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5-4 21:29 /
在第二次游玩东马TE的过程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是什么让春希这么一个责任的化身的男人做出如此疯狂、激进的不符合他“设定”的决定,但身为玩家的我却没有感到明显的违和感呢?(难道因为作为玩家的我一个渣男(笑)?)真的如某些人所说,因为春希是“渣男”,都是他一手导致了冬马TE中那个“所有人都被伤害”的结局?
但是我觉得雪莱——春希最亲近、信赖的人(至少一直到coda开始是这样),对这个惨烈的结局负有相当的责任。春希和她的感情并非春希所想的那么完美——她心知肚明,并且一直不去修复那唯一一个、只有冬马才能触及的裂痕。
对于感情,雪莱对春希的要求一直是“诚实”,不论是附属时代春希瞒着她去冬马家合宿练习吉他的事,还是冬马出走后那三年春希一直忘不了冬马的事,抑或是在法国春希背着她和冬马见面的事(即使在一周后春希主动坦白),都被她判定为“不诚实”,因此她也用自己的方式表示自己的不满——附属时代的闹别扭到大学时代拒绝春希的主动靠近再到后来的冷战,将她的委屈和痛苦传递给春希。当春希理解她这种表达不满和委屈的方式后,春希总会尽自己的全力来回应她所要求的“诚实”,附属时代春希将合宿的事全盘告知,大学时代春希将自己过去喜欢冬马,现在仍然爱着冬马,未来也不可能忘记冬马的事毫无保留的坦白——只求她能从自己背叛的咒缚中解脱,找回自己的歌声。而到了coda里,春希已经主动将自己和冬马见面的事告知了她(晚了一周),她仍然是用这种方式来回应春希。此时春希也没办法,因为这种冷战正是他的“诚实”导致的(虽然本质上还是他控制不了自己和冬马接触的冲动),所以他只能寄托于时间来解决问题。
而这么要求春希诚实的雪莱又是如何对春希诚实的呢?她将自己和春希开始交往的、两人感情成立最重要的一点——她是看见冬马偷吻了春希之后才决定抢先向春希告白的事实,一直隐瞒着,明明有很多次能够开诚布公的机会告诉春希,她却一直瞒着。在附属时代春希“诚实地”告知她背叛的真相时候,她可以,但是她用的是想要“保持三人的平衡”这种暧昧不清的理由回应春希的诚实;在大学时代春希触及她放弃唱歌的原因时,她可以,但是她用“自己当时丑陋的正体”这种模糊的描述来回应春希的诚实。当两人第一次身心相连的时候,春希坦白自己永远忘不了冬马的时候,她可以,但是她什么也没说。
这个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不诚实”造成了三大恶果:
第一,        既然雪莱没说,那只能由这件事另一个知情者冬马来说了。虽然春希本人对雪莱向他隐瞒这一点并不太在意(coda里春希没有向任何人甚至自己的独白里都没有再提起这件事),因为春希不会将雪莱对他的爱判定为“恶”。但这件事由冬马的嘴里说出直接导致春希对冬马的同情和怜惜被无限大的增幅。如果雪莱之前说了,当冬马抱着莫大的决心对春希说出自己5年来“最大的委屈”的时候,春希回她一句“这事雪莱已近告诉我了”,将对冬马将造成多大的伤害?她还有勇气继续缠着已经知道“真相”但仍然和雪莱在一起的春希吗?
第二,        雪莱一直保持着这个秘密让她一直在心底对冬马抱有愧疚。这直接导致了在coda里即使朋告诉她冬马可能住在春希的隔壁,她也没有勇气再去主动见春希(以及可能和春希在一起的冬马)修复他们间的裂痕,因为她心虚,她认为5年前是自己抢了冬马的男人,认为冬马是受害者自己是加害者(本质上还是雪莱太善良),只是一昧的等待春希做出决定。如果她之前就告诉春希这件事,她就没必要抱着这无谓的自责,可以大大方方的去见冬马,也就不会给冬马和春希发展感情的时间和空间。
第三,        雪莱一直不说这件事表明她并不完全相信春希,不相信春希爱她胜过冬马。她认为这是一件可能让春希离她而去的大事,她想一直保持她在春希眼中“没有什么心机”的纯洁天使的形象,她害怕春希知道后会后悔和她交往。当她不相信自己的恋人的时候,就等于主动将两人心与心的距离拉开了一厘米,就是这一厘米给了冬马介入的机会。比如coda里雪莱参加live后已经打算原谅春希去和他见面,但是就是因为朋的一句“春希可能和冬马私下见面甚至住在一起”的话就改变心意,继续冷战。实际上从上帝视角来看此时春希完全还是偏向雪莱、和冬马保持者明显的距离。如果她能相信自己的男友去当晚和他见面,或者哪怕给他一个电话、一封邮件,解开误会和心结,冬马也没有介入的机会了。
所以冬马TE里雪莱和春希感情被冬马一碰就碎,不仅仅是因为春希对冬马的迷恋,更是因为雪莱和春希的感情在根本上有缺陷。当两个人的感情遇到困难时,如果只是靠某一方的努力去解决问题,那么这样的感情遇到外力即刻崩溃也就不足为奇了。而在雪莱TE里,全靠春希一个人坦白,雪莱才肯出手帮自己的恋人和昔日的挚友一臂之力,对男方的付出要求太高了,所以给人一种童话般虚渺的感觉,冬马TE反而给我更符合人性的感觉。
Tags: 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