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5-4 23:16 /
比起去称赞和泉万夜所写就的这个故事质量如何来进行推销,大概“十二魔器”这样的噱头更容易让玩家入坑。不可否认,《无限炼奸》这个故事,的确有着其身为“魔器”的重口一面,少不了诸多的凌辱情节。开篇的第一章简直就是群魔乱舞下的肉色之宴,无数鬼怪化身刀俎,将身为奴隶之身的女主肆意鱼肉,而这些都是无可回避的主线情节。即使是在之后的故事里,只要走错一步选错选项,等待着女主的依旧会是无止尽的触手与凌虐。虽然这些场景其实千篇一律过于单调,习惯之后只是单纯的躏肉桥段,但凭借着数量优势下的高密度轰炸还是很能让玩家不适。从这一点而言,将其归为“魔器”,倒的确是理所应当。
但如果只有这些的话,那《无限炼奸》不过只是个满足特定需求的众口向拔作而已。它能得到玩家称许,被玩家称赞,当然不是因为它在描写这些触手的施暴场景时有多卖力到量大管吧哦,而是由于这个故事的确写得很不错。那些如黑色淤泥般的福利放送只是点缀,愈映衬得主角这出淤泥而不染之下的高洁与纯爱。
很容易由此想到十二神器之一的《euphoria》。那部作品也是同样在前期极其重口,极尽摧残,却又随着故事的进展而一转攻势,将此前的所有描写都转变为反转之后的纯爱之基。而在这出人意料的黑白对比映衬下,便愈显得那份爱恋的珍贵与耀眼。这般对比鲜明落差分明的先抑后扬,当然更容易得玩家赞誉。
《无限炼奸》的故事能被如此赞美,也有着这层原因在里面。不过在对故事的处理上,和泉万夜比浅生咏要更加高明。《euphoria》能够评价与观感逆转,凭借的是让玩家所想不到的反转;但这反转太过生猛激烈,因而在此前就隐隐透出不谐而在反转之后更是将剧情逻辑一落千丈——毕竟需要的只是这个反转,在完成之后再来考虑其他时总会有心无力。《无限炼奸》则如顺水推舟般让女主在历经时光沧桑后自然成长,在最后凭借着女主形象的成长与成熟而自然而然将整个故事拔高一筹。《euphoria》精于技而疏于心,于是在最后不免会让玩家感觉都合;《无限炼奸》则从一开始就将重点落在了心境的陶冶之上,让女主在一次次轮回流转里于千锤百炼后自然成其所不能。

我一直都非常反感那种“天真而残忍”的角色。由于视角切入的关系,许多时候玩家极其容易被叙述的视角所裹挟而被拐带着偏向。但我一直都只是在阅读故事,只是在云端之上俯察这故事里的一切悲欢离合、云卷云舒。我做不到跟随着角色言行深入其心下的论心不论迹,只能尽可能在公平与公正的规则下论心亦论迹。性格可爱并不是行径残忍的理由,更不是行径残忍的万能赎罪劵,至少于我而言,并没有着“只要可爱无论做什么都是对的”这样的无条件放纵与宽许。
某种意义上讲,这样的角色其实是写手无能的表现。既然表现残忍而又执行残忍,自然而然更多地是站在反派的那一方立场。而这种性格设计,其实就和那些为恶而恶的纯恶役并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在不能做到对反派的立体塑造下强行推出的工具角色。而比起那些毫无洗白可能一黑到底的纯恶役而言,残忍却天真的角色总能于不经意间留下自己被洗白的后门:因为她天真,她还只是个孩子。于是所有这一切都成了无心之失,都会在论心不论迹下被消融消解。哪怕她的确做出了魔鬼行径但她依旧有着天使面孔,依旧未曾染上这魔鬼之心,所以她还会有救赎与被拯救的可能,她也是被命运所卷入而无法自已下的可怜人——抱歉,这种洗白方法,实在是糟糕透了。我知道对于主角而言,这样的角色总会适时展示她们的天真之颜,总会将自己扮演成人畜无害的小可爱;对于主角而言,她是能够放心的可靠伙伴。但是,我、从来都不是主角。对于这一点,我当然有着清醒的自知。我没有主角那样的魅力与毅力,也没有主角那样的际遇与运气。所以我从来都不曾奢望自己会如主角一般受故事照料、被写手照拂,我只是个普通人,只配拥有普通的对待。而她的安全与天真,从来都绝无可能为我而绽放;我所能遭遇的,不过是那残忍的魔鬼之行。对于这般角色的憎恶,正是因为我一直都未曾代入进主角而出神在外,以一介普通人的身份视角下所看待时的本能反感与排斥。

和泉万夜曾自述说过自己创作故事的手法是先想好所要表现的结局,然后再一步步往前追溯大纲的骨架与细节的脉络。将这一说法带进《无限炼奸》这个故事来推敲的话,便不难发现这个故事所最先决定的高潮与结局,就是主角弑王时王的面具脱落的那一刻。女主的辗转流离,是为了让她在最后有着能亲手决断的勇气与自信;幻想世界的光怪陆离,是为了给女主的绵延生涯一个背景设定给她的成长一份动力督促;而男主的柏拉图之恋,只是为这最终场合而注定的最后那颗砝码。《无限炼奸》并不是一个基于男女主纯净爱恋之上的故事,更多意味上而言,这是一个讲述女主在沧桑时光下的成长故事。不少玩家评述这个故事很“乙女味”,那可能并不是因为这个故事采用的是女性视角,也不止是由于男女主之间的这段爱恋,更多的可能,是因为这本就是一个重心和主角都是女性的故事。
所以,关于这个故事在故事意义上的诸多指摘可能都能由此得到答案。为什么这个世界观前期看起来很宏大阔壮,最后却发现只是为女主的特殊身份设计了一个背景?因为这本就是个前置设定,不需要多详细具体,只需要能做到让女主颠破流离不断流浪就够了。为什么中期的这些故事从背景到情节都有些率性到随意,比如谁能解释下为什么印第安人像个黑人?因为这些都只是为了让女主成长而设置的背景与动力,并不需要他们本身多站得住脚,只需要他们对于女主的诸多言行有其意义站得住脚即可。为什么男女主之间的情愫如此纯洁到不染一尘,甚而在最后都未能更进一步让泽瓦布荣登业界最惨男主之一?因为他也只是为了让女主能在最后下定决心的推手与砝码,这份爱情本就只是女主成长之路上的一环而非是世界与故事的全部。当女主认识到自己的爱与被爱,做下了这般决定的时候,这场爱恋就该如此淡然退出舞台不再妨碍她前去自我救赎。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女主能在最后,对着那位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的王,挥出那致命的一刀。
我对这般的处理并没有什么不满,不过还是有那么一点小小的腹诽:彷徨了千年时光、徜徉了海陆角落,女主角的成长本来应该坚至弥坚、无可撼动。可最终,让她下定决心的,却依旧是这份渺茫不可追寻的爱恋;让她做出决断的,是他在旁边的推手与要求。这份宿命的自戕之上,最大分量的砝码并非是自己,而是来自于他人的爱意。那场挥刀里,有多少是她顺遂着他而做的意愿,又有多少才是出乎自己的本心呢;那这份成长,这份承托着此前千年时光无数友人期许的成长,最终又落于何处了呢。
Tags: 游戏