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5-2 21:06 /
前言:
漫画内容相关,小心剧透!

胃疼桥下,侑的第一次告白以“抱歉”的误会终止,这一段剧情,在我看来是全篇中比较难以理解的一部分,以下是一些自问自答式的对话,对我自身的疑问和解答来做一个比较系统的梳理。
换言之,会加入比较多的主观推测,并且因为我真的是一边想一边写,所以可能也会有矛盾的地方出现。

Q1:你个猪头猪脑的大灯蹄子真的就没看出来侑喜欢你吗?

A1:
没有,灯子十分明白侑为她做了多少,这也是她一听到侑的告白整个人都开始宕机似的疯狂回忆侑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原因,灯子在侑的诱导下,把所有的一切都归功于侑的“温柔”,在“喜欢”对立面的“温柔”。这一结果也离不开灯子本人的“天真烂漫”,这么说或许不太严谨,但无论是几乎不怀疑别人的话这一点,还是有些钻牛角尖的性格和极高的行动力,都像极了欢脱的小学生(无贬义)。

相信不少人和我一样,对这一幕印象深刻:


从而会觉得灯子是一个对“喜欢”十分敏感乃至过敏的角色,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在侑按捺不住表白的时候才恍然意识到侑对自己的“喜欢”呢?
漫画中“高兴是,什么意思”,黑底白字,表示未说出口,是侑仅仅从灯子“高兴?”一词中脑补的言下之意。动画中以音效表现区别,但我没听出来,所以过了很久我才发现灯压根没说这么不做人的话,在此之前我一直觉得这段为了表现灯子的过敏有点用力过度,毕竟这话说出来就直接对标普通情侣的出轨,奔着分手去了。而灯子几乎在任何时候都很在意对方的感受,对女孩子的告白要小心回绝,担心侑讨厌自己,对沙耶香亦是如此。
所以灯在这的感情接近单纯的好奇:就放学回家路上刚好遇到撑个伞,没什么特别的啊,怎么会这么高兴呢?在侑说出自己被各种抛下后灯子也欣然接受了这个回答。
反而是侑的自我审查更快一步。

到下一段前我们先回顾一下“不平等条约”


概括一下:
1.        帮助我完成舞台剧
2.        和我在一起
3.        不要喜欢别人
4.        不要讨厌我
5.        (不要喜欢我)
如果算上动画就再加上“让我撒娇”,不过对后面要讨论的点不是很重要就先忽略了。

好进下一段,合宿后灯被侑拉去家里时,她就没察觉有问题吗?


稍微注意一下,这里是第一次把“不会喜欢”真正的说出口,此前都属于意会状态。按理说,这里侑的话蕴涵的感情大约有两种:
1.        生气,我守约了但你不信我
2.        喜欢,因为喜欢而担心
这两种融合起来也完全没问题,不如说如果完全不喜欢这么关心真是太奇怪了。但前有侑第一话的“我不理解什么是特别的感情”,现在加上一句“不会喜欢上前辈”,这句灯子没说出口的要求,让她信了:侑完全理解我的想法,但她依然陪在我身边,侑好温柔,我好喜欢侑,想向侑撒娇。
正因为灯子是不会怀疑他人的性格,加上刚开始的侑本就没有说谎的理由,以及侑所说的自己“不知道什么是喜欢”的特殊性,灯子才从来没有怀疑过侑会喜欢自己。
接下来还是旁证:

对侑改剧本这一行为,灯子视角和观众视角截然不同:
观众:侑是喜欢你
灯子:侑是不想帮我了(不平等条约1)

而侑的口风依然很紧:改剧本不是喜欢前辈,而是不喜欢前辈(钻牛角尖这一点)

最后是直接证据,灯子不清楚对不对,但依然想着相信侑,就这样蒙在鼓里直到三十四话纸包不住火。

Q2:为什么告白没有成功?

A2:
先说一些套话吧,从整部漫画的结构上来说,侑第一次告白的失败直接引出了整个第七卷,也就是修学旅行里沙耶香的告白,以及三人感情的整理。那么问题又来了,难道这些感情的整理就不能在河上进行吗?必须要让沙耶香做个好人,小老弟出来划清界限才能整理好吗?
带着这些问题继续往下说。
作为一个从动画入坑的观众,在第一次看完12集时,我认为13集会搞半集舞台剧加半集告白这样紧凑的完结,但我完全错了,借花田老贼的话:
“既能让观众想象,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修改,又能让人觉得,接下里故事还会继续下去,以此结束动画”
实际上看完时我也确实对走向有了预估:演剧——解开心结——告白
回到漫画,姑姑在解开心结与成功的告白之间加入了两次失败的告白,并且在之后加入了对两人关系的探讨。如果说我的预估是一个精简而必然的流程,那实际由咕咕画出来的多出来的这两段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从书腰看,我臆想到三种可能性:
1.        咕咕就是个对称狂魔,这次失败的告白一开始就在大纲里
2.        一开始告白是成功的,所以只有七卷,告白失败的设定是在第三本单行本出来前敲定的,不然沙耶香应该隔在第四本上
3.        漫画一开始就设计好有八本,但告白是成功的,第七卷本来有别的内容
我也不懂哪个是正解,姑且把猜想列出来。
加这段有个显而易见的好处,沙耶香获得了一个看起来还算公平的机会,想想在侑告白成功后第七卷原封不动的接上去,恶意到我都不忍心迫害了。

我们看看咕咕为这次失败的告白做了哪些铺垫吧。

好野的灯子,去演戏的事同班同学都知道了,居然没和侑通知一声?
终将的剧中剧暗示了剧情的走向,从选择“在恋人面前的我”到“新的我再一次选择她作为恋人”,也暗示了灯子和侑的关系。但作为这一改动的推手,侑则是先把那个一定会选择自己的、脆弱的灯子“推开”,让她接受自己付出的努力和收获的成果。彼时,侑虽然希望灯子依然会选择自己,但自己已然不是她的唯一选择了。
此处的安排,无非就是体现了这一点,灯子进入了剧团,和班里的同学也更好了,乃至在场的只有侑不知道灯子加入了剧团。
好,我们终于来到了河边,开始大版贴图。


可以稍微注意一下,即使在复述不平等条约时,灯子也没把“不要喜欢我”说出来,仅仅在舞台剧合宿完那段极为低潮的时期,躺在床上,极度自我厌恶的灯子才把这句话真正说了一遍。她依然认为这是心照不宣的不可能发生的事,所以压根就没说出来。


侑的脑袋一如既往地运转迅速,马上就确定了下一阶段的行动:维持现状




但还是没忍住,侑的喜欢是“选择”,侑在这里本选择了维持现状,等到灯子内心的冰慢慢消融的那天再告白,并且侑也相信这天会来。但侑没忍住,从这个捂脸的表情就能看出她的心情:
1.        没能遵守和灯子的诺言
2.        没能践行自己定下的路线
3.        灯子现在有了别的归所
侑对这句压不住的“我喜欢你”感到痛苦和不自信,打个比方就是叛逆物语中晓美焰把灵魂宝石放在公交车站然后自己搭着环线离开时的心情,抱有希望,但更多的是痛苦。
灯子不追的原因我认为是最复杂的,姑且放在下节分析。

我们先看看侑的失败告白带来的影响:
1.        沙耶香大胜利可能性微存?
我认为不可能,就说到第六卷为止的单行本封面,沙耶香只出现一次,另两人还没缺席,并且从动画结尾的指向也无法得出这一结果。
当然上面都是一些约定俗成的惯例而已,我们就先假设沙耶香赢了,侑该怎么办呢,作为一个恋爱绝缘体活下去吗,是不是还可以像另外一个沙耶香一样发现自己是个笨蛋?

这样的话故事架构方面可以说十分接近小美人鱼了。
接着,还可以考虑三角结局,从外传看来,佐侑两人的相性并不差,但碍于前面几乎没有两人之间的感情戏描写,佐侑掐架也好合作也罢,中心都是灯子,所以从35话才开始造势有些晚了。
说些题外话,我本人其实完全不反感三角结局,如灯子所说,“我和侑就是我和侑”,同理扩展到三角,如果说百合本身就是对以生育为目的的恋爱的叛逆,那又何尝容不得第三个人的加入,不是比较两个自己爱的人然后含泪舍弃一个,而是在爱和既定规则之间选择爱,“我们仨就是我们仨”,不需要生物繁衍的束缚也不需要婚姻关系的加持和一夫一妻道德观念的肯定。
我甚至觉得咕咕如果真有心写这个结局,从头就开始铺垫的话未尝不又是一部佳作。

2.        灯子必须在沙耶香的告白后醒悟吗?
沙耶香和侑对灯喜欢的次序是不一样的,打个比方侑是微波炉,从里到外加热,沙耶香就是烤箱,从外到里烤熟。
沙耶香的喜欢直接对应了灯子“喜欢就是束缚”的想法,沙耶香从脸到成绩、好强的性格、脆弱的一面,循序渐进地对灯子无法自拔。从极为浅薄的看脸,到包容全身心的信任,沙耶香的感情从正面击碎了灯子钻牛角尖的想法。
这些话由“从外到里”喜欢的沙耶香说比侑更具有说服力。
那假如沙耶香不说,灯子真的就转不过这个弯吗?
不妨假设,侑的心理承受能力再强一点,站着听完了灯子的抱歉,然后灯子虽然没完全搞明白,但依然和侑在一起了。
灯子本身不是对感情的名目刨根问底的人,“想在一起”的冲动更容易影响她,而在我看来“喜欢是束缚”的想法,本质是她不对他人的告白感到心动的事实结合姐姐去世的阴影形成的产物,这一想法后来再反作用于她的恋爱观使灯子更难以心动。所以灯子和侑在一起后完全可能用另一套想法来解释已经煮成熟饭的生米。
这中间的过程包括但不限于沙耶香晚一步的告白等等。
换句话说,灯子当时没能为自己追上去找到充足的理由,但她也没有说出“对不起,我不能当你女朋友”的理由。

3.        侑必须被小老弟说一番才能直面心情吗?
小老弟一直作为一个和侑做对比的角色出现,咕咕说:
“棒球场上槙对侑说的话其实是气话,所以我在最终话让槙给侑道歉同时也是我自己在给侑道歉”
按我的理解,大概就是说这段情节安排得不是很好。此处是需要一个让侑振作起来的契机,但在最后关头还让人说了一顿,看的时候总觉得心里有个疙瘩。
但这个问题或许应该追溯到更早的时候,槙,也就是小老弟,从出场开始,就充满了非人感,仿佛观众的化身,但显然咕咕不想塑造这样一个角色。咕咕想告诉观众“像槙这样不喜欢任何人也是可以的”,换句话说,“观众”仅仅只是他的特质之一,而他带着这种特质也能活得多姿多彩。但实际塑造的槙则更接近无机质,他骑车上下学——不与其他人同行,学习成绩良好——和一年级另外两个学渣天生隔阂,进学生会为了服务大众——剩下的每个都动机不纯,没有特别的喜好和讨厌——淡薄。而这一个个“特立独行”设定结合“观众”这一特质,就形成了一个长颈鹿一样的小老弟。但这与咕咕想表达的显然有出入。如果槙是一个更生活化的人,侑或许不需要被冷冰冰的话拍醒,而是看到槙拒绝某个女孩后仿佛无事发生的样子——就像第一话的灯子那样,自己意识到一切都与那时不同了。
表白失败后,侑需要一个契机,但小老弟应该不是最好的一个。参考40话的表白,实际上侑即使在34话准备不足,但她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除了“我喜欢你”以外没有更多的话语,40话几乎是灯子在疯狂输出。
而39话的情节可以说完全是由34话的告白失败衍生出来的附属品,正如没有危机就没有危机公关一样。

Q3:为什么灯子没有追上去?

A3:
终于说到这个我觉得最困扰的问题了,结论很简单:喜欢很可怕。
漫画里在这段表现得很直白,害怕的心情像藤曼一样绑住了灯子的腿。

另一处体现在40话:


在映出了两人身影的学生会室的玻璃窗前,灯子说:“我已经决定不再害怕了”,并且拉上了窗帘,可以理解为和过去害怕被喜欢的自己的诀别,也表明了她确实在害怕,并且现在也在害怕,但是决定去战胜它。

到这还挺容易理解,可究竟为什么,灯子会如此的害怕被喜欢,以至于想起了侑的温柔也不能踏出脚步,用了一卷的时间才鼓起勇气?

我们还是从灯子的“喜欢是束缚”的模型说起。
以人为锚的灯子,把姐姐作为自己的目标,否定了不是姐姐的自己。
但同时也否定了自己作为姐姐的一面获得的收获。
此时的灯子,如果被喜欢弱小的一面,反应是“喜欢我讨厌的东西的人,我没办法喜欢”,被喜欢优秀的一面,反应则是“你不了解我”。
这中间存在矛盾:设存在x喜欢表面灯子,那么x和灯子就达成了共识,灯子此时应该欣然接受,而灯子此时却用“你不了解我”来拒绝了。
这是灯子希望柔弱的自己获得肯定的表现。在学校,穿着姐姐的外套,灯子把获得的一切归于姐姐,而在家里,不想给予灯子太多压力的父母,实质上否定了姐姐的外皮和在皮套里努力的灯子。


这个意义上说,在认识侑之前,灯子在家中,或者说课后,真的一无所有,什么都不是。

学生会剧结束后,灯子爸爸的“我们太长时间没有好好谈过了呢”这句话也说明了灯子和父母长期缺乏交流,父母一昧的期望灯子放下包袱,而对灯子的努力视而不见,或者说否定。

那么怎样的人可以挽救这样的灯子呢?
A.        复活成僵尸的姐姐
B.        心理医生
C.        要好的同学
D.        女朋友
灯子穿着姐姐的外衣在学校有多如鱼得水,她在家里强制脱下外套以后就有多自卑,灯子无法在父母的面前装成姐姐,也害怕让学校同学知道外衣下的自己。
灯子觉得短期内,即学生会剧前,这个情况不会改变,而之后的事她也没考虑过(没有侑的话指不定排练那段要寻短见)。
灯子虽然不知道解决这一矛盾的方法,但她的诉求很明显:让不是七海澪的自己得到安慰

划重点:感到安心

为此,条件有二:
1.        不喜欢自己——表面灯子和里灯子是对立的,灯子执拗的如此认为,可因为家庭的存在,里灯子无法完全消除。所以喜欢哪个都是对灯子的否定,并且喜欢其中任意一个就相当于要灯子消灭另一个,也就是“束缚”在某一个面上,而表面灯子她不想消除,里灯子客观条件不允许消除。
2.        成为里灯子倾诉/撒娇/依靠的对象——让灯子无法在学校和家庭里安放的另一面找到归所。

我认为,正是这两个条件催生出了灯子的“喜欢是束缚”模型,原著没写的脑补来凑。
回到一开始:侑不会喜欢我推出侑是最温柔的——灯子找到了这个模型的最优解,二话不说A了上去。
后来,里灯子的一面随着侑的出现逐渐贪婪,并且甜蜜的爱情让灯子感到十分安心。侑通过学生会剧达成了灯子两面的调和,动摇了条件1的根基。
那事到如今灯子她怕个锤子?
回到34话,河里石台上。
灯子当时刚刚走出自己打了七年的转转,作为一个完整的自己来考虑将来的出路,她会发现她有一大把支持她的同学,拔尖的学习成绩,优秀到会被挖角的演技等等。可以说灯子的未来充满了各种可能性。
对,可能性,与束缚正相反,纵然灯子走出了过去的桎梏,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喜欢是束缚”这一结论依然以思维惯性的形式留在灯子心中。
以下脑回路纯脑补:
侑喜欢我——侑喜欢什么样的我——我想成为什么样的我——万一侑和我想的不一样该怎么办——我好害怕
我认为这才是让灯子害怕的症结所在,这里贴一段婚前恐惧症产生的原因:
1.婚前逆反心理
逆反心理也是婚前焦虑症的表现之一。婚姻对于夫妻双方而言是一个约定,也有约束成分,通常情况下,女性既渴望稳定的婚姻生活,同时也对这种约束心存担忧,她害怕被婚姻所束缚,虽然她不一定要具体做什么,但当这种自由受到威胁时,逆反心理就会起作用。
2.婚前恐惧心理
谈婚论嫁到了婚前最后一个阶段时,或许是最值得书写的一个时段,它比婚礼举行的那一刻来得细腻复杂,有太多对未知的憧憬,有太多对过往的释怀。
3.心理素质问题
紧张、焦虑、恐惧情绪却在此时常常困扰着新人,心理素质不好的新人在有了某些不良躯体反应后往往还会产生逃婚的念头。心理专家称,新人会出现这种恐惧反应,其实是婚前焦虑症的症状表现。
4.攀比心理。
和别人进行攀比。怎么看自己找的对象也没有别人的好。这也是正常的心理反应。但是还是说明没有做好结婚的准备。

其中的第一第二点,尤其是第一点,我认为与灯子的情况有着相当高的重合度。
而沙耶香的表白也很好的回答了灯子的问题:

大约灯子在这想到了侑,确信自己信赖侑会一直是自己喜欢的样子,同时也下定决心相信自己,无论以后走上哪一条路,都会是侑喜欢的样子。灯子想去相信,侑温柔的期待,会把自己想选择的所有道路都包含进去,“束缚”名存实亡。
但灯子的疑虑同思维惯性一样,不是两三天就会消失的,所以即使到了学生会室她也依然害怕,才有了拉上窗帘——和过去的自己诀别这一幕。

总结一下:
侑有理由认为自己会失败继而逃跑,灯子也有心结让她无法迈出步伐追上去,但这不绝对。
由沙耶香的话正面打碎灯子的观点更有说服力。
侑的振作直接关联于侑的失败,槙只是可选的契机之一。
侑的失败告白看起来给了沙耶香机会,但在已经写完六卷的《终将成为你》的故事里,沙耶香赢不了(bgm38)

以上

Tags: 书籍 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