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4-14 03:54 /
原作的主要内容是描写离家出走的高中生女主遭遇社会毒打(拿自己身体换取陌生人留宿),之后遇到温柔男主无偿收留,两人渐生好感的故事。
有一说一,如果是成人作品(18禁),讨论设定就没什么意义,因为作品的目的是满足读者的幻想和xp。如果是严肃作品,那设定应该经得起推敲,故事基调也不该过于轻佻。那么本作属于哪一种呢?作为商品的轻小说,虽然不是唯销量论,但是销量也是作者最大的追求之一,多数轻小说作者只想着如何写出迎合读者喜好的爽文。
回到本作,虽然涉及了沉重的议题,但是解决的方法却是靠男主的温柔和正义感,同时女主对男主的好感与日俱增,这样理想化的故事里,作者完全没有想要探讨神待少女这一议题的打算,甚至也不想过多涉及这一设定的阴暗面,社会、家庭的压力消失了,只剩下温馨的乌托邦,这反而消解了神待少女这一设定的沉重感,只剩下一个完美男主拯救失足少女的理想故事。于是本作不要说解决社会问题,连记录反映社会问题都没有做到,神待少女的设定更多是作为吸引读者的噱头,作者单纯是在消费神待少女这一话题。
Tags: 书籍
#1 - 2021-4-14 06:12
这本书里女主是神待少女的设定,让这部作品有了社会纪实的味道,但其实作者并没有讨论社会问题的打算,在灵光一闪想出一个离家出走、出卖肉体的JK女主之后,作者才开始填充其他人物和情节,这才有了温柔的男主捡到女主,男主和女主的两个人互相影响的故事。但是为了服务目标读者(爽或者发糖),同时限于作者的写作水平和思想深度,这个故事仅仅停留在了男主靠“爱”或者说“温柔”救赎女主的层面。
除开故事本身主题比较浅显、俗套,作品本身在人物和背景的设定和描写上也有诸多不足之处,比如人物的脸谱化、工具化,人物设定和行为逻辑不合理(比如女主这么好的女孩子为什么会离家出走?作者最初是没有考虑理由的,得到出版机会后才开始补设定),等等。
总之,作品虽然涉及了非常沉重的社会现象,却既没有客观描写现象本身(人物设定和行为不合理),也没有对社会问题做任何有深度的思考(主题浅显,用爱来解决问题),完全是把沉重的问题当做吸引读者的噱头来消费,说明作者不仅缺乏思考的深度和写作的功力,而且对社会问题也缺乏必要的尊重。
#2 - 2021-4-14 19:02
和你的看法一致。作者大概也没有打算深挖这个设定,只能算是一个背景板,第四卷据说给出了她当神待的理由,大概是校园霸凌,同学跳楼,父母误以为是她干的balabala——其实也很割裂,如此不信任自己孩子的富有家庭能养出这种性格气质的乖孩子吗?千金乖乖女会对性如此随便吗?个人觉得这个理由不算非常充分——但到头来这个设定也还是个背景板罢了,这就是个党争要素微存的狗粮文,一下子就变得特别无趣(不过我个人也的确是对狗粮文有非常大的偏见就是了bgm38,对此的评价必然偏颇)
#3 - 2021-4-14 22:48
(劝君更尽一杯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作者所想的其实挺简单的。
没有女朋友,但想要个女朋友→自己又不能去外面认真扎实地谈恋爱找个女朋友→那就天上掉下个女朋友好了→怎么才能天上掉下个女朋友→好了,神待少女成了。设定的存在意义是为了能够让男主白捡个女朋友,所以得是神待少女;故事的存在意义是为了让男主相信自己并不是白捡的女朋友而是通过自己努力所得来的,所以得展示他的正气温柔来感化少女让这个女朋友捡起来更心安理得些——什么,你说她作为神待少女此前经历了什么又反应了什么现实?拜托,这和男主只想要个女朋友有什么关系吗?想着这些他头都要炸了心都要碎了,那当然只能是绝口不提这一茬自己去做一回鸵鸟了。
将“男主”替代成“作者”或者“宅宅”再看上面这段话。
#3-1 - 2021-4-14 23:43
白银昴星
近年的很多的所谓狗粮文糖文基本就是这么个逻辑,将男主的能力或者说特质固定在一个水准,然后不断降低女主与男主的产生交集的成本,包括并不限于出门捡人,或者直接设定为青梅竹马,再婚义姐妹,直接送上门,可以说是相当直接,但也相当无聊。另外一些异世界文的奴隶,其人设逻辑大抵亦如此,就是降低沟通成本。
不得不说这确实是切中了市场,但我也对此嗤之以鼻。
#4 - 2021-4-20 16:32
赞成楼主的观点,给我了不少启发。说到底,要讨论这种社会问题,市面上或者说油管上并不少一些相关“从业者”的自述,哪个不会更加真实动人?为什么会有那么些人对个日轻写手写的完全浮于表面的故事感动的不行,不过是作者和他们意淫到一块去了。
不要问发善心追求真善美为什么叫意淫,想想什么叫圣母,什么叫圣母表。
搬一个知乎上的回答节选:
《剃须》真正的受众恰恰不是那些少女杀手与花丛老手,《剃须》的真正受众反而是掩藏在淳朴善良与老好人人设背后的那些伪善的利己主义者。
#5 - 2021-4-23 02:32
(未来)
都是个人观点罢了,谁知道作者怎么想的,建议和作者对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