析的很多优点都是一脉相承的,包括第二集的日常部分也是没有使用一首剧伴。希望SSSS.DYNAZENON能把这些优点和特色继续延续下去,一直作出观感优秀的动画来吧。




Tags: 动画
#1 - 2021-4-11 05:51
我第一遍看第一集也以为第二组镜头中生气的是中年老师(大概是服饰风格和发型)。后来觉得更像是第一集学校里yume和闺蜜鸣衣说的高二男生因为被梦芽鸽了而发大火的场景。
#2 - 2021-4-11 18:36
(喜欢胡言乱语)
开头第三组镜头不是女主把,而是撒下怪兽之种(疑似)的人吧
#2-1 - 2021-4-12 21:43
大吉岭的红茶
哦哦你这么一说确实!单看手的作画的话也完全不是女孩子的手。这个地方我确实理解错了。不过这个镜头就算不考虑镜头内所展示的内容(毕竟观众看到这的时候也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其本身也能在结构上作为前两个镜头的情感上的顺承,也就是说也还是能用来体现一种疏远感,距离感的。
#3 - 2021-4-15 12:03
怪不得,你这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